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间,罗小楼反射性地想把沈原藏到原昔看不见的地方去,随即罗小楼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活动实在是太愚蠢了,而且那根本不现实。

  罗小楼的手指紧张而无意识地捏着口袋里的项链,125闷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嘿,你别指望我——”说到这里,担心被原昔察觉,果断死机了。

  罗小楼沉默了几秒钟,从沙发上起身迎上去,努力保持着镇定的微笑,温和地说道:“你回来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唔,你要不要先洗澡换换衣服?”天知道他的小心肝都抖成一团了!

  原昔冷着脸走进屋里,看到小心翼翼的罗小楼,他的火有些发不出来了,他知道这样实在有损主人的尊严,因为他自己和堂弟就每次都会偷偷嘲笑父亲频繁发作的宠老婆候症群——他现在似乎有些理解了。

  每次回到这个家里,看到罗小楼温暖的笑容,原昔就觉得简直不像他本人了一样,心里某个地方软的让他自己都觉得万分不适应,一度他怀疑自己生病了,但是很显然这只不过是他人生中的另外一种重要感受罢了。

  父亲说过每个男人都会感受到的……

  没办法,有了奴隶就是不一样,原昔这样对自己说道。

  就算如此,原昔也没有大度到表示出原谅的姿态,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越过罗小楼,到沙发上坐下,瞪着对面的那个该死的男人。

  罗小楼尴尬走回来,为两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居人原昔,这边是我兼职的地方的同事,过来帮我送一些仪器。”

  听到同居人三个字的时候,沈原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深思,客气地对原昔说道:“你好。”

  原昔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随后将等你解释的视线落在罗小楼身上。

  罗小楼在心里咆哮着,拜托,别这么别扭行不行啊喂!虽然他最近有上网了解,猫的独占欲和地盘意识确实很强大……

  看着这情形,沈原微微笑了笑,起身说道:“没事我也该回去跟师傅交差了,小楼,如果有其它问题的话再联络。”

  罗小楼松了口气,客气道:“要不要吃过晚饭再走?”

  沈原摇头:“不打扰了,师傅还在等我,而且外面还有送货工人。”

  罗小楼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谢意,然后将沈原送出门。

  罗小楼回来的时候便看到正皱着眉打量自己专属座位的原昔,咳嗽了一声,轻声说道:“我同事帮我送一些仪器过来,因为放不下,我又把楼上的房子和地下的一个仓库买下来了。这样一来,我自己处理材料,制造组装机甲零件零件,或者能量盒什么的也方便了很多。”

  嗯?能两盒?原来他折腾这些是为了送我的生日礼物?原昔的表情迅速缓和下来,他选择性地忽略了能量盒之前的内容。

  虽然心里已经彻底雷雨转晴了,原昔面上仍然努力板起脸,抗议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些事你要跟我请示,尤其是大事。另外,作为你的主人,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的交友应该慎重,尤其是男人——”说到最后一句,还摆出了一副为罗小楼着想的样子。

  “等等!”罗小楼忍不住说道,“为什么我交友要慎重,你也应该慎重吧,尤其是女人……”

  嗯?女人?想到那天送原昔回来的人,罗小楼开始底气不足,他干嘛要和这家伙一起别扭啊啊啊!

  原昔的脸色腾地红了,他站起身,用手指着罗小楼。

  罗小楼吓得一抖,天啊,原昔今天已经难得地表现出不追究的姿态了,他干嘛要火上浇油?!他、他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原昔的交友情况!

  原昔指了罗小楼半天,最后恶狠狠地说道:“去准备晚饭,我饿死了!”

