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她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向你索取我!虽然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但是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125愤愤地在罗小楼耳边尖叫道,吼完之后发现罗小楼居然无动于衷,不由气急败坏地又提高了嗓音:“喂,你怎么不说话?!你快拒绝他——要知道,我可是全联邦最先进、信息库最完善,功能最强大的机甲!我这里有你想象不到的信息储备——而且,除了你,根本没有人可以驾驶我。”

  发现罗小楼还是没有表态,125迟疑了几秒,用痛下决心地语气说道:“……我以后再也不私藏你的东西了,也不用你的上网账号下载□了,你跟原昔爱爱的时候也不偷看了好吧——只要你不把我交出去,我向你保证!”到最后已经带上哭音了。

  罗小楼满脸黑线的用力捂住口袋里的125,这个混蛋瞒着他都做了什么啊?!

  罗少凡紧紧盯着罗小楼,追问道:“有这么一条项链对吧,金夫人说过她已经给了你了。”

  罗小楼努力忽视掉125不满的震动,瞧着罗少凡的眼睛里有一抹兴味盎然,“金夫人说的?那她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却让你来跟我要?”金夫人和这位罗少凡怎么凑在一起了?他们是否知道125的存在,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首先,这项链明显是这身体的原主人的母亲留给他的;其次,虽然125脑神经绝对有问题,但是不得不说,这家伙有时候还是非常有用的;第三,说不定他真有一天可以驾驶125……基于这三点,罗小楼绝对不会把项链交出去。

  想到这里,罗小楼暗自庆幸125觉醒的早,不然,之前有人来要的话,他说不定随意扔过去了。

  罗少凡一愣,金夫人明明说过罗小楼最听她的话,提她的名字绝对可以要回项链,但是现在怎么回事?

  犹豫了一下,罗少凡说道:“可以,那我让她亲自跟你说。”然后抬起右手,连接金夫人的通讯仪,接通之后,语气不太好地说道:“我找到他了,你的乖儿子不肯给那条项链,你自己跟他说。”

  罗少凡将手伸到罗小楼面前,罗小楼很容易就瞄到了里面金夫人略有些不安的脸。

  看到罗小楼,金夫人眼圈红了红,柔声问道:“小楼,好久不见你,你最近还——还好吧?有什么困难就跟妈妈说,我一定会尽量帮你。”

  罗小楼非常配合地点头,然后说道:“我很好,没有需要担心的地方,您自己多保重。”

  金夫人感动而欣慰的舒了口气,又找回来和儿子相处的感觉,她又说了几句注意饮食和着装的问题。直到罗少凡不耐烦地开始咳嗽之后,才打住话头,有些吞吞吐吐地问道:“小楼,你,你上次离开的时候,妈妈不是交给你一条绿玉项链吗?那东西你没丢吧?”

  罗小楼沉吟了一下,说道:“是的,还在我这里,我记得母亲说过这是祖母留给我的,就一直好好收着。”

  金夫人听到这句话,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开始迟疑起来。看着一直低着头有些看不清楚表情的罗小楼。这时候旁边的罗少凡不耐烦地对金夫人使了个眼色,金夫人将眼里的悲哀压下去,继续说道:“小楼,妈妈现在有用,你把那条项链交给少凡,让他带回来吧。”

  罗小楼扬了扬眉,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迅速说道:“母亲,我拒绝。”

  金夫人也是一怔,她呆呆地看着罗小楼,反应过来之后急切地问道:“为什么?!不过是一条项链而已?我从小把你带大——难道连一条项链你都不给,不肯给我吗?”说道最后,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开始尖利。

  “从您交给我的那天起,我就是这条项链的主人。我有权利决定它的去留,现在,我已经做了决定,也没有更改的意思,无论您说什么。”罗小楼淡淡地说道。

  “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小楼,你听着,如果你不把项链交给少凡,我以后不会再认你这个儿子!”金夫人一时情急,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之后却又有几分后悔,但是扫了一眼一旁的罗少凡,又忍下了要出口的劝慰。

