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奕抓了抓乱翘的头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因为之前答应了别人,推脱不掉,到时候我可能会有两个机甲制造师,希望你别介意。”

  罗小楼诧异地看向庄奕,这种不明智的邀请不太符合自己对庄奕的了解。看来在配合训练一个月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至少这位一班的优秀生肯做出这种邀请,已经很不容易了。

  当然,怜悯可能占绝大多数,毕竟十班的机甲制造师很难找到机甲战士一起组队。

  就算是这样一对多的组队模式,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介意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一对多组队模式很常见,而历届的第十班,更是老师们强迫性地买一送一分出去的。

  如果不是自己另有打算,这实在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也许,错过这次,他再也不会遇到比这更好的组队邀请了。

  这时候,一个故作严肃的声音在罗小楼耳边说道:“哟,已经开始邀请了吗?虽然外人适当的追求可以刺激进而加深你和原昔的感情,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我建议你不要答应,原昔知道了会杀了你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妻子或者qíng rén或者奴隶背叛的男人,你懂的。你真敢答应,到时候可别指望我会帮你。”

  靠,我一点也不懂!为什么在你的逻辑里,妻子qíng rén和奴隶是一个等级的!更过分的是,以你的经验——你一个光脑有毛的经验啊!

  嘴角抽搐着,罗小楼努力忽略了125,对庄奕遗憾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用了,谢谢你。绝对没有介意的意思,我想以我的成绩和你组队是我高攀了才对,主要是我也已经有组队的人了。”

  庄奕目不转睛地看着罗小楼,眉毛扬了扬,他实在没有想到会被罗小楼拒绝,一个十班的机甲制造系学生拒绝一个一班的机甲系学生?

  说出去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的,庄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我听说过你和原昔的事,如果你是想等原昔的组队话,我想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学校规定,特级生的搭档只能有一个。他现在已经有搭档了吧。”

  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主动去了解一个十班的学生,这些事不过是机甲系一班的学生告诉他的,甚至还将罗小楼从入学开始的光辉历史讲了一遍,目的是劝他无论如何要换一个搭档组队。

  贫苦且是差生,和这个著名的军校几乎格格不入,还喜欢巴结有钱有能力的学生。不过,相处一个月以来,他还真没有感受到罗小楼有巴结他的意思。

  虽然刚知道了那些他确实有几天疏远了罗小楼,但是罗小楼却没有一点变化,他还是很努力,很认真,性格温和,一点也不会让人讨厌。

  罗小楼也沉默了,不得不说庄奕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罗小楼还是摇了摇头。

  庄奕笑了起来,他拍了拍罗小楼的肩膀,说道:“好,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

  罗小楼也笑眯了眼,“真是非常感谢,这一个月来,谢谢你的照顾。”他知道如果田力他们知道这事非跳起来不可,但是想到家里那个随时可能炸毛的家伙,他还是决定拖到最后。

  不只是迁就,罗小楼对自己以后的路还没有规划出明确的方向。但是如果现在让罗小楼选自己的机甲战士的话,他下意识的会想到原昔。

  就算原昔已经有搭档了,他还可以听老师分配,当然那时候可能会非常被动,被分到的机甲战士也会很排斥他,但是一个月的野外集训,很容易过去的……

  在罗小楼拒绝别人的时候,特级生的分组也开始了。不过不同于其他学生的自由双向选择,特级生的组队连学校的校长、董事和高级领导都在关注着。

  圣米罗学院,高级会议室里,一位指导老师正念着机甲系和机甲制造系分组的名单。念完之后,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各系精英们,满意地说道:“大家这次的训练完成得非常出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分组就这么定了——”

  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我有意见。”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所有老师和学生都看向坐在机甲系首位的原昔。

  老师惊讶地看着这个几乎没有说过话的学生,连忙说道:“原昔同学有什么意见请说。”

  原昔淡淡说道:“我不需要分配的机甲制造师,我自己已经有人选了。”