  随着他的话,罗小楼迅速地闪进了厨房,留下原地面色发红的原昔。

  父亲每次被母亲指责他又和某人过从甚密的时候,都会对他们说道:妻子吃醋的话,其实是她爱你的一种表现,所以我们应该感到幸福而不是愤怒。

  原昔发现他脸上的热度完全退不下去,直到罗小楼忧心地将一杯牛奶放在他面前,才瞪了罗小楼一眼,端起面前的杯子。

  唔,味道还不错……罗小楼讨好他也没用!——说起来罗小楼好久不带三木蛋糕回来了——而且,他什么时候有过女性朋友了?原昔努力地回想着。

  罗小楼将晚餐端了上来,蔬菜,蔬菜,蔬菜,虾,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原昔的脸有些绷不住了,据他一直以来的观察,这个爱上自己的小奴隶真是一心一意地对自己好的。

  “这个周六,你请假一天。”原昔忽然开口说道。

  罗小楼看他一副‘你都肯为亚特斯请假一天你要敢拒绝我立刻发飙给你看’的表情,识相地点了点头,周五是原昔的生日,他大概想在周六庆祝一下。一年只有一次,他还是别拒绝了。

  说到生日,罗小楼想到了自己还没动手的生日礼物。当然,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材料,器材,都有了,明天就开始制作吧。

  晚餐之后,罗小楼打理完了家务,将125送进主卧一侧的小屋,然后上了床。

  虽然现在床很多,空间很大,但是罗小楼还是善良大度地没有抛下喜欢跟人一起睡猫属性的原昔。当然,他每晚都钻进原昔怀里打扰原昔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每次他稍稍表示出分开的意思原昔都很愤怒……

  第二天下午,罗小楼早早地准备好晚饭。按照以往原昔训练的时间,大概还有两个小时才会回家,罗小楼放心地带着材料去了楼上的实验室。

  按照125交代的方法,先处理了最为贵重的乌石,然后小心地封存到贮存盒里。

  之前沈原帮他整理好了能制造三套能量盒的材料,罗小楼不放心,在自己账户上有钱之后,又联系了高主管加买了一份材料,但是去掉了金河晶。和上次一样,这些材料同样可以制造七套能量盒。

  罗小楼先将材料全部加工完毕,分开放置,然后才取出了严大师赠送的重镭石。

  125的声音也开始严肃起来,在罗小楼耳边说道:“重镭石的制造方法你是知道的,但是这一次,你要改变一下。在加工重镭石的过程中加入乌石,同时使用意识源力引导两种物质。由于你现在是初阶,效果如何还说不好,应用的时候也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自己一定好好控制。”

  顿了顿,125又补上一句:“我会在一旁看着,万一有意外,我会把你叫醒。”

  罗小楼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开始着手处理重镭石。

  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手腕上的通讯仪振动的同时,罗小楼将乌石加了进去,同时闭上了眼。

  所谓的意识源力的应用,说到底也是靠精神力来引导物质的相互反应。据125的说法,严大师肯定可以,甚至连迪加都有微弱的精神力,那么他到底行不行?

  在刚开始的时候,罗小楼出现了一瞬间的慌乱。既有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有一丝不能失败的紧张感,乌石太贵重了,他决不想让乌石浪费在自己手上。

  然而,越慌乱越不得要领,罗小楼的手指甚至开始出现了些微的颤抖。

  “镇静,就像你第一次感受到,看到意识源力一样。”125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看到,对,是看到,罗小楼忽然想起来,那时候闭上眼睛的时候,他怀了迫切想要看到外界情形的想法。

  快看到,看到——时间就要不够了!一种莫名的急躁之后,罗小楼终于‘看’到了正在反应中的重镭石和乌石。然而,已经进行到了反应末期,他来不及应用意识源力了,只能看着核心能量石渐渐成型。

  罗小楼疲惫地睁开眼,将能量石收了起来。

  实验室里安静了一会儿,125在一旁安慰道:“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最后已经看到了。这足以表明你的基因是万分完美的,不过是人类的基因一直在拖您的后腿罢了。”

  嘿,你个混蛋,这个说法我一点也不高兴好不好!

