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仪发出清晰的提示音,罗小楼按捺不住焦急与激动,迅速地将能量盒取了出来。

  能量盒的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八千七百罗。而八千七百罗的下方,用黄色字体显示出了一个小小的数字:5。

  罗小楼张大嘴看着,125的声音发出了小小的呼声:“哇。”

  罗小楼等了一会儿,终于怒了,哇是什么意思?!平时大嘴巴哇啦哇啦个没完,现在怎么不知道吱一声?

  “我需要凑近了观察观察。”在罗小楼发火之前,125的声音万分严肃的从口袋里响起来。

  罗小楼从上衣口袋里将绿色玉石掏了出来,放到能量盒旁边,然后屏气凝神地等待着,直到——绿色玉石旁的桌面上空无一物,仿佛从来没有一个能量盒摆在那。

  “嘿,125你个混蛋!你给我吐出来!”罗小楼愤怒地捏起那块翠绿得无辜的玉石,“别装了,我知道你收起来了,那是我完成的第一个出现了其它效果的,我还没有仔细看清楚!”

  天呐,他身边的东西都有多让人郁闷啊,他真想掐住125的脖子让它把东西都吐出来,但是谁能告诉他怎么分辨一块石头的脖子?!

  “好吧,好吧,快放手!我还给你就是了。”125闪了一下,能量盒重新从空中掉落到桌面上,同时小声嘀咕着:“作为一只异兽,你实在太小气了,我——我只不过是拿进来扫描一下,以便更认真地确定结果。”

  罗小楼怀疑地看了125一眼,为了保险起见,将能量盒放进编号为二的盒子里,“什么结果?”

  对于他的这种举动,125非常受伤地表情白了罗小楼一眼,语气都变得异常沉重起来,“从结果看,作为只有一半异兽血统的人类来说,你的进步让我相当惊讶。我信息库的资料显示,刚开始应用意识源力的异兽往往很难控制来自精神的力量。而且,它们修炼主要是战斗技能,修炼的过程往往伴随着极大的危险,幼年期的异兽控制不好,还会发生意识源力爆炸,所以,一般异兽刚开始修炼的时候都会有长辈陪同指点。”

  混蛋哟,你之前怎么不提?!罗小楼后怕地直冒冷汗,如果真有生命危险的话,他要怎么应用意识源力?不知道的时候无所谓,昨天已经试过那种美妙的感觉,如果让他放弃他真舍不得。

  “不过,正因为没有异兽指导,我并没有让你修炼攻击类别的战斗技能,只敢让你修炼一些简单的技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一次危机情况。对于那些简单的意识源力训练,你完全不同担心,毕竟有我这个联邦最优秀的机甲在旁边陪着你。”125试图挺起胸脯,但是这动作似乎有些难度,它圆润的身体仅仅在罗小楼手中滚了一圈。

  一只光脑的陪伴还是很让人不放心的,但是既然没有什么危险罗小楼也就不计较了,他更急于知道另外一件事:“那这上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

  “嗯,上面是这个能量盒的能量数值,下面是可发生循环的次数。”125默默回去查了一会儿人类的资料,没有办法,为了配合主人的人类血统,他下载了了解人类的非常全面的信息,几秒钟后,125又说道:“就算是异兽,第一次大概也只能达到三、四次循环,虽然你不练习其它技能,只练习制造机甲零件,能做到这样也非常不错了,不愧是离家族的基因。我说的十次,其实是意识源力初阶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

  对主人适当的鼓励是必要的,这也能促进主人和寄养物的感情——它、它才不是巴结罗小楼!

  罗小楼根本没有听到125最后一句话,他正激动地看着编号二的能量盒,幸福感来得太突然——八千七百罗,循环五次!就是四万三千五百罗!老天,他爱死乌石这种宝贝了!