  除了罗少天和凌叙,会议室大多数人都惊讶地看向原昔,早就听说机甲系的前三名都非常有个性,特立独行,现在终于见识到了。

  而被选定为原昔搭档的机甲制造系系花,自从老师宣布之后脸上就一直带着不能掩饰的笑意,这会儿听到原昔这句话,脸上已经涨红得不成样子。

  老师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为难地说道:“可是,原昔同学,特级生的分组是学校高级调查组讨论了很久才定下来的,名单已经报到校长那里,经校长签字才正式确定的。而且,你们以后会是各组的组长,肩负着各个组队的集训成绩和学生们地安全,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原昔毫无所动地看向那位老师,干脆地说道:“不,我不需要,组长不是我要求担任的,如果你们安排,不管我的搭档是谁,我会完成校方的任务。”

  被那个俊美的年轻人犀利的眼光注视着,老师忽然发觉他反驳的话有些难以出口。校长和教务处主任专门和他强调过,那三位s级的学生都是学校重点关注的对象,以后这三个人甚至有可能令圣米罗学院再上升一个等级,如果他们提出什么条件,要尽量满足。

  在刚接手训练任务的时候,这位指导老师还以为特级生会非常难以管理。然而三位s级学生对于他安排的训练任务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完成的速度和完美度令人吃惊,训练过程中甚至破了不少学校记录。

  学生破了历史记录的话,带学生的指导老师也会在旁边留下名字,一时间学校里不少老师羡慕他的xìng yùn。

  在他自己也暗暗庆幸的时候,原昔忽然提出不服从学校安排搭档……

  正在老师为难的时候,机甲制造系的系花泽雅忽然说话了,她脸色依旧通红,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柔和地问道:“原昔,你,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吗?”

  本来,她一直都和原昔搭档训练,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集训的时候她和原昔一组几乎就是内定好的。学校里不知道多少女生羡慕嫉妒着她,而闺蜜也已经为此恭喜了她很多回。

  虽然每次她都只是矜持保守地说还没确定下来,心里却早就认定了。

  今天老师果然宣布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和原昔的名字并排着被写在那里,实在幸福了。

  但是,她实在没有想到原昔会拒绝,虽然她只是机甲制造系第二名,但是第一名杨柯一直和凌叙形影不离。再接下来,机甲制造系已经没人比她更优秀了。

  难、难道原昔相中了杨柯?不,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她也丢不起这个人,她必须想办法说服原昔。

  原昔看了等待他回答的众人一眼,疑惑地说道:“没有不满。”

  泽雅咬了咬嘴唇,“那为什么不同意和我一组?如果你有不满意的地方,我可以改进的。”

  和原昔一组的时候其实并不用她做什么,原昔一直都在自己训练,她也只能边看边复习一些机甲制造师的知识。不过每次,原昔出来她都会贴心地准备好毛巾和饮料。

  旁边的指导老师也在点头,但是他心里觉得泽雅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原昔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道:“没有不满,我说过我早就有选定的搭档了。”

  老师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原昔看起来是教养极好的世家子弟,但是倔起来也很有脾气,这事看来只能上报给校长了。

  这时候,泽雅忽然提高声音说道:“那么,如果我同意你可以选择两个机甲制造师呢?我不在乎你多带一个人。”看到面无表情但是不肯改口的原昔,泽雅忽然想到了那次原昔醉酒之后,住在他家里的那个人。

  说完这句,泽雅看向指导老师,老师为难了一会儿,这在规定上是不允许的,为了培养这些优秀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学校特意安排他们十对要一对一组队。

  “行,但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算了,现在关键是让原昔同意和泽雅组队,如果是原昔的话,校长大概也不会怪他。

  “我为什么要选择两个人,我的搭档只有一个人。”原昔淡淡地说道,同时脸上还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这位表面乖乖的世家子弟就连拒绝别人都是优雅而淡定的——但是效果是气死人不偿命的。

  会议室里的人都无语了,而泽雅脸色更红,眼睛里已经带了水光。

  杨柯有些同情地看了看自己班上的女生,回头看了原昔一眼,委婉地说道:“今天就是决定分组的最后一天了,也许那个人已经有自己的搭档了呢?”

