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昔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盒子,不敢置信地再次确认了一遍,然后抬起头,看向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罗小楼,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得到的?”在他家里虽然能得到这种高级的能量盒,但是他知道这种七级能量盒是多么的珍贵。

  而自从他离家出走之后,他一直都在用三级能量盒,那些该死的盒子总是太容易消耗了。

  这就是原昔的全部反应?简直不值自己忙活了那么久的辛苦费——而且,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罗小楼奇怪地看了原昔一眼,谨慎地回答道:“我自己做的。”

  天啊,不是刚结束冷战又重新开始吧,他受够了原昔这样善妒的丈夫抓出轨的妻子一样的任性举止!

  “自己做的?”原昔一愣,震惊地看向罗小楼,沉默了几秒后,愤怒地质问道:“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你能做出这种盒子!这起码是大师级的水平!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等等,难道你之前一直在隐瞒我,欺骗我,故意给我差生的假象?”原昔越说越愤怒,脸上的表情先是受伤,然后开始黑得不成样子。

  他从没有隐瞒过罗小楼什么,甚至让他进去自己的机甲内部!他的家人都没有过!这根本不像他,在经历了那么多次刺杀之后,他头一次这么相信一个人!

  好吧,除了他的身份来历他没有交代过。

  然而,这个该死的奴隶,居然一直在欺骗他!

  罗小楼shēn yín一声,这才是典型的乐极生悲,他是不是真的太放任对原昔的信任了?他光顾着高兴,想把最好的留给原昔,居然忘了这一层。他一个差生,怎么拿得出这样高级的能量盒?事实上,如果没有乌石和意识源力,他也不可能做出这个能量盒。

  但是,他的秘密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125说过,联邦人类最恨的就是蓝源星异兽,因为畏惧,所以害怕进而痛恨。而现在,因为一场异变,蓝源星已经爆炸了,而联邦仍然在满星系地追杀着幸存的蓝源星人。

  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蓝源星异兽了,联邦人已经在自我安慰异兽已经灭绝了。

  原昔如果知道他的异兽血统的话——是帮他隐瞒,还是将他送到实验室?

  但是,除了他不能见人的血统问题——就算是这个,他也是后来才知道且被迫接受的——他真的从来没有隐瞒原昔的意思,难道他给了他隐瞒的机会吗,他觉得他侵入自己家的行为还不够彻底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的这种结论,但是,听着,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你!要是我真有那么厉害,我怎么也会争取个全优奖学金什么的!不只是你,我从来没有想过隐瞒任何人!”罗小楼用更加愤怒的语调说着,虽然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在里面,他也确实觉得自己愤怒极了。

  原昔脸上的愤怒表情明显少了很多,他着重听到了那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觉得我故意隐瞒,包藏祸心,接近勾/引你,你马上就可以离开这所房子!还有那个能量盒,虽然你拿起来就开始质问我,但是为了做那个盒子,花掉了我至少一个半月的空闲时间买材料,练习,制作。能出来这种效果,主要是别人送给我一张高级设计图还有上次拍卖会你帮我买下来的材料里有种奇怪的材料,所以才能出现这个奇迹,或者说意外——也许你不屑一顾,但是对我来说,那是我做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看着原昔越来越松动的表情,罗小楼做出一副被冤枉而愤怒委屈的样子,因为大部分是事实,所以这个表情做起来没有任何难度,最后怒气冲冲地说道:“如果你不喜欢,那么把能量盒还给我!我可以——”

  原昔立刻打断了罗小楼,不可思议地叫道:“那不可能!你既然送出了礼物怎么能要回去!”同时迅速把能量盒收了起来,仿佛罗小楼会抢回去。

  客厅一阵沉默,原昔还在回味着罗小楼刚刚的话,他的小奴隶为了他,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久,因为爱出现的奇迹什么的不太可信,但是应该是设计图纸和特殊材料的问题——罗小楼果然还是偷偷喜欢着他的……

  原昔的耳朵动了动,不太自然地先开口了:“既然这样,是我误会了。不过,以后这种能量盒只能给我,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另外,一会儿把设计图和那样材料给我看看。”