  四级以上的能量盒在安塞星球上非常罕见,几乎没有任何店铺有这种高级能量盒出售,除非是特殊拍卖行或者黑市,价格往往也高到离谱。

  想要得到四级或者更高级别的能量盒,只能到机甲制造大师那里定制。除了材料自己提供外,也要付出一笔金钱。安塞星球上虽然少,也有机甲制造师大师,就算如此,能接触到大师级机甲制造师的机甲战士也只是少数。

  一级能量盒能量一千罗,二级能量盒三千罗,三级能量盒五千罗。

  四级能量盒能量在一万罗以上,五级能量盒三万罗以上,六级能量盒五万罗以上,七级能量盒在十万罗以上,八级能量盒在三十万罗以上,九级能量盒在五十万罗以上。

  机甲能量盒每三级是一个全新的层次,一到三级属于低级机甲能量盒,四到六级是高级机甲能量盒,而七到九级,能量数值已经到了夸张的程度。

  这是罗小楼在网上查到的全部资料,十级能量盒——那是传说中存在的。

  但是,有了乌石,就算他这样新手的水平,这样简单的材料,能制造出五级上品的能量盒!罗小楼抱住那个盒子感动地端详着,这得值多少钱啊,

  “我不得不提醒你,不要打把这些能量盒卖出去的主意,别人会发现乌石的存在的。”125同样双眼放光地盯着那个能量盒,同时不忘记警告主人。

  罗小楼的热情终于降温了,他将手里捧着的盒子放下来,开始继续制造剩下的能量盒。

  第三个是八千五百罗,循环次数依然是五次。第四个是八千八百罗,循环五次。

  看了一眼时间,罗小楼有些不舍地起身往楼下走去,今天只能先到这里了。他已经非常熟练了,但是制造能量盒的时间还是不短的。

  接下来两天,每天下午放学,罗小楼就赶回家,制造能量盒,他要在周五之前,选出来最好的一个。

  第五个是八千五百罗,循环六次。

  从第五个开始,循环次数开始不低于六次。而罗小楼不得不再将存放能量盒的盒子放远一点,125已经快要抓狂了。

  第八个能量盒开始,又出现了新的惊喜,八千八百罗,七次循环。第九个能量盒八千七百罗,八次循环!

  从各种方面来说,第九个都是他制造出来的最好的能量盒了,将近七万罗,这已经达到六级中品了!罗小楼着迷地看着那一排能量盒,实在太令人有成就感了。

  “喂,你不能这样对我!其实礼物你送一个就够了!好吧,为了你们的感情着想,你也可以多送几个,但是,你不能一个都不留给我!”125在他耳边尖叫。

  罗小楼要是敢拒绝,它已经想好了哭泣,讨好,装可怜等各种手段了——有这样一个主人,它一定是全联邦最可怜的机甲!

  罗小楼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幸亏今天他回来的早,最后这一个应该还来得及。

  在那之前,他有必要先处理一下那个打扰了他几晚上的家伙。

  罗小楼用手捂住喋喋不休的125,将它举到眼前,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都不给你,你至少该让我看看我努力的成果。这样,我挑三个,剩下的你挑五个,分你一半,我想除了修复系统,你应该够用很久了。”

  125喜出望外,激动地浑身泛光:“真、真的?!噢,你知道吗,你简直是世界上最英明最温柔最慷慨的主人!”

  罗小楼敢打赌它刚刚不是这么想的,它嚎叫的时候明明就故意带了一种被恶劣主人抛弃的悲伤感。

  罗小楼开始加工最后一个能量盒,如果说第一个他不敢报任何希望的话,这就是第二个已经被他放弃的能量盒了。

  罗小楼想了想,闭上了眼睛,开始做日常的意识源力练习。清晰的无死角的零件构造呈现在罗小楼脑海里,因为前面组装过很多次,就算闭着眼,罗小楼现在的动作也没有一点滞涩感。

  可以说,如果不是能量石出了问题,这几乎就是他做出来的最满意的能量盒了。

  组装完成之后,罗小楼将能量盒放进反应仪,然后开始挑选自己要的能量盒,第九号,第八号。

  他每挑一次,125都会发出一声惊叫,罗小楼忍不住偷偷笑了笑,他拿这么多其实并没有用,反正他只打算送给原昔一个。怀着逗弄宠物的恶劣心理,罗小楼故意在剩下的能量盒面前犹豫着。

  正在这时候,反应仪响起了提示音,罗小楼起身走过去。

  罗小楼离开的一瞬间,除了最差的第三个和第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循环的,桌面上的能量盒迅速地消失了。125努力往旁边滚动了一下,这次无论如何,它都不打算交出来了。罗小楼已经答应它它有选择五个的权利了!