  罗小楼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对着金夫人说道:“那么,您保重,再见了。”说完,不再理会挡路的罗少凡,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居然默认了金夫人断绝母子关系的说法。

  金夫人惊呆了,透过通讯仪,她怔怔地看着罗小楼的背影。因为视角的关系,整个屏幕上只有离去的罗小楼,越走越远。

  罗少凡恶狠狠地关了通讯仪,盯着罗小楼的眼里带着明显的恶意,这小子运气好,身旁一直有人,他以前安排人在校门口堵罗小楼,硬是一次都没有遇上他落单的时候。后来他骂了那群人一顿,自己亲自找罗小楼,也被他溜了。

  现在终于被他等到了,既然要不过来,那就抢过来!

  罗少凡回头打算招呼两个手下过来,却发现一个手下匆匆忙忙赶过来,说道:“二少爷,天少爷过来了。”

  “妈的!算了,算他走运,下次再找他。”罗少凡强忍着怒气,往回走去。

  当罗少天那一头嚣张的银发越来越近的时候,罗少凡脸上已经挂上了笑意,凑过去说道:“少天,母亲说买完东西就让你带我去外公那边。”

  罗少天嗯了一声,带头往车前走去。拉开车门进去的时候,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远处正离开的悬浮公车。

  罗小楼也正从里面看着外边,原来罗少天也在,罗少凡似乎非常忌讳罗少天,几乎每次罗少天出现的时候,他都会立刻换个样子。

  收回视线,罗小楼找了个位置舒服地坐下。他用手摸了摸胸口的位置,默默想道:毕竟是你的养母,我给了她机会,也顾全了她的面子。最后,我跟她断绝了关系。不过,这感觉实在挺轻松的……

  “噢!这才是我们异兽的气魄和风格!真是太——残暴了!我爱死这种性格了!这简直一点都不像和原昔相处的时候的你,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他的。”125喋喋不休地在罗小楼耳边惊叹着。

  “真是太感谢你了。”罗小楼毫无诚意地说道,“顺便,我今天打算让你体会一下你最爱的残暴。”

  耳边顿时安静下来,几秒之后,罗小楼听到一个谨慎的声音:“那个,刚刚我查过联邦通用语语法和语境了,刚刚纯属用词不当,您真是太英明优雅了。”

  “……是么,这个先不提,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今天为什么没有提醒我严大师过来?我们也许应该详细研讨一下你安稳地留在我口袋里之后的用途。”

  125的声音更小了,“那是因为,严大师的精神力很强。除了原昔之外,他是最有可能发现我的存在的。”

  严大师果然很厉害,连125都忌惮他。

  罗小楼没有再追究125,他摸着口袋里的能量盒,好心情虽然沉淀下来一些,但是并没有被那两个人影响。如果严大师真送给他重镭石的话,那么送给原昔的能量盒一定会更好的。而且还要加上乌石。

  唔,要怎么处理乌石?

  这个是绝对不能拿到凯恩集团去的,在田力那边又担心影响效果,罗小楼又头疼起来,下周五之前,他能不能准备好送给原昔的礼物?

  带着这个疑问,罗小楼打开了房门。

  原昔居然还没有回来,以往这个时间他一定臭着脸在等饭了。

  休息了一会儿,罗小楼看了看时间,开始准备晚饭。因为原昔难得没有监工,125忍不住探出头评论罗小楼的做菜技巧,最后罗小楼被烦地将项链摘下来扔在身后的梳理台上。

  125闪了闪,它不远处的贵得要死的自然大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少了一部分。

  晚饭准备出来之后,罗小楼惊奇地发现,原昔居然还没有回来。唔,难道要夜不归宿了?自从上次原昔回家一趟,他还从来没有不回来过。

  到晚上八点的时候,罗小楼忍不住自己先吃了。磨蹭着吃完,已经到了八点半。罗小楼皱了皱眉,将两盘没动过的菜放进了恒温箱里。

  正在厨房收拾的时候,门口的可视仪忽然发出了滴滴的响声。这么晚了,谁会过来?知道这里的只有田力和亚特斯,但是现在这个时间,他们过来做什么?

