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试之后,学校开始正式放假了。

  两个月的假期,着实让一年级的新生们雀跃,而且,他们马上要参加为期一个月的野外集训了。对于学生们来说,这是提高自身能力的一个重要途径,而且去野外集训的机会非常难得,不仅有学分,而且在集训的时候还可能得到一些宝贵的材料。

  临行前,罗小楼和严大师打了招呼,因为是学校的安排,就算黑沉着脸,严大师还是同意了。离开办公室前,严大师递给罗小楼一张芯片,说道:“这里面是我以前整理的材料,你拿去看,补充一下你大脑里少得可怜的材料知识——作为跟着我的人,这办公室里大概没有人比你更差了。”

  还没等罗小楼说什么,严大师一挥手,“快走,回来我抽查。”

  罗小楼抿了抿嘴唇,小心收起芯片,对严老头道了谢,转身离开了。以前也许还有些小情绪,现在除了在心里吐槽,罗小楼已经不会偷偷埋怨这个脾气古怪却帮了他最多的老头了。

  而另外一位刚从虚拟网上下来的大师,也正在实验室里运气,那两个混小子!居然像串通好了似的,都来跟他请假。实在太让人火大了!

  因为大师黑锅底一样的脸色,实验室里的助手们已经战战兢兢了一个上午了。

  直到他的一位助手终于忍不住旁敲侧击着问明原因后,才小心翼翼地解释道:“现在学生放假了,听小宋说,初始还是学生,估计学校会有安排。”

  大师难看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唔,还是学生,看来年纪都很小,这种年纪能解开他出的题,说明俩混小子天分都极高。而且,小时候□起来基础才会扎实,以后进步的空间会更大。

  如果两个小子争气,能达到他的标准,培养两个嫡传弟子也不错。到时候,那个老家伙可就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他了。想到死对头气急败坏直跳脚的样子,老人得意地微笑起来,那实在是太有趣了。

  虽然考试完了,被不少人惦记的罗小楼却完全没有轻松下来。

  他来到未来后,第一次走出只见高楼的城市,去见识自然风光,听起来就让人万分激动。

  不过,听田力和亚特斯说,集训的地方并不安全,这也是对机甲战士的锻炼。为了生存和发展,战火依然在联邦边缘燃烧着。或是对付异星球的野兽,或是带着觊觎之心的联邦外文明,甚至是那些星际海盗。

  所以联邦非常重视机甲战士的培养,从初期就为他们安排实践训练。

  125和原昔都跟罗小楼说过多准备一些能量盒,现在又知道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他们,罗小楼更加重视能量盒的准备工作。为此,他专门去了一趟天冬。

  因为只是买普通材料,罗小楼这次并没有麻烦高主管,反正有金卡在他就能打六折。

  最近资金比较充裕,能量盒又是一直都需要的东西,罗小楼将单子上的材料每种都买了不少。而且,这些材料甚至不用送到田力那边,他自己的仓库就够用了。

  最贵的重镭石是不需要买的,还是折扣价,罗小楼买了足足两车材料后,发现自己只用了十三万联邦币,不禁万分满意。但是瞄了眼最近只出不进的账户,罗小楼有些郁闷了。

  一直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以后他花钱的地方只会更多。

  罗小楼不禁开始琢磨赚钱的途径,五分之后,罗小楼盯着那张金卡背后高主管的联络方式笑了。

  离开天冬回去的路上,罗小楼联络了高主管的通讯仪,响了两秒后被接通,高主管带笑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说罗小兄弟今天过来天冬买材料,怎么没上来找我?”

  罗小楼汗颜,天冬居然事无巨细都向高主管汇报,忙说道:“一点小事,不值得麻烦高总管。我联系您,是有另外一件事。”

  “哦?容我猜猜,罗小弟想买稀有物品?”高主管问道。

  “正相反,我这里有点东西,想到高主管那里寄卖。不过,这东西非常常见,绝对算不上稀有。”罗小楼有些犹豫,他不清楚高主管这里收不收他的能量盒,当然是没有乌石的能量盒。

  高主管却明显感兴趣起来,他一直想知道自己关注着的这个年轻人到了什么水平,立刻问道:“哦?难得能见到罗小弟的成品,你先说说是什么。”

  “能量盒。”罗小楼开始考虑如果可以寄卖,价格多少合适,市面上五千罗的能量盒就高达十四万联邦币,他做出来的至少在八千左右,二十万?