  嗯?罗小楼怎么没发火?他已经生气到说不出话来了?125全息扫描系统小心翼翼地往罗小楼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罗小楼呆呆地站在反应仪边上,张大嘴巴,一脸震惊地看着手里那个刚出炉的能量盒。

  天——天呐,他不是眼花了吧!

  一万一千罗,循环次数二十二次。

  二十四万两千罗,七级能量盒上品!二十二次,超越了意识源力初级所能达到的最高次数。

  罗小楼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这才是今天真正的奇迹……

  罗小楼脚下有些飘忽地往桌旁走去时,125喊道:“你已经挑了最好的两个了,你不应该再和我抢——”

  罗小楼伸手将那项链捞起来,拿到嘴边亲了一下,兴奋地说道:“我当然不和你抢了,剩下的你想要哪个要哪个,我的礼物已经选好了。”

  125绿色中快要升腾起红色,它觉得自己光脑里面似乎热烫得厉害,离死机不远了。

  混、混蛋!罗小楼亲它,它也不会将能量盒交出来的!唔,如果他坚持的话,它勉强可以还给他一个……

  等等,罗小楼似乎说它想要哪个要哪个?

  “喂,你没事吧?”125忧心忡忡地说道。

  “当然,你先看看这个!你看到这个也会激动的,我居然,居然能做出这样的能量盒!”罗小楼双手捧着第十个能量盒,甚至不准备将它放到第十个盒子里。

  125瞄到了上面的数值之后,又是一阵颤抖,不过,它尽量表现出了一个见过世面的机甲的淡定和矜持,勉强把我用五个跟你换这句话咽了下去。

  “怎么做出来的?”125努力控制住声音里的颤抖,“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支持你买材料多做几个!那时候你一定会给我几个的对吧——”

  喂,其实你的重点是最后一句话吧。

  罗小楼眉开眼笑地起身,收起手中的十号,九号,八号,以及被125挑剩下的能量盒,“嗯,我也觉得太让人惊喜了。我会再试验一次的,我已经有一些想法了。而且,我的重镭石还有很多。不过,现在原昔已经快要回来了,等下次再说。”

  “但是这个时间你至少还能去网上订购一下材料,我还可以作为一个待养的儿童帮你还价,毕竟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了。好吧,就算是高主管那个老头子我也忍了——”125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么叫上有老下有小?!”罗小楼咬牙切齿地问道。

  有这样一个光脑,真有用强力胶把它嘴巴粘起来的冲动啊,作为一个一直以出身高贵,见多识广自居的光脑,能不要表现的这么迫不及待吗。

  罗小楼回到楼下,坐在客厅等人。

  他内心仍然激动不已,最后一个能量盒的误差会出现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最后组装的时候无意中用到了意识源力,二是能量石和乌石反应的时候,出现的那个误差,两种粒子重合为一个粒子。

  “125,你说过人类和异兽的精神力有差异,主要表现在哪里?”罗小楼问道。

  “严格来说,是差距,人类的精神力比高贵的异兽要低得多,就算是人类中的精神力大成者,也不过是能控制外物进行攻击,当然能做到控制粒子攻击或者控制多个外界物体也是很不容易的。而异兽不仅能控制外物,它甚至能改变外物的物理属性,更有甚者可以改变其化学属性。但是,你昨天的能量盒似乎有些不同,如果你肯让我检测——”

  罗小楼将随身放在口袋的十号能量盒送到125旁边,然后125立刻打住话头,将能量盒拖进自己空间检测去了。

  控制和改变?罗小楼皱起眉,这样说来,最后一个确实不仅仅是控制,但是他也没有能力做到改变,他做的是,是——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把这两种粒子融合在一起了!”

  罗小楼心里豁然开朗,融合,他昨天做到的是融合!

  125最后还是乖乖地将十号能量盒吐了出来,它还帮罗小楼改变了上面的能量数,只显示出了二十四万两千罗的总数,而不带有循环数字。

  毕竟,如果不想让别人发现乌石的话,这样做是最好的。而且,罗小楼做的第十个能量盒,因为粒子的融合,别人已经发现不了乌石的存在了。为了保险起见,罗小楼让125帮忙把所有能量盒全部改成只显示总数的普通能量盒。作为交换,第八个第九个能量盒也归了125。

  明天就是周五了,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

  原昔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罗小楼带着独自微笑的样子。

  他愣了愣,脸上有些阴晴难测,问道:“你在想什么?”