  罗小楼没有理会125,又开始处理第二份重镭石。这一次,罗小楼在加入乌石之后,终于提前进入了状态。

  看着那些慢慢移动地亮点,罗小楼有些茫然,光说是引导,怎么引导?罗小楼犹豫了一秒,经过上次的教训,他知道现在时间是浪费不起的。咬了咬牙,罗小楼趋势着意识源力向那些反应中的亮点包了过去。

  当那种怪异的接触感传来的时候,罗小楼立刻知道他做对了!原来这就是靠精神力作用于物质反应,罗小楼小心控制着那股他还不熟悉的力量,然后慢慢引导两种粒子。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但又似乎只是一瞬间,罗小楼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成功了!罗小楼激动地将处理好的能量石取了出来,观察了很久,当然是看不出来异样的,然后才放到编号为二的盒子里。

  “唔,很不错了,继续。趁热熟悉熟悉,依照你现在的意识源力存储量,处理十份不是问题。”125在一旁说道。

  罗小楼点点头,又开始继续处理重镭石。

  这和第一次接触到意识源力,看到零件组装的最简化方案不同,但是同样令罗小楼惊喜,这是一种全新的对意识源力的应用。他像是迈进了一个新的门栏,小心翼翼地稳步探索着,熟悉着。

  闭眼,用意识源力看到他想看的东西,然后包裹,引导,小心地控制——这就是精神力的世界。

  罗小楼的嘴角边浮出一丝笑意,这感觉实在不错。

  既然是控制,总会有好有坏,随着一步步的熟悉,罗小楼开始努力用意识源力将乌石粒子更均匀更迅速的分部在重镭石中。

  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越到后面越熟悉,越得心应手。

  125说过,他现在只是初阶,最多让能量循环十次左右,但是六千罗能量经过十次循环之后就是六万!

  对于现有的能量盒来说,那绝对算是一个恐怖的数字,如果把这样一个能量盒送给原昔——罗小楼的嘴角弯了起来。

  第八个,第九个,这两次的重镭石处理,罗小楼觉得尤其成功,虽然循环次数不敢保证,但是他真的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

  最后一个,罗小楼看了看手中的重镭石,他其实有些疲惫了,虽然他意识源力不算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应用于实践中。前面几个还只是感觉到兴奋,到了后面却渐渐有了些倦意。尤其是现在,他几乎想立刻回到床上睡觉。

  罗小楼看了看桌上的九个盒子,做出决定,算了,最后一个,处理完了他也就更安心了。

  罗小楼将最后一份重镭石放进仪器里,几乎没有等到放进乌石的时间,他就疲倦的闭上了眼。但是意识源力应用中的罗小楼,闭上眼并不等于休息,他甚至对于周围看得更加清晰,罗小楼不自觉地被吸引着看向重镭石的反应。

  到了时间之后,罗小楼闭着眼熟练地放入少量乌石,然后开始控制着乌石的粒子运动,以便于均匀地排布在重镭石粒子中。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提前进入状况,罗小楼觉得这次时间还早,居然已经排完了。但是反应时间是固定的,罗小楼只能等着,期间,他还随手控制着那些粒子排布的更加完美。

  然而,疲惫至极的罗小楼忽然一个动作出现了误差,一个乌石粒子没有被放入在罗小楼控制下重镭石粒子留好的空间里,而是和另外一个重镭石粒子重合了!

  昏昏欲睡的罗小楼一个激灵,误差,这么巨大的误差该怎么办?

  控制粒子移动现在他能做到了,分离他可完全不会!

  但是反应中途,罗小楼不可能出去问125,不然问完回来反应大概也结束了,就算不结束,他也绝对找不到那两个重合的粒子了。

  这该怎么办?越到这时候麻烦还越多,罗小楼已经头疼欲裂了,他的意识源力已经差不多用干净了。

  分开,无论如何分不开,罗小楼一阵恼怒,既然不能分开,那就全部重合吧!至少,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均匀平衡情况。

  短短时间内,罗小楼一怒之下将所有的乌石粒子和身边相应的重镭石粒子重合了。这时候,反应时间也到了。临睁眼眼睛前,罗小楼又看了一眼被自己恶搞一样排布的粒子——看起来居然意外的整齐,均匀,甚至很有一分融洽的意味在里面。

  罗小楼心里一动,他觉得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到底是什么?罗小楼没有精神细想,就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原昔回来之后,亲自找了上来,看着睡着的罗小楼,原昔皱了皱眉。

