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考虑了一下,那些仪器估计占地方不小,他的三室一厅显然已经不够用了。于是星期天晚上抽空在网上联系了星河商场热情的女接待员,将自己想要再买一套大一些的房子的意思表达了一下。

  “啊!您果然要换房子了吗,我马上给您发过去一些附近高档小区的大户型房子,您新交了女朋友没错吧?为了讨女朋友换心,真诚建议您考虑一下复式房哟。”接待员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

  想到原昔,罗小楼嘴巴抽动了一下,养他还需要买大房子?等等,他在发什么神经,原昔和女朋友根本就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在罗小楼纠结的时候,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代他回答道:“是啊,那是因为,他要养我和他男人。”

  对面传来一声惊呼:“男——男人?果然,您那样子倒也不算奇怪,连宝宝都有了吗?啊,真对不起我弄错了您的性向。不过既然是一家三口的话,我可以推荐您附近带高级幼儿园的小区——”

  嘿,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叫我那样子也不算奇怪?!我哪一点有性取向异常的迹象了!

  发现女接待员和125那混蛋的对话正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罗小楼狠狠打了个寒战,连忙打断了女接待员的话:“不,不用了,这只是个误会,我不会搬离现在的房子,我只需要一间较大一些的仓库而已,或者说实验室而已。”

  接待员小姐迟疑着说道:“可是,就算不为您爱人着想,您的孩子也是需要接受教育的。虽然您选择哪套房子公司都会发给我奖金,但是我的道德观不允许我看着那样一个可怜的孩子——”

  我能说善良的接待员小姐您的脑内小剧场太强大了吗?我要高级幼儿园做什么?!把一块会撒娇会偷偷收集一切它看到的东西的石头送过去?

  “噢,真的非常谢谢您!我保证它能接受到最良好的‘教育’!您只需要帮我选择一下我附近的大户型就可以了。”罗小楼坚持道。

  “您保证?”被125一句话勾引的母爱泛滥的女接待员依旧持怀疑态度,仔细确认着。

  “我保证——”罗小楼咬牙切齿,用力捏住那块石头,给它使眼色让它说一句结束这愚蠢的对话。

  “谢谢您,您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是他们家的小孩,只要他们不抛弃我我就满足了。”125感动地说道,难得有人这么关心它。

  ……

  ……

  女接待员在心里强压下可怜的孩子几个字,开始为罗小楼选择家园小区中的大户型,不大工夫,数十张各式房子的立体图形被传了过来。让罗小楼满意的是,他所在九号楼就有三四套合适的房子,其中一套复式房甚至就在他楼上。

  装修比他买的三室一厅要好得多,罗小楼看了看价格,三十九万。鉴于小金库最近丰满了不少,罗小楼也很有底气,当下就将楼上的复式房定了下来。

  “另外,根据您刚刚说的仓库的要求,我这里还为您选择了几款地下仓库,您还需要看看吗?”

  “可以。”罗小楼考虑了一下,同意了,以后他的材料只会越来越多,倒不如另准备一个仓库备用。

  最后,罗小楼又在地下三层花二十万买到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仓库。

  在网上签了合同之后,罗小楼划走了房款。

  女接待员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明天晚上这两间房子的钥匙会给您送过去,请您到时候注意签收。”

  罗小楼客气地道了谢,在下一秒,125和女接待员无视他,进行了依依不舍的告别,125甚至在女招待员问它名字的时候,含羞带怯地说自己叫阿尔法,萌地女招待员几乎要顺着网线将对面的小小帅哥扯过去亲亲抱抱。

  罗小楼强忍着颤抖,下了虚拟网,转头盯着125,“为什么你跟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变了,解释一下你偷偷假扮小孩的理由!”

  125鄙夷地白了罗小楼一眼:“那还用说嘛,我最近顺便研究了跟美女说话的几大要领,她们最吃这一套了。”

  但是你研究那些做什么……

  “这么晚了,你还在书房做什么?”门口传来原昔不悦的声音,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教育时间顿时结束了,罗小楼起身乖乖地往外走,125也回复了一块石头的状态。

  同样是周末晚上,罗家偏院可就没有这么美好了。

  绕开那些碍眼的仆人,罗少凡怒气冲冲地进了金夫人的房间,说道:“他根本就没有把东西给我,你教出来的好儿子!果然是在那种地方长大的货色!”

