罗小楼觉得自己做了一晚上梦,梦中一只凶巴巴的虎斑猫在他脚边绕来绕去,闹着要吃鱼。罗小楼眯眼回忆了半天,告诉它厨房没有鱼了,等下次做两条给它吃。虎斑猫生气地眯着眼,到底也没再闹了,最后蹿上他胸膛,四只爪子团了团,睡了。

  被放过的罗小楼感叹了一声,和虎斑猫挨着的地方很温暖,然后安心睡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一切都很正常,除了罗小楼发现睡袋外面就只有他一个了。

  原昔还没有起,这是可以肯定的,睡袋是可以调节大小的,但是原昔进来后似乎没有调。所以他现在手脚都抱在罗小楼身上。好吧,虽然很暖和,但是非要天天这么重口味吗。

  罗小楼将睡袋拉起来,正打算把原昔叫起来,看到身上的情况,拉着睡袋的手都有点颤抖。

  他他他的上身现在光溜溜的,原昔身上似乎也没有多少衣服。因为整晚都维持一个姿势,罗小楼现在全身僵硬得难受。

  原昔的脸正埋在他胸口上,热热的呼吸扑在他身上,让刚起罗小楼顿时感到一阵酥/麻无力。

  不远处的125正诡异地闪着翠绿的光,和它口中不知道为什么红红的小咪咪相映成趣。

  罗小楼脸色通红,用手轻轻搬动原昔的头,希望摆脱这个让人困窘的姿势。

  原昔不耐烦地皱起眉,有被吵到醒来的迹象,在罗小楼胸口来回蹭了蹭脸。

  罗小楼倒吸一口气,天呐,这混蛋!

  当罗小楼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揪住原昔的头发的时候,原昔终于抬起头,不爽地眯着眼看了罗小楼一会儿,然后两只结实的手臂环抱着罗小楼的腰坐了起来,然后主人注意到了现在两人的姿势,停顿了两秒,快速地说道:“昨天晚上是你自己非要缠上来,我们都知道你怕冷——既然这样,我决定了,以后晚上我们都这么睡。”边说边露出一副不要太感激我的表情。

  谁、谁怕冷啊!

  “可是并没有必要啊,我们现在在集训,这样不太好吧。”罗小楼不放弃努力。

  原昔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必要?你的意思是要我帮助你满足你才要一起睡?不过,就算你想要,也不太方便。当然如果你每次忍住不叫得那么大声的话,我可以考虑试试看——”

  “不,我没有别的意思,就这样吧。”罗小楼斩钉截铁地打算了原昔的话,和原昔讲理的一定是这世界上最不明智的事。

  两人起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并没有起床,第一次这么辛苦的赶路,就算机甲战士都会感觉到疲惫。

  罗小楼开始准备早餐,原昔在营地四周转悠着。

  熟悉的煎蛋香味飘起来的时候,学生们带着浓浓的怨念起床了,在外集训,一切从简,大家自觉地没有动食用水,这是昨天原昔特意强调过的,都只用清洁液擦了手脸。

  亚特斯实在忍不住,趁原昔不在顺走了罗小楼自己那份煎蛋,他眼红地发现他们居然还有豆浆,这是集训吧,这不是野餐吧!

  虽然不理解这里的植物为什么不开花结果,罗小楼还是尽力寻找着能吃的植物。经过检测,他惊讶地发现,大多数都是不可食用的,或者有毒,或者没有营养,但是更恐怖的是它们似乎都带着极微量的辐射,虽然平时不会造成什么危险,但是绝对不适合食用。

  第二天又是急行军一样度过了,虽然一样劳累,但是大家已经开始稍微适应了,说说笑笑中,气氛非常融洽。

  在第三天的时候,没有放弃地罗小楼终于有了收获,他找到了一种蘑菇,根部以上,无毒无辐射,经125检测,可食用。

  当然,检测过程中,蘑菇不可避免地少了一部分。

  罗小楼便开始在休息的时候收集一些蘑菇,到了晚上的时候他用水煮了一锅蘑菇汤,锅是让原昔用能量刃挖空了一块石头做成的,放了一些学校准备的压缩蔬菜和牛肉,居然也是香味扑鼻。

  因为汤比较多,原昔不太情愿地招呼了两个副组长和亚特斯过来。

  其他人咽了咽口水,暗暗想着,这些东西都是就地取材,明天他们也可以尝试了。

  第四天上午,他们走出了树林,面前一下子开阔起来,绿色瞬间少了。让人惊讶的是前面是个巨大的悬崖,好像地面被劈开一样,断得异常整齐,几百米下面,是漫漫黄沙,在强烈的光照下,散发着金属光泽。

  悬崖一侧,是方方正正的巨大山体,挨着悬崖的一侧,也呈现出九十度直角。

  原昔一愣,没路了?

