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头一次热切盼望周末的到来,这次他提前做足了功课,将四种能量盒的制造方法都反复看了不下数十遍。但是除了前面两种方案,后面两种都有些滞涩的地方。

  罗小楼明显感觉到后面两种方案难度比前面两种大,他甚至去虚拟网上查过相关的资料,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于这四种设计方案的信息。

  倒是宋老师知道他准备自己制造能量盒的时候,相当欣慰。

  那天临走前,宋老师叫住罗小楼,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初始,按理说我们只是在虚拟网上认识,我不该管这么多。但是好歹也算是师徒一场,我希望你能报名参见两个月后的初级机甲知识大赛,考试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一级机甲零件的。虚拟网上的大赛分初级,中级,高级。你也算是初学者,报初级最合适了。”

  见对面的年轻人认真听着,并没有反感的情绪,宋老师心里很是满意,继续说道:“别小看虚拟网,这种大赛相当有名,如果进入前三名,以后就是你的重要资历。”

  宋老师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心思,他已经向自己的老师稍微提过初始的事了,若这次初始争气,进入前三名,他就可以让老师帮助初始介绍个好的导师了。

  虽然初始只是一个不知道真实姓名的少年,但是宋老师一直非常喜欢他,刻苦,有灵性,比他现实中的学生不知道好了多少。如果可以,他是非常乐意看着这个年轻人成才的。

  但是许多年轻人对这种初级考试看不上眼,而看得上眼,真正参加的人才知道,这种考试的水可没有想象中的浅,简单知识照样难倒不少人。

  罗小楼眼睛一亮,想了想,问道:“老师,这个初级知识大赛有奖金吗?若是没有,奖品总是有的吧?”

  宋老师无语地看着兴奋的罗小楼,这、这是最重要的吗?!不过,他却忍不住嘴边的笑意,促狭地说道:“只有前三名有奖金,相对于中级和高级来说,奖金数额不高,不过奖品随机,有时候会是高级材料。”

  “那行,我一会儿去申请报名。”在125的变态训练之下,闭着眼他都能组装那六百个一级零件,罗小楼对自己的初级机甲知识还是很有自信的。他对一级零件投入了那么多,总要赚一点回来吧。想到不花钱的高级材料,罗小楼顿时想入非非起来。

  报名之后,向宋老师道了谢,罗小楼就又投入了对能量盒设计图的研究中。

  周六一大早,罗小楼带着四张图纸和全部的材料去了凯恩。穿过严大师的专属实验室,经过四扇门,然后在第五扇门前停了下来,是的,这已经是他整理的第五间屋子了。在这里打工三个多月,累是累了点,但是收获也是非常巨大的。

  罗小楼进屋之后,开始整理二级零件,因为有个125帮忙,他每次都把芯片里的二级零件知识偷偷复制下来,这样就节省了在这里学习的时间。进度比第一个月快了不少,罗小楼一度担心严大师发现异状,或者觉得自己是天才——其实还真不是,每次回去都要研究很久,比在这里的上午半天时间多多了。

  严大师却和之前一样,除了讽刺或者怒吼,从来没有夸奖过他一句,只是在罗小楼整理完一间屋子之后,给他一张新的芯片,让他继续整理下一间。

  罗小楼上午迅速地组装二级零件,通讯仪提醒他中午到了,才停手。

  罗小楼往门外扫了一眼,他中午不打算去吃饭了,他要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躲在小屋里加工材料。

  今天沈原没来,也不会有人喊他一起吃午饭。

  罗小楼关上门,开始将包里的材料拿出来。这里有数不清的曾经让罗小楼万分头疼的零件碎片,也有让他流口水的全套高级仪器。

  开始处理的时候,罗小楼几乎是立刻就察觉了和田力那边的不同。不禁速度快,而且效果一看就不是一个水准的。如果说在田力那边处理的材料满意度百分之六十的话,这次的材料满意度几乎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罗小楼兴奋的嘿嘿傻笑起来,125对这边的仪器也比较满意,不算在旁边提醒他。

  本来,按照罗小楼的估算,一个小时他可以处理出来三份材料,结果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罗小楼满意地将材料都收起来,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拿出一份迅速地开始加工,他实在想知道这次的能量盒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罗小楼坐在实验桌前,组装的动作越来越快,几乎不用看图纸,当完成一步的时候,脑子里马上闪现出下一个步骤。

  这一次的组装过程,罗小楼自己都觉得异常满意。

  等到罗小楼全部组装完成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从刚刚开始,屋里就异常安静,125那聒噪的家伙都没在说话了。

  “完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来。

  罗小楼吓得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他僵硬地转过头,果然,严大师正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他。

  罗小楼的脚都开始软了,他、他用了实验室里的仪器加工自己的东西,还被严大师抓住了……

  该死的125,平时简直就是话多得让人想打它,关键时刻居然一声不吭!