  昨天和罗小楼断绝了母子关系,金夫人也很是失落,但是看到罗少凡进来,她强打起精神,说道:“他——他原来不是这样的,等以后我再帮你去要一次。”

  罗少凡怀疑地看了金夫人几眼,哼了一声,终于还是没再说什么。

  “我实在没有想到他会为什么那点东西跟我翻脸,早知道还不如不交给他——幸亏我还有你,孩子,要不是因为你,我根本不会死赖着留在罗家主宅。”金夫人伤心的脸上又渐渐被慈爱取代,亲切地看着罗少凡英俊的脸。

  罗少凡顿时不自然起来,随便应付了几句,就离开了金夫人的屋子,并且小心地避开那些会把他的行踪汇报给大夫人的仆人。

  是的,本来他在这个家里地位就是不一样的,他必须活得小心翼翼。比起罗少君和罗少天,他实在算不得这个家的少爷。

  不过,以后就不一样了。

  一切都是因为屋里那个女人,她带给了他最好的消息,当然也还有最坏的消息。

  那个下等女人在住了几天之后就悄悄找上他,对他说她是他的亲生母亲。

  这对罗少凡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在罗夫人的严厉和仆人们的冷眼中,罗少凡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当这样一个女人找上门,他还是接受不了。

  然而,金夫人告诉了他另外一个让他惊喜的消息,他不是罗少将随便抱养的孩子,他就是罗少将的儿子。

  罗小楼是罗少将和他最心爱的女人的儿子,而金夫人是当时负责照顾那个女人的女佣。

  年纪不大的金夫人被英俊多金又冷酷迷人的青年将军吸引,一直暗恋着家里的男主人。后来,还不太懂得命运残酷的金夫人忍不住趁着罗成韵喝醉的时候跟他上了床。

  罗成韵醒来之后,深深后悔对不起罗小楼的母亲。看着痛苦万分的罗成韵,金夫人暗自伤心,发誓不再和罗成韵联系。

  然而,一个月后,金夫人惊恐地发现她怀孕了,带着这份惧怕和惊喜,金夫人离开了罗小楼母亲的家里,直到生下罗少凡。

  看着襁褓中的儿子,金夫人咬了咬牙,又打起精神回去找罗成韵。就算不为了她自己,儿子也是需要一个父亲和良好的照顾的,她不能让儿子也和自己一样过着最下等的生活。

  然而,她没有找到罗成韵,却遇到了罗小楼的母亲,那个美丽冷淡的女人居然也怀孕了。

  金夫人继续留下来照顾她的雇主,不只是为了那个主人对她一直不错,而且她实在想再见罗成韵一面。白天忙一天,晚上还要偷偷回去租来的房子里照看儿子,金夫人非常疲惫,却为了儿子咬牙忍着。

  罗少将果然回来看望女主人,他似乎想带回儿子,但是罗小楼的母亲断然拒绝了。

  金夫人再次拦住了那个男人,但是罗成韵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甚至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就离开了。

  金夫人彻底从年少无知的少女情怀中醒了过来,几乎痛不欲生。那个人根本就不会喜欢上别人。他会为了家族和另外一个女人联姻,但是除了女主人,他永远不会爱上别人。

  一个月后,女主人出去了一趟,回来受了重伤,身体迅速虚弱了下去。临死之前,女主人用手抱住出生没多久的罗小楼,不断亲吻着,嘴里一直说着:“我可怜的孩子,没有想到你会是和我一样的命运。”然后将一条项链戴在了罗小楼脖子上。

  然后,女主人将家里的一切都送给了金夫人,请她帮忙照顾儿子。临终时还一直叮嘱金夫人,不要让罗成韵带走罗小楼。

  女主人死去之后,罗成韵果然回来想要带回儿子。当时金夫人鬼使神差地将自己的儿子交给了那个刚刚失去心爱的女人,万分憔悴的男人,反正就算进行基因检测,他们也一样是父子。

  她会自己抚养罗小楼,但是——她实在不想看着她的儿子以后和她一样。

  金夫人这样安慰着自己,她会尽心照顾罗小楼,而且女主人也根本不想要她的儿子去罗家。

  十七年后,金夫人实在忍受不了一年比一年更重的对亲生儿子的思念,带着罗小楼找回了罗家,她单独找上罗成韵告诉他,她当年身怀有孕的事,但是并没有敢提自己换儿子的事,

  罗成韵和当年一样冷淡,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他根本不在乎他们母子。

  金夫人无奈,只能厚起脸皮找到罗家的大夫人。一再保证自己只是希望罗小楼能入罗家的族谱,自己不会再和罗少将有什么。

  那些天发生过很多不顺的事,但是最终那位夫人答应了!