  现在太过强大对于罗小楼来说并不是好事,他的羽翼还没有足够丰满到让别人不敢动罗小楼。

  罗小楼也不可能一直待在他能看到的地方,他不能保证没有人打罗小楼的主意,他必须先把罗小楼藏起来。坑爹啊,以前是不想让家人看到,现在干脆想只是自己一个人看到……

  罗小楼瞪了原昔一眼,心有余悸地点点头,“我绝对不会拿给其他人看的。”

  原昔耳朵红了,他一个人的,罗小楼本来就只打算给他一个人用。

  原昔看到设计图之后,立刻知道了这张图纸的价值。罗小楼颤颤巍巍地告诉他自己已经卖了,原昔愤怒地瞪了罗小楼一眼,将图纸还给他。

  然后他看到了乌石,只剩下一半的乌石,另外十几块被125私吞了,且一直没有交出来的意思。

  原昔当然明白比起设计图,乌石更为珍贵,但是他仍然还给了罗小楼,只是将tú piàn拍下来,他会让其他人去寻找这种石头,但是他不希望别人因此发现罗小楼。

  看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相信罗小楼了。

  “那,那再多做几个,这个有纪念意义,我会一直留着。”原昔咳嗽了一声,命令道。

  然后迟疑了一下,原昔又从怀里拿出一只盒子,塞到罗小楼手里:“拿着,给你的——生日礼物。”

  “可是,我生日还有好几个月啊?”罗小楼吃惊地问道,他还从没有提前三四个月收过生日礼物。

  “闭嘴,让你拿着就拿着。”原昔恶狠狠地说道,他收到礼物后就自然而然地帮罗小楼准备了一样东西,那时候他们明明还在冷战,但是他回过神的时候,东西都已经买好了——生日礼物不过是个借口。

  罗小楼嘴角一抽,从善如流地收了起来。

  原昔红着耳朵起身去了浴室,125感动的声音又飘进了罗小楼的耳朵:“让我瞧瞧,真不错,是保护罩,你这样体力差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用,这样东西的价格几乎可以和空间钮相媲美了。噢,太让人感动了!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定情信物——”

  “你一定是嫌我给你准备的能量盒太多了。”罗小楼咬牙切齿地打断了125的话。

  125对感情的长篇大论被哽住了,停顿了一秒,继而惊叫起来:“两个!两个三级能量盒就想打发我?想想我帮过你多少,图纸不说,指导不说,单说每次你们感情出现危机,我没有帮忙?!”

  “闭嘴,我没有要你帮忙!混蛋,你只是个光脑,不需要为人类的感情操心!现在马上闭嘴,不然明天别想我会买材料给你制造能量盒。”罗小楼阴森森地说道。

  125识相地不再说话了。

  罗小楼松了口气,他真是受够了!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还没收拾好吗,过来给我àn mó一下。”里面大床上传来原昔的声音。

  罗小楼叹了口气,认命地转身往屋里走去,果然,一和好,这家伙马上就显露出原形了,在他轻松地度过了一个月之后。

  “喂,你说过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125弱弱的声音提醒他。

  “……”罗小楼沉默着,同时把125锁紧那个小隔间最深处的抽屉里。

  罗小楼àn mó了两分钟之后,就后知后觉地发现变味了。先是被子裹到他身上,然后原昔一个翻身,他已经被压在了下面,手指熟练地往他衣服里摸去。

  好吧,冷战之后,他们已经一个月都没有互相帮助过了。男人真是一点都经不起挑逗,罗小楼喘了几口气,然后就放弃了挣扎,反正两个人都会很舒服……

  原昔看着释放过后,眼睛湿润的罗小楼,黑色眼睛里有着迷茫和脆弱,着迷地俯□——这家伙居然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他!这实在不能怪他!