  罗小楼艰难地清了清嗓子,说道:“严大师,我——”

  “把东西拿给我看看。”严大师打断了罗小楼,开口说道,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但是并没有暴怒的前兆。

  罗小楼张了张嘴,还是乖乖地把刚制造出来,还来不及启动粒子反应的能量盒交到严大师手里。

  严大师拿在手里看了几眼,随即放进了反应仪,五分钟后拿了出来,瞄了一眼上面的能量数字,然后抬头看向罗小楼:“你上午就在做这个?”

  在那严厉的目光下,罗小楼强忍住颤抖,小心地纠正:“没有,上午我在整理二级零件,只有中午在做这个。我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我……”

  “再加工几个。”严大师忽然吩咐道。

  “啊?”罗小楼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该兴师问罪,然后拎着他耳朵吼上半天,再去干活吗?

  “唔,看样子,你能量盒里的核心能量石换了,是一种四级材料。”严大师低头看了一会,视线从手中的能量盒移到罗小楼身上。

  严老头这大师身份真不是盖的,没有疑问,肯定句,而且全中。

  罗小楼不舍地看了一眼严老头明显不打算给他的能量盒,说道:“嗯,是金河晶。”

  也许是因为正在思考,严大师紧绷的脸上出现了缓和的表情,他对罗小楼点点头:“你能有这种创新意识,我非常满意。”

  罗小楼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无论他整理的速度多快,平时处理的材料,加工的零件多完美,严大师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刚刚,他居然夸奖他了!还是因为创新——天知道,他那是为了省钱。

  “你今天下午就留在这里制造能量盒吧,能做几个做几个,我一会儿让沈原来帮你。”严大师满意地看了罗小楼一眼,为他下午的工作做了安排。

  罗小楼这次实在忍不住了,他不安地说道:“我可以自己处理的。”他可用不起沈原当助手啊,那是他的前辈行不行!

  严大师眼睛一瞪,声音立刻带上了火药味儿:“我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做,怎么那么多废话,先给我滚去吃饭,一会儿和沈原一起过来!”

  罗小楼几乎是被轰出了门,现在已经过了休息时间,外面的众多助手已经各就各位了,大家都忍俊不禁地看着罗小楼落荒而逃。严大师的确是脾气火爆,但是——他对新来的小助手发火的次数似乎尤其多啊!

  罗小楼独自一人吃了午饭,然后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不追究了?还是严老头打算拿走他加工的所有能量盒?那好多钱的……

  罗小楼回来的时候,沈原已经在了,相对于罗小楼的不安愧疚,沈原倒是心平气和多了,他笑着拍了拍罗小楼的头,“严大师让我过来,帮你个小忙,我下午本来任务繁重,你可是帮我躲过一劫。快来吧,完不成严大师的任务,他可饶不了你。”

  罗小楼知道沈原是在安慰他,心里稍微安定下来。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也是暴露了,不如趁这个时间练练手,下周五可就是原昔的生日了。

  想到原昔拿到生日礼物的情景,罗小楼嘴角弯了起来。哎,也不知道他收到能量盒是什么表情,这种东西,也许是原昔最不缺的东西。

  罗小楼带来的全部材料其实只有六份,一次可以加工三份,他本来打算那三份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就再加工一次的。

  而这些简单的处理,对机甲研究部部长的首席弟子沈原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了,所以很快他就帮罗小楼处理好了材料。

  但是沈原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罗小楼旁边,看他组装加工。

  罗小楼则是一开始组装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全神贯注,他甚至已经忘了旁边还有一个人。

  严大师拿走的那个是用第一种设计方案组装的,罗小楼这次尝试了第二种方案。一个小时后,第二个能量盒出现了。

  罗小楼将能量盒放进反应仪,盯着反应仪看了一分钟,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忙转过头,看到桌面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放着三份处理好的零件,那效果可比他那个满意度九十九的要好多了。