  高主管微微一笑,罗小楼没有反驳是他自己的成品,自己果然没看走眼,听到是能量盒,不由说道:“如果说别的常见的东西我不敢给你担保,能量盒再常见也可以寄卖的,不知道罗小弟寄卖的是哪个等级的?”

  罗小楼犹豫了一下,三个月前凯恩集团的高级能量盒上市,立即引起了巨大的市场震动,凯恩集团借此又往上升了好几个等级,现在自己卖几个能量盒绝对影响不到凯恩集团了。

  想到这里,罗小楼说道:“不到四级,比凯恩的可能稍微差一些,七千罗总是有的。”

  高主管那边半天没说话,罗小楼在心里嘀咕难道因为凯恩的新能量盒,他的零售已经没有市场了?

  正在这时候,高主管强压着兴奋的声音传来:“罗小弟什么时候送过来?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刚刚高主管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他太惊讶了,凯恩集团新出了四级能量盒,能量全在一万罗以上,是高级能量盒第一次在市场上公开渠道售卖。其它大企业哪个不眼红,挖空心思想弄到四级能量盒的设计图,但是至今没有任何收获。

  后来人们才从凯恩集团探听得来小道消息,联邦级机甲制造大师严大师在凯恩集团!

  这消息一出,野心勃勃的企业和世家们多数也偃旗息鼓了,严大师那种等级的制造大师太少了,就算自己这边也有大师级机甲制造师,和严大师也是没法比的。虽然这些大师自己也可以制造四级能量盒,但是设计出其他人也能制造的四级能量盒图纸?那根本不可能。

  于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市场上依然只是凯恩集团一枝独秀。

  而更让人咬牙切齿的是,凯恩集团一个月只出售五千个四级能量盒。不用向极少数的大师级人物定制的四级能量盒实在太诱人了,每次月初,连附近行星的人也会专程赶过来买四级能量盒。

  所以,虽然每个四级能量盒高达三十五万,仍然会在最短时间内被人抢购一空。就算安塞星球上的人,能抢到的也不多。

  而看得到买不到,更容易激发人们对高级能量盒的狂热。所以,听到罗小楼有七千罗的能量盒的时候,高主管立即知道他们天冬的机会来了!

  他一直看好罗小楼,但是他实在没想到,罗小楼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只要消息在地下市场散播出去,就算每个月没有几个高级能量盒,他们天冬的客人也会成倍增长的。

  想到这里,高主管眼睛一眯,又说道:“一般在我们这里的寄卖的物品,收取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寄卖费。不过我和小楼也是老交情了,又有田力父亲方面的关系在,我只收你百分之十。而且,在我们天冬寄卖,我们绝不泄露客户信息,没有人知道是谁寄卖的商品,小楼可以放心。不过在价格上,我希望让我们来定。罗小弟你看怎么样?”

  罗小楼被高主管的热情吓了一跳,但是有钱赚他还是兴奋的,笑着说道:“那行,我会在临走之前把东西邮寄过来。”

  那边高主管勉强把催促罗小楼尽快的话咽了下去,他今天的态度已经过于主动了。

  罗小楼回去之后,开始制造能量盒,先做的是自己人用的。

  能量石依旧是重镭石,并没有用乌石。罗小楼也清楚,以他现在的水平用乌石的话,实在太浪费了。不过,制造能量盒的全部过程都用了意识源力,罗小楼还把他新掌握的技能用到了,将意识源力化成细丝状梳理重镭石的内部构造。

  五分钟后,罗小楼取出能量盒的时候,半响无语,他的手指有些颤抖,一万八千罗!使用意识源力之后能量几乎翻了一倍!