  第二天,两人再去学校的时候,指导老师带来了校长的指示,允许原昔选择罗小楼为机甲制造师。

  泽雅被分给了第十一名庄奕,但是庄奕已经选了一个三班的男生,为了照顾学生情绪,学校只能破格允许庄奕选择两名机甲制造师。

  特级生中不少人惊讶,也有人为泽雅不平,那位才貌双全的系花,实在不该得到这种对待。

  但是原昔是机甲系第一名,他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忽略。

  罗小楼又一次被人围观,一年级教务主任王主任听说他最重视的学生居然选择了半年前他最鄙视的学生的时候,简直气得七窍生烟,为此还专门去找过校长。

  结果,校长只是微微一笑,说没有关系。

  田力和亚特斯来恭喜罗小楼,亚特斯心里其实万分遗憾,除了热爱机甲,他对谁是他的机甲制造师根本无所谓,但是是自己挚友的话,会让他更高兴。

  罗小楼看着亚特斯,忽然想到一件事,忙说道:“亚特斯,我想借用一下你买的那三架报废的机甲。”他组装机甲的技术还非常不熟练,但是距离期末kǎo shì和野外集训,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想找机甲来观摩研究一下。

  沈原虽然有,但是罗小楼可不敢随便借过来拆卸,至于原昔,那就更别指望了。

  亚特斯眼睛立刻瞪圆了:“你要做什么?”

  “嗯……我最近对组装机甲感兴趣,想借用完整的机甲研究一下。”罗小楼说道。

  亚特斯怀疑地看了罗小楼一眼,最后强忍着心痛,说道:“那行,但是我先说好了,你不许碰守候,只能看看,别的你随便。而且不要让其他人看到守候,不然会给我们惹来麻烦。”

  “行,你放心。”罗小楼无奈,但是也非常理解,亚特斯自从有了守候,就再也没有提过买机甲的事,他甚至在赚钱修复那架机甲,可见对那架英雄机甲的重视程度。

  田力和罗小楼曾经表示,可以凑钱让亚特斯买机甲,但是被亚特斯婉拒了。

  罗小楼开始抽出时间去田力实验室里,因为后期他又卖过一次能量盒设计图,虽然赚的钱几乎和花的同样多,但是好歹也剩下一千五百万,于是又专门去了高总管那里一趟,付了一年‘垃圾’的费用。

  现在,罗小楼别的不多,机甲零件却几乎整理出来一间仓库了。

  为了给亚特斯组装机甲,罗小楼去仓库里挑选那些还算崭新的机甲零件。就算报废的机甲,上面也有些零件几乎是完好的。

  那些‘垃圾’寻获的宝藏可远远比罗小楼预计的还要多,他甚至甚至还翻捡出不少二级或者三级的高级零件。

  每架机甲需要六百零九块零件,这六百多块零件并不少指六百零九种,而是一百二十六种。

  罗小楼已经学习过六百种一级机甲零件和五百种二级基础零件,如果他组装技术过硬的话,完全可以组装几套机甲了。

  让罗小楼惊喜的是,除了引擎和wǔ qì,最后他凑出来的六百多件零件大部分是二级机甲零件,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用一级机甲零件代替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反正亚特斯准备申请的学校的机甲,全是一级机甲零件。

  挑选出零件之后,罗小楼并没有马上动手,因为他的网络机jiǎ jī础知识大赛到了。

  宋老师专门抽出一周的时间为罗小楼辅导,对于这个学生掌握知识的情况和进度,他是万分满意的。夺魁他不敢说,但是如果罗小楼发挥不失常,前三是没有问题的。

  而他上次去见自己老师的时候,老师对他提过几次的学生也开始感兴趣了,甚至笑着说道:“如果真像你说得那么有天分,一个月内你把他的资料报给我,也许真会有惊喜。”

  惊喜宋老师是没有什么特别指望的,但是只要老师答应了,罗小楼接下来地的导师就不成问题了。

  罗小楼最感兴趣的其实是大赛的奖品,那些高级材料,他事后忍不住反思,自己以前似乎并没有财迷的本质。

  但是现在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承认,对于材料,他已经快要达到雁过拔毛的地步了。难道只是经历过贫穷之后,才懂得联邦币的好处?