  罗小楼脸上一红,就说沈宣跟他当助手太大材小用了,严老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罗小楼向沈原道谢,沈原眼睛亮亮地注视着罗小楼,微笑着说道:“不用,你先忙你的。忙完了咱们再说,不要打算你的思路。”

  其实没有什么好打断的,反正他已经牢牢记在脑子里了。

  过了五分钟,罗小楼从反应仪里将能量盒拿了出来,然后两人一起看向上面的数字:五千九百罗。

  罗小楼怔怔地看着那个数字,五千九!老天,马上就接近125给出的标准数字了,而且,上一次才只有四千五百罗,只是仪器的不同居然差了这么多!

  而刚刚严大师拿走的那个,罗小楼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多少能量,严大师忘了给罗小楼留下了——他显然是故意的。

  这时候,罗小楼又听到一个神气活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不错,马上就合格了,原昔一定会非常非常满意的。你这次成功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我,毕竟我的存在对促进你们俩的感情相当有帮助……”

  罗小楼捏着能量盒的手开始用力,你妹的感情,谁要你促进感情了!谁要啊!

  他决定了,今晚不管这混蛋光脑怎么哭,他都要管教管教它。

  不过,沈原就在旁边,再愤怒罗小楼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放下那个能量盒,开始继续组装。

  罗小楼没有用第三种方案,虽然后面两种都不太熟练,但是第四种似乎比第三种稍微好一些。因为这次的方案过于复杂,两个小时后,罗小楼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

  揉着有些僵硬的后背,罗小楼正要站起来,旁边一只白/皙的手伸过来,帮他将能量盒送进了反应仪里。

  “谢谢。”罗小楼庆幸,幸亏是沈原,如果是别人,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

  在等待的时间,沈原转过头看着罗小楼,大概因为劳累脸上微微有些疲色,但是眼里还是带着满足的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笑意,脸颊一侧若隐若现的酒窝又露了出来。

  第二次,这个俊美的年轻人第二次给他这种震撼了!

  而这次和第一个还要不同,罗小楼成长了,而且成长的太迅速了!这种能量盒和那些简单的零件不同,构造复杂,而且对于机甲来说,非常重要。

  而这次的改进,已经多到他看不出来了。沈原怀疑这根本不是改进,而是一种新的方案。难道也是他想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年轻人——

  这时候,罗小楼转过头看向沈原,遗憾地说道:“没想到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才制造了两个,看来你帮我准备的材料只能下次再用了。”

  沈原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已经很不错了,严大师绝对会满意的。对了,刚刚我帮你处理材料的时候,发现你用到了金河晶。”

  “嗯,用来代替重镭石,因为重镭石实在太贵了。”罗小楼不太好意地说道。

  沈原一点嘲笑他的意思也没有,倒是若有所思地说道:“怪不得严大师这么喜欢你,知道吗,联邦最出名的两大制造师,因为观点不同经常互相争吵,几乎可以称得上死敌。其中之一就是严大师,另外一位则是希伯来大师。”

  “严大师主张不断地引进新东西,而希伯来大师则善于在原来的基础上更进一层。最近,两人又为一种引擎的材料吵起来了,严大师这次大胆地引用了一种新型材料。而小楼你这次的方案,非常符合严大师的创新理念。”

  罗小楼张大了嘴:“两大制造师之一?严大师这么厉害……”那么,既然符合了严老头的脾气,他大概也不会惩罚他了吧。

  “好了,我们来看看这次的能量。”沈原微笑着起身去拿反应仪里的能量盒,似乎比罗小楼还心急。

  “多少?”罗小楼看到沈原居然站在那没动静,疑惑地问道。

  沈原忽然转过身,激动地一把抱住罗小楼:“小楼,太惊人了!快看看这次的能量。”

  被一向稳重的沈原抱住,罗小楼有些吃惊,好在沈原很快放开了他,罗小楼往能量盒上看去:六千七百罗。

  罗小楼呆住了,沈原在他耳边惊叹着,连站在门口的严大师都挑了挑眉。

  严大师看了看罗小楼手里的能量盒,忽然:“你做这个是打算做什么?”