  金夫人是满怀热切的,她实在想看看当年的孩子。她没有想过罗小楼居然主动离开,对于那个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孩子,金夫人还是很有几分感情的。

  最后,金夫人将她偷偷收起来的项链还给了罗小楼,自己留在了罗家。

  金夫人找到罗少凡之后,将一切和盘托出。罗少凡不敢置信,甚至去验了基因,他根本否认不了他和金夫人是母子的事实。

  罗少凡知道,这个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但是,这同样是一个转机!

  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大夫人几次想把自己送到外地读书的时候,罗少将百般阻挠,他一直对自己非常好,甚至不比罗少君和罗少天差。

  罗少凡当即去找了他的父亲,质问他自己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罗成韵沉默了,对他说了一句话:“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你的母亲从来没有爱过我,她,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

  罗少凡牢牢地盯住父亲,犹豫了很久,又问道:“罗小楼呢?那个您的私生子?”这句话他其实是为自己问的,他才是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的儿子。

  “他?他的出生只是个错误,他离开也好。至于那个女人,你只要不去理会她就行了。同时不要相信她说的任何话,她以前很对不起你母亲。”罗少将这样说道。

  一个错误,这就是他的父亲对他的定义。

  自从金夫人带着罗小楼找上门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看笑话,他看不起罗小楼,甚至一直为难他,可是没有想到,真正的见不得光也没人要的私生子是他自己。

  罗少凡的双手紧紧攥了起来,总有一天,他要将这些看不起他的人都踩在脚下。

  罗少将临走之前说过一句话引起了罗少凡的注意,你的母亲留给你的东西,都是无价之宝,一定要小心保管。

  罗少凡听了这句,立刻动了心思,转头去问金夫人,罗小楼的母亲留给了罗小楼什么东西。

  金夫人仔细回忆了很久,似乎除了一条项链,就再也没有什么了。当年她看到那条项链喜欢,还自己带了很久。

  罗少凡当即让母亲帮助他将那条项链要回来,金夫人犹豫了很久,耐不住他的纠缠,终于同意了。

  但是昨天他却没有要回来,回来就冲金夫人发脾气。

  可怜的被人盯上的125正躺在主卧旁边的小屋里,这是它努力争求了很久不待在实验室的最后结果。好吧,虽然和主卧室隔着一扇门,但是好歹也算拥有自己的屋子了,它还能上网,窃听什么的也完全难不住它!

  周一下午,罗小楼放学自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学校,125默默扫描了全校,发现前天那个打它注意的人没有在附近,才没有出声提醒罗小楼等主人一起回家。

  准备好晚餐之后——原昔醉酒之后特意强调他每天都会回来吃晚餐,如果不回来会提前通知,所以,没有意外,罗小楼还是要准备二人份的晚餐的。

  将近六点的时候,通讯仪通知他快递到了,罗小楼高兴的拿了钥匙,同时预约了工人将他现在住的房子和他楼上的复式房打通。

  然后就上去看了新房子,罗小楼感到万分满意,虽然做实验室有些浪费,但是地方实在够宽敞。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家又响起了门铃声。罗小楼眉头一皱,不是原昔又被送回来了吧?

  往可视仪上扫了一眼,门外的居然是沈原,罗小楼惊讶地打开门。

  沈原微笑着站在门外,对罗小楼说道:“师傅让我送全套仪器过来,没有打扰你吧?”

  罗小楼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怎么可能,刚好有空。”

  然后他就看着沈原身后巨大的阵仗呆了,那足足能摆满十个房间的箱子都是他的?

  罗小楼不得不万分庆幸自己昨天就买好了房子,除了几乎占用了他一层楼的精密仪器——他当时真没有想到全套居然有这么多,还有十大箱子材料,而且在看到材料清单的时候,罗小楼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全是高级材料!最低的是三级,四级材料也有不少,连非常贵重的重镭石都有满满一大箱子。

  罗小楼目瞪口呆,这些材料的价值,甚至不比这些仪器便宜多少!