  原昔脸色一变,顿时黑了下来,他站起身,对老师彬彬有礼地点点头:“除了分组,今天没什么事了吧?你们继续,我有事先走。”说完迅速离开了。

  指导老师心里叹了口气,转头说道:“原昔的事,我会汇报给校长,接下来,我们继续。”

  除了泽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直默不作声的罗少天也淡淡地看向原昔离开的方向。

  他想起母亲无聊的嘱咐:争取和罗小楼一组。

  罗小楼回到十班的时候,才发现班上的氛围和往日大不相同。在座的学生,除了正在发愁的,就是在联系认识的人,甚至和那些已经有组队的人请求帮帮说说话,多带一个机甲制造师。无论如何,也争取在最后一天把自己推销出去。

  而那些已经有组队的学生脸上则带着轻松的笑意,组队成功的喜悦之后,野外集训也是相当令人期待的。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的通讯仪一震,是田力在呼他。罗小楼点开,田力的大嗓门传了过来:“小楼,你怎么样了,有搭档了吗?”

  “没有,你呢?”罗小楼平静地回答道。

  “哈哈,你都想象不到我的好运气,一位朋友帮我找的人,没想到居然还是位měi nǚ!”田力兴奋地说着,在和好友分享了这一惊喜之后,才顾虑到罗小楼的心情,忙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罗小楼正想说话,亚特斯在旁边笑了起来:“小楼跟我一组吧,除了我姐姐托我照顾一个人,我自己没有选择别人。你放心,到时候你就是我主要的配合对象。”

  看到两位朋友这么帮忙,罗小楼心里感动,说道:“多谢了,我先不着急组队,等会儿再说。”

  那边两人都不说话了,两人都知道他和原昔的关系,也知道罗小楼在等什么,虽然他们心里为罗小楼担忧,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最后亚特斯热心地说道:“行,我等你联络我。”

  罗小楼关闭通讯仪,心里仅有的一点郁闷也烟消云散了,就算重新活了一次,能有这样的知己,也是自己的xìng yùn了。

  “你在紧张吗?万一原昔真抛弃了我们怎么办?”125忧心忡忡地唠叨着,这家伙很有自觉,觉得自己主人的主人,也是自己的主人。

  “……你能闭嘴吗?”

  班上偶尔会过来人,每次门被打开的时候,班里的学生都会眼睛一亮,大家都希望自己会被选走,别成为剩下来的人。

  让罗小楼好笑的是,居然还真有一个人在过来选人的时候顺便问了问他,那人已经有两个机甲制造师了,这样明显的怜悯让罗小楼觉得有意思,同时又暗下决心,以后实在需要努力了。

  就算在十班,他也从来不觉得自己要靠别人的同情活着。

  班里人的越来越少了,除了被选上的,还有一些学生坐不住了,自己到外面找人去了。

  快到放学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

  大家都抬起头来,罗小楼已经麻木了,他正在看着简易机甲组装图。这是沈原给他的,沈原已经在学习高级机甲组装了。严大师不在的时候,他给了罗小楼很多指点。

  脚步声越来越近,罗小楼忽然心里一动,抬起头来。

  阴影落在了他桌上,原昔正站在他面前。

  罗小楼眯起眼,背着光,他有些看不清楚原昔的表情,但是这一瞬间,他心里忽然有些紧张。

  “哼,你看,除了我,没有人会要你。”原昔哼了一声,洋洋得意地说道。

  “……是啊,我感动得都要哭了。”罗小楼恭维着傲娇猫星球人,并用你是我的神的眼光看着原昔。

  原昔的脸可疑地红了一下,抬起下巴,用勉为其难的语气说道:“我只能选择一个搭档,我决定凑合一下你,谁让我有你这样糟糕的奴隶呢,我说,你们班上还有比你更差的吗。”

  最后一句,原昔是俯身到罗小楼耳边说道,他刚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激动地抬头看着他,只有罗小楼一个人低着头,仿佛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可怜得要命,那一瞬间,他的心一下就软了。

  果然他的小奴隶,还是该乖乖等着他过来。

  罗小楼咳嗽了一声,我说,您自我感觉已经好到一定程度了吧,为什么还非要拿我的渺小衬托您的高大啊喂……

  虽然罗小楼没有说什么,但是这些天来头一次这么好心情的原昔很大人大量地原谅了他。

  接着,原昔慢条斯理地命令道:“走吧,明天开始,终于不用再训练了。”

  罗小楼微微一笑,跟在原昔身后往外走去,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原昔居然就他一个搭档,他该表示一下惊喜吗。

  125感动地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我真是太感动了,历经三十天又五个小时零七秒后,你们终于幸福地在一起了……”

  谁、谁能来把这个智能的语音系统和逻辑系统修改一下吗……

  其余的人已经呆了,全校s级天才之一,居然到他们班上来了,而且还带走了一个学生,还一对一组队。天呐,这是真的吧!