  疑惑着,罗小楼接通可视仪,上面出现的居然是原昔的脸,罗小楼惊讶了,原昔自己就能进来,按什么门铃?

  迅速打开门,罗小楼探出头,立刻被外面的一群人吓了一跳。原昔站在最前面,正被一个女生扶着,眼睛都睁不开了,浑身都是酒气。

  外面的人罗小楼有几个看着非常眼熟,应该是原昔班上的学生,还有一些人则是机甲制造系的学生,扶着原昔的女生很显然就是刚开学的时候,机甲制造系参加迎新晚会的三个新生之一。

  一群机甲系优秀生和一群机甲制造系尖子生,他们怎么会待在一起,还到了他家门口?

  罗小楼微不可察地皱起眉,外面的人也有人开始皱眉,他们以为来开门的会是家务型机器人或者仆人,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圣米罗学院的名人——贫困生罗小楼。

  原昔平时在学校里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经常拎着罗小楼去机甲系训练。大一新生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罗小楼一直在巴结原昔,也有人说罗小楼已经成功了,开始过着被包养的生活了。

  但是后面一条仅是传闻,从来没有被人证实过。然而,现在事实似乎摆在了他们面前。

  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人群里有人说道:“哟,居然已经登堂入室了啊。”

  另外一个机甲系的男生说道:“喂,他是原昔的朋友,我们管这些干什么,我们是来送原昔的,既然人送到了,咱们也抓紧时间送其他人回去,太晚了该散伙了。”除了原昔,还有不少人东倒西歪地被人架着。

  这人转头对罗小楼说道:“我们训练完后聚餐,原昔喝醉了,大家按照他说的地址,把他送了过来。”

  罗小楼点点头,没有理会第一个人明显的挑衅,只是看着醉得厉害的原昔直皱眉,说道:“把他交给我吧。”

  罗小楼伸手去扶,架着原昔、几乎快整个倚进原昔怀里的女生眼睛一眯,冷冷地问道:“你在原昔家里做什么?”

  我擦,这什么时候成了原昔家?罗小楼狠狠瞪着原昔,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我为什么在这里,没有必要跟你解释。”这个混蛋,既然已经快醉死过去了怎么还能找到这里?真是太会给人添麻烦了。

  那女生忽然咬了咬牙,转头说道:“你们先走吧,他喝了这么多,我留下来照顾他。”

  旁人一愣,随即说笑打趣那个女生:“哟,还没正式公布呢,就这么上心了啊?我也想申请让机甲制造系系花照顾啊。”

  那女生微微一笑:“行啊,你要留下来,我也照顾你。”

  那个人哈哈一笑,在酒精的趋势下,更多的人开始起哄。

  罗小楼挑了挑眉,这些人当他这个屋主是死的?在考虑着要不要甩门的时候,一直垂着头的原昔被众人的笑声吵醒了。他眼睛通红,迷茫地看了看周围,嘀咕了一句:“到家了。”

  说完就摇晃着迈步往里走,他周围的人忙扶住他,那女生说道:“快,先把人扶进去。”

  原昔挣扎起来,扶住他的人立刻被他扫到了一边。

  有人□道:“他又开始了,天才喝醉酒太可怕了,根本没人制得住,刚刚是凌叙帮忙,现在凌叙也回去了……”

  那些热心的同学还想往原昔跟前凑,原昔不满地将挡在门前,想扶着他进去的人扯离门边。然后自己踉跄着进了门,靠在罗小楼身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门甩上了。

  门里门外的人都无语了,原昔的脾气本来就霸道嚣张,现在喝醉了,更不讲理了……

  那个女生愤怒委屈地看着严丝合缝的大门,就差一点了——要是原昔没有喝醉的话,也许她就能进去了。旁边的朋友将她扶了起来,一群人脚步不稳地离开了。

  屋里,罗小楼仰面躺在地板上,瞪着眼看着天花板,原昔正压在他身上四处闻着。

  他不该在原昔要摔倒的时候下意识地伸手的!这该死的混蛋,要压死他了。

  温暖的客厅里飘着饭菜的香味,原昔舒服地在罗小楼身上蹭了蹭,命令道:“唔,吃饭,你去准备晚饭。”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毫无心理压力地哄骗道:“我们刚刚吃过了。”