  罗小楼回过神,勉强压下心里的激动,实话实说。

  听到是给同居人的礼物,严大师回忆般地说道:“那个年轻人?唔,他上次帮过我,这样,明天你过来,我给你一块四级的能量石,重镭石,也许效果还会更好。”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喂喂老头,上次您的救命恩人也有我行不行!您不要选择性失忆啊喂!

  严大师并没有惩罚罗小楼,除了忘记将第一个能量盒还给他,其它的简直让罗小楼有些受宠若惊。

  罗小楼走出凯恩大门的时候,还有些幸福地回不过神,六千七百罗,让人惊喜的不是这个数字,而是它的成本!

  一个五千罗的三级能量盒是十四万联邦币,而罗小楼的材料大概价值十三万联邦币,但是那些材料可以做出来七个能量盒,也就是说一个成本不过两万!

  就算他不用乌石,他也可以自己制造这种三级能量盒来卖钱了,罗小楼决定,等过几天不忙了,他就和高总管联系。一想到账户里又会有存款,罗小楼幸福地简直要飘起来了。

  罗小楼快到悬浮公车站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上次拦住他的罗少凡带着两个人迎面走来。

  罗少凡看到罗小楼也是一愣,他立刻对身边的两个人吩咐了什么,然后独自一个人向罗小楼走了过来。

  “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我这些天一直在找你,可是包养你的人把你看得太紧了。”罗少凡语调怪异地说道,同时还上下打量着罗小楼。光凭长相,罗小楼虽然相貌不错,但是绝对没有到绝色的地步。那位原昔虽然同样是天才,品位可是实在一般。

  罗小楼冷冷地看了罗少凡一眼,他对罗家的人没有任何好感,罗家的血缘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更何况面前这个连血缘都没有的。

  看罗小楼不打算搭理他准备离开,罗少凡立刻又拦在他面前,说道:“喂,我找你有事!你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果然是下等地方长大的。”

  罗小楼面无表情地抬眼看着他,罗少凡咳嗽了一声说道:“金夫人——也就是你母亲,让我向你要一条项链。”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是起/点文吧……

  犹大发烧中,勤劳的存稿箱君出没,做好犹大断更的准备,但是也会尽量更新,希望明天就好了……

  谢谢阿尼塔,/ .,e121347914,shijuan992766795,1056740,howareyou2046君的地雷,谢谢在这种时期留言的姑娘,每人送一只125领走……

  --------

  罗小楼头一次热切盼望周末的到来,这次他提前做足了功课,将四种能量盒的制造方法都反复看了不下数十遍。但是除了前面两种方案,后面两种都有些滞涩的地方。

  罗小楼明显感觉到后面两种方案难度比前面两种大,他甚至去虚拟网上查过相关的资料,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于这四种设计方案的信息。

  倒是宋老师知道他准备自己制造能量盒的时候,相当欣慰。

  那天临走前,宋老师叫住罗小楼,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初始,按理说我们只是在虚拟网上认识,我不该管这么多。但是好歹也算是师徒一场,我希望你能报名参见两个月后的初级机甲知识大赛,考试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一级机甲零件的。虚拟网上的大赛分初级,中级,高级。你也算是初学者,报初级最合适了。”

  见对面的年轻人认真听着,并没有反感的情绪,宋老师心里很是满意,继续说道:“别小看虚拟网,这种大赛相当有名,如果进入前三名,以后就是你的重要资历。”

  宋老师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心思,他已经向自己的老师稍微提过初始的事了,若这次初始争气,进入前三名,他就可以让老师帮助初始介绍个好的导师了。

  虽然初始只是一个不知道真实姓名的少年,但是宋老师一直非常喜欢他,刻苦,有灵性,比他现实中的学生不知道好了多少。如果可以,他是非常乐意看着这个年轻人成才的。

  但是许多年轻人对这种初级考试看不上眼,而看得上眼,真正参加的人才知道,这种考试的水可没有想象中的浅,简单知识照样难倒不少人。

  罗小楼眼睛一亮,想了想,问道:“老师,这个初级知识大赛有奖金吗?若是没有,奖品总是有的吧?”

