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昔完全石化在那里,他死死地瞪着罗小楼,直到罗小楼发现不对劲开始往后退的时候,才一把抓住罗小楼的领子,咆哮起来:“该死的你刚刚说什么?!”

  罗小楼被衣领勒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他本来计划好了迂回曲折以情动人的路线的!但是他居然实话实话了!这不能怪他,实在是原昔给他的刺激太大了!

  “你在打契约的主意,你居然想要解除契约!”原昔阴沉地说道,他眼里的愤怒让人心惊肉跳,“你——你费这么多心思勾引我就是为了解除契约?”

  罗小楼努力摇了摇头,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我做得这些都是真心实意想做的。你过生日,我为你准备了礼物,准备了很久。我没有表白的意思,那只是个误会。我的意思是,我是说你看我们已经这么要好了,你为什么就不能通融一下,毕竟谁都热爱自由啊——喂,喂!你不同意就算了,有话好商量……”

  天呐,他又说错了什么吗?原昔会杀了他的!

  无疑这些话又一次引爆了本来就快被气疯了的原昔,他用力将罗小楼推倒墙上,脸上的表情可怕到让人灵魂都颤抖起来,他凶狠吼道,“你妄想!我不会同意的!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解除契约,而且也没有办法解除!如果你实在想要自由的话——”

  原昔捏着罗小楼衣领的手上移至他的咽喉,人类最脆弱的地方,只要轻轻一用力,手底下这个让他万分愤怒的人就会消失。

  原昔慢慢开始用力,罗小楼的脸色通红,渐渐翻起白眼,马上就结束了!结束?原昔的脑海里闪现出罗小楼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在床上缩在他怀里的样子,脸色通红却还是帮他忙的模样……原昔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眼睛里翻涌着的愤怒红色也渐渐变淡,多了一丝迷茫和无措,他要杀了他吗。

  这个愚蠢而弱小人,根本不值得他为他生气,甚是花费一丁点感情——如果他的家人知道他拥有这样一个不听话还一心妄想着离开的奴隶一定会笑死他的。

  理所当然的,他也不值得脏了自己的手,就算他活着,也根本影响不到他什么!他除了会煮饭,洗衣,打理房间,陪他说话睡觉,偶尔关心他,帮他买蛋糕准备生日之类的,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但是他就是该死地在意,在意到他一度头脑发热到想把这个卑鄙龌龊的小人带回去给家里看看——

  一想到罗小楼只是有目的地勾引他,原昔就发现他的暴怒根本无法平息下来,他自己都控制不了了,他咬了咬牙,攥起还在发抖的拳头,然后用力挥了出去。

  不得不直面他的怒气的罗小楼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然后他听到了耳边巨大的响声。

  罗小楼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同时庆幸自己居然还活着。有一瞬间,他知道原昔是真打算杀了他的。

  然后原昔面无表情地盯着罗小楼,在罗小楼觉得快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候,原昔冰冷地说道,“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亲手帮你解除契约,你就去地狱里找你的自由吧。”然后原昔用力摔开了罗小楼,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门被大力甩上了,刚刚还温馨无比的客厅里,现在一片狼藉。

  愤怒的原昔令人毛骨悚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离开的样子总让罗小楼感觉到那个骄傲暴躁的人受到了伤害。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是想帮原昔过生日的,就算是一个朋友,他也会尽心尽力,更何况原昔几乎就是他来未来世界的第一个——既像朋友又像家人的人,虽然带有强迫性质,但是他能分辨出来,原昔的本质并不坏。

  但是现在被搞得一团糟,他想解除契约得到自由更没有错,也许错得只是他的表达方式和原昔莫名其妙的别扭而已。

  罗小楼慢慢站起身,准备收拾房间,回身的时候顿时打了个寒战,他脆弱的神经又一次受到了刺激。

  整整一面高强度合金墙,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痕,如果打他在身上,估计他真要去地狱里喝茶了。看来,他明天需要再次跟装修公司继续联系。

  罗小楼看着满满一桌的饭菜和那个巨大的蛋糕,垂头丧气地开始收拾,也没心情吃饭了。

  “这是家庭暴力吗?”125颤颤巍巍的声音从他口袋里传出来,它大概扫描到墙的惨状了,沉默了两秒,同情地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我从网上看到的记录片或者电影什么的比这要凄惨多了,一般男主人家庭暴力,破坏东西,殴打妻子之后,还会把妻子拎上/床——你懂的。”

  家庭暴力你妹啊!拎上床你妹啊!

  罗小楼有仰天长啸的冲动,其实有时候他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挺欢快什么的其实是错觉吧!