  原昔眯着眼回忆了半天,然后说道:“那行,我们去洗澡。”说着,原昔从罗小楼身上起来,像拎小鸡一样拎着他往浴室走去。

  “等、等等!我们还是吃饭吧!”

  “不,我们现在该洗澡了,我们吃过了。”原昔坚持道,罗小楼几乎要哭了,这家伙的变态是无时无处不在的。

  浴室里,乱七八糟的衣服扔了一地,温暖的水缓缓流动着,在身体与浴缸接触的地方还有贴心的按摩服务。一切都非常完美,除了浴池里面今天多了一个人。

  罗小楼尽量缩在浴缸角落里,咬牙切齿地瞪着迷糊着泡澡的原昔。

  “嘿,你不觉得这浴缸有点拥挤吗?”罗小楼嘟囔道,“而且,以前我们从来不一起洗的。”

  原昔将头转过来,仿佛才看到被自己剥光了扔进来的罗小楼:“唔,你在啊。”

  什么叫你在啊!

  原昔英俊完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呆呆地看着罗小楼几秒,说道:“嗯,没有关系,我允许你跟我一起洗。过来,帮我搓澡。”嘴里说着,已经伸手将躲在角落里的罗小楼拉了过来。

  天呐,我不需要你用施恩的口气允许我跟你一起洗澡,你完全可以直接把我轰出去……

  原昔将罗小楼固定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将头搁在罗小楼肩膀上,带着鼻音催促道:“快点。”

  绝望的罗小楼用最快的速度帮原昔搓了澡,然后,被因为醉酒而处于无敌状态的原昔带回了床上。

  没有穿任何衣服的两人紧紧纠缠在一起,罗小楼叹了口气,算了,就这么睡吧。

  罗小楼伸手将被子扯上来,手指触到了一块圆溜溜的东西。

  随手拿起来,125正闪着诡异的绿光。

  罗小楼顿时满头黑线,不行,他必须把这家伙放到实验室去,不然他睡不踏实。

  刚一动,原昔立刻睁开要,翻身将罗小楼压住,眼睛通红地盯着他,手用力掐住罗小楼的脖子。

  罗小楼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说道:“原昔,你做什么?”

  原昔恶狠狠地说道:“你想走?你想离开?!”

  罗小楼努力放松僵硬的身体,否认道:“没有,我没有这个打算,我不会离开。”只要奴隶契约还在,他就哪里也不能去。

  原昔脸上的表情慢慢柔和下来,松开了钳制住罗小楼脖子的手,轻而易举地抱住罗小楼,将头埋在罗小楼单薄的胸膛上,用难得一见的温和却依然带着傲慢的语气说道:“你不许走,你听话的话,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就你一个、一个人,以后也不会再有其他人了,你不要离开。”

  虽然知道原昔不喝醉绝对不会这么说,但是——这类似表白的东西是什么?

  罗小楼浑身忍不住发抖,他将原因归咎于原昔这混蛋边提要求边磨蹭着125口中的小咪咪,关键是125那混蛋就在旁边……

  罗小楼深吸一口气,将项链扯下来,扔出门外,然后信誓旦旦地对原昔保证:“我不会走。”

  原昔满意地睡了,罗小楼则被他折腾地半个晚上没有睡着。

  于是,星期日的早上,罗小楼迷迷糊糊地顶着两只熊猫眼进了凯恩。

  一进门,就看到迪加正笑眯眯地在楼梯口等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到这张感情描写的时候就知道犹大还在发烧……真是弱爆了oml

  谢谢lisali0108(看到好多次了!),cleveryetta,zzeind(x5),8584698,wuyepai/ 0(x2),zerotow2011的地雷,ceipscelia的手榴弹。