  宋老师无语地看着兴奋的罗小楼,这、这是最重要的吗?!不过,他却忍不住嘴边的笑意,促狭地说道:“只有前三名有奖金,相对于中级和高级来说,奖金数额不高,不过奖品随机,有时候会是高级材料。”

  “那行,我一会儿去申请报名。”在125的变态训练之下,闭着眼他都能组装那六百个一级零件,罗小楼对自己的初级机甲知识还是很有自信的。他对一级零件投入了那么多,总要赚一点回来吧。想到不花钱的高级材料,罗小楼顿时想入非非起来。

  报名之后,向宋老师道了谢,罗小楼就又投入了对能量盒设计图的研究中。

  周六一大早,罗小楼带着四张图纸和全部的材料去了凯恩。穿过严大师的专属实验室,经过四扇门,然后在第五扇门前停了下来,是的,这已经是他整理的第五间屋子了。在这里打工三个多月,累是累了点,但是收获也是非常巨大的。

  罗小楼进屋之后,开始整理二级零件,因为有个125帮忙,他每次都把芯片里的二级零件知识偷偷复制下来,这样就节省了在这里学习的时间。进度比第一个月快了不少,罗小楼一度担心严大师发现异状,或者觉得自己是天才——其实还真不是,每次回去都要研究很久,比在这里的上午半天时间多多了。

  严大师却和之前一样,除了讽刺或者怒吼,从来没有夸奖过他一句,只是在罗小楼整理完一间屋子之后,给他一张新的芯片,让他继续整理下一间。

  罗小楼上午迅速地组装二级零件,通讯仪提醒他中午到了,才停手。

  罗小楼往门外扫了一眼,他中午不打算去吃饭了,他要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躲在小屋里加工材料。

  今天沈原没来,也不会有人喊他一起吃午饭。

  罗小楼关上门,开始将包里的材料拿出来。这里有数不清的曾经让罗小楼万分头疼的零件碎片,也有让他流口水的全套高级仪器。

  开始处理的时候,罗小楼几乎是立刻就察觉了和田力那边的不同。不禁速度快,而且效果一看就不是一个水准的。如果说在田力那边处理的材料满意度百分之六十的话,这次的材料满意度几乎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罗小楼兴奋的嘿嘿傻笑起来,125对这边的仪器也比较满意,不算在旁边提醒他。

  本来,按照罗小楼的估算,一个小时他可以处理出来三份材料,结果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罗小楼满意地将材料都收起来,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拿出一份迅速地开始加工,他实在想知道这次的能量盒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罗小楼坐在实验桌前,组装的动作越来越快,几乎不用看图纸,当完成一步的时候,脑子里马上闪现出下一个步骤。

  这一次的组装过程,罗小楼自己都觉得异常满意。

  等到罗小楼全部组装完成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从刚刚开始,屋里就异常安静,125那聒噪的家伙都没在说话了。

  “完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来。

  罗小楼吓得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他僵硬地转过头,果然,严大师正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他。

  罗小楼的脚都开始软了,他、他用了实验室里的仪器加工自己的东西,还被严大师抓住了……

  该死的125,平时简直就是话多得让人想打它,关键时刻居然一声不吭!

  罗小楼艰难地清了清嗓子,说道:“严大师,我——”

  “把东西拿给我看看。”严大师打断了罗小楼,开口说道,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但是并没有暴怒的前兆。

  罗小楼张了张嘴,还是乖乖地把刚制造出来,还来不及启动粒子反应的能量盒交到严大师手里。

  严大师拿在手里看了几眼,随即放进了反应仪,五分钟后拿了出来,瞄了一眼上面的能量数字,然后抬头看向罗小楼:“你上午就在做这个?”

  在那严厉的目光下,罗小楼强忍住颤抖,小心地纠正:“没有,上午我在整理二级零件,只有中午在做这个。我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我……”

  “再加工几个。”严大师忽然吩咐道。

  “啊?”罗小楼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该兴师问罪,然后拎着他耳朵吼上半天,再去干活吗?

  “唔,看样子,你能量盒里的核心能量石换了,是一种四级材料。”严大师低头看了一会,视线从手中的能量盒移到罗小楼身上。

  严老头这大师身份真不是盖的,没有疑问,肯定句,而且全中。

  罗小楼不舍地看了一眼严老头明显不打算给他的能量盒,说道:“嗯,是金河晶。”

  也许是因为正在思考,严大师紧绷的脸上出现了缓和的表情,他对罗小楼点点头:“你能有这种创新意识,我非常满意。”

  罗小楼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无论他整理的速度多快,平时处理的材料,加工的零件多完美,严大师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刚刚,他居然夸奖他了!还是因为创新——天知道,他那是为了省钱。

  “你今天下午就留在这里制造能量盒吧,能做几个做几个,我一会儿让沈原来帮你。”严大师满意地看了罗小楼一眼,为他下午的工作做了安排。

  罗小楼这次实在忍不住了,他不安地说道:“我可以自己处理的。”他可用不起沈原当助手啊,那是他的前辈行不行!