  这么努力地讨好他啊——原昔看着罗小楼因为疲惫而略有些苍白的脸,紧紧抿着的薄薄地唇,明明不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人,怎么就这么,这么惹人怜爱呢……

  罗小楼觉得自己做梦了,梦见一只大猫蹿上了他的脖子,重虽然重,但是脖子上很暖和,热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

  过了一会儿,这只猫开始咬他,轻轻的,带着湿润,他甚至能感受到那灵巧的舌头和虎牙——唔,这猫怎么越来越往下了。

  罗小楼挣扎着醒了过来,然后看到原昔正垂着头站在他面前。

  罗小楼慌忙站了起来,揉着眼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这么晚了,那去吃晚饭吧。”说着起身将桌上的东西挡住了,他不想让原昔提前发现自己送他的礼物。

  原昔盯了罗小楼的脖子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往外走。

  第二天放学,罗小楼又趁原昔训练的时间上了楼上。

  因为昨天已经把全部材料都处理好了,现在就剩下加工成成品了。罗小楼和125商量了一下,选了最后一种,毕竟在凯恩做实验的时候也是最后一种得到的能量盒数值最高。

  最后将设计方案熟悉了一遍,罗小楼开始动手组装。

  第一个完成之后,罗小楼将能量盒放入反应仪中,然后默默等待着,对于第一个,罗小楼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因为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应用意识源力。

  五分钟之后,罗小楼取出来看了看,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八千五百罗。

  罗小楼张大嘴巴看着,重镭石确实比金河晶更适合成为能量石,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居然差这么多!

  想到这里,罗小楼开始兴奋起来,他随手将第一个能量盒放在编号一的盒子里,立刻开始组装第二个。

  因为实践过两次,步骤更加熟练,罗小楼迅速完成了第二个能量盒,然后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放进了反应仪。

  到底他能做到什么程度,能量会不会形成循环,如果有,又会是几次……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lisali0108,happyliu23,xuxu443,carol1888,gynoid,michellelxhm,ztbs86,爰乐郊,hajiongdian的地雷,谢谢jinlina120的手榴弹。

  另,昨天评论好多,好幸福,\(^o^)/~

  今天晚上送分。似乎已经不抽了,我就不复制了。

  -------------

  那一瞬间,罗小楼反射性地想把沈原藏到原昔看不见的地方去,随即罗小楼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活动实在是太愚蠢了,而且那根本不现实。

  罗小楼的手指紧张而无意识地捏着口袋里的项链,125闷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嘿,你别指望我——”说到这里,担心被原昔察觉,果断死机了。

  罗小楼沉默了几秒钟,从沙发上起身迎上去,努力保持着镇定的微笑,温和地说道:“你回来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唔,你要不要先洗澡换换衣服?”天知道他的小心肝都抖成一团了!

  原昔冷着脸走进屋里,看到小心翼翼的罗小楼,他的火有些发不出来了,他知道这样实在有损主人的尊严,因为他自己和堂弟就每次都会偷偷嘲笑父亲频繁发作的宠老婆候症群——他现在似乎有些理解了。

  每次回到这个家里,看到罗小楼温暖的笑容,原昔就觉得简直不像他本人了一样,心里某个地方软的让他自己都觉得万分不适应,一度他怀疑自己生病了,但是很显然这只不过是他人生中的另外一种重要感受罢了。

  父亲说过每个男人都会感受到的……

  没办法,有了奴隶就是不一样,原昔这样对自己说道。

  就算如此,原昔也没有大度到表示出原谅的姿态,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越过罗小楼,到沙发上坐下,瞪着对面的那个该死的男人。

  罗小楼尴尬走回来,为两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居人原昔,这边是我兼职的地方的同事,过来帮我送一些仪器。”

  听到同居人三个字的时候,沈原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深思,客气地对原昔说道:“你好。”

  原昔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随后将等你解释的视线落在罗小楼身上。

  罗小楼在心里咆哮着,拜托,别这么别扭行不行啊喂!虽然他最近有上网了解,猫的独占欲和地盘意识确实很强大……

  看着这情形,沈原微微笑了笑,起身说道:“没事我也该回去跟师傅交差了,小楼,如果有其它问题的话再联络。”

  罗小楼松了口气,客气道:“要不要吃过晚饭再走?”