  “啊?当然是在想你。”礼物送出去,不知道原昔是不是还是那副死样子,能不能改善一下两人的关系,然后趁机跟原昔说解除那个该死的奴隶契约什么的。

  原昔顿时不说话了,脸上有些不太明显的红色,过了好一会儿才指责道:“你还没准备晚饭吗?”

  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原昔,罗小楼转身往厨房走去。

  周五终于到了,下午放学,罗小楼和原昔先开车去了三木蛋糕店,罗小楼提前订了生日蛋糕。对于他这个决定,原昔虽然只是骄傲地哼了一声,但是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是无比兴奋和期待的。

  到了蛋糕店,原昔瞄了一眼被送上来的点缀满水果的蛋糕的尺寸,很满意地暗自点头,趁着罗小楼去服务台确认的时候,又点了几盒小蛋糕带走。

  女服务员显然还认识这位常常带着家人过来的帅哥,微笑着说道:“您这么宠爱您的爱人,他一定非常幸福。”

  原昔正在划卡的手一顿,果然——别人都能看出罗小楼喜欢他吗。

  “他一定非常爱吃甜食吧,真是个可爱的男人。”见原昔没说话,女服务员又善解人意地转移了话题。

  “当、当然,实在拿他没有办法。”原昔冷着脸说完,发现罗小楼正往这里走过来,立刻拎上蛋糕往门口走去。

  罗小楼哭笑不得地看着那几盒小蛋糕,小声建议道:“喂,甜食吃多了对健康不好。”你应该适当节制一点。

  原昔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晚上,罗小楼特意做了原昔爱吃的鱼和虾,又炒了几个蔬菜,不算太多,但是对于两个人来说,也足够丰盛了。

  罗小楼看着正准备切蛋糕的原昔,考虑着送礼物的时候的措辞,最好声情并茂到让这家伙足够感动,然后打探一下能不能解除奴隶契约的问题,毕竟最近两人相处得几乎就像是要好的朋友了。

  咳嗽了一声,罗小楼说道:“那个,在晚餐之前,我想说几句话,我为你准备了礼物,也许对你来说稀松平常,但是已经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原昔手里还拿着切蛋糕的刀子,怔怔地看着罗小楼,白/皙的皮肤,黑色温润的眼睛,淡色的唇,不知道为什么,相处时间越久,他就觉得面前这个人越好看——以前他从没有对任何人有这种感觉——好看到他想亲近,想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而现在,在他生日的当天,一直偷偷喜欢他的罗小楼终于鼓起勇气要表白了,原昔注意到罗小楼微微颤抖的手指,他是如此的惶恐,担心自己卑微的感情可能遭遇的拒绝。

  这样一个单薄柔弱的人,仿佛离开他就很难自己活下去的人——让原昔感到从未有过的怜/爱和紧张,原昔甚至紧张到觉得脸上快要冒烟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紧张,这是很少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他只能紧紧盯着罗小楼,然后,他忽然觉得那艰难地表白的唇是如此的诱/人。

  原昔一把将罗小楼拉了过来,然后将那单薄柔软的身体禁锢到自己怀里,吻上那薄薄的唇,触感意外的柔软,美妙到让人不想停下来……

  当罗小楼终于从那个令人销/魂的深/吻中回过神来时,不由瞪大了眼,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什么情况!

  天呐,他、他怎么会觉得那滋味还不错的!他难道背叛了乔莎吗,原谅他,他似乎真的很久没有想起未婚妻的名字了——罗小楼艰难地推开了明显意犹未尽的原昔。

  “喂!你——”

  “我也烦恼了很久,不过,我打算接受你的感情了,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看在你那么虔诚的份上,我同意和你在一起了,我会在下次回去的时候和家里说的。”原昔不太高兴地瞪了罗小楼一眼,带着一副‘虽然是你这样的家伙我还是勉强同意了,你还不快感激涕零’的表情。

  “……但、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把奴隶契约解除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3i513411,/ .,shummer,h418897402,ye867920542,dyn092x(x3),4027937,xiaoyingmiman,cleveryetta,gx13917616639,的地雷。