  不管这么说,今天的组队让冷战已经持续了一个月的原昔和路小楼彻底和好了。

  罗小楼端出晚饭的时候,原昔甚至指责罗小楼没有给他留着当日那个巨大的生日蛋糕。

  “说起来这个,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看了吗,难道一点感想都没有?”罗小楼的胆子肥起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原昔一愣,怔怔地看着罗小楼,忽然带着怒气恶狠狠地说道:“你——你为了离开,才送给我礼物,还想着我好好保存着?!”

  罗小楼愕然,愤怒地说道:“你扔了?!我虽然有一丁点那个意思,但是礼物也是真心想送你的,也准备了很久。并且,送你礼物之前并没有想到要离开,只是忽然想起来问问你愿意不愿意,就算解除契约,我也只是为了自由,没有说要离开啊。”

  原昔立刻怒了,“你什么时候不自由了?!你休息时间跑出去跟人鬼混,还带到家里来!还有不经过我同意就跟别人组队练习……”

  “……”罗小楼心里想着,听起来自己真是罪大恶极的奴隶啊。

  原昔瞪了罗小楼一会儿,从衣服里面一扣,一个盒子出现在他手上,罗小楼猜测可能是从空间钮里拿出来的。

  罗小楼面色古怪地看着原昔,不知不觉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不是一直随身带着吧?”

  “怎么可能?!”原昔耳朵红红地吼道,然后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梁思危,(为什么会有个空格姑娘0-0,而且已经三次了),ztbs86,languang1202,明浅夏,xiaoxuankaja的地雷,谢谢cassycao的火箭炮。

  另,谢谢留言的姑娘们,还有长评……看到有人居然买了第二遍oml,最后一周后就会恢复,大家等等啊。

  谢谢一直支持犹大的读者们,每次都很感动和激动。

  最后,犹大食言而肥了,今天才分组,看到大家的猜测,实在太有意思了。

  但是……没想到吧,我是亲妈,~\(≧▽≦)/~,一对一哟。

  ----------------

  庄奕抓了抓乱翘的头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因为之前答应了别人,推脱不掉,到时候我可能会有两个机甲制造师,希望你别介意。”

  罗小楼诧异地看向庄奕,这种不明智的邀请不太符合自己对庄奕的了解。看来在配合训练一个月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至少这位一班的优秀生肯做出这种邀请,已经很不容易了。

  当然,怜悯可能占绝大多数,毕竟十班的机甲制造师很难找到机甲战士一起组队。

  就算是这样一对多的组队模式,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介意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一对多组队模式很常见,而历届的第十班,更是老师们强迫性地买一送一分出去的。

  如果不是自己另有打算,这实在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也许,错过这次,他再也不会遇到比这更好的组队邀请了。

  这时候,一个故作严肃的声音在罗小楼耳边说道:“哟,已经开始邀请了吗?虽然外人适当的追求可以刺激进而加深你和原昔的感情,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我建议你不要答应,原昔知道了会杀了你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妻子或者qíng rén或者奴隶背叛的男人,你懂的。你真敢答应,到时候可别指望我会帮你。”

  靠,我一点也不懂!为什么在你的逻辑里,妻子qíng rén和奴隶是一个等级的!更过分的是,以你的经验——你一个光脑有毛的经验啊!

  嘴角抽搐着,罗小楼努力忽略了125,对庄奕遗憾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用了,谢谢你。绝对没有介意的意思,我想以我的成绩和你组队是我高攀了才对,主要是我也已经有组队的人了。”

  庄奕目不转睛地看着罗小楼,眉毛扬了扬,他实在没有想到会被罗小楼拒绝,一个十班的机甲制造系学生拒绝一个一班的机甲系学生?