  沈原同样在心里感叹:怎么可能会少,那可是按照严大师那一套标准配置的!集团给联邦级大师配备的仪器当然是最顶级最先进,同时也是最全面的。如果罗小楼只想要一套普通的仪器,他师傅迪加自己都能做主送给罗小楼一套。

  迪加在确定了罗小楼有设计图的买卖专利权之后,出于种种考虑,没有给罗小楼更高的价钱甚至股份,甚至在公司档案上尽量摸去罗小楼的名字,当然也是为了不让罗小楼曝光。同时他也是少数几个知道严大师收罗小楼为徒的人之一。

  但是严大师显然不这么考虑,他的小弟子哪能让别人占便宜,当下把自己申请的材料大笔一挥,全部打包到了要去罗小楼家的车上。

  对于这位脾气暴躁的机甲制造大师,迪加作为部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老人家想偏袒小徒弟,那还真是谁都不敢说什么。

  于是,除了占用了复式房整整一层的仪器,罗小楼的地下仓库也被堆满了材料。

  等东西都收拾完后,罗小楼请沈原去客厅里休息喝茶——当然,买那一小罐茶叶的时候,罗小楼不再次感叹贵得要死。

  坐在充满了饭菜香气的客厅里,柔和而温暖的灯光打下来,手里捧着茶杯,沈原都不得不承认,这套不算高级小区里的房子实在温馨得让人羡慕。

  “你一个人住?”沈原微笑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罗小楼张了张嘴,还没等回答,房门咣的一声被打开了,满头大汗的原昔正黑沉着脸站在门口。

  刚刚从等在门口的工人嘴里得知到一些情况的原昔扫了坐在他的专属位置上的男人一眼,脸色更加难看。妈的,家里有大的变动罗小楼都不知道先跟他这个一家之主商量吗?!

  他母亲什么事都会提前通知父亲一声,就算父亲从来不反对她的主意——但是,那是起码的尊重!

  更何况,他把陌生男人带家里来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昨天没写,今早上来打算在文案上说,对不起,明天更的——但是看到评论,又忍不住赶了一下,幸亏我有早起tat。

  谢谢yuan13683584315,月落阡陌,/ .,zangqinglang,/ .,maggie9685,ztbs86,囧凸凹,justme,happyliu23,xuxu443的地雷,谢谢915141,hxy84417的手榴弹,谢谢nicoleji的火箭炮。

  谢谢昨晚留评的姑娘——还有可爱的长评小剧场,真是太幸福了有木有……

  谢谢所有支持正版的大家,鞠躬,一定要赶上我的定时><还是晚了……

  罗小楼考虑了一下,那些仪器估计占地方不小,他的三室一厅显然已经不够用了。于是星期天晚上抽空在网上联系了星河商场热情的女接待员,将自己想要再买一套大一些的房子的意思表达了一下。

  “啊!您果然要换房子了吗,我马上给您发过去一些附近高档小区的大户型房子,您新交了女朋友没错吧?为了讨女朋友换心,真诚建议您考虑一下复式房哟。”接待员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

  想到原昔,罗小楼嘴巴抽动了一下,养他还需要买大房子?等等,他在发什么神经,原昔和女朋友根本就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在罗小楼纠结的时候,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代他回答道:“是啊,那是因为,他要养我和他男人。”

  对面传来一声惊呼:“男——男人?果然,您那样子倒也不算奇怪,连宝宝都有了吗?啊,真对不起我弄错了您的性向。不过既然是一家三口的话,我可以推荐您附近带高级幼儿园的小区——”

  嘿,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叫我那样子也不算奇怪?!我哪一点有性取向异常的迹象了!

  发现女接待员和125那混蛋的对话正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罗小楼狠狠打了个寒战,连忙打断了女接待员的话:“不,不用了,这只是个误会,我不会搬离现在的房子,我只需要一间较大一些的仓库而已,或者说实验室而已。”

  接待员小姐迟疑着说道:“可是,就算不为您爱人着想,您的孩子也是需要接受教育的。虽然您选择哪套房子公司都会发给我奖金,但是我的道德观不允许我看着那样一个可怜的孩子——”

  我能说善良的接待员小姐您的脑内小剧场太强大了吗?我要高级幼儿园做什么?!把一块会撒娇会偷偷收集一切它看到的东西的石头送过去?