  “我下去看看。”说着,原昔招出白色机甲,拎着罗小楼迅速进了驾驶舱。

  罗小楼心里一阵激动,对于原昔能带上他,他还是非常兴奋的。这可不是训练馆,他早就想试试在无边野外驾驶机甲遨游的感觉了——虽然现在驾驶机甲的不是他。

  白色机甲快速下降着,然后在到达底部的瞬间无声无息地停了下来,浮在距离沙地五米高的地方。罗小楼激烈跳动的心回归原位,原昔的技术太可怕了。

  原昔并没有如罗小楼想象一样出去查看,他甚至一直没有落地,然后原昔按了几个键,沙地的近距离镜头出现在他们眼前。

  看着那层金黄色,原昔眉头一皱,轻轻挥动匕首削掉几块岩石,岩石在落入沙地的瞬间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是流沙!

  原昔又试了几个地方,落下去的东西无一例外地都被淹没在了沙地里。他没有再停留,白色机甲上了悬崖,拎着罗小楼下来。

  “下面不能过,是流沙。”原昔说道。

  “那要怎么办,我们的目标,在悬崖对面吧。”一个组长忧心忡忡地说道。

  “距离太远,这悬崖甚至看不到边,不然我们可以用机甲带人飞过去。”亚特斯说道。

  “最好不要分散,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但是,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过去啊。”

  一时间,众人在悬崖边上讨论起来,没有办法过去,他们的任务就失败了。

  “等等,那边似乎有路。”亚特斯身侧的女生忽然说道,然后指向巨大山体那边。

  大家转头细看,才发现,山体一侧居然有条小路,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过悬崖的通道一般,只是这小路太过狭小,最多只能容两个人一起走,所以并不明显,而小道另外一面就是悬崖绝壁。

  两个组长负责往前面侦查了一番,小路并没有中途断掉的地方,可以通过。

  众人在悬崖边上匆匆吃过午饭,没有休息就开始赶路,没有人希望半夜还在悬崖峭壁上赶路,而且上面根本不可能休息,所以他们必须在夜晚到来之前,赶到悬崖对岸。

  走了整整两个小时,众人还是没有看到对岸,不禁开始着急,天色也渐渐暗下来。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道:“组长,不太对劲。”

  原昔挥手,众人停了下来。

  为了安全起见,大家是一个个紧挨着岩石壁走的。说话的那个学生越过众人,从外侧走了过来。

  身旁近在咫尺的地方就是悬崖,那个人却如履平地,半点不见惊慌。

  等人走到近前,罗小楼才发现说话的是个高瘦的学生,头发稍微有些长,刘海遮住眉眼,和原昔是同一个班的学生,叫慕辰,平时总是冷冷的,不爱说话。

  慕辰走过来,看着原昔说道:“组长,天色不应该这么早暗下来。而且,我的检测仪出了问题,说明现在磁场紊乱。另外,我刚刚试着联络了学校,发现没有办法联络总部,甚至那艘飞船也不行。就算在小行星上的人,我也只能联系到一个组的成员,大概是因为离我们比较近。”

  顿了顿,慕辰看了看越来越黑的天色,加快了语速:“如果我猜的没错,天气很快会发生异变,高辐射粒子风暴就要来了。现在,我们必须找个地方避难。”说到这里,慕辰静静地抬眼看向原昔。

  原昔一愣,随即看向手里的探测仪,然后迅速调出通讯仪点了两下,脸色越来越沉。

  慕辰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他们必须找到藏身的地方,否则,挟带着高辐射粒子的风暴一来,就算他们躲进机甲里面,都有危险。

  “王京,你们带队迅速前进,我去前面看看。”原昔对一个副组长说道。

  “好。”王京眼里有一丝担忧,还是迅速应了下来。

  原昔上了机甲,然后消失在人们眼前。

  听到慕辰的话,学生们都开始惊慌恐惧,如果没有地方躲避来自宇宙的粒子风暴,恐怕他们谁也活不下来。

  罗小楼依旧在原昔的副座上,原昔冷冷地看着屏幕上闪过的悬崖壁。在第一时间,原昔先通知了附近能联系到的组长,让他们寻找避难的地方,并通知其他人。

  罗小楼完全做不到原昔的冷静,他手心不断冒汗,紧紧盯着岩壁,终于忍不住问道:“如果没有地方躲,我们要怎么办?”