  网络机甲大赛正好是周六,罗小楼不得不再次请假,不过他现在是严大师的人,除了严大师给他脸色,别人基本不会说什么。

  大赛是在上午举行的,百分之九十是笔试,最后完成一个一级机甲零件就结束了。

  罗小楼自我感觉还不错,因为他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基础,所以这些零件学习的时候更加仔细,经常追着宋老师刨根问底,一级机甲知识难不住他。

  让罗小楼诧异的是,到了后期,那些题已经开始涉及到二级零件的内容。

  最后的实践题更是非常有意思,摆在学生面前的是个组装好的一级机甲零件,要先拆卸再组装。但是那个零件组装手法有误,拆卸起来非常不容易,稍微不谨慎就会造成那些细小零件的损伤。

  罗小楼huó dòng了一下手指,然后低下头,在shè xiàng头看不到的方向闭上眼,开始拆卸。现在,对于一级零件来说,他闭上眼睛拆卸的速度甚至比看着还要快。

  “嗯?”罗小楼眉头一皱,脑海里呈现出的清晰无比的零件tòu shì图,似乎有哪里不对。

  清晰,再清晰,罗小楼终于发现,一级机甲零件内部多了一个不该存在于这个机甲零件上的细小零件,虽然它的存在是错误的,但是和它连接的另外两个wēi xíng零件却非常纤巧,而且不容易拆卸。

  如果硬拆下一个的话,另外一个恐怕就会变形。到时候这一级零件再简单,也不能组装成功了。

  罗小楼嘴边浮起微笑,有难度的事做起来才有意思。

  但是,这个难题出得太过巧妙,在拆卸最里层的两个零件的时候,罗小楼不得不分出一丝意识源力控制里面多余的那个零件保持静止,才成功拆卸开来。如果没有意识源力,他大概要放弃实践部分的分数了。

  组装的时候倒比拆卸的时候用时少多了,罗小楼松了口气,全部完成。

  在拆卸过程中,罗小楼第一次应用意识源力协助控制零件,这和控制反应又不同。现在罗小楼甚至觉得,就算没有拿前三,他也不虚此行。

  一周后,网络大赛成绩公布。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lisali0108,yn092x,lq493806144,dyn092x,phyllis19860411,djchamo8701,/ .,cy1983110/ ao,(还有一个空格姑娘- -)的地雷,谢谢(仍然是空格姑娘,估计邮箱登陆)的火箭炮oml

  谢谢支持正版的姑娘,谢谢留言的姑娘。

  昨天犹大回来晚了,早起写的一点,对不起,更晚了。本来打算这章结束就去野外的……

  -----------

  原昔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盒子,不敢置信地再次确认了一遍,然后抬起头,看向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罗小楼,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得到的?”在他家里虽然能得到这种高级的能量盒,但是他知道这种七级能量盒是多么的珍贵。

  而自从他离家出走之后,他一直都在用三级能量盒,那些该死的盒子总是太容易消耗了。

  这就是原昔的全部反应?简直不值自己忙活了那么久的辛苦费——而且,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罗小楼奇怪地看了原昔一眼,谨慎地回答道:“我自己做的。”

  天啊,不是刚结束冷战又重新开始吧,他受够了原昔这样善妒的丈夫抓出轨的妻子一样的任性举止!

  “自己做的?”原昔一愣,震惊地看向罗小楼,沉默了几秒后,愤怒地质问道:“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你能做出这种盒子!这起码是大师级的水平!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等等,难道你之前一直在隐瞒我,欺骗我,故意给我差生的假象?”原昔越说越愤怒,脸上的表情先是受伤,然后开始黑得不成样子。

  他从没有隐瞒过罗小楼什么,甚至让他进去自己的机甲内部!他的家人都没有过!这根本不像他,在经历了那么多次刺杀之后,他头一次这么相信一个人!

  好吧,除了他的身份来历他没有交代过。

  然而,这个该死的奴隶,居然一直在欺骗他!

  罗小楼shēn yín一声,这才是典型的乐极生悲,他是不是真的太放任对原昔的信任了?他光顾着高兴,想把最好的留给原昔,居然忘了这一层。他一个差生,怎么拿得出这样高级的能量盒?事实上,如果没有乌石和意识源力,他也不可能做出这个能量盒。

  但是,他的秘密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125说过,联邦人类最恨的就是蓝源星异兽,因为畏惧,所以害怕进而痛恨。而现在,因为一场异变,蓝源星已经爆炸了,而联邦仍然在满星系地追杀着幸存的蓝源星人。

  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蓝源星异兽了,联邦人已经在自我安慰异兽已经灭绝了。

  原昔如果知道他的异兽血统的话——是帮他隐瞒,还是将他送到实验室?