  严大师眼睛一瞪,声音立刻带上了火药味儿:“我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做,怎么那么多废话,先给我滚去吃饭,一会儿和沈原一起过来!”

  罗小楼几乎是被轰出了门,现在已经过了休息时间,外面的众多助手已经各就各位了,大家都忍俊不禁地看着罗小楼落荒而逃。严大师的确是脾气火爆,但是——他对新来的小助手发火的次数似乎尤其多啊!

  罗小楼独自一人吃了午饭,然后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不追究了?还是严老头打算拿走他加工的所有能量盒?那好多钱的……

  罗小楼回来的时候,沈原已经在了,相对于罗小楼的不安愧疚,沈原倒是心平气和多了,他笑着拍了拍罗小楼的头,“严大师让我过来,帮你个小忙,我下午本来任务繁重,你可是帮我躲过一劫。快来吧,完不成严大师的任务,他可饶不了你。”

  罗小楼知道沈原是在安慰他,心里稍微安定下来。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也是暴露了,不如趁这个时间练练手,下周五可就是原昔的生日了。

  想到原昔拿到生日礼物的情景,罗小楼嘴角弯了起来。哎,也不知道他收到能量盒是什么表情,这种东西,也许是原昔最不缺的东西。

  罗小楼带来的全部材料其实只有六份,一次可以加工三份,他本来打算那三份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就再加工一次的。

  而这些简单的处理,对机甲研究部部长的首席弟子沈原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了,所以很快他就帮罗小楼处理好了材料。

  但是沈原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罗小楼旁边,看他组装加工。

  罗小楼则是一开始组装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全神贯注,他甚至已经忘了旁边还有一个人。

  严大师拿走的那个是用第一种设计方案组装的,罗小楼这次尝试了第二种方案。一个小时后,第二个能量盒出现了。

  罗小楼将能量盒放进反应仪,盯着反应仪看了一分钟,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忙转过头,看到桌面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放着三份处理好的零件,那效果可比他那个满意度九十九的要好多了。

  罗小楼脸上一红,就说沈宣跟他当助手太大材小用了,严老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罗小楼向沈原道谢,沈原眼睛亮亮地注视着罗小楼,微笑着说道:“不用,你先忙你的。忙完了咱们再说,不要打算你的思路。”

  其实没有什么好打断的,反正他已经牢牢记在脑子里了。

  过了五分钟,罗小楼从反应仪里将能量盒拿了出来,然后两人一起看向上面的数字:五千九百罗。

  罗小楼怔怔地看着那个数字,五千九!老天,马上就接近125给出的标准数字了,而且,上一次才只有四千五百罗,只是仪器的不同居然差了这么多!

  而刚刚严大师拿走的那个,罗小楼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多少能量,严大师忘了给罗小楼留下了——他显然是故意的。

  这时候,罗小楼又听到一个神气活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不错,马上就合格了,原昔一定会非常非常满意的。你这次成功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我,毕竟我的存在对促进你们俩的感情相当有帮助……”

  罗小楼捏着能量盒的手开始用力,你妹的感情,谁要你促进感情了!谁要啊!

  他决定了,今晚不管这混蛋光脑怎么哭,他都要管教管教它。

  不过,沈原就在旁边,再愤怒罗小楼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放下那个能量盒,开始继续组装。

  罗小楼没有用第三种方案,虽然后面两种都不太熟练,但是第四种似乎比第三种稍微好一些。因为这次的方案过于复杂,两个小时后,罗小楼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

  揉着有些僵硬的后背,罗小楼正要站起来,旁边一只白/皙的手伸过来,帮他将能量盒送进了反应仪里。

  “谢谢。”罗小楼庆幸,幸亏是沈原,如果是别人,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

  在等待的时间,沈原转过头看着罗小楼,大概因为劳累脸上微微有些疲色,但是眼里还是带着满足的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笑意,脸颊一侧若隐若现的酒窝又露了出来。

  第二次,这个俊美的年轻人第二次给他这种震撼了!