  “噢,真的非常谢谢您!我保证它能接受到最良好的‘教育’!您只需要帮我选择一下我附近的大户型就可以了。”罗小楼坚持道。

  “您保证?”被125一句话勾引的母爱泛滥的女接待员依旧持怀疑态度,仔细确认着。

  “我保证——”罗小楼咬牙切齿,用力捏住那块石头,给它使眼色让它说一句结束这愚蠢的对话。

  “谢谢您,您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是他们家的小孩,只要他们不抛弃我我就满足了。”125感动地说道,难得有人这么关心它。

  ……

  ……

  女接待员在心里强压下可怜的孩子几个字,开始为罗小楼选择家园小区中的大户型,不大工夫,数十张各式房子的立体图形被传了过来。让罗小楼满意的是,他所在九号楼就有三四套合适的房子,其中一套复式房甚至就在他楼上。

  装修比他买的三室一厅要好得多,罗小楼看了看价格,三十九万。鉴于小金库最近丰满了不少,罗小楼也很有底气,当下就将楼上的复式房定了下来。

  “另外,根据您刚刚说的仓库的要求,我这里还为您选择了几款地下仓库,您还需要看看吗?”

  “可以。”罗小楼考虑了一下,同意了,以后他的材料只会越来越多,倒不如另准备一个仓库备用。

  最后,罗小楼又在地下三层花二十万买到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仓库。

  在网上签了合同之后,罗小楼划走了房款。

  女接待员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明天晚上这两间房子的钥匙会给您送过去,请您到时候注意签收。”

  罗小楼客气地道了谢,在下一秒,125和女接待员无视他,进行了依依不舍的告别,125甚至在女招待员问它名字的时候,含羞带怯地说自己叫阿尔法,萌地女招待员几乎要顺着网线将对面的小小帅哥扯过去亲亲抱抱。

  罗小楼强忍着颤抖,下了虚拟网,转头盯着125,“为什么你跟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变了,解释一下你偷偷假扮小孩的理由!”

  125鄙夷地白了罗小楼一眼:“那还用说嘛,我最近顺便研究了跟美女说话的几大要领,她们最吃这一套了。”

  但是你研究那些做什么……

  “这么晚了,你还在书房做什么?”门口传来原昔不悦的声音,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教育时间顿时结束了,罗小楼起身乖乖地往外走,125也回复了一块石头的状态。

  同样是周末晚上,罗家偏院可就没有这么美好了。

  绕开那些碍眼的仆人,罗少凡怒气冲冲地进了金夫人的房间,说道:“他根本就没有把东西给我,你教出来的好儿子!果然是在那种地方长大的货色!”

  昨天和罗小楼断绝了母子关系,金夫人也很是失落,但是看到罗少凡进来,她强打起精神,说道:“他——他原来不是这样的,等以后我再帮你去要一次。”

  罗少凡怀疑地看了金夫人几眼,哼了一声,终于还是没再说什么。

  “我实在没有想到他会为什么那点东西跟我翻脸,早知道还不如不交给他——幸亏我还有你,孩子,要不是因为你,我根本不会死赖着留在罗家主宅。”金夫人伤心的脸上又渐渐被慈爱取代,亲切地看着罗少凡英俊的脸。

  罗少凡顿时不自然起来,随便应付了几句,就离开了金夫人的屋子,并且小心地避开那些会把他的行踪汇报给大夫人的仆人。

  是的,本来他在这个家里地位就是不一样的,他必须活得小心翼翼。比起罗少君和罗少天,他实在算不得这个家的少爷。

  不过,以后就不一样了。

  一切都是因为屋里那个女人,她带给了他最好的消息,当然也还有最坏的消息。

  那个下等女人在住了几天之后就悄悄找上他,对他说她是他的亲生母亲。

  这对罗少凡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在罗夫人的严厉和仆人们的冷眼中,罗少凡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当这样一个女人找上门,他还是接受不了。