  但是,除了他不能见人的血统问题——就算是这个,他也是后来才知道且被迫接受的——他真的从来没有隐瞒原昔的意思,难道他给了他隐瞒的机会吗,他觉得他侵入自己家的行为还不够彻底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的这种结论,但是,听着,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你!要是我真有那么厉害,我怎么也会争取个全优奖学金什么的!不只是你,我从来没有想过隐瞒任何人!”罗小楼用更加愤怒的语调说着,虽然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在里面,他也确实觉得自己愤怒极了。

  原昔脸上的愤怒表情明显少了很多,他着重听到了那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觉得我故意隐瞒,包藏祸心,接近勾/引你,你马上就可以离开这所房子!还有那个能量盒,虽然你拿起来就开始质问我,但是为了做那个盒子,花掉了我至少一个半月的空闲时间买材料,练习,制作。能出来这种效果,主要是别人送给我一张高级设计图还有上次拍卖会你帮我买下来的材料里有种奇怪的材料,所以才能出现这个奇迹,或者说意外——也许你不屑一顾,但是对我来说,那是我做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看着原昔越来越松动的表情,罗小楼做出一副被冤枉而愤怒委屈的样子,因为大部分是事实,所以这个表情做起来没有任何难度,最后怒气冲冲地说道:“如果你不喜欢,那么把能量盒还给我!我可以——”

  原昔立刻打断了罗小楼,不可思议地叫道:“那不可能!你既然送出了礼物怎么能要回去!”同时迅速把能量盒收了起来,仿佛罗小楼会抢回去。

  客厅一阵沉默,原昔还在回味着罗小楼刚刚的话,他的小奴隶为了他,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久,因为爱出现的奇迹什么的不太可信,但是应该是设计图纸和特殊材料的问题——罗小楼果然还是偷偷喜欢着他的……

  原昔的耳朵动了动,不太自然地先开口了:“既然这样,是我误会了。不过,以后这种能量盒只能给我,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另外,一会儿把设计图和那样材料给我看看。”

  现在太过强大对于罗小楼来说并不是好事,他的羽翼还没有足够丰满到让别人不敢动罗小楼。

  罗小楼也不可能一直待在他能看到的地方,他不能保证没有人打罗小楼的主意,他必须先把罗小楼藏起来。坑爹啊,以前是不想让家人看到,现在干脆想只是自己一个人看到……

  罗小楼瞪了原昔一眼,心有余悸地点点头,“我绝对不会拿给其他人看的。”

  原昔耳朵红了,他一个人的,罗小楼本来就只打算给他一个人用。

  原昔看到设计图之后,立刻知道了这张图纸的价值。罗小楼颤颤巍巍地告诉他自己已经卖了,原昔愤怒地瞪了罗小楼一眼,将图纸还给他。

  然后他看到了乌石,只剩下一半的乌石,另外十几块被125私吞了,且一直没有交出来的意思。

  原昔当然明白比起设计图,乌石更为珍贵,但是他仍然还给了罗小楼,只是将tú piàn拍下来,他会让其他人去寻找这种石头,但是他不希望别人因此发现罗小楼。

  看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相信罗小楼了。

  “那,那再多做几个,这个有纪念意义,我会一直留着。”原昔咳嗽了一声,命令道。

  然后迟疑了一下,原昔又从怀里拿出一只盒子,塞到罗小楼手里:“拿着,给你的——生日礼物。”

  “可是,我生日还有好几个月啊?”罗小楼吃惊地问道,他还从没有提前三四个月收过生日礼物。

  “闭嘴,让你拿着就拿着。”原昔恶狠狠地说道,他收到礼物后就自然而然地帮罗小楼准备了一样东西,那时候他们明明还在冷战,但是他回过神的时候,东西都已经买好了——生日礼物不过是个借口。

  罗小楼嘴角一抽,从善如流地收了起来。

  原昔红着耳朵起身去了浴室,125感动的声音又飘进了罗小楼的耳朵:“让我瞧瞧,真不错,是保护罩,你这样体力差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用,这样东西的价格几乎可以和空间钮相媲美了。噢,太让人感动了!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定情信物——”

  “你一定是嫌我给你准备的能量盒太多了。”罗小楼咬牙切齿地打断了125的话。

  125对感情的长篇大论被哽住了,停顿了一秒,继而惊叫起来:“两个!两个三级能量盒就想打发我?想想我帮过你多少,图纸不说,指导不说,单说每次你们感情出现危机,我没有帮忙?!”