  说出去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的,庄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我听说过你和原昔的事,如果你是想等原昔的组队话,我想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学校规定,特级生的搭档只能有一个。他现在已经有搭档了吧。”

  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主动去了解一个十班的学生,这些事不过是机甲系一班的学生告诉他的,甚至还将罗小楼从入学开始的光辉历史讲了一遍,目的是劝他无论如何要换一个搭档组队。

  贫苦且是差生,和这个著名的军校几乎格格不入,还喜欢巴结有钱有能力的学生。不过,相处一个月以来,他还真没有感受到罗小楼有巴结他的意思。

  虽然刚知道了那些他确实有几天疏远了罗小楼,但是罗小楼却没有一点变化,他还是很努力,很认真,性格温和,一点也不会让人讨厌。

  罗小楼也沉默了,不得不说庄奕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罗小楼还是摇了摇头。

  庄奕笑了起来,他拍了拍罗小楼的肩膀,说道:“好,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

  罗小楼也笑眯了眼,“真是非常感谢,这一个月来,谢谢你的照顾。”他知道如果田力他们知道这事非跳起来不可,但是想到家里那个随时可能炸毛的家伙,他还是决定拖到最后。

  不只是迁就,罗小楼对自己以后的路还没有规划出明确的方向。但是如果现在让罗小楼选自己的机甲战士的话,他下意识的会想到原昔。

  就算原昔已经有搭档了,他还可以听老师分配,当然那时候可能会非常被动,被分到的机甲战士也会很排斥他,但是一个月的野外集训,很容易过去的……

  在罗小楼拒绝别人的时候,特级生的分组也开始了。不过不同于其他学生的自由双向选择,特级生的组队连学校的校长、董事和高级领导都在关注着。

  圣米罗学院,高级会议室里,一位指导老师正念着机甲系和机甲制造系分组的名单。念完之后,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各系精英们,满意地说道:“大家这次的训练完成得非常出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分组就这么定了——”

  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我有意见。”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所有老师和学生都看向坐在机甲系首位的原昔。

  老师惊讶地看着这个几乎没有说过话的学生,连忙说道:“原昔同学有什么意见请说。”

  原昔淡淡说道:“我不需要分配的机甲制造师,我自己已经有人选了。”

  除了罗少天和凌叙,会议室大多数人都惊讶地看向原昔,早就听说机甲系的前三名都非常有个性,特立独行,现在终于见识到了。

  而被选定为原昔搭档的机甲制造系系花,自从老师宣布之后脸上就一直带着不能掩饰的笑意,这会儿听到原昔这句话,脸上已经涨红得不成样子。

  老师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为难地说道:“可是,原昔同学,特级生的分组是学校高级调查组讨论了很久才定下来的,名单已经报到校长那里,经校长签字才正式确定的。而且,你们以后会是各组的组长,肩负着各个组队的集训成绩和学生们地安全,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原昔毫无所动地看向那位老师,干脆地说道:“不,我不需要,组长不是我要求担任的,如果你们安排,不管我的搭档是谁,我会完成校方的任务。”

  被那个俊美的年轻人犀利的眼光注视着,老师忽然发觉他反驳的话有些难以出口。校长和教务处主任专门和他强调过,那三位s级的学生都是学校重点关注的对象,以后这三个人甚至有可能令圣米罗学院再上升一个等级,如果他们提出什么条件,要尽量满足。

  在刚接手训练任务的时候,这位指导老师还以为特级生会非常难以管理。然而三位s级学生对于他安排的训练任务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完成的速度和完美度令人吃惊,训练过程中甚至破了不少学校记录。

  学生破了历史记录的话,带学生的指导老师也会在旁边留下名字,一时间学校里不少老师羡慕他的xìng yùn。

  在他自己也暗暗庆幸的时候,原昔忽然提出不服从学校安排搭档……

  正在老师为难的时候,机甲制造系的系花泽雅忽然说话了,她脸色依旧通红,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柔和地问道:“原昔,你,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吗?”