  谢谢出水呼吸的姑娘们……前几天的长评和一些评论终于抽回来了。

  -----------------

  “小金?她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向你索取我!虽然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但是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125愤愤地在罗小楼耳边尖叫道,吼完之后发现罗小楼居然无动于衷,不由气急败坏地又提高了嗓音:“喂,你怎么不说话?!你快拒绝他——要知道,我可是全联邦最先进、信息库最完善,功能最强大的机甲!我这里有你想象不到的信息储备——而且,除了你,根本没有人可以驾驶我。”

  发现罗小楼还是没有表态,125迟疑了几秒,用痛下决心地语气说道:“……我以后再也不私藏你的东西了,也不用你的上网账号下载a片了,你跟原昔爱爱的时候也不偷看了好吧——只要你不把我交出去,我向你保证!”到最后已经带上哭音了。

  罗小楼满脸黑线的用力捂住口袋里的125,这个混蛋瞒着他都做了什么啊?!

  罗少凡紧紧盯着罗小楼,追问道:“有这么一条项链对吧,金夫人说过她已经给了你了。”

  罗小楼努力忽视掉125不满的震动,瞧着罗少凡的眼睛里有一抹兴味盎然,“金夫人说的?那她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却让你来跟我要?”金夫人和这位罗少凡怎么凑在一起了?他们是否知道125的存在,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首先,这项链明显是这身体的原主人的母亲留给他的;其次,虽然125脑神经绝对有问题,但是不得不说,这家伙有时候还是非常有用的;第三,说不定他真有一天可以驾驶125……基于这三点,罗小楼绝对不会把项链交出去。

  想到这里,罗小楼暗自庆幸125觉醒的早,不然,之前有人来要的话,他说不定随意扔过去了。

  罗少凡一愣,金夫人明明说过罗小楼最听她的话,提她的名字绝对可以要回项链,但是现在怎么回事?

  犹豫了一下,罗少凡说道:“可以,那我让她亲自跟你说。”然后抬起右手,连接金夫人的通讯仪,接通之后,语气不太好地说道:“我找到他了,你的乖儿子不肯给那条项链,你自己跟他说。”

  罗少凡将手伸到罗小楼面前,罗小楼很容易就瞄到了里面金夫人略有些不安的脸。

  看到罗小楼,金夫人眼圈红了红,柔声问道:“小楼,好久不见你,你最近还——还好吧?有什么困难就跟妈妈说,我一定会尽量帮你。”

  罗小楼非常配合地点头,然后说道:“我很好,没有需要担心的地方,您自己多保重。”

  金夫人感动而欣慰的舒了口气,又找回来和儿子相处的感觉,她又说了几句注意饮食和着装的问题。直到罗少凡不耐烦地开始咳嗽之后,才打住话头,有些吞吞吐吐地问道:“小楼,你,你上次离开的时候,妈妈不是交给你一条绿玉项链吗?那东西你没丢吧?”

  罗小楼沉吟了一下,说道:“是的,还在我这里,我记得母亲说过这是祖母留给我的,就一直好好收着。”

  金夫人听到这句话,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开始迟疑起来。看着一直低着头有些看不清楚表情的罗小楼。这时候旁边的罗少凡不耐烦地对金夫人使了个眼色,金夫人将眼里的悲哀压下去,继续说道:“小楼,妈妈现在有用,你把那条项链交给少凡,让他带回来吧。”

  罗小楼扬了扬眉,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迅速说道:“母亲,我拒绝。”

  金夫人也是一怔,她呆呆地看着罗小楼,反应过来之后急切地问道:“为什么?!不过是一条项链而已?我从小把你带大——难道连一条项链你都不给,不肯给我吗?”说道最后,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开始尖利。

  “从您交给我的那天起,我就是这条项链的主人。我有权利决定它的去留,现在,我已经做了决定,也没有更改的意思,无论您说什么。”罗小楼淡淡地说道。

  “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小楼,你听着,如果你不把项链交给少凡,我以后不会再认你这个儿子!”金夫人一时情急,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之后却又有几分后悔,但是扫了一眼一旁的罗少凡,又忍下了要出口的劝慰。