  怀着兴奋的心情,罗小楼干脆将自己关在屋里几天,制造了六十个能量盒。到了后期,意识源力应用熟练之后,甚至偶尔会出现两万以上的能量盒。

  罗小楼完工之后,桌面上的能量盒悄悄少了二十个,然后一个绿色的石头艰难地往不起眼的角落里翻身而去。

  至于给高主管的能量盒,罗小楼没有应用任何意识源力,将能量控制在了八千罗到一万罗,然后邮寄了十个过去。

  到现在为止,他的材料刚刚用了一半,想到那些寄卖的能量盒,罗小楼眼睛弯了起来,能卖出去一个,他的成本就回来了。

  至于那些高级的能量盒,罗小楼自己收起来十个,另外三十个准备给原昔送去。临离开前他侧过头看向桌面上的看起来老实无辜125,忽然问道:“你觉得够了吗?”

  125满足的声音传来:“差不多了,不过要是我能和原昔一样多就好了,不过那样你肯定会发脾气的,我有这个把握。这足以说明你爱他胜过爱我,嘤嘤,我一定是全联邦最可怜的——”125装哭的语调随着罗小楼敲桌子的动作哽住。

  妈的我为什么要爱他,又为什么要爱你?

  “我不认为你们俩有爱的必要,特别是一个善于自作主张,永远不肯老实听话,还爱藏东西的机甲。”罗小楼干脆地打断125的妄想。

  125受伤地嚷嚷起来:“你看!你果然更爱原昔!你甚至只拿我当典型,我昨天才看完的《一家三口的生活》,我对这个有心得!不负责任的父母总是忽略儿童的生长需求,从物质到心理——”

  “立刻把那本该死的书给我删除,你以后不许随便动用我的账号,那只会把你带得更加智障!你放心,从明天起,我会非常照顾你的需求的——我正在研究强制拆卸和关闭机甲能量系统。”罗小楼说道。

  125倒吸了一口气,几秒钟后,莹莹翠玉已经完全变成了暗绿色,仿佛从始至终它都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将能量盒拿给原昔的时候,原昔愣了愣,接过去一个个看了,满意地收进空间钮。看着罗小楼期待地看着他,原昔耳朵有些发红,将头扭向别的方向,说道:“做得还凑合,总之你这个笨蛋奴隶终于有点用了。”

  罗小楼微微笑起来,他觉得他可以将原昔的意思理解成真是太有用了。

  当晚,为出行打包了很久的罗小楼回到床上,然后开始数着有没有忘记带的东西。

  “一些干粮,足够我们两个吃三个月的营养丸,夏天的衣服——你说过要去的地方很热对吧,还有我的收集箱,储存盒……”罗小楼仔细回想着。

  “你带的够全了,另外,相信我,一些必要的东西,飞船上会为我们准备的。”原昔额角又跳了一下,合上手里的电子信息本,深深佩服自己的自制力。同时想到父亲的话,妻子总是爱唠叨的,而我们男人要做的就是大度的忍耐。

  想到为期一个月的野外生活,原昔觉得他可以用另外一件有意义的事堵住罗小楼的嘴。

  原昔将罗小楼从床头拉下来,然后开始剥他衣服。

  回过神罗小楼发现他已经被扒的差不多了。

  “喂!你做什么,我没有想——”

  “我看到你传给我的《完美家庭攻略》了,我想你是在暗示我要多注意你的需求吧,要懂得把握欲迎还拒之类的那章我也看完了。”原昔眼睛晶亮地俯视着罗小楼,停了停,哼了一声,居高临下地说道:“你想要就直接说,我说过会满足你的。”

  他要杀了那颗该死的石头!谁谁谁要玩欲迎还拒的把戏啊!

  罗小楼悲愤地想着,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原昔的想法了。看着穿着睡衣的原昔和光溜溜的自己,罗小楼咬了咬牙,上去开始解原昔的衣服,破罐子破摔算了,如今他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原昔的身体和他的脸一样完美到让人移不开眼,摸上去也非常舒服,但是又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充满了力量的薄薄的肌肉非常有弹性,而且细/腻白/皙……

  忽然,原昔一把将罗小楼的手抓了起来,狠狠地说道:“你,你给我老实待着,我——真是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淫/荡饥/渴的奴隶!”

  罗小楼脸上瞬间红了,以前都是对着□打飞机的,谁,谁有机会有过真人版啊!这不是一时入迷——哦不一时昏了头忘了吗!再说每次不是原昔拉着他这样那样吗,他到底有什么资格说他啊!