  本来,她一直都和原昔搭档训练,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集训的时候她和原昔一组几乎就是内定好的。学校里不知道多少女生羡慕嫉妒着她,而闺蜜也已经为此恭喜了她很多回。

  虽然每次她都只是矜持保守地说还没确定下来,心里却早就认定了。

  今天老师果然宣布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和原昔的名字并排着被写在那里,实在幸福了。

  但是,她实在没有想到原昔会拒绝,虽然她只是机甲制造系第二名,但是第一名杨柯一直和凌叙形影不离。再接下来,机甲制造系已经没人比她更优秀了。

  难、难道原昔相中了杨柯?不,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她也丢不起这个人,她必须想办法说服原昔。

  原昔看了等待他回答的众人一眼,疑惑地说道:“没有不满。”

  泽雅咬了咬嘴唇,“那为什么不同意和我一组?如果你有不满意的地方,我可以改进的。”

  和原昔一组的时候其实并不用她做什么,原昔一直都在自己训练,她也只能边看边复习一些机甲制造师的知识。不过每次,原昔出来她都会贴心地准备好毛巾和饮料。

  旁边的指导老师也在点头,但是他心里觉得泽雅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原昔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道:“没有不满,我说过我早就有选定的搭档了。”

  老师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原昔看起来是教养极好的世家子弟,但是倔起来也很有脾气,这事看来只能上报给校长了。

  这时候,泽雅忽然提高声音说道:“那么,如果我同意你可以选择两个机甲制造师呢?我不在乎你多带一个人。”看到面无表情但是不肯改口的原昔,泽雅忽然想到了那次原昔醉酒之后,住在他家里的那个人。

  说完这句,泽雅看向指导老师,老师为难了一会儿,这在规定上是不允许的,为了培养这些优秀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学校特意安排他们十对要一对一组队。

  “行,但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算了,现在关键是让原昔同意和泽雅组队,如果是原昔的话,校长大概也不会怪他。

  “我为什么要选择两个人,我的搭档只有一个人。”原昔淡淡地说道,同时脸上还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这位表面乖乖的世家子弟就连拒绝别人都是优雅而淡定的——但是效果是气死人不偿命的。

  会议室里的人都无语了,而泽雅脸色更红,眼睛里已经带了水光。

  杨柯有些同情地看了看自己班上的女生,回头看了原昔一眼,委婉地说道:“今天就是决定分组的最后一天了,也许那个人已经有自己的搭档了呢?”

  原昔脸色一变,顿时黑了下来,他站起身,对老师彬彬有礼地点点头:“除了分组,今天没什么事了吧?你们继续,我有事先走。”说完迅速离开了。

  指导老师心里叹了口气,转头说道:“原昔的事,我会汇报给校长,接下来,我们继续。”

  除了泽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直默不作声的罗少天也淡淡地看向原昔离开的方向。

  他想起母亲无聊的嘱咐:争取和罗小楼一组。

  罗小楼回到十班的时候,才发现班上的氛围和往日大不相同。在座的学生,除了正在发愁的,就是在联系认识的人,甚至和那些已经有组队的人请求帮帮说说话,多带一个机甲制造师。无论如何,也争取在最后一天把自己推销出去。

  而那些已经有组队的学生脸上则带着轻松的笑意,组队成功的喜悦之后,野外集训也是相当令人期待的。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的通讯仪一震,是田力在呼他。罗小楼点开,田力的大嗓门传了过来:“小楼,你怎么样了,有搭档了吗?”

  “没有,你呢?”罗小楼平静地回答道。

  “哈哈,你都想象不到我的好运气,一位朋友帮我找的人,没想到居然还是位měi nǚ!”田力兴奋地说着,在和好友分享了这一惊喜之后,才顾虑到罗小楼的心情,忙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罗小楼正想说话,亚特斯在旁边笑了起来:“小楼跟我一组吧,除了我姐姐托我照顾一个人,我自己没有选择别人。你放心,到时候你就是我主要的配合对象。”

  看到两位朋友这么帮忙,罗小楼心里感动,说道:“多谢了,我先不着急组队,等会儿再说。”

  那边两人都不说话了,两人都知道他和原昔的关系,也知道罗小楼在等什么,虽然他们心里为罗小楼担忧,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最后亚特斯热心地说道:“行,我等你联络我。”

  罗小楼关闭通讯仪,心里仅有的一点郁闷也烟消云散了,就算重新活了一次,能有这样的知己,也是自己的xìng yùn了。

  “你在紧张吗?万一原昔真抛弃了我们怎么办?”125忧心忡忡地唠叨着,这家伙很有自觉,觉得自己主人的主人,也是自己的主人。

  “……你能闭嘴吗?”