  “……没有地方,就自己动手弄一个地方。”原昔看了罗小楼一眼,说道。

  听到原昔镇静的声音,罗小楼的紧张慢慢平息下来。

  这时候,罗小楼听到一缕细弱纹丝的声音:“小楼,后方五百米处,刚刚经过的地方,里面有不小的空间。”

  “等等!”罗小楼叫道,在原昔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罗小楼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似乎看到后面,大概五百多米的地方,有地方可以藏身。”

  原昔看了罗小楼一眼,没有犹豫地选择相信他,迅速往回转去。

  事实证明,125的测探是准备的。

  小路背后的岩壁上,有个能仅容一个人弯腰进入的洞口,里面却极大,原昔打量过后,将罗小楼放了下来,四处略略检查过,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万一有事记住开防护罩,我马上带人回来。”

  二十分钟之内,学生们全部进了山洞,原昔最后一个走了进来。现在学生们除了敬畏,对这个冷淡高傲的组长又多了一些什么,也许是安全感或者依靠。

  原昔进来后,就寻找石块堵住了洞口,然后靠着石块坐了下来。

  原昔冲罗小楼招招手,让他到自己身边,然后抬眼看向众人:“粒子风暴离开之前,我们先躲在这里。”

  有个学生担忧地问:“那需要多长时间?刚刚跑过来的时候,我的包掉下去了,食物几乎没有了。”

  又是一阵沉默,显然丢掉负重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慕辰在一旁低声说道:“可能几个小时,也可能几天,甚至一个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九溪,/ .,/ .,luoyin/ n995000022的地雷。

  谢谢lala118119的火箭炮。

  谢谢留言的姑娘们,昨晚赶出来的字数有些少,以后再补吧。oml

  罗小楼觉得自己做了一晚上梦,梦中一只凶巴巴的虎斑猫在他脚边绕来绕去,闹着要吃鱼。罗小楼眯眼回忆了半天,告诉它厨房没有鱼了,等下次做两条给它吃。虎斑猫生气地眯着眼,到底也没再闹了,最后蹿上他胸膛,四只爪子团了团,睡了。

  被放过的罗小楼感叹了一声,和虎斑猫挨着的地方很温暖,然后安心睡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一切都很正常,除了罗小楼发现睡袋外面就只有他一个了。

  原昔还没有起,这是可以肯定的,睡袋是可以调节大小的,但是原昔进来后似乎没有调。所以他现在手脚都抱在罗小楼身上。好吧,虽然很暖和,但是非要天天这么重口味吗。

  罗小楼将睡袋拉起来,正打算把原昔叫起来,看到身上的情况,拉着睡袋的手都有点颤抖。

  他他他的上身现在光溜溜的,原昔身上似乎也没有多少衣服。因为整晚都维持一个姿势,罗小楼现在全身僵硬得难受。

  原昔的脸正埋在他胸口上,热热的呼吸扑在他身上,让刚起罗小楼顿时感到一阵酥/麻无力。

  不远处的125正诡异地闪着翠绿的光,和它口中不知道为什么红红的小咪咪相映成趣。

  罗小楼脸色通红,用手轻轻搬动原昔的头,希望摆脱这个让人困窘的姿势。

  原昔不耐烦地皱起眉,有被吵到醒来的迹象,在罗小楼胸口来回蹭了蹭脸。

  罗小楼倒吸一口气,天呐,这混蛋!

  当罗小楼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揪住原昔的头发的时候,原昔终于抬起头,不爽地眯着眼看了罗小楼一会儿,然后两只结实的手臂环抱着罗小楼的腰坐了起来,然后主人注意到了现在两人的 姿势,停顿了两秒,快速地说道:“昨天晚上是你自己非要缠上来,我们都知道你怕冷——既然这样,我决定了,以后晚上我们都这么睡。”边说边露出一副不要太感激我的表情。

  谁、谁怕冷啊!