  原昔慌慌张张地遮住了他起反应的地方,要是让这个卑微的小奴隶知道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能挑起尊贵的主人的欲/望,那似乎不太好。

  但是精神的下/身却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原昔愤怒地瞪了罗小楼一眼,惩罚一样用力亲/吻罗小楼单薄的胸膛,直到红色的凸起开始娇艳欲滴得肿起来——唔,说起来,罗小楼这块绿色石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了。

  然后继续往上,锁骨,脖子,亲/吻啃/咬罗小楼的喉结,让他几乎控制自己的呻/吟声。

  原昔眯起眼,罗小楼传来的几本书他该认真看看的,最后那个《□地址下载大全》等他集训回来后,一定去看看。说起来,他以前还从来没有看过——以前是真没有兴趣,现在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种事,似乎非常舒服。

  原昔看着脸色潮/红的罗小楼,满意地低下头,第一次去亲/吻罗小楼的嘴唇,带着急迫和粗暴,快/感却更加浓烈。

  罗小楼不听使唤的脑子里,觉得他们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哪对互相帮助的朋友还要接/吻啊?

  但是——但是他似乎阻止不了原昔,嗯,是原昔强迫他的,反正他们不会做到最后一步,罗小楼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开始享受……

  当晚,两人都有些激动,于是第二天,也就是要出发的当天,两人都起晚了。

  原昔懊恼地盯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罗小楼一眼,他是组长,指导老师特意叮嘱他要八点之前赶到。

  罗小楼正在揉着腰,妈的,原昔压着他睡了一个晚上。

  注意到原昔的视线,罗小楼立刻瞪圆了眼,他不会把晚起怪到他头上吧。

  125小声嘀咕道:“他一定想说:你这缠人的小妖精~~”

  罗小楼几乎吓得跳起来,低下头,不禁捂住脸,天呐,昨天他忙得忘了把125关进隔壁了。他们会带坏这混蛋光脑的!

  两人勉强在八点前赶到了学校,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上了飞船。

  罗小楼先前只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却没有想到甚至不在安塞星球上。

  他们要去集训的地方,是圣米罗军事学院向联邦政府申请的刚发现但是未被开发的小行星。之前已经做过彻底的清扫工作,极具攻击性的野兽已经被清除掉了,只剩下一些攻击力度不大的虫兽。

  他们集训的任务是寻找军部散落在小行星上不同区域的信息采集器,找到就算完成任务,可以联络飞船返回。

  机甲系和机甲制造系共分了十一组,多出来的一组由庄奕带队。

  原昔是第一组的组长,他们组大约有七十多个人。

  让罗小楼惊喜的是亚特斯本来在其他组,硬是请求老师转了过来。田力和罗小楼问他的时候,亚特斯灿烂地笑着说道,“万一我的新机甲出了什么问题,只能找罗小楼修理。”

  田力在第二组,他的组长是罗少天,说起这点,田力立刻表示跟着强人,非常有安全感。

  原昔从指导老师那里回来,拎起放在罗小楼脚边的大包往前走去。

  罗小楼起身跟两个朋友挥了挥手,和原昔一道往前走去,原昔昨天正式通知他,身为他的专属机甲制造师,罗小楼最好时刻跟在他身边。

  田力挤眉弄眼地对亚特斯嘀咕:“你不觉得罗小楼越来越贤惠了吗?”

  前面都是组长和组长的制造师的座位,原昔本来该坐第一个位置,罗小楼坐在他下首。

  原昔看了看他们一侧的罗少天和凌叙,将罗小楼拎到里面,自己在第二个位置坐了下来。

  凌叙扬了扬眉,罗少天则眯着眼瞟了缩在原昔身后的罗小楼一眼,母亲临走的时候说过,如果可以,争取在集训的时候制造机会,最好让罗小楼别再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lisali0108,洛蝶,/ .,(四个空格姑娘= =,估计是邮箱登陆君),c276109460,guoguozhu0/ youfuji,蹲在角落挖坑,1135542,3067389,liuling114209,x289623678,sami/ 015,pyz661024,繁炽,dyn092x的地雷