  沈原摇头:“不打扰了,师傅还在等我,而且外面还有送货工人。”

  罗小楼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谢意,然后将沈原送出门。

  罗小楼回来的时候便看到正皱着眉打量自己专属座位的原昔,咳嗽了一声,轻声说道:“我同事帮我送一些仪器过来,因为放不下,我又把楼上的房子和地下的一个仓库买下来了。这样一来,我自己处理材料,制造组装机甲零件零件,或者能量盒什么的也方便了很多。”

  嗯?能两盒?原来他折腾这些是为了送我的生日礼物?原昔的表情迅速缓和下来,他选择性地忽略了能量盒之前的内容。

  虽然心里已经彻底雷雨转晴了,原昔面上仍然努力板起脸,抗议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些事你要跟我请示,尤其是大事。另外,作为你的主人,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的交友应该慎重,尤其是男人——”说到最后一句,还摆出了一副为罗小楼着想的样子。

  “等等!”罗小楼忍不住说道,“为什么我交友要慎重,你也应该慎重吧,尤其是女人……”

  嗯?女人?想到那天送原昔回来的人,罗小楼开始底气不足,他干嘛要和这家伙一起别扭啊啊啊!

  原昔的脸色腾地红了,他站起身,用手指着罗小楼。

  罗小楼吓得一抖,天啊,原昔今天已经难得地表现出不追究的姿态了,他干嘛要火上浇油?!他、他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原昔的交友情况!

  原昔指了罗小楼半天,最后恶狠狠地说道:“去准备晚饭,我饿死了!”

  随着他的话,罗小楼迅速地闪进了厨房,留下原地面色发红的原昔。

  父亲每次被母亲指责他又和某人过从甚密的时候,都会对他们说道:妻子吃醋的话,其实是她爱你的一种表现,所以我们应该感到幸福而不是愤怒。

  原昔发现他脸上的热度完全退不下去,直到罗小楼忧心地将一杯牛奶放在他面前,才瞪了罗小楼一眼,端起面前的杯子。

  唔,味道还不错……罗小楼讨好他也没用!——说起来罗小楼好久不带三木蛋糕回来了——而且,他什么时候有过女性朋友了?原昔努力地回想着。

  罗小楼将晚餐端了上来,蔬菜,蔬菜,蔬菜,虾,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原昔的脸有些绷不住了,据他一直以来的观察,这个爱上自己的小奴隶真是一心一意地对自己好的。

  “这个周六,你请假一天。”原昔忽然开口说道。

  罗小楼看他一副‘你都肯为亚特斯请假一天你要敢拒绝我立刻发飙给你看’的表情,识相地点了点头,周五是原昔的生日,他大概想在周六庆祝一下。一年只有一次,他还是别拒绝了。

  说到生日,罗小楼想到了自己还没动手的生日礼物。当然,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材料,器材,都有了,明天就开始制作吧。

  晚餐之后,罗小楼打理完了家务,将125送进主卧一侧的小屋,然后上了床。

  虽然现在床很多,空间很大,但是罗小楼还是善良大度地没有抛下喜欢跟人一起睡猫属性的原昔。当然,他每晚都钻进原昔怀里打扰原昔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每次他稍稍表示出分开的意思原昔都很愤怒……

  第二天下午,罗小楼早早地准备好晚饭。按照以往原昔训练的时间,大概还有两个小时才会回家,罗小楼放心地带着材料去了楼上的实验室。

  按照125交代的方法,先处理了最为贵重的乌石,然后小心地封存到贮存盒里。

  之前沈原帮他整理好了能制造三套能量盒的材料,罗小楼不放心,在自己账户上有钱之后,又联系了高主管加买了一份材料,但是去掉了金河晶。和上次一样,这些材料同样可以制造七套能量盒。