  “可是并没有必要啊,我们现在在集训,这样不太好吧。”罗小楼不放弃努力。

  原昔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必要?你的意思是要我帮助你满足你才要一起睡?不过,就算你想要,也不太方便。当然如果你每次忍住不叫得那么大声的话,我可以考虑试试看——”

  “不,我没有别的意思,就这样吧。”罗小楼斩钉截铁地打算了原昔的话,和原昔讲理的一定是这世界上最不明智的事。

  两人起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并没有起床,第一次这么辛苦的赶路,就算机甲战士都会感觉到疲惫。

  罗小楼开始准备早餐,原昔在营地四周转悠着。

  熟悉的煎蛋香味飘起来的时候,学生们带着浓浓的怨念起床了,在外集训,一切从简,大家自觉地没有动食用水,这是昨天原昔特意强调过的,都只用清洁液擦了手脸。

  亚特斯实在忍不住,趁原昔不在顺走了罗小楼自己那份煎蛋,他眼红地发现他们居然还有豆浆,这是集训吧,这不是野餐吧!

  虽然不理解这里的植物为什么不开花结果,罗小楼还是尽力寻找着能吃的植物。经过检测,他惊讶地发现,大多数都是不可食用的,或者有毒,或者没有营养,但是更恐怖的是它们似乎都带着极微量的辐射,虽然平时不会造成什么危险,但是绝对不适合食用。

  第二天又是急行军一样度过了,虽然一样劳累,但是大家已经开始稍微适应了,说说笑笑中,气氛非常融洽。

  在第三天的时候,没有放弃地罗小楼终于有了收获,他找到了一种蘑菇,根部以上,无毒无辐射,经125检测,可食用。

  当然,检测过程中,蘑菇不可避免地少了一部分。

  罗小楼便开始在休息的时候收集一些蘑菇,到了晚上的时候他用水煮了一锅蘑菇汤,锅是让原昔用能量刃挖空了一块石头做成的,放了一些学校准备的压缩蔬菜和牛肉,居然也是香味扑鼻。

  因为汤比较多,原昔不太情愿地招呼了两个副组长和亚特斯过来。

  其他人咽了咽口水,暗暗想着,这些东西都是就地取材,明天他们也可以尝试了。

  第四天上午,他们走出了树林,面前一下子开阔起来,绿色瞬间少了。让人惊讶的是前面是个巨大的悬崖,好像地面被劈开一样,断得异常整齐,几百米下面,是漫漫黄沙,在强烈的光照下,散发着金属光泽。

  悬崖一侧,是方方正正的巨大山体,挨着悬崖的一侧,也呈现出九十度直角。

  原昔一愣,没路了?

  “我下去看看。”说着,原昔招出白色机甲,拎着罗小楼迅速进了驾驶舱。

  罗小楼心里一阵激动,对于原昔能带上他,他还是非常兴奋的。这可不是训练馆,他早就想试试在无边野外驾驶机甲遨游的感觉了——虽然现在驾驶机甲的不是他。

  白色机甲快速下降着,然后在到达底部的瞬间无声无息地停了下来,浮在距离沙地五米高的地方。罗小楼激烈跳动的心回归原位,原昔的技术太可怕了。

  原昔并没有如罗小楼想象一样出去查看,他甚至一直没有落地,然后原昔按了几个键,沙地的近距离镜头出现在他们眼前。

  看着那层金黄色,原昔眉头一皱,轻轻挥动匕首削掉几块岩石,岩石在落入沙地的瞬间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是流沙!

  原昔又试了几个地方,落下去的东西无一例外地都被淹没在了沙地里。他没有再停留,白色机甲上了悬崖,拎着罗小楼下来。

  “下面不能过,是流沙。”原昔说道。

  “那要怎么办,我们的目标,在悬崖对面吧。”一个组长忧心忡忡地说道。

  “距离太远,这悬崖甚至看不到边,不然我们可以用机甲带人飞过去。”亚特斯说道。

  “最好不要分散,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但是,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过去啊。”

  一时间,众人在悬崖边上讨论起来,没有办法过去,他们的任务就失败了。

  “等等,那边似乎有路。”亚特斯身侧的女生忽然说道,然后指向巨大山体那边。

  大家转头细看,才发现,山体一侧居然有条小路,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过悬崖的通道一般,只是这小路太过狭小,最多只能容两个人一起走,所以并不明显,而小道另外一面就是悬崖绝壁。