  罗小楼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对着金夫人说道:“那么,您保重,再见了。”说完,不再理会挡路的罗少凡,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居然默认了金夫人断绝母子关系的说法。

  金夫人惊呆了,透过通讯仪,她怔怔地看着罗小楼的背影。因为视角的关系,整个屏幕上只有离去的罗小楼,越走越远。

  罗少凡恶狠狠地关了通讯仪,盯着罗小楼的眼里带着明显的恶意,这小子运气好,身旁一直有人,他以前安排人在校门口堵罗小楼,硬是一次都没有遇上他落单的时候。后来他骂了那群人一顿,自己亲自找罗小楼,也被他溜了。

  现在终于被他等到了,既然要不过来,那就抢过来!

  罗少凡回头打算招呼两个手下过来,却发现一个手下匆匆忙忙赶过来,说道:“二少爷,天少爷过来了。”

  “妈的!算了,算他走运,下次再找他。”罗少凡强忍着怒气,往回走去。

  当罗少天那一头嚣张的银发越来越近的时候,罗少凡脸上已经挂上了笑意,凑过去说道:“少天,母亲说买完东西就让你带我去外公那边。”

  罗少天嗯了一声,带头往车前走去。拉开车门进去的时候,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远处正离开的悬浮公车。

  罗小楼也正从里面看着外边,原来罗少天也在,罗少凡似乎非常忌讳罗少天,几乎每次罗少天出现的时候,他都会立刻换个样子。

  收回视线,罗小楼找了个位置舒服地坐下。他用手摸了摸胸口的位置,默默想道:毕竟是你的养母,我给了她机会,也顾全了她的面子。最后,我跟她断绝了关系。不过,这感觉实在挺轻松的……

  “噢!这才是我们异兽的气魄和风格!真是太——残暴了!我爱死这种性格了!这简直一点都不像和原昔相处的时候的你,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他的。”125喋喋不休地在罗小楼耳边惊叹着。

  “真是太感谢你了。”罗小楼毫无诚意地说道,“顺便,我今天打算让你体会一下你最爱的残暴。”

  耳边顿时安静下来,几秒之后,罗小楼听到一个谨慎的声音:“那个,刚刚我查过联邦通用语语法和语境了,刚刚纯属用词不当,您真是太英明优雅了。”

  “……是么,这个先不提,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今天为什么没有提醒我严大师过来?我们也许应该详细研讨一下你安稳地留在我口袋里之后的用途。”

  125的声音更小了,“那是因为,严大师的精神力很强。除了原昔之外,他是最有可能发现我的存在的。”

  严大师果然很厉害,连125都忌惮他。

  罗小楼没有再追究125,他摸着口袋里的能量盒,好心情虽然沉淀下来一些,但是并没有被那两个人影响。如果严大师真送给他重镭石的话,那么送给原昔的能量盒一定会更好的。而且还要加上乌石。

  唔,要怎么处理乌石?

  这个是绝对不能拿到凯恩集团去的,在田力那边又担心影响效果,罗小楼又头疼起来,下周五之前,他能不能准备好送给原昔的礼物?

  带着这个疑问,罗小楼打开了房门。

  原昔居然还没有回来,以往这个时间他一定臭着脸在等饭了。

  休息了一会儿,罗小楼看了看时间,开始准备晚饭。因为原昔难得没有监工,125忍不住探出头评论罗小楼的做菜技巧,最后罗小楼被烦地将项链摘下来扔在身后的梳理台上。

  125闪了闪,它不远处的贵得要死的自然大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少了一部分。

  晚饭准备出来之后,罗小楼惊奇地发现,原昔居然还没有回来。唔,难道要夜不归宿了?自从上次原昔回家一趟,他还从来没有不回来过。

  到晚上八点的时候,罗小楼忍不住自己先吃了。磨蹭着吃完,已经到了八点半。罗小楼皱了皱眉,将两盘没动过的菜放进了恒温箱里。

  正在厨房收拾的时候,门口的可视仪忽然发出了滴滴的响声。这么晚了,谁会过来?知道这里的只有田力和亚特斯,但是现在这个时间,他们过来做什么?