  谢谢大家昨天的留言,我一会下去送分。

  实在对不起那些等更的姑娘,omljj你到底要抽几个小时啊

  为了道歉,送一副图:原昔与小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决心……咳

  ----------

  反应仪发出清晰的提示音,罗小楼按捺不住焦急与激动,迅速地将能量盒取了出来。

  能量盒的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八千七百罗。而八千七百罗的下方,用黄色字体显示出了一个小小的数字:5。

  罗小楼张大嘴看着,125的声音发出了小小的呼声:“哇。”

  罗小楼等了一会儿,终于怒了,哇是什么意思?!平时大嘴巴哇啦哇啦个没完,现在怎么不知道吱一声?

  “我需要凑近了观察观察。”在罗小楼发火之前,125的声音万分严肃的从口袋里响起来。

  罗小楼从上衣口袋里将绿色玉石掏了出来,放到能量盒旁边,然后屏气凝神地等待着,直到——绿色玉石旁的桌面上空无一物,仿佛从来没有一个能量盒摆在那。

  “嘿,125你个混蛋!你给我吐出来!”罗小楼愤怒地捏起那块翠绿得无辜的玉石,“别装了,我知道你收起来了,那是我完成的第一个出现了其它效果的,我还没有仔细看清楚!”

  天呐,他身边的东西都有多让人郁闷啊,他真想掐住125的脖子让它把东西都吐出来,但是谁能告诉他怎么分辨一块石头的脖子?!

  “好吧,好吧,快放手!我还给你就是了。”125闪了一下,能量盒重新从空中掉落到桌面上,同时小声嘀咕着:“作为一只异兽,你实在太小气了,我——我只不过是拿进来扫描一下,以便更认真地确定结果。”

  罗小楼怀疑地看了125一眼,为了保险起见,将能量盒放进编号为二的盒子里,“什么结果?”

  对于他的这种举动,125非常受伤地表情白了罗小楼一眼,语气都变得异常沉重起来,“从结果看,作为只有一半异兽血统的人类来说,你的进步让我相当惊讶。我信息库的资料显示,刚开始应用意识源力的异兽往往很难控制来自精神的力量。而且,它们修炼主要是战斗技能,修炼的过程往往伴随着极大的危险,幼年期的异兽控制不好,还会发生意识源力爆炸,所以,一般异兽刚开始修炼的时候都会有长辈陪同指点。”

  混蛋哟,你之前怎么不提?!罗小楼后怕地直冒冷汗,如果真有生命危险的话,他要怎么应用意识源力?不知道的时候无所谓,昨天已经试过那种美妙的感觉,如果让他放弃他真舍不得。

  “不过,正因为没有异兽指导,我并没有让你修炼攻击类别的战斗技能,只敢让你修炼一些简单的技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一次危机情况。对于那些简单的意识源力训练,你完全不同担心,毕竟有我这个联邦最优秀的机甲在旁边陪着你。”125试图挺起胸脯,但是这动作似乎有些难度,它圆润的身体仅仅在罗小楼手中滚了一圈。

  一只光脑的陪伴还是很让人不放心的,但是既然没有什么危险罗小楼也就不计较了,他更急于知道另外一件事:“那这上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

  “嗯,上面是这个能量盒的能量数值,下面是可发生循环的次数。”125默默回去查了一会儿人类的资料,没有办法,为了配合主人的人类血统,他下载了了解人类的非常全面的信息,几秒钟后,125又说道:“就算是异兽,第一次大概也只能达到三、四次循环,虽然你不练习其它技能,只练习制造机甲零件,能做到这样也非常不错了,不愧是离家族的基因。我说的十次,其实是意识源力初阶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

  对主人适当的鼓励是必要的,这也能促进主人和寄养物的感情——它、它才不是巴结罗小楼!

  罗小楼根本没有听到125最后一句话,他正激动地看着编号二的能量盒,幸福感来得太突然——八千七百罗,循环五次!就是四万三千五百罗!老天,他爱死乌石这种宝贝了!