  谢谢nanalovekexin,djchamo8701的手榴弹

  谢谢wejrrwe829的火箭炮。

  谢谢留评和支持正版的姑娘们。

  犹大深感罪孽深重,无脸见人……居然半夜才写完,太虐了。oml

  --------

  期末考试之后,学校开始正式放假了。

  两个月的假期,着实让一年级的新生们雀跃,而且,他们马上要参加为期一个月的野外集训了。对于学生们来说,这是提高自身能力的一个重要途径,而且去野外集训的机会非常难得,不仅有学分,而且在集训的时候还可能得到一些宝贵的材料。

  临行前,罗小楼和严大师打了招呼,因为是学校的安排,就算黑沉着脸,严大师还是同意了。离开办公室前,严大师递给罗小楼一张芯片,说道:“这里面是我以前整理的材料,你拿去看,补充一下你大脑里少得可怜的材料知识——作为跟着我的人,这办公室里大概没有人比你更差了。”

  还没等罗小楼说什么,严大师一挥手,“快走,回来我抽查。”

  罗小楼抿了抿嘴唇,小心收起芯片,对严老头道了谢,转身离开了。以前也许还有些小情绪,现在除了在心里吐槽,罗小楼已经不会偷偷埋怨这个脾气古怪却帮了他最多的老头了。

  而另外一位刚从虚拟网上下来的大师,也正在实验室里运气,那两个混小子!居然像串通好了似的,都来跟他请假。实在太让人火大了!

  因为大师黑锅底一样的脸色,实验室里的助手们已经战战兢兢了一个上午了。

  直到他的一位助手终于忍不住旁敲侧击着问明原因后,才小心翼翼地解释道:“现在学生放假了,听小宋说,初始还是学生,估计学校会有安排。”

  大师难看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唔,还是学生,看来年纪都很小,这种年纪能解开他出的题,说明俩混小子天分都极高。而且,小时候调教起来基础才会扎实,以后进步的空间会更大。

  如果两个小子争气,能达到他的标准,培养两个嫡传弟子也不错。到时候,那个老家伙可就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他了。想到死对头气急败坏直跳脚的样子,老人得意地微笑起来,那实在是太有趣了。

  虽然考试完了,被不少人惦记的罗小楼却完全没有轻松下来。

  他来到未来后,第一次走出只见高楼的城市,去见识自然风光,听起来就让人万分激动。

  不过,听田力和亚特斯说,集训的地方并不安全,这也是对机甲战士的锻炼。为了生存和发展,战火依然在联邦边缘燃烧着。或是对付异星球的野兽,或是带着觊觎之心的联邦外文明,甚至是那些星际海盗。

  所以联邦非常重视机甲战士的培养,从初期就为他们安排实践训练。

  125和原昔都跟罗小楼说过多准备一些能量盒,现在又知道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他们,罗小楼更加重视能量盒的准备工作。为此,他专门去了一趟天冬。

  因为只是买普通材料,罗小楼这次并没有麻烦高主管,反正有金卡在他就能打六折。

  最近资金比较充裕,能量盒又是一直都需要的东西,罗小楼将单子上的材料每种都买了不少。而且,这些材料甚至不用送到田力那边,他自己的仓库就够用了。

  最贵的重镭石是不需要买的,还是折扣价,罗小楼买了足足两车材料后,发现自己只用了十三万联邦币,不禁万分满意。但是瞄了眼最近只出不进的账户,罗小楼有些郁闷了。

  一直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以后他花钱的地方只会更多。

  罗小楼不禁开始琢磨赚钱的途径,五分之后,罗小楼盯着那张金卡背后高主管的联络方式笑了。

  离开天冬回去的路上,罗小楼联络了高主管的通讯仪,响了两秒后被接通,高主管带笑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说罗小兄弟今天过来天冬买材料,怎么没上来找我?”