  罗小楼先将材料全部加工完毕,分开放置,然后才取出了严大师赠送的重镭石。

  125的声音也开始严肃起来,在罗小楼耳边说道:“重镭石的制造方法你是知道的,但是这一次,你要改变一下。在加工重镭石的过程中加入乌石,同时使用意识源力引导两种物质。由于你现在是初阶,效果如何还说不好,应用的时候也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自己一定好好控制。”

  顿了顿,125又补上一句:“我会在一旁看着,万一有意外,我会把你叫醒。”

  罗小楼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开始着手处理重镭石。

  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手腕上的通讯仪振动的同时,罗小楼将乌石加了进去,同时闭上了眼。

  所谓的意识源力的应用,说到底也是靠精神力来引导物质的相互反应。据125的说法,严大师肯定可以,甚至连迪加都有微弱的精神力,那么他到底行不行?

  在刚开始的时候,罗小楼出现了一瞬间的慌乱。既有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有一丝不能失败的紧张感,乌石太贵重了,他决不想让乌石浪费在自己手上。

  然而,越慌乱越不得要领,罗小楼的手指甚至开始出现了些微的颤抖。

  “镇静,就像你第一次感受到,看到意识源力一样。”125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看到,对,是看到,罗小楼忽然想起来,那时候闭上眼睛的时候,他怀了迫切想要看到外界情形的想法。

  快看到,看到——时间就要不够了!一种莫名的急躁之后,罗小楼终于‘看’到了正在反应中的重镭石和乌石。然而,已经进行到了反应末期,他来不及应用意识源力了,只能看着核心能量石渐渐成型。

  罗小楼疲惫地睁开眼,将能量石收了起来。

  实验室里安静了一会儿,125在一旁安慰道:“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最后已经看到了。这足以表明你的基因是万分完美的,不过是人类的基因一直在拖您的后腿罢了。”

  嘿,你个混蛋,这个说法我一点也不高兴好不好!

  罗小楼没有理会125,又开始处理第二份重镭石。这一次,罗小楼在加入乌石之后,终于提前进入了状态。

  看着那些慢慢移动地亮点,罗小楼有些茫然,光说是引导,怎么引导?罗小楼犹豫了一秒,经过上次的教训,他知道现在时间是浪费不起的。咬了咬牙,罗小楼趋势着意识源力向那些反应中的亮点包了过去。

  当那种怪异的接触感传来的时候,罗小楼立刻知道他做对了!原来这就是靠精神力作用于物质反应,罗小楼小心控制着那股他还不熟悉的力量,然后慢慢引导两种粒子。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但又似乎只是一瞬间,罗小楼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成功了!罗小楼激动地将处理好的能量石取了出来,观察了很久,当然是看不出来异样的,然后才放到编号为二的盒子里。

  “唔,很不错了,继续。趁热熟悉熟悉,依照你现在的意识源力存储量,处理十份不是问题。”125在一旁说道。

  罗小楼点点头,又开始继续处理重镭石。

  这和第一次接触到意识源力,看到零件组装的最简化方案不同,但是同样令罗小楼惊喜,这是一种全新的对意识源力的应用。他像是迈进了一个新的门栏,小心翼翼地稳步探索着,熟悉着。

  闭眼,用意识源力看到他想看的东西,然后包裹,引导,小心地控制——这就是精神力的世界。

  罗小楼的嘴角边浮出一丝笑意,这感觉实在不错。

  既然是控制,总会有好有坏,随着一步步的熟悉,罗小楼开始努力用意识源力将乌石粒子更均匀更迅速的分部在重镭石中。

  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越到后面越熟悉,越得心应手。

  125说过,他现在只是初阶,最多让能量循环十次左右,但是六千罗能量经过十次循环之后就是六万!