  然而,金夫人告诉了他另外一个让他惊喜的消息,他不是罗少将随便抱养的孩子,他就是罗少将的儿子。

  罗小楼是罗少将和他最心爱的女人的儿子,而金夫人是当时负责照顾那个女人的女佣。

  年纪不大的金夫人被英俊多金又冷酷迷人的青年将军吸引,一直暗恋着家里的男主人。后来,还不太懂得命运残酷的金夫人忍不住趁着罗成韵喝醉的时候跟他上了床。

  罗成韵醒来之后,深深后悔对不起罗小楼的母亲。看着痛苦万分的罗成韵,金夫人暗自伤心,发誓不再和罗成韵联系。

  然而,一个月后,金夫人惊恐地发现她怀孕了,带着这份惧怕和惊喜,金夫人离开了罗小楼母亲的家里,直到生下罗少凡。

  看着襁褓中的儿子,金夫人咬了咬牙,又打起精神回去找罗成韵。就算不为了她自己,儿子也是需要一个父亲和良好的照顾的,她不能让儿子也和自己一样过着最下等的生活。

  然而,她没有找到罗成韵,却遇到了罗小楼的母亲,那个美丽冷淡的女人居然也怀孕了。

  金夫人继续留下来照顾她的雇主,不只是为了那个主人对她一直不错,而且她实在想再见罗成韵一面。白天忙一天,晚上还要偷偷回去租来的房子里照看儿子,金夫人非常疲惫,却为了儿子咬牙忍着。

  罗少将果然回来看望女主人,他似乎想带回儿子,但是罗小楼的母亲断然拒绝了。

  金夫人再次拦住了那个男人,但是罗成韵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甚至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就离开了。

  金夫人彻底从年少无知的少女情怀中醒了过来,几乎痛不欲生。那个人根本就不会喜欢上别人。他会为了家族和另外一个女人联姻,但是除了女主人,他永远不会爱上别人。

  一个月后,女主人出去了一趟,回来受了重伤,身体迅速虚弱了下去。临死之前,女主人用手抱住出生没多久的罗小楼,不断亲吻着,嘴里一直说着:“我可怜的孩子,没有想到你会是和我一样的命运。”然后将一条项链戴在了罗小楼脖子上。

  然后,女主人将家里的一切都送给了金夫人,请她帮忙照顾儿子。临终时还一直叮嘱金夫人,不要让罗成韵带走罗小楼。

  女主人死去之后,罗成韵果然回来想要带回儿子。当时金夫人鬼使神差地将自己的儿子交给了那个刚刚失去心爱的女人,万分憔悴的男人,反正就算进行基因检测,他们也一样是父子。

  她会自己抚养罗小楼,但是——她实在不想看着她的儿子以后和她一样。

  金夫人这样安慰着自己,她会尽心照顾罗小楼,而且女主人也根本不想要她的儿子去罗家。

  十七年后,金夫人实在忍受不了一年比一年更重的对亲生儿子的思念,带着罗小楼找回了罗家,她单独找上罗成韵告诉他,她当年身怀有孕的事,但是并没有敢提自己换儿子的事,

  罗成韵和当年一样冷淡,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他根本不在乎他们母子。

  金夫人无奈,只能厚起脸皮找到罗家的大夫人。一再保证自己只是希望罗小楼能入罗家的族谱,自己不会再和罗少将有什么。

  那些天发生过很多不顺的事,但是最终那位夫人答应了!

  金夫人是满怀热切的,她实在想看看当年的孩子。她没有想过罗小楼居然主动离开,对于那个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孩子,金夫人还是很有几分感情的。

  最后,金夫人将她偷偷收起来的项链还给了罗小楼,自己留在了罗家。

  金夫人找到罗少凡之后,将一切和盘托出。罗少凡不敢置信,甚至去验了基因,他根本否认不了他和金夫人是母子的事实。

  罗少凡知道,这个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但是,这同样是一个转机!

  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大夫人几次想把自己送到外地读书的时候,罗少将百般阻挠,他一直对自己非常好,甚至不比罗少君和罗少天差。

  罗少凡当即去找了他的父亲,质问他自己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罗成韵沉默了,对他说了一句话:“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你的母亲从来没有爱过我,她,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

  罗少凡牢牢地盯住父亲,犹豫了很久,又问道:“罗小楼呢?那个您的私生子?”这句话他其实是为自己问的,他才是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的儿子。

  “他?他的出生只是个错误,他离开也好。至于那个女人,你只要不去理会她就行了。同时不要相信她说的任何话,她以前很对不起你母亲。”罗少将这样说道。

  一个错误,这就是他的父亲对他的定义。

  自从金夫人带着罗小楼找上门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看笑话,他看不起罗小楼,甚至一直为难他,可是没有想到,真正的见不得光也没人要的私生子是他自己。