  罗小楼汗颜,天冬居然事无巨细都向高主管汇报,忙说道:“一点小事,不值得麻烦高总管。我联系您,是有另外一件事。”

  “哦?容我猜猜,罗小弟想买稀有物品?”高主管问道。

  “正相反,我这里有点东西,想到高主管那里寄卖。不过,这东西非常常见,绝对算不上稀有。”罗小楼有些犹豫,他不清楚高主管这里收不收他的能量盒,当然是没有乌石的能量盒。

  高主管却明显感兴趣起来,他一直想知道自己关注着的这个年轻人到了什么水平,立刻问道:“哦?难得能见到罗小弟的成品,你先说说是什么。”

  “能量盒。”罗小楼开始考虑如果可以寄卖,价格多少合适,市面上五千罗的能量盒就高达十四万联邦币,他做出来的至少在八千左右,二十万?

  高主管微微一笑,罗小楼没有反驳是他自己的成品,自己果然没看走眼,听到是能量盒,不由说道:“如果说别的常见的东西我不敢给你担保,能量盒再常见也可以寄卖的,不知道罗小弟寄卖的是哪个等级的?”

  罗小楼犹豫了一下,三个月前凯恩集团的高级能量盒上市,立即引起了巨大的市场震动,凯恩集团借此又往上升了好几个等级,现在自己卖几个能量盒绝对影响不到凯恩集团了。

  想到这里,罗小楼说道:“不到四级,比凯恩的可能稍微差一些,七千罗总是有的。”

  高主管那边半天没说话,罗小楼在心里嘀咕难道因为凯恩的新能量盒,他的零售已经没有市场了?

  正在这时候,高主管强压着兴奋的声音传来:“罗小弟什么时候送过来?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刚刚高主管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他太惊讶了,凯恩集团新出了四级能量盒,能量全在一万罗以上,是高级能量盒第一次在市场上公开渠道售卖。其它大企业哪个不眼红,挖空心思想弄到四级能量盒的设计图,但是至今没有任何收获。

  后来人们才从凯恩集团探听得来小道消息,联邦级机甲制造大师严大师在凯恩集团!

  这消息一出,野心勃勃的企业和世家们多数也偃旗息鼓了,严大师那种等级的制造大师太少了,就算自己这边也有大师级机甲制造师,和严大师也是没法比的。虽然这些大师自己也可以制造四级能量盒,但是设计出其他人也能制造的四级能量盒图纸?那根本不可能。

  于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市场上依然只是凯恩集团一枝独秀。

  而更让人咬牙切齿的是,凯恩集团一个月只出售五千个四级能量盒。不用向极少数的大师级人物定制的四级能量盒实在太诱人了,每次月初,连附近行星的人也会专程赶过来买四级能量盒。

  所以,虽然每个四级能量盒高达三十五万,仍然会在最短时间内被人抢购一空。就算安塞星球上的人,能抢到的也不多。

  而看得到买不到,更容易激发人们对高级能量盒的狂热。所以,听到罗小楼有七千罗的能量盒的时候,高主管立即知道他们天冬的机会来了!

  他一直看好罗小楼,但是他实在没想到,罗小楼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只要消息在地下市场散播出去,就算每个月没有几个高级能量盒,他们天冬的客人也会成倍增长的。

  想到这里,高主管眼睛一眯,又说道:“一般在我们这里的寄卖的物品,收取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寄卖费。不过我和小楼也是老交情了,又有田力父亲方面的关系在,我只收你百分之十。而且,在我们天冬寄卖,我们绝不泄露客户信息,没有人知道是谁寄卖的商品,小楼可以放心。不过在价格上,我希望让我们来定。罗小弟你看怎么样?”

  罗小楼被高主管的热情吓了一跳,但是有钱赚他还是兴奋的,笑着说道:“那行,我会在临走之前把东西邮寄过来。”

  那边高主管勉强把催促罗小楼尽快的话咽了下去,他今天的态度已经过于主动了。

  罗小楼回去之后,开始制造能量盒,先做的是自己人用的。

  能量石依旧是重镭石,并没有用乌石。罗小楼也清楚,以他现在的水平用乌石的话,实在太浪费了。不过,制造能量盒的全部过程都用了意识源力,罗小楼还把他新掌握的技能用到了,将意识源力化成细丝状梳理重镭石的内部构造。

  五分钟后,罗小楼取出能量盒的时候,半响无语,他的手指有些颤抖,一万八千罗!使用意识源力之后能量几乎翻了一倍!