  四级以上的能量盒在安塞星球上非常罕见,几乎没有任何店铺有这种高级能量盒出售,除非是特殊拍卖行或者黑市,价格往往也高到离谱。

  想要得到四级或者更高级别的能量盒,只能到机甲制造大师那里定制。除了材料自己提供外,也要付出一笔金钱。安塞星球上虽然少,也有机甲制造师大师,就算如此,能接触到大师级机甲制造师的机甲战士也只是少数。

  一级能量盒能量一千罗,二级能量盒三千罗,三级能量盒五千罗。

  四级能量盒能量在一万罗以上,五级能量盒三万罗以上,六级能量盒五万罗以上,七级能量盒在十万罗以上,八级能量盒在三十万罗以上,九级能量盒在五十万罗以上。

  机甲能量盒每三级是一个全新的层次,一到三级属于低级机甲能量盒,四到六级是高级机甲能量盒,而七到九级,能量数值已经到了夸张的程度。

  这是罗小楼在网上查到的全部资料,十级能量盒——那是传说中存在的。

  但是,有了乌石,就算他这样新手的水平,这样简单的材料,能制造出五级上品的能量盒!罗小楼抱住那个盒子感动地端详着,这得值多少钱啊,

  “我不得不提醒你,不要打把这些能量盒卖出去的主意,别人会发现乌石的存在的。”125同样双眼放光地盯着那个能量盒,同时不忘记警告主人。

  罗小楼的热情终于降温了,他将手里捧着的盒子放下来,开始继续制造剩下的能量盒。

  第三个是八千五百罗,循环次数依然是五次。第四个是八千八百罗,循环五次。

  看了一眼时间,罗小楼有些不舍地起身往楼下走去,今天只能先到这里了。他已经非常熟练了,但是制造能量盒的时间还是不短的。

  接下来两天,每天下午放学,罗小楼就赶回家,制造能量盒,他要在周五之前,选出来最好的一个。

  第五个是八千五百罗,循环六次。

  从第五个开始,循环次数开始不低于六次。而罗小楼不得不再将存放能量盒的盒子放远一点,125已经快要抓狂了。

  第八个能量盒开始,又出现了新的惊喜,八千八百罗,七次循环。第九个能量盒八千七百罗,八次循环!

  从各种方面来说,第九个都是他制造出来的最好的能量盒了,将近七万罗,这已经达到六级中品了!罗小楼着迷地看着那一排能量盒,实在太令人有成就感了。

  “喂,你不能这样对我!其实礼物你送一个就够了!好吧,为了你们的感情着想,你也可以多送几个,但是,你不能一个都不留给我!”125在他耳边尖叫。

  罗小楼要是敢拒绝,它已经想好了哭泣,讨好,装可怜等各种手段了——有这样一个主人,它一定是全联邦最可怜的机甲!

  罗小楼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幸亏今天他回来的早,最后这一个应该还来得及。

  在那之前,他有必要先处理一下那个打扰了他几晚上的家伙。

  罗小楼用手捂住喋喋不休的125,将它举到眼前,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都不给你,你至少该让我看看我努力的成果。这样,我挑三个,剩下的你挑五个,分你一半,我想除了修复系统,你应该够用很久了。”

  125喜出望外,激动地浑身泛光:“真、真的?!噢,你知道吗,你简直是世界上最英明最温柔最慷慨的主人!”

  罗小楼敢打赌它刚刚不是这么想的,它嚎叫的时候明明就故意带了一种被恶劣主人抛弃的悲伤感。

  罗小楼开始加工最后一个能量盒,如果说第一个他不敢报任何希望的话,这就是第二个已经被他放弃的能量盒了。

  罗小楼想了想,闭上了眼睛,开始做日常的意识源力练习。清晰的无死角的零件构造呈现在罗小楼脑海里,因为前面组装过很多次,就算闭着眼,罗小楼现在的动作也没有一点滞涩感。

  可以说,如果不是能量石出了问题,这几乎就是他做出来的最满意的能量盒了。

  组装完成之后,罗小楼将能量盒放进反应仪,然后开始挑选自己要的能量盒,第九号,第八号。

  他每挑一次,125都会发出一声惊叫,罗小楼忍不住偷偷笑了笑,他拿这么多其实并没有用,反正他只打算送给原昔一个。怀着逗弄宠物的恶劣心理,罗小楼故意在剩下的能量盒面前犹豫着。

  正在这时候,反应仪响起了提示音,罗小楼起身走过去。

  罗小楼离开的一瞬间,除了最差的第三个和第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循环的,桌面上的能量盒迅速地消失了。125努力往旁边滚动了一下,这次无论如何,它都不打算交出来了。罗小楼已经答应它它有选择五个的权利了!