  疑惑着,罗小楼接通可视仪,上面出现的居然是原昔的脸,罗小楼惊讶了,原昔自己就能进来,按什么门铃?

  迅速打开门,罗小楼探出头,立刻被外面的一群人吓了一跳。原昔站在最前面,正被一个女生扶着,眼睛都睁不开了,浑身都是酒气。

  外面的人罗小楼有几个看着非常眼熟,应该是原昔班上的学生,还有一些人则是机甲制造系的学生,扶着原昔的女生很显然就是刚开学的时候,机甲制造系参加迎新晚会的三个新生之一。

  一群机甲系优秀生和一群机甲制造系尖子生,他们怎么会待在一起,还到了他家门口?

  罗小楼微不可察地皱起眉,外面的人也有人开始皱眉,他们以为来开门的会是家务型机器人或者仆人,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圣米罗学院的名人——贫困生罗小楼。

  原昔平时在学校里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经常拎着罗小楼去机甲系训练。大一新生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罗小楼一直在巴结原昔,也有人说罗小楼已经成功了,开始过着被包养的生活了。

  但是后面一条仅是传闻,从来没有被人证实过。然而,现在事实似乎摆在了他们面前。

  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人群里有人说道:“哟,居然已经登堂入室了啊。”

  另外一个机甲系的男生说道:“喂,他是原昔的朋友,我们管这些干什么,我们是来送原昔的,既然人送到了,咱们也抓紧时间送其他人回去,太晚了该散伙了。”除了原昔,还有不少人东倒西歪地被人架着。

  这人转头对罗小楼说道:“我们训练完后聚餐,原昔喝醉了,大家按照他说的地址,把他送了过来。”

  罗小楼点点头,没有理会第一个人明显的挑衅,只是看着醉得厉害的原昔直皱眉,说道:“把他交给我吧。”

  罗小楼伸手去扶,架着原昔、几乎快整个倚进原昔怀里的女生眼睛一眯,冷冷地问道:“你在原昔家里做什么?”

  我擦,这什么时候成了原昔家?罗小楼狠狠瞪着原昔,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我为什么在这里,没有必要跟你解释。”这个混蛋,既然已经快醉死过去了怎么还能找到这里?真是太会给人添麻烦了。

  那女生忽然咬了咬牙,转头说道:“你们先走吧,他喝了这么多,我留下来照顾他。”

  旁人一愣,随即说笑打趣那个女生:“哟,还没正式公布呢,就这么上心了啊?我也想申请让机甲制造系系花照顾啊。”

  那女生微微一笑:“行啊,你要留下来,我也照顾你。”

  那个人哈哈一笑,在酒精的趋势下,更多的人开始起哄。

  罗小楼挑了挑眉,这些人当他这个屋主是死的?在考虑着要不要甩门的时候,一直垂着头的原昔被众人的笑声吵醒了。他眼睛通红,迷茫地看了看周围,嘀咕了一句:“到家了。”

  说完就摇晃着迈步往里走,他周围的人忙扶住他,那女生说道:“快,先把人扶进去。”

  原昔挣扎起来,扶住他的人立刻被他扫到了一边。

  有人呻吟道:“他又开始了,天才喝醉酒太可怕了,根本没人制得住,刚刚是凌叙帮忙,现在凌叙也回去了……”

  那些热心的同学还想往原昔跟前凑,原昔不满地将挡在门前,想扶着他进去的人扯离门边。然后自己踉跄着进了门,靠在罗小楼身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门甩上了。