  怀着兴奋的心情,罗小楼干脆将自己关在屋里几天,制造了六十个能量盒。到了后期,意识源力应用熟练之后,甚至偶尔会出现两万以上的能量盒。

  罗小楼完工之后,桌面上的能量盒悄悄少了二十个,然后一个绿色的石头艰难地往不起眼的角落里翻身而去。

  至于给高主管的能量盒,罗小楼没有应用任何意识源力,将能量控制在了八千罗到一万罗,然后邮寄了十个过去。

  到现在为止,他的材料刚刚用了一半,想到那些寄卖的能量盒,罗小楼眼睛弯了起来,能卖出去一个,他的成本就回来了。

  至于那些高级的能量盒,罗小楼自己收起来十个,另外三十个准备给原昔送去。临离开前他侧过头看向桌面上的看起来老实无辜125,忽然问道:“你觉得够了吗?”

  125满足的声音传来:“差不多了,不过要是我能和原昔一样多就好了,不过那样你肯定会发脾气的,我有这个把握。这足以说明你爱他胜过爱我,嘤嘤,我一定是全联邦最可怜的——”125装哭的语调随着罗小楼敲桌子的动作哽住。

  妈的我为什么要爱他,又为什么要爱你?

  “我不认为你们俩有爱的必要,特别是一个善于自作主张,永远不肯老实听话,还爱藏东西的机甲。”罗小楼干脆地打断125的妄想。

  125受伤地嚷嚷起来:“你看!你果然更爱原昔!你甚至只拿我当典型,我昨天才看完的《一家三口的生活》,我对这个有心得!不负责任的父母总是忽略儿童的生长需求,从物质到心理——”

  “立刻把那本该死的书给我删除,你以后不许随便动用我的账号,那只会把你带得更加智障!你放心,从明天起,我会非常照顾你的需求的——我正在研究强制拆卸和关闭机甲能量系统。”罗小楼说道。

  125倒吸了一口气,几秒钟后,莹莹翠玉已经完全变成了暗绿色,仿佛从始至终它都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将能量盒拿给原昔的时候,原昔愣了愣,接过去一个个看了,满意地收进空间钮。看着罗小楼期待地看着他,原昔耳朵有些发红,将头扭向别的方向,说道:“做得还凑合,总之你这个笨蛋奴隶终于有点用了。”

  罗小楼微微笑起来,他觉得他可以将原昔的意思理解成真是太有用了。

  当晚,为出行打包了很久的罗小楼回到床上,然后开始数着有没有忘记带的东西。

  “一些干粮,足够我们两个吃三个月的营养丸,夏天的衣服——你说过要去的地方很热对吧,还有我的收集箱,储存盒……”罗小楼仔细回想着。

  “你带的够全了,另外,相信我,一些必要的东西,飞船上会为我们准备的。”原昔额角又跳了一下,合上手里的电子信息本,深深佩服自己的自制力。同时想到父亲的话,妻子总是爱唠叨的,而我们男人要做的就是大度的忍耐。

  想到为期一个月的野外生活,原昔觉得他可以用另外一件有意义的事堵住罗小楼的嘴。

  原昔将罗小楼从床头拉下来,然后开始剥他衣服。

  回过神罗小楼发现他已经被扒的差不多了。

  “喂!你做什么,我没有想——”

  “我看到你传给我的《完美家庭攻略》了,我想你是在暗示我要多注意你的需求吧,要懂得把握欲迎还拒之类的那章我也看完了。”原昔眼睛晶亮地俯视着罗小楼,停了停,哼了一声,居高临下地说道:“你想要就直接说,我说过会满足你的。”

  他要杀了那颗该死的石头!谁谁谁要玩欲迎还拒的把戏啊!

  罗小楼悲愤地想着,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原昔的想法了。看着穿着睡衣的原昔和光溜溜的自己,罗小楼咬了咬牙,上去开始解原昔的衣服,破罐子破摔算了,如今他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原昔的身体和他的脸一样完美到让人移不开眼,摸上去也非常舒服,但是又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充满了力量的薄薄的肌肉非常有弹性,而且细/腻白/皙……

  忽然,原昔一把将罗小楼的手抓了起来,狠狠地说道:“你,你给我老实待着,我——真是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淫/荡饥/渴的奴隶!”