  嗯?罗小楼怎么没发火?他已经生气到说不出话来了?125全息扫描系统小心翼翼地往罗小楼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罗小楼呆呆地站在反应仪边上,张大嘴巴,一脸震惊地看着手里那个刚出炉的能量盒。

  天——天呐,他不是眼花了吧!

  一万一千罗,循环次数二十二次。

  二十四万两千罗,七级能量盒上品!二十二次,超越了意识源力初级所能达到的最高次数。

  罗小楼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这才是今天真正的奇迹……

  罗小楼脚下有些飘忽地往桌旁走去时,125喊道:“你已经挑了最好的两个了,你不应该再和我抢——”

  罗小楼伸手将那项链捞起来,拿到嘴边亲了一下,兴奋地说道:“我当然不和你抢了,剩下的你想要哪个要哪个,我的礼物已经选好了。”

  125绿色中快要升腾起红色,它觉得自己光脑里面似乎热烫得厉害,离死机不远了。

  混、混蛋!罗小楼亲它,它也不会将能量盒交出来的!唔,如果他坚持的话,它勉强可以还给他一个……

  等等,罗小楼似乎说它想要哪个要哪个?

  “喂,你没事吧?”125忧心忡忡地说道。

  “当然,你先看看这个!你看到这个也会激动的,我居然,居然能做出这样的能量盒!”罗小楼双手捧着第十个能量盒,甚至不准备将它放到第十个盒子里。

  125瞄到了上面的数值之后,又是一阵颤抖,不过,它尽量表现出了一个见过世面的机甲的淡定和矜持,勉强把我用五个跟你换这句话咽了下去。

  “怎么做出来的?”125努力控制住声音里的颤抖,“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支持你买材料多做几个!那时候你一定会给我几个的对吧——”

  喂,其实你的重点是最后一句话吧。

  罗小楼眉开眼笑地起身,收起手中的十号,九号,八号,以及被125挑剩下的能量盒,“嗯,我也觉得太让人惊喜了。我会再试验一次的,我已经有一些想法了。而且,我的重镭石还有很多。不过,现在原昔已经快要回来了,等下次再说。”

  “但是这个时间你至少还能去网上订购一下材料,我还可以作为一个待养的儿童帮你还价,毕竟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了。好吧,就算是高主管那个老头子我也忍了——”125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么叫上有老下有小?!”罗小楼咬牙切齿地问道。

  有这样一个光脑,真有用强力胶把它嘴巴粘起来的冲动啊,作为一个一直以出身高贵,见多识广自居的光脑,能不要表现的这么迫不及待吗。

  罗小楼回到楼下,坐在客厅等人。

  他内心仍然激动不已,最后一个能量盒的误差会出现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最后组装的时候无意中用到了意识源力,二是能量石和乌石反应的时候,出现的那个误差,两种粒子重合为一个粒子。

  “125,你说过人类和异兽的精神力有差异,主要表现在哪里?”罗小楼问道。

  “严格来说,是差距,人类的精神力比高贵的异兽要低得多,就算是人类中的精神力大成者,也不过是能控制外物进行攻击,当然能做到控制粒子攻击或者控制多个外界物体也是很不容易的。而异兽不仅能控制外物,它甚至能改变外物的物理属性,更有甚者可以改变其化学属性。但是,你昨天的能量盒似乎有些不同,如果你肯让我检测——”

  罗小楼将随身放在口袋的十号能量盒送到125旁边,然后125立刻打住话头,将能量盒拖进自己空间检测去了。

  控制和改变?罗小楼皱起眉,这样说来,最后一个确实不仅仅是控制,但是他也没有能力做到改变,他做的是,是——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把这两种粒子融合在一起了!”

  罗小楼心里豁然开朗,融合,他昨天做到的是融合!