  罗小楼本来以为原昔会一怒之下离开,但是半夜的时候原昔居然又回来了,因为第二天一早罗小楼又在大床上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睡梦中还微微皱着眉,似乎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罗小楼觉得心里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反正不能解除契约,那生活还不如回到以前更令人接受一些。

  罗小楼将早餐准备好了的时候,原昔冷着脸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也不看罗小楼一眼,坐到桌旁吃自己的那份早餐。

  罗小楼想到自己昨晚开始就没找到的第十号盒子,他跟原昔说话之前拿出来摆在了蛋糕旁边,犹豫了一下,罗小楼问道:“昨天那个盒子——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看到了吗?”

  原昔立刻炸毛了,他冷冷地抬起眼,讽刺道:“怎么,你还准备再要回去?”

  罗小楼呐呐说道:“当然不会,那本来就是送给你的。”但是您好歹给个表示啊!难道送礼的人不会期待收礼物的人的感想吗!

  但是在原昔摆明态度不配合的情况下,对话没有办法继续了。

  自从那天之后,原昔已经三天没理他了,本来请好假的周六,两人也只是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就算罗小楼说话,原昔也只是冷嘲热讽,要不就是发脾气。

  猫什么的虽然很萌,但是很记仇啊!这种一靠近就炸毛龇牙的情况,实在太让人困扰了!

  罗小楼边在电子本上画着,边琢磨着最近的麻烦事。

  虽然说原昔生气,但是他们还是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也仍然在一张床上。主要是他半夜上个厕所,原昔都会冷着一张脸瞪着他,似乎在警告他别打偷偷逃跑的主意,罗小楼就更不敢提出分床睡了。

  但是,回想那天的情景,原昔说什么接受他的感情,还带回家是什么意思?等等,他甚是还吻了他,原谅他因为生死的危险都忽略了那个感觉还不错的吻——老天,他在想什么?!

  罗小楼的脸发绿了,才不过半年而已,他已经改变性/向了吗,但是,就算他改了,原昔是什么意思?他、他居然还接受了?

  罗小楼忽然觉得傲娇的同居人万分单纯,就算他送个珍贵的生日礼物,可也不是定情信物啊!一想到那个循环二十二次,七级上品的能量盒,罗小楼心里更纠结了。

  “嘿!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听说了吗,我们系要开始到机甲系那边配合训练了,一个月后,就要组队了,妈的,不会我们班真被剩下来,然后被学校分配吧,那也太没面子了。”田力在旁边愤愤说道,边说边把罗小楼的电子本拿过来,开始复制课堂作业。

  虽然罗小楼进来的时候和大多数人一样基础太差,可是几个月以来,还是明显成长着,连带的,他也稍微进步了一点,忙于生意的父亲非常高兴,上次还专门又为他的实验室扩大了地方,罗小楼那些‘垃圾’更有地方放了。

  “配合训练?”罗小楼皱起眉,各个系早就在为野外集训进行训练了,只是没想到还要进行配合训练。

  “嗯,训练的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田力又说了一句,随后说道:“实在不行,叫亚特斯那小子跟我们训练。”

  说到亚特斯,罗小楼想起了除了能量盒之外,他的另外一个计划,他还想帮亚特斯组装一架机甲。虽然没有引擎和武器,但是他可以先着手准备着,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罗小楼不是没有打过那个坏掉的引擎和自己买的一级引擎的主意,但是一来引擎比能量盒复杂,他现在没有修好的把握;二是一级引擎组装出来机甲,也许还不如让亚特斯申请学校的机甲。

  第二天起,机甲制造系果然开始和机甲系一起训练。

  但是一些特级生和尖子生的训练是和他们分开的,罗小楼想到了上次送原昔回来的那一群人。

  这天下午,没有课之后,一群机甲制造系的学生进入了机甲系训练馆。不少人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好奇地四处看着。

  罗小楼摸摸口袋里原昔那张卡,虽然吵架了,他还是厚着脸皮每次过来训练,原昔也没有说过什么。

  这时候,机甲制造系的前十名和他们分开,走进里面那扇门,不少学生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

  就算很多人不爱理会那些骄傲的优秀生,但是能和那些优秀的机甲战士一起训练,还是非常让人向往的。

  罗小楼看着排在第二位的那个女生,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gdxnzps19771002,caticui627491527,shaoyin914,dyn092x,月下星空(x2),lisali0108,s2s2s22009,iycqiycq,lanye577,雲爱弥,阿尼塔(x2),languang1202(x3)的地雷,谢谢joan2957zhao的火箭炮。

  谢谢这么抽还来支持正版的姑娘们>_<

  昨天以为不能更,于是在有一章的情况下,就没写。后来挣扎了五个小时后,居然更上去了,于是没有任何存粮了,今晚赶出来的。

  少了点,对不起等更的大家了。

  另外,我看到留言有些读者的账户上余额没有了,大家等等看明天,会出来的,这情况不是第一次了oml。

  昨晚,没来得及送分,犹大就卡着下去了,今晚去送分。

  我一会去改昨天的图,今晚再来一张:原昔猫好愤怒,但是看到美食,真是忍不住的诱惑啊。

  ---------

  原昔完全石化在那里,他死死地瞪着罗小楼,直到罗小楼发现不对劲开始往后退的时候,才一把抓住罗小楼的领子,咆哮起来:“该死的你刚刚说什么?!”