  两个组长负责往前面侦查了一番,小路并没有中途断掉的地方,可以通过。

  众人在悬崖边上匆匆吃过午饭,没有休息就开始赶路,没有人希望半夜还在悬崖峭壁上赶路,而且上面根本不可能休息,所以他们必须在夜晚到来之前,赶到悬崖对岸。

  走了整整两个小时,众人还是没有看到对岸,不禁开始着急,天色也渐渐暗下来。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道:“组长,不太对劲。”

  原昔挥手,众人停了下来。

  为了安全起见,大家是一个个紧挨着岩石壁走的。说话的那个学生越过众人,从外侧走了过来。

  身旁近在咫尺的地方就是悬崖,那个人却如履平地,半点不见惊慌。

  等人走到近前,罗小楼才发现说话的是个高瘦的学生,头发稍微有些长,刘海遮住眉眼,和原昔是同一个班的学生,叫慕辰,平时总是冷冷的,不爱说话。

  慕辰走过来,看着原昔说道:“组长,天色不应该这么早暗下来。而且,我的检测仪出了问题,说明现在磁场紊乱。另外,我刚刚试着联络了学校,发现没有办法联络总部,甚至那艘飞船也不行。就算在小行星上的人,我也只能联系到一个组的成员,大概是因为离我们比较近。”

  顿了顿,慕辰看了看越来越黑的天色,加快了语速:“如果我猜的没错,天气很快会发生异变,高辐射粒子风暴就要来了。现在,我们必须找个地方避难。”说到这里,慕辰静静地抬眼看向原昔。

  原昔一愣,随即看向手里的探测仪,然后迅速调出通讯仪点了两下,脸色越来越沉。

  慕辰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他们必须找到藏身的地方,否则,挟带着高辐射粒子的风暴一来,就算他们躲进机甲里面,都有危险。

  “王京,你们带队迅速前进,我去前面看看。”原昔对一个副组长说道。

  “好。”王京眼里有一丝担忧,还是迅速应了下来。

  原昔上了机甲,然后消失在人们眼前。

  听到慕辰的话,学生们都开始惊慌恐惧,如果没有地方躲避来自宇宙的粒子风暴,恐怕他们谁也活不下来。

  罗小楼依旧在原昔的副座上,原昔冷冷地看着屏幕上闪过的悬崖壁。在第一时间,原昔先通知了附近能联系到的组长,让他们寻找避难的地方,并通知其他人。

  罗小楼完全做不到原昔的冷静,他手心不断冒汗,紧紧盯着岩壁,终于忍不住问道:“如果没有地方躲,我们要怎么办?”

  “……没有地方,就自己动手弄一个地方。”原昔看了罗小楼一眼,说道。

  听到原昔镇静的声音,罗小楼的紧张慢慢平息下来。

  这时候,罗小楼听到一缕细弱纹丝的声音:“小楼,后方五百米处,刚刚经过的地方,里面有不小的空间。”

  “等等!”罗小楼叫道,在原昔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罗小楼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似乎看到后面,大概五百多米的地方,有地方可以藏身。”

  原昔看了罗小楼一眼,没有犹豫地选择相信他,迅速往回转去。

  事实证明,125的测探是准备的。

  小路背后的岩壁上,有个能仅容一个人弯腰进入的洞口,里面却极大,原昔打量过后,将罗小楼放了下来,四处略略检查过,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万一有事记住开防护罩,我马上带人回来。”

  二十分钟之内,学生们全部进了山洞,原昔最后一个走了进来。现在学生们除了敬畏,对这个冷淡高傲的组长又多了一些什么,也许是安全感或者依靠。

  原昔进来后,就寻找石块堵住了洞口,然后靠着石块坐了下来。

  原昔冲罗小楼招招手,让他到自己身边,然后抬眼看向众人:“粒子风暴离开之前,我们先躲在这里。”

  有个学生担忧地问:“那需要多长时间?刚刚跑过来的时候,我的包掉下去了,食物几乎没有了。”

  又是一阵沉默,显然丢掉负重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慕辰在一旁低声说道:“可能几个小时,也可能几天,甚至一个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