  门里门外的人都无语了,原昔的脾气本来就霸道嚣张,现在喝醉了,更不讲理了……

  那个女生愤怒委屈地看着严丝合缝的大门,就差一点了——要是原昔没有喝醉的话,也许她就能进去了。旁边的朋友将她扶了起来,一群人脚步不稳地离开了。

  屋里,罗小楼仰面躺在地板上,瞪着眼看着天花板,原昔正压在他身上四处闻着。

  他不该在原昔要摔倒的时候下意识地伸手的!这该死的混蛋,要压死他了。

  温暖的客厅里飘着饭菜的香味,原昔舒服地在罗小楼身上蹭了蹭,命令道:“唔,吃饭,你去准备晚饭。”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毫无心理压力地哄骗道:“我们刚刚吃过了。”

  原昔眯着眼回忆了半天,然后说道:“那行,我们去洗澡。”说着,原昔从罗小楼身上起来,像拎小鸡一样拎着他往浴室走去。

  “等、等等!我们还是吃饭吧!”

  “不,我们现在该洗澡了,我们吃过了。”原昔坚持道,罗小楼几乎要哭了,这家伙的变态是无时无处不在的。

  浴室里,乱七八糟的衣服扔了一地,温暖的水缓缓流动着,在身体与浴缸接触的地方还有贴心的按摩服务。一切都非常完美,除了浴池里面今天多了一个人。

  罗小楼尽量缩在浴缸角落里,咬牙切齿地瞪着迷糊着泡澡的原昔。

  “嘿,你不觉得这浴缸有点拥挤吗?”罗小楼嘟囔道,“而且,以前我们从来不一起洗的。”

  原昔将头转过来,仿佛才看到被自己剥光了扔进来的罗小楼:“唔,你在啊。”

  什么叫你在啊!

  原昔英俊完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呆呆地看着罗小楼几秒,说道:“嗯,没有关系,我允许你跟我一起洗。过来,帮我搓澡。”嘴里说着,已经伸手将躲在角落里的罗小楼拉了过来。

  天呐,我不需要你用施恩的口气允许我跟你一起洗澡,你完全可以直接把我轰出去……

  原昔将罗小楼固定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将头搁在罗小楼肩膀上,带着鼻音催促道:“快点。”

  绝望的罗小楼用最快的速度帮原昔搓了澡,然后,被因为醉酒而处于无敌状态的原昔带回了床上。

  没有穿任何衣服的两人紧紧纠缠在一起,罗小楼叹了口气,算了,就这么睡吧。

  罗小楼伸手将被子扯上来,手指触到了一块圆溜溜的东西。

  随手拿起来,125正闪着诡异的绿光。

  罗小楼顿时满头黑线,不行,他必须把这家伙放到实验室去,不然他睡不踏实。

  刚一动,原昔立刻睁开要,翻身将罗小楼压住,眼睛通红地盯着他,手用力掐住罗小楼的脖子。

  罗小楼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说道:“原昔,你做什么?”

  原昔恶狠狠地说道:“你想走?你想离开?!”

  罗小楼努力放松僵硬的身体,否认道:“没有,我没有这个打算,我不会离开。”只要奴隶契约还在,他就哪里也不能去。

  原昔脸上的表情慢慢柔和下来,松开了钳制住罗小楼脖子的手,轻而易举地抱住罗小楼,将头埋在罗小楼单薄的胸膛上,用难得一见的温和却依然带着傲慢的语气说道:“你不许走,你听话的话,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就你一个、一个人,以后也不会再有其他人了,你不要离开。”

  虽然知道原昔不喝醉绝对不会这么说,但是——这类似表白的东西是什么?

  罗小楼浑身忍不住发抖,他将原因归咎于原昔这混蛋边提要求边磨蹭着125口中的小咪咪,关键是125那混蛋就在旁边……

  罗小楼深吸一口气,将项链扯下来,扔出门外,然后信誓旦旦地对原昔保证:“我不会走。”

  原昔满意地睡了,罗小楼则被他折腾地半个晚上没有睡着。

  于是,星期日的早上,罗小楼迷迷糊糊地顶着两只熊猫眼进了凯恩。

  一进门,就看到迪加正笑眯眯地在楼梯口等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