  罗小楼被衣领勒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他本来计划好了迂回曲折以情动人的路线的!但是他居然实话实话了!这不能怪他,实在是原昔给他的刺激太大了!

  “你在打契约的主意,你居然想要解除契约!”原昔阴沉地说道,他眼里的愤怒让人心惊肉跳,“你——你费这么多心思勾引我就是为了解除契约?”

  罗小楼努力摇了摇头,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我做得这些都是真心实意想做的。你过生日,我为你准备了礼物,准备了很久。我没有表白的意思,那只是个误会。我的意思是,我是说你看我们已经这么要好了,你为什么就不能通融一下,毕竟谁都热爱自由啊——喂,喂!你不同意就算了,有话好商量……”

  天呐,他又说错了什么吗?原昔会杀了他的!

  无疑这些话又一次引爆了本来就快被气疯了的原昔,他用力将罗小楼推倒墙上,脸上的表情可怕到让人灵魂都颤抖起来,他凶狠吼道,“你妄想!我不会同意的!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解除契约,而且也没有办法解除!如果你实在想要自由的话——”

  原昔捏着罗小楼衣领的手上移至他的咽喉,人类最脆弱的地方,只要轻轻一用力,手底下这个让他万分愤怒的人就会消失。

  原昔慢慢开始用力,罗小楼的脸色通红,渐渐翻起白眼,马上就结束了!结束?原昔的脑海里闪现出罗小楼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在床上缩在他怀里的样子,脸色通红却还是帮他忙的模样……原昔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眼睛里翻涌着的愤怒红色也渐渐变淡,多了一丝迷茫和无措,他要杀了他吗。

  这个愚蠢而弱小人,根本不值得他为他生气,甚是花费一丁点感情——如果他的家人知道他拥有这样一个不听话还一心妄想着离开的奴隶一定会笑死他的。

  理所当然的,他也不值得脏了自己的手,就算他活着,也根本影响不到他什么!他除了会煮饭,洗衣,打理房间,陪他说话睡觉,偶尔关心他,帮他买蛋糕准备生日之类的,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但是他就是该死地在意,在意到他一度头脑发热到想把这个卑鄙龌龊的小人带回去给家里看看——

  一想到罗小楼只是有目的地勾引他,原昔就发现他的暴怒根本无法平息下来,他自己都控制不了了,他咬了咬牙,攥起还在发抖的拳头,然后用力挥了出去。

  不得不直面他的怒气的罗小楼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然后他听到了耳边巨大的响声。

  罗小楼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同时庆幸自己居然还活着。有一瞬间,他知道原昔是真打算杀了他的。

  然后原昔面无表情地盯着罗小楼,在罗小楼觉得快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候,原昔冰冷地说道,“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亲手帮你解除契约,你就去地狱里找你的自由吧。”然后原昔用力摔开了罗小楼,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门被大力甩上了,刚刚还温馨无比的客厅里,现在一片狼藉。

  愤怒的原昔令人毛骨悚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离开的样子总让罗小楼感觉到那个骄傲暴躁的人受到了伤害。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是想帮原昔过生日的,就算是一个朋友,他也会尽心尽力,更何况原昔几乎就是他来未来世界的第一个——既像朋友又像家人的人,虽然带有强迫性质,但是他能分辨出来,原昔的本质并不坏。

  但是现在被搞得一团糟,他想解除契约得到自由更没有错,也许错得只是他的表达方式和原昔莫名其妙的别扭而已。

  罗小楼慢慢站起身,准备收拾房间,回身的时候顿时打了个寒战,他脆弱的神经又一次受到了刺激。

  整整一面高强度合金墙,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痕,如果打他在身上,估计他真要去地狱里喝茶了。看来,他明天需要再次跟装修公司继续联系。

  罗小楼看着满满一桌的饭菜和那个巨大的蛋糕,垂头丧气地开始收拾,也没心情吃饭了。

  “这是家庭暴力吗?”125颤颤巍巍的声音从他口袋里传出来,它大概扫描到墙的惨状了,沉默了两秒,同情地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我从网上看到的记录片或者电影什么的比这要凄惨多了,一般男主人家庭暴力,破坏东西,殴打妻子之后,还会把妻子拎上/床——你懂的。”

  家庭暴力你妹啊!拎上床你妹啊!