  罗小楼脸上瞬间红了,以前都是对着a片打飞机的,谁,谁有机会有过真人版啊!这不是一时入迷——哦不一时昏了头忘了吗!再说每次不是原昔拉着他这样那样吗,他到底有什么资格说他啊!

  原昔慌慌张张地遮住了他起反应的地方,要是让这个卑微的小奴隶知道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能挑起尊贵的主人的欲/望,那似乎不太好。

  但是精神的下/身却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原昔愤怒地瞪了罗小楼一眼,惩罚一样用力亲/吻罗小楼单薄的胸膛,直到红色的凸起开始娇艳欲滴得肿起来——唔,说起来,罗小楼这块绿色石头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然后继续往上,锁骨,脖子,亲/吻啃/咬罗小楼的喉结,让他几乎控制自己的呻/吟声。

  原昔眯起眼,罗小楼传来的几本书他该认真看看的,最后那个《a片地址下载大全》等他集训回来后,一定去看看。说起来,他以前还从来没有看过——以前是真没有兴趣,现在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种事,似乎非常舒服。

  原昔看着脸色潮/红的罗小楼,满意地低下头,第一次去亲/吻罗小楼的嘴唇,带着急迫和粗暴,快/感却更加浓烈。

  罗小楼不听使唤的脑子里,觉得他们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哪对互相帮助的朋友还要接/吻啊?

  但是——但是他似乎阻止不了原昔,嗯,是原昔强迫他的,反正他们不会做到最后一步,罗小楼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开始享受……

  当晚,两人都有些激动,于是第二天,也就是要出发的当天,两人都起晚了。

  原昔懊恼地盯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罗小楼一眼,他是组长,指导老师特意叮嘱他要八点之前赶到。

  罗小楼正在揉着腰,妈的,原昔压着他睡了一个晚上。

  注意到原昔的视线,罗小楼立刻瞪圆了眼,他不会把晚起怪到他头上吧。

  125小声嘀咕道:“他一定想说:你这缠人的小妖精~~”

  罗小楼几乎吓得跳起来,低下头,不禁捂住脸,天呐,昨天他忙得忘了把125关进隔壁了。他们会带坏这混蛋光脑的!

  两人勉强在八点前赶到了学校,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上了飞船。

  罗小楼先前只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却没有想到甚至不在安塞星球上。

  他们要去集训的地方,是圣米罗军事学院向联邦政府申请的刚发现但是未被开发的小行星。之前已经做过彻底的清扫工作,极具攻击性的野兽已经被清除掉了,只剩下一些攻击力度不大的虫兽。

  他们集训的任务是寻找军部散落在小行星上不同区域的信息采集器,找到就算完成任务,可以联络飞船返回。

  机甲系和机甲制造系共分了十一组,多出来的一组由庄奕带队。

  原昔是第一组的组长,他们组大约有七十多个人。

  让罗小楼惊喜的是亚特斯本来在其他组,硬是请求老师转了过来。田力和罗小楼问他的时候,亚特斯灿烂地笑着说道,“万一我的新机甲出了什么问题,只能找罗小楼修理。”

  田力在第二组,他的组长是罗少天,说起这点,田力立刻表示跟着强人,非常有安全感。

  原昔从指导老师那里回来,拎起放在罗小楼脚边的大包往前走去。

  罗小楼起身跟两个朋友挥了挥手,和原昔一道往前走去,原昔昨天正式通知他,身为他的专属机甲制造师,罗小楼最好时刻跟在他身边。

  田力挤眉弄眼地对亚特斯嘀咕:“你不觉得罗小楼越来越贤惠了吗?”

  前面都是组长和组长的制造师的座位,原昔本来该坐第一个位置,罗小楼坐在他下首。

  原昔看了看他们一侧的罗少天和凌叙,将罗小楼拎到里面,自己在第二个位置坐了下来。

  凌叙扬了扬眉,罗少天则眯着眼瞟了缩在原昔身后的罗小楼一眼,母亲临走的时候说过,如果可以,争取在集训的时候制造机会,最好让罗小楼别再回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