  对于现有的能量盒来说,那绝对算是一个恐怖的数字,如果把这样一个能量盒送给原昔——罗小楼的嘴角弯了起来。

  第八个,第九个,这两次的重镭石处理,罗小楼觉得尤其成功,虽然循环次数不敢保证,但是他真的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

  最后一个,罗小楼看了看手中的重镭石,他其实有些疲惫了,虽然他意识源力不算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应用于实践中。前面几个还只是感觉到兴奋,到了后面却渐渐有了些倦意。尤其是现在,他几乎想立刻回到床上睡觉。

  罗小楼看了看桌上的九个盒子,做出决定,算了,最后一个,处理完了他也就更安心了。

  罗小楼将最后一份重镭石放进仪器里,几乎没有等到放进乌石的时间,他就疲倦的闭上了眼。但是意识源力应用中的罗小楼,闭上眼并不等于休息,他甚至对于周围看得更加清晰,罗小楼不自觉地被吸引着看向重镭石的反应。

  到了时间之后,罗小楼闭着眼熟练地放入少量乌石,然后开始控制着乌石的粒子运动,以便于均匀地排布在重镭石粒子中。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提前进入状况,罗小楼觉得这次时间还早,居然已经排完了。但是反应时间是固定的,罗小楼只能等着,期间,他还随手控制着那些粒子排布的更加完美。

  然而,疲惫至极的罗小楼忽然一个动作出现了误差,一个乌石粒子没有被放入在罗小楼控制下重镭石粒子留好的空间里,而是和另外一个重镭石粒子重合了!

  昏昏欲睡的罗小楼一个激灵,误差,这么巨大的误差该怎么办?

  控制粒子移动现在他能做到了,分离他可完全不会!

  但是反应中途,罗小楼不可能出去问125,不然问完回来反应大概也结束了,就算不结束,他也绝对找不到那两个重合的粒子了。

  这该怎么办?越到这时候麻烦还越多,罗小楼已经头疼欲裂了,他的意识源力已经差不多用干净了。

  分开,无论如何分不开,罗小楼一阵恼怒,既然不能分开,那就全部重合吧!至少,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均匀平衡情况。

  短短时间内,罗小楼一怒之下将所有的乌石粒子和身边相应的重镭石粒子重合了。这时候,反应时间也到了。临睁眼眼睛前,罗小楼又看了一眼被自己恶搞一样排布的粒子——看起来居然意外的整齐,均匀,甚至很有一分融洽的意味在里面。

  罗小楼心里一动,他觉得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到底是什么?罗小楼没有精神细想,就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原昔回来之后,亲自找了上来,看着睡着的罗小楼,原昔皱了皱眉。

  这么努力地讨好他啊——原昔看着罗小楼因为疲惫而略有些苍白的脸,紧紧抿着的薄薄地唇,明明不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人,怎么就这么,这么惹人怜爱呢……

  罗小楼觉得自己做梦了,梦见一只大猫蹿上了他的脖子,重虽然重,但是脖子上很暖和,热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

  过了一会儿,这只猫开始咬他,轻轻的,带着湿润,他甚至能感受到那灵巧的舌头和虎牙——唔,这猫怎么越来越往下了。

  罗小楼挣扎着醒了过来,然后看到原昔正垂着头站在他面前。

  罗小楼慌忙站了起来,揉着眼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这么晚了,那去吃晚饭吧。”说着起身将桌上的东西挡住了,他不想让原昔提前发现自己送他的礼物。

  原昔盯了罗小楼的脖子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往外走。

  第二天放学,罗小楼又趁原昔训练的时间上了楼上。

  因为昨天已经把全部材料都处理好了,现在就剩下加工成成品了。罗小楼和125商量了一下,选了最后一种,毕竟在凯恩做实验的时候也是最后一种得到的能量盒数值最高。

  最后将设计方案熟悉了一遍,罗小楼开始动手组装。

  第一个完成之后,罗小楼将能量盒放入反应仪中,然后默默等待着,对于第一个,罗小楼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因为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应用意识源力。

  五分钟之后,罗小楼取出来看了看,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八千五百罗。

  罗小楼张大嘴巴看着,重镭石确实比金河晶更适合成为能量石,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居然差这么多!

  想到这里,罗小楼开始兴奋起来,他随手将第一个能量盒放在编号一的盒子里,立刻开始组装第二个。

  因为实践过两次,步骤更加熟练,罗小楼迅速完成了第二个能量盒,然后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放进了反应仪。

  到底他能做到什么程度,能量会不会形成循环,如果有,又会是几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