  罗小楼有仰天长啸的冲动,其实有时候他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挺欢快什么的其实是错觉吧!

  罗小楼本来以为原昔会一怒之下离开,但是半夜的时候原昔居然又回来了,因为第二天一早罗小楼又在大床上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睡梦中还微微皱着眉,似乎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罗小楼觉得心里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反正不能解除契约,那生活还不如回到以前更令人接受一些。

  罗小楼将早餐准备好了的时候,原昔冷着脸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也不看罗小楼一眼,坐到桌旁吃自己的那份早餐。

  罗小楼想到自己昨晚开始就没找到的第十号盒子,他跟原昔说话之前拿出来摆在了蛋糕旁边,犹豫了一下,罗小楼问道:“昨天那个盒子——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看到了吗?”

  原昔立刻炸毛了,他冷冷地抬起眼,讽刺道:“怎么,你还准备再要回去?”

  罗小楼呐呐说道:“当然不会,那本来就是送给你的。”但是您好歹给个表示啊!难道送礼的人不会期待收礼物的人的感想吗!

  但是在原昔摆明态度不配合的情况下,对话没有办法继续了。

  自从那天之后,原昔已经三天没理他了,本来请好假的周六,两人也只是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就算罗小楼说话,原昔也只是冷嘲热讽,要不就是发脾气。

  猫什么的虽然很萌,但是很记仇啊!这种一靠近就炸毛龇牙的情况,实在太让人困扰了!

  罗小楼边在电子本上画着,边琢磨着最近的麻烦事。

  虽然说原昔生气,但是他们还是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也仍然在一张床上。主要是他半夜上个厕所,原昔都会冷着一张脸瞪着他,似乎在警告他别打偷偷逃跑的主意,罗小楼就更不敢提出分床睡了。

  但是,回想那天的情景,原昔说什么接受他的感情,还带回家是什么意思?等等,他甚是还吻了他,原谅他因为生死的危险都忽略了那个感觉还不错的吻——老天,他在想什么?!

  罗小楼的脸发绿了,才不过半年而已,他已经改变性/向了吗,但是,就算他改了,原昔是什么意思?他、他居然还接受了?

  罗小楼忽然觉得傲娇的同居人万分单纯,就算他送个珍贵的生日礼物,可也不是定情信物啊!一想到那个循环二十二次,七级上品的能量盒,罗小楼心里更纠结了。

  “嘿!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听说了吗,我们系要开始到机甲系那边配合训练了,一个月后,就要组队了,妈的,不会我们班真被剩下来,然后被学校分配吧,那也太没面子了。”田力在旁边愤愤说道,边说边把罗小楼的电子本拿过来,开始复制课堂作业。

  虽然罗小楼进来的时候和大多数人一样基础太差,可是几个月以来,还是明显成长着,连带的,他也稍微进步了一点,忙于生意的父亲非常高兴,上次还专门又为他的实验室扩大了地方,罗小楼那些‘垃圾’更有地方放了。

  “配合训练?”罗小楼皱起眉,各个系早就在为野外集训进行训练了,只是没想到还要进行配合训练。

  “嗯,训练的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田力又说了一句,随后说道:“实在不行,叫亚特斯那小子跟我们训练。”

  说到亚特斯,罗小楼想起了除了能量盒之外,他的另外一个计划,他还想帮亚特斯组装一架机甲。虽然没有引擎和武器,但是他可以先着手准备着,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罗小楼不是没有打过那个坏掉的引擎和自己买的一级引擎的主意,但是一来引擎比能量盒复杂,他现在没有修好的把握;二是一级引擎组装出来机甲,也许还不如让亚特斯申请学校的机甲。

  第二天起,机甲制造系果然开始和机甲系一起训练。

  但是一些特级生和尖子生的训练是和他们分开的,罗小楼想到了上次送原昔回来的那一群人。

  这天下午,没有课之后,一群机甲制造系的学生进入了机甲系训练馆。不少人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好奇地四处看着。

  罗小楼摸摸口袋里原昔那张卡,虽然吵架了,他还是厚着脸皮每次过来训练,原昔也没有说过什么。

  这时候,机甲制造系的前十名和他们分开,走进里面那扇门,不少学生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

  就算很多人不爱理会那些骄傲的优秀生,但是能和那些优秀的机甲战士一起训练,还是非常让人向往的。

  罗小楼看着排在第二位的那个女生,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