  “闭嘴,我没有要你帮忙!混蛋,你只是个光脑,不需要为人类的感情操心!现在马上闭嘴,不然明天别想我会买材料给你制造能量盒。”罗小楼阴森森地说道。

  125识相地不再说话了。

  罗小楼松了口气,他真是受够了!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还没收拾好吗,过来给我àn mó一下。”里面大床上传来原昔的声音。

  罗小楼叹了口气,认命地转身往屋里走去,果然,一和好,这家伙马上就显露出原形了,在他轻松地度过了一个月之后。

  “喂,你说过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125弱弱的声音提醒他。

  “……”罗小楼沉默着,同时把125锁紧那个小隔间最深处的抽屉里。

  罗小楼àn mó了两分钟之后,就后知后觉地发现变味了。先是被子裹到他身上,然后原昔一个翻身,他已经被压在了下面,手指熟练地往他衣服里摸去。

  好吧,冷战之后,他们已经一个月都没有互相帮助过了。男人真是一点都经不起挑逗,罗小楼喘了几口气,然后就放弃了挣扎,反正两个人都会很舒服……

  原昔看着释放过后,眼睛湿润的罗小楼,黑色眼睛里有着迷茫和脆弱,着迷地俯下身——这家伙居然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他!这实在不能怪他!

  第二天,两人再去学校的时候,指导老师带来了校长的指示,允许原昔选择罗小楼为机甲制造师。

  泽雅被分给了第十一名庄奕,但是庄奕已经选了一个三班的男生,为了照顾学生情绪,学校只能破格允许庄奕选择两名机甲制造师。

  特级生中不少人惊讶,也有人为泽雅不平,那位才貌双全的系花,实在不该得到这种对待。

  但是原昔是机甲系第一名,他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忽略。

  罗小楼又一次被人围观,一年级教务主任王主任听说他最重视的学生居然选择了半年前他最鄙视的学生的时候,简直气得七窍生烟,为此还专门去找过校长。

  结果,校长只是微微一笑,说没有关系。

  田力和亚特斯来恭喜罗小楼,亚特斯心里其实万分遗憾,除了热爱机甲,他对谁是他的机甲制造师根本无所谓,但是是自己挚友的话,会让他更高兴。

  罗小楼看着亚特斯,忽然想到一件事,忙说道:“亚特斯,我想借用一下你买的那三架报废的机甲。”他组装机甲的技术还非常不熟练,但是距离期末kǎo shì和野外集训,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想找机甲来观摩研究一下。

  沈原虽然有,但是罗小楼可不敢随便借过来拆卸,至于原昔,那就更别指望了。

  亚特斯眼睛立刻瞪圆了:“你要做什么?”

  “嗯……我最近对组装机甲感兴趣,想借用完整的机甲研究一下。”罗小楼说道。

  亚特斯怀疑地看了罗小楼一眼,最后强忍着心痛,说道:“那行,但是我先说好了,你不许碰守候,只能看看,别的你随便。而且不要让其他人看到守候,不然会给我们惹来麻烦。”

  “行,你放心。”罗小楼无奈,但是也非常理解,亚特斯自从有了守候,就再也没有提过买机甲的事,他甚至在赚钱修复那架机甲,可见对那架英雄机甲的重视程度。

  田力和罗小楼曾经表示,可以凑钱让亚特斯买机甲,但是被亚特斯婉拒了。

  罗小楼开始抽出时间去田力实验室里,因为后期他又卖过一次能量盒设计图,虽然赚的钱几乎和花的同样多,但是好歹也剩下一千五百万,于是又专门去了高总管那里一趟,付了一年‘垃圾’的费用。