  而这次和第一个还要不同,罗小楼成长了,而且成长的太迅速了!这种能量盒和那些简单的零件不同,构造复杂,而且对于机甲来说,非常重要。

  而这次的改进,已经多到他看不出来了。沈原怀疑这根本不是改进,而是一种新的方案。难道也是他想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年轻人——

  这时候,罗小楼转过头看向沈原,遗憾地说道:“没想到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才制造了两个,看来你帮我准备的材料只能下次再用了。”

  沈原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已经很不错了,严大师绝对会满意的。对了,刚刚我帮你处理材料的时候,发现你用到了金河晶。”

  “嗯,用来代替重镭石,因为重镭石实在太贵了。”罗小楼不太好意地说道。

  沈原一点嘲笑他的意思也没有,倒是若有所思地说道:“怪不得严大师这么喜欢你,知道吗,联邦最出名的两大制造师,因为观点不同经常互相争吵,几乎可以称得上死敌。其中之一就是严大师,另外一位则是希伯来大师。”

  “严大师主张不断地引进新东西,而希伯来大师则善于在原来的基础上更进一层。最近,两人又为一种引擎的材料吵起来了,严大师这次大胆地引用了一种新型材料。而小楼你这次的方案,非常符合严大师的创新理念。”

  罗小楼张大了嘴:“两大制造师之一?严大师这么厉害……”那么,既然符合了严老头的脾气,他大概也不会惩罚他了吧。

  “好了,我们来看看这次的能量。”沈原微笑着起身去拿反应仪里的能量盒,似乎比罗小楼还心急。

  “多少?”罗小楼看到沈原居然站在那没动静,疑惑地问道。

  沈原忽然转过身,激动地一把抱住罗小楼:“小楼,太惊人了!快看看这次的能量。”

  被一向稳重的沈原抱住,罗小楼有些吃惊,好在沈原很快放开了他,罗小楼往能量盒上看去:六千七百罗。

  罗小楼呆住了,沈原在他耳边惊叹着,连站在门口的严大师都挑了挑眉。

  严大师看了看罗小楼手里的能量盒,忽然:“你做这个是打算做什么?”

  罗小楼回过神,勉强压下心里的激动,实话实说。

  听到是给同居人的礼物,严大师回忆般地说道:“那个年轻人?唔,他上次帮过我,这样,明天你过来,我给你一块四级的能量石,重镭石,也许效果还会更好。”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喂喂老头,上次您的救命恩人也有我行不行!您不要选择性失忆啊喂!

  严大师并没有惩罚罗小楼,除了忘记将第一个能量盒还给他,其它的简直让罗小楼有些受宠若惊。

  罗小楼走出凯恩大门的时候,还有些幸福地回不过神,六千七百罗,让人惊喜的不是这个数字,而是它的成本!

  一个五千罗的三级能量盒是十四万联邦币,而罗小楼的材料大概价值十三万联邦币,但是那些材料可以做出来七个能量盒,也就是说一个成本不过两万!

  就算他不用乌石,他也可以自己制造这种三级能量盒来卖钱了,罗小楼决定,等过几天不忙了,他就和高总管联系。一想到账户里又会有存款,罗小楼幸福地简直要飘起来了。

  罗小楼快到悬浮公车站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上次拦住他的罗少凡带着两个人迎面走来。

  罗少凡看到罗小楼也是一愣,他立刻对身边的两个人吩咐了什么,然后独自一个人向罗小楼走了过来。

  “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我这些天一直在找你,可是包养你的人把你看得太紧了。”罗少凡语调怪异地说道,同时还上下打量着罗小楼。光凭长相,罗小楼虽然相貌不错,但是绝对没有到绝色的地步。那位原昔虽然同样是天才,品位可是实在一般。

  罗小楼冷冷地看了罗少凡一眼,他对罗家的人没有任何好感,罗家的血缘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更何况面前这个连血缘都没有的。

  看罗小楼不打算搭理他准备离开,罗少凡立刻又拦在他面前,说道:“喂,我找你有事!你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果然是下等地方长大的。”

  罗小楼面无表情地抬眼看着他,罗少凡咳嗽了一声说道:“金夫人——也就是你母亲,让我向你要一条项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