  125最后还是乖乖地将十号能量盒吐了出来,它还帮罗小楼改变了上面的能量数,只显示出了二十四万两千罗的总数,而不带有循环数字。

  毕竟,如果不想让别人发现乌石的话,这样做是最好的。而且,罗小楼做的第十个能量盒,因为粒子的融合,别人已经发现不了乌石的存在了。为了保险起见,罗小楼让125帮忙把所有能量盒全部改成只显示总数的普通能量盒。作为交换,第八个第九个能量盒也归了125。

  明天就是周五了,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

  原昔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罗小楼带着独自微笑的样子。

  他愣了愣,脸上有些阴晴难测,问道:“你在想什么?”

  “啊?当然是在想你。”礼物送出去,不知道原昔是不是还是那副死样子,能不能改善一下两人的关系,然后趁机跟原昔说解除那个该死的奴隶契约什么的。

  原昔顿时不说话了,脸上有些不太明显的红色,过了好一会儿才指责道:“你还没准备晚饭吗?”

  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原昔,罗小楼转身往厨房走去。

  周五终于到了,下午放学,罗小楼和原昔先开车去了三木蛋糕店,罗小楼提前订了生日蛋糕。对于他这个决定,原昔虽然只是骄傲地哼了一声,但是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是无比兴奋和期待的。

  到了蛋糕店,原昔瞄了一眼被送上来的点缀满水果的蛋糕的尺寸,很满意地暗自点头,趁着罗小楼去服务台确认的时候,又点了几盒小蛋糕带走。

  女服务员显然还认识这位常常带着家人过来的帅哥,微笑着说道:“您这么宠爱您的爱人,他一定非常幸福。”

  原昔正在划卡的手一顿,果然——别人都能看出罗小楼喜欢他吗。

  “他一定非常爱吃甜食吧,真是个可爱的男人。”见原昔没说话,女服务员又善解人意地转移了话题。

  “当、当然,实在拿他没有办法。”原昔冷着脸说完,发现罗小楼正往这里走过来,立刻拎上蛋糕往门口走去。

  罗小楼哭笑不得地看着那几盒小蛋糕,小声建议道:“喂,甜食吃多了对健康不好。”你应该适当节制一点。

  原昔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晚上,罗小楼特意做了原昔爱吃的鱼和虾,又炒了几个蔬菜,不算太多,但是对于两个人来说,也足够丰盛了。

  罗小楼看着正准备切蛋糕的原昔,考虑着送礼物的时候的措辞,最好声情并茂到让这家伙足够感动,然后打探一下能不能解除奴隶契约的问题,毕竟最近两人相处得几乎就像是要好的朋友了。

  咳嗽了一声,罗小楼说道:“那个,在晚餐之前,我想说几句话,我为你准备了礼物,也许对你来说稀松平常,但是已经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原昔手里还拿着切蛋糕的刀子,怔怔地看着罗小楼,白/皙的皮肤,黑色温润的眼睛,淡色的唇,不知道为什么,相处时间越久,他就觉得面前这个人越好看——以前他从没有对任何人有这种感觉——好看到他想亲近,想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而现在,在他生日的当天,一直偷偷喜欢他的罗小楼终于鼓起勇气要表白了,原昔注意到罗小楼微微颤抖的手指,他是如此的惶恐,担心自己卑微的感情可能遭遇的拒绝。

  这样一个单薄柔弱的人,仿佛离开他就很难自己活下去的人——让原昔感到从未有过的怜/爱和紧张,原昔甚至紧张到觉得脸上快要冒烟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紧张,这是很少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他只能紧紧盯着罗小楼,然后,他忽然觉得那艰难地表白的唇是如此的诱/人。

  原昔一把将罗小楼拉了过来,然后将那单薄柔软的身体禁锢到自己怀里,吻上那薄薄的唇,触感意外的柔软,美妙到让人不想停下来……

  当罗小楼终于从那个令人销/魂的深/吻中回过神来时,不由瞪大了眼,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什么情况!

  天呐,他、他怎么会觉得那滋味还不错的!他难道背叛了乔莎吗,原谅他,他似乎真的很久没有想起未婚妻的名字了——罗小楼艰难地推开了明显意犹未尽的原昔。

  “喂!你——”

  “我也烦恼了很久,不过,我打算接受你的感情了,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看在你那么虔诚的份上,我同意和你在一起了,我会在下次回去的时候和家里说的。”原昔不太高兴地瞪了罗小楼一眼,带着一副‘虽然是你这样的家伙我还是勉强同意了,你还不快感激涕零’的表情。

  “……但、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把奴隶契约解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