  现在,罗小楼别的不多,机甲零件却几乎整理出来一间仓库了。

  为了给亚特斯组装机甲,罗小楼去仓库里挑选那些还算崭新的机甲零件。就算报废的机甲,上面也有些零件几乎是完好的。

  那些‘垃圾’寻获的宝藏可远远比罗小楼预计的还要多,他甚至甚至还翻捡出不少二级或者三级的高级零件。

  每架机甲需要六百零九块零件,这六百多块零件并不少指六百零九种,而是一百二十六种。

  罗小楼已经学习过六百种一级机甲零件和五百种二级基础零件,如果他组装技术过硬的话,完全可以组装几套机甲了。

  让罗小楼惊喜的是,除了引擎和wǔ qì,最后他凑出来的六百多件零件大部分是二级机甲零件,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用一级机甲零件代替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反正亚特斯准备申请的学校的机甲,全是一级机甲零件。

  挑选出零件之后,罗小楼并没有马上动手,因为他的网络机jiǎ jī础知识大赛到了。

  宋老师专门抽出一周的时间为罗小楼辅导,对于这个学生掌握知识的情况和进度,他是万分满意的。夺魁他不敢说,但是如果罗小楼发挥不失常,前三是没有问题的。

  而他上次去见自己老师的时候,老师对他提过几次的学生也开始感兴趣了,甚至笑着说道:“如果真像你说得那么有天分,一个月内你把他的资料报给我,也许真会有惊喜。”

  惊喜宋老师是没有什么特别指望的,但是只要老师答应了,罗小楼接下来地的导师就不成问题了。

  罗小楼最感兴趣的其实是大赛的奖品,那些高级材料,他事后忍不住反思,自己以前似乎并没有财迷的本质。

  但是现在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承认,对于材料,他已经快要达到雁过拔毛的地步了。难道只是经历过贫穷之后,才懂得联邦币的好处?

  网络机甲大赛正好是周六,罗小楼不得不再次请假,不过他现在是严大师的人,除了严大师给他脸色,别人基本不会说什么。

  大赛是在上午举行的,百分之九十是笔试,最后完成一个一级机甲零件就结束了。

  罗小楼自我感觉还不错,因为他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基础,所以这些零件学习的时候更加仔细,经常追着宋老师刨根问底,一级机甲知识难不住他。

  让罗小楼诧异的是,到了后期,那些题已经开始涉及到二级零件的内容。

  最后的实践题更是非常有意思,摆在学生面前的是个组装好的一级机甲零件,要先拆卸再组装。但是那个零件组装手法有误,拆卸起来非常不容易,稍微不谨慎就会造成那些细小零件的损伤。

  罗小楼huó dòng了一下手指,然后低下头,在shè xiàng头看不到的方向闭上眼,开始拆卸。现在,对于一级零件来说,他闭上眼睛拆卸的速度甚至比看着还要快。

  “嗯?”罗小楼眉头一皱,脑海里呈现出的清晰无比的零件tòu shì图,似乎有哪里不对。

  清晰,再清晰,罗小楼终于发现,一级机甲零件内部多了一个不该存在于这个机甲零件上的细小零件,虽然它的存在是错误的,但是和它连接的另外两个wēi xíng零件却非常纤巧,而且不容易拆卸。

  如果硬拆下一个的话,另外一个恐怕就会变形。到时候这一级零件再简单,也不能组装成功了。

  罗小楼嘴边浮起微笑,有难度的事做起来才有意思。

  但是,这个难题出得太过巧妙,在拆卸最里层的两个零件的时候,罗小楼不得不分出一丝意识源力控制里面多余的那个零件保持静止,才成功拆卸开来。如果没有意识源力,他大概要放弃实践部分的分数了。

  组装的时候倒比拆卸的时候用时少多了,罗小楼松了口气,全部完成。

  在拆卸过程中,罗小楼第一次应用意识源力协助控制零件,这和控制反应又不同。现在罗小楼甚至觉得,就算没有拿前三,他也不虚此行。

  一周后,网络大赛成绩公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