  罗少凡的双手紧紧攥了起来,总有一天,他要将这些看不起他的人都踩在脚下。

  罗少将临走之前说过一句话引起了罗少凡的注意,你的母亲留给你的东西,都是无价之宝,一定要小心保管。

  罗少凡听了这句,立刻动了心思,转头去问金夫人,罗小楼的母亲留给了罗小楼什么东西。

  金夫人仔细回忆了很久,似乎除了一条项链,就再也没有什么了。当年她看到那条项链喜欢,还自己带了很久。

  罗少凡当即让母亲帮助他将那条项链要回来,金夫人犹豫了很久,耐不住他的纠缠,终于同意了。

  但是昨天他却没有要回来,回来就冲金夫人发脾气。

  可怜的被人盯上的125正躺在主卧旁边的小屋里,这是它努力争求了很久不待在实验室的最后结果。好吧,虽然和主卧室隔着一扇门,但是好歹也算拥有自己的屋子了,它还能上网,窃听什么的也完全难不住它!

  周一下午,罗小楼放学自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学校,125默默扫描了全校,发现前天那个打它注意的人没有在附近,才没有出声提醒罗小楼等主人一起回家。

  准备好晚餐之后——原昔醉酒之后特意强调他每天都会回来吃晚餐,如果不回来会提前通知,所以,没有意外,罗小楼还是要准备二人份的晚餐的。

  将近六点的时候,通讯仪通知他快递到了,罗小楼高兴的拿了钥匙,同时预约了工人将他现在住的房子和他楼上的复式房打通。

  然后就上去看了新房子,罗小楼感到万分满意,虽然做实验室有些浪费,但是地方实在够宽敞。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家又响起了门铃声。罗小楼眉头一皱,不是原昔又被送回来了吧?

  往可视仪上扫了一眼,门外的居然是沈原,罗小楼惊讶地打开门。

  沈原微笑着站在门外,对罗小楼说道:“师傅让我送全套仪器过来,没有打扰你吧?”

  罗小楼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怎么可能,刚好有空。”

  然后他就看着沈原身后巨大的阵仗呆了,那足足能摆满十个房间的箱子都是他的?

  罗小楼不得不万分庆幸自己昨天就买好了房子,除了几乎占用了他一层楼的精密仪器——他当时真没有想到全套居然有这么多,还有十大箱子材料,而且在看到材料清单的时候,罗小楼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全是高级材料!最低的是三级,四级材料也有不少,连非常贵重的重镭石都有满满一大箱子。

  罗小楼目瞪口呆,这些材料的价值,甚至不比这些仪器便宜多少!

  沈原同样在心里感叹:怎么可能会少,那可是按照严大师那一套标准配置的!集团给联邦级大师配备的仪器当然是最顶级最先进,同时也是最全面的。如果罗小楼只想要一套普通的仪器,他师傅迪加自己都能做主送给罗小楼一套。

  迪加在确定了罗小楼有设计图的买卖专利权之后,出于种种考虑,没有给罗小楼更高的价钱甚至股份,甚至在公司档案上尽量摸去罗小楼的名字,当然也是为了不让罗小楼曝光。同时他也是少数几个知道严大师收罗小楼为徒的人之一。

  但是严大师显然不这么考虑,他的小弟子哪能让别人占便宜,当下把自己申请的材料大笔一挥,全部打包到了要去罗小楼家的车上。

  对于这位脾气暴躁的机甲制造大师,迪加作为部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老人家想偏袒小徒弟,那还真是谁都不敢说什么。

  于是,除了占用了复式房整整一层的仪器,罗小楼的地下仓库也被堆满了材料。

  等东西都收拾完后,罗小楼请沈原去客厅里休息喝茶——当然,买那一小罐茶叶的时候,罗小楼不再次感叹贵得要死。

  坐在充满了饭菜香气的客厅里,柔和而温暖的灯光打下来,手里捧着茶杯,沈原都不得不承认,这套不算高级小区里的房子实在温馨得让人羡慕。

  “你一个人住?”沈原微笑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罗小楼张了张嘴,还没等回答,房门咣的一声被打开了,满头大汗的原昔正黑沉着脸站在门口。

  刚刚从等在门口的工人嘴里得知到一些情况的原昔扫了坐在他的专属位置上的男人一眼,脸色更加难看。妈的,家里有大的变动罗小楼都不知道先跟他这个一家之主商量吗?!

  他母亲什么事都会提前通知父亲一声,就算父亲从来不反对她的主意——但是,那是起码的尊重!

  更何况,他把陌生男人带家里来什么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