  班上偶尔会过来人,每次门被打开的时候,班里的学生都会眼睛一亮,大家都希望自己会被选走,别成为剩下来的人。

  让罗小楼好笑的是,居然还真有一个人在过来选人的时候顺便问了问他,那人已经有两个机甲制造师了,这样明显的怜悯让罗小楼觉得有意思,同时又暗下决心,以后实在需要努力了。

  就算在十班,他也从来不觉得自己要靠别人的同情活着。

  班里人的越来越少了,除了被选上的,还有一些学生坐不住了,自己到外面找人去了。

  快到放学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

  大家都抬起头来,罗小楼已经麻木了,他正在看着简易机甲组装图。这是沈原给他的,沈原已经在学习高级机甲组装了。严大师不在的时候,他给了罗小楼很多指点。

  脚步声越来越近,罗小楼忽然心里一动,抬起头来。

  阴影落在了他桌上,原昔正站在他面前。

  罗小楼眯起眼,背着光,他有些看不清楚原昔的表情,但是这一瞬间,他心里忽然有些紧张。

  “哼,你看,除了我,没有人会要你。”原昔哼了一声,洋洋得意地说道。

  “……是啊,我感动得都要哭了。”罗小楼恭维着傲娇猫星球人,并用你是我的神的眼光看着原昔。

  原昔的脸可疑地红了一下,抬起下巴,用勉为其难的语气说道:“我只能选择一个搭档,我决定凑合一下你,谁让我有你这样糟糕的奴隶呢,我说,你们班上还有比你更差的吗。”

  最后一句,原昔是俯身到罗小楼耳边说道,他刚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激动地抬头看着他,只有罗小楼一个人低着头,仿佛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可怜得要命,那一瞬间,他的心一下就软了。

  果然他的小奴隶,还是该乖乖等着他过来。

  罗小楼咳嗽了一声,我说,您自我感觉已经好到一定程度了吧,为什么还非要拿我的渺小衬托您的高大啊喂……

  虽然罗小楼没有说什么,但是这些天来头一次这么好心情的原昔很大人大量地原谅了他。

  接着,原昔慢条斯理地命令道:“走吧,明天开始,终于不用再训练了。”

  罗小楼微微一笑,跟在原昔身后往外走去,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原昔居然就他一个搭档,他该表示一下惊喜吗。

  125感动地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我真是太感动了,历经三十天又五个小时零七秒后,你们终于幸福地在一起了……”

  谁、谁能来把这个智能的语音系统和逻辑系统修改一下吗……

  其余的人已经呆了,全校s级天才之一,居然到他们班上来了,而且还带走了一个学生,还一对一组队。天呐,这是真的吧!

  不管这么说,今天的组队让冷战已经持续了一个月的原昔和路小楼彻底和好了。

  罗小楼端出晚饭的时候,原昔甚至指责罗小楼没有给他留着当日那个巨大的生日蛋糕。

  “说起来这个,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看了吗,难道一点感想都没有?”罗小楼的胆子肥起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原昔一愣,怔怔地看着罗小楼,忽然带着怒气恶狠狠地说道:“你——你为了离开,才送给我礼物,还想着我好好保存着?!”

  罗小楼愕然,愤怒地说道:“你扔了?!我虽然有一丁点那个意思,但是礼物也是真心想送你的,也准备了很久。并且,送你礼物之前并没有想到要离开,只是忽然想起来问问你愿意不愿意,就算解除契约,我也只是为了自由,没有说要离开啊。”

  原昔立刻怒了,“你什么时候不自由了?!你休息时间跑出去跟人鬼混,还带到家里来!还有不经过我同意就跟别人组队练习……”

  “……”罗小楼心里想着,听起来自己真是罪大恶极的奴隶啊。

  原昔瞪了罗小楼一会儿,从衣服里面一扣,一个盒子出现在他手上,罗小楼猜测可能是从空间钮里拿出来的。

  罗小楼面色古怪地看着原昔,不知不觉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不是一直随身带着吧?”

  “怎么可能?!”原昔耳朵红红地吼道,然后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