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昔愤怒又嫉妒地狠狠瞪着亚特斯,上下打量,妈的,这小子哪点能跟我比?!那白痴的笑容,那傻瓜一样的表情,那低劣的水准——真是越看越生气,不,越看越恶心,真不知道你看中了他哪样?!你给我等着,一会儿老子就把他揍得连他亲妈都认不出来!

  无辜的阳光大男孩疑惑地看了看眼睛喷火的原昔和脸色发白的罗小楼,虽然不太明白情况还是识相地往后退了一步,迟疑着问道:“小楼?原昔是来找你的吧,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罗小楼绝望地意识到逃避不下去了,强忍着恐惧往原昔那边移动了两步,如果他敢按照自己的心意往亚特斯那边走的话,他敢打赌原昔一定会当场发飙的!

  原昔黑沉着脸看了又看两人中间碍眼的距离,心里不断说着他才不介意,然后——粗暴地一把将罗小楼扯到了身边。

  为了缓解疼痛,罗小楼没有任何心里压力地干脆紧紧贴在了原昔身上,除了还是强忍着惊恐地发抖之外,外表看起来还是比较淡定的。

  舔了舔干干的嘴唇,罗小楼艰难地说道:“原昔,这是、这是机甲系的亚特斯,我们,我们是偶尔认识的普通朋友真的!亚特斯,这是——是我的同居人,也是我哥。”罗小楼简直要哭了,总不能说是我主人吧。叫哥,稍微也表示了自己是他小弟的意思……

  罗小楼结结巴巴地说完,他左右两个人都楞了愣。

  亚特斯很强大地马上忽略了暴怒的原昔,那双迷人的蓝眼睛有些受伤地看着罗小楼,不满地叫道:“嘿,我可帮了你小子不少忙——好吧,刚刚你也帮了我,但是说普通朋友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罗小楼已经有翻白眼的冲动了,我擦,友情也需要表白吗?你们一个个神经都这么纤细是要闹哪样?!

  原昔手中的力度轻了不少,心里稍微好受了点,哥……哥这个称呼真不错,想想乖乖的小奴隶在床上磨蹭着靠过来,漂亮而湿润的眼睛看着自己,温顺地叫自己哥的情景……老天,原昔忽然觉得自己发烧了,不仅脸上发热,心律也开始不整齐。

  “啊?!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们关系那么好。”亚特斯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为新发现的两人的亲戚关系惊讶起来。

  罗小楼小心地瞄原昔,他不会怪他不尊敬主人,还乱攀关系吧,但是两个人住在一起,他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借口糊弄亚特斯。

  原昔哼了一声,又狠狠瞪了亚特斯一眼,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这样,不然你以为是哪样?”算了,今天先不揍这个白痴。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但是到底认识,他总要照顾罗小楼的情绪,这么快揍了他朋友似乎不大好……

  亚特斯爽快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惊喜。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可是早就开始仰慕你了。事实上,只要是机甲系的学生,没有人不认识你们三个。”

  原昔看了亚特斯一眼,忽然想到一个从刚刚开始就让他非常不舒服问题,转头看着罗小楼,暴躁而愤怒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会在这?!你平时就是这么兼职的?!”

  罗小楼宽面条泪了,果然还是没忘,傲娇别扭星人独占欲要不要这么强……

  还没等罗小楼想好怎么安抚,亚特斯热情地对着挚友的大哥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想要买机甲,让小楼请假陪我过来,这么贵重的东西,小楼至少能给我做个参考。”

  原昔一听又怒了,妈的,你星期天请假陪他来买机甲,你都没请假陪我来!果然这个亚特斯还是该揍一顿的!

  正在罗小楼胆战心惊地琢磨措辞的时候,他口袋里又开始嗡嗡震动,一个细细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喂,虽然被捉/奸之后,再加点打情骂俏的戏码更容易促进感情,作为你的寄养物,我实在应该支持,但是——能先让我看看拍卖台吗,上面开始出现材料了。”那声音就像是在脑子里说话,罗小楼愣了愣,才发现是口袋里的125。

  捉、捉/奸你妹啊!这只人工智能脑子有问题!一定是这样!

  唔,但是这不失为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好借口……

  瞄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脸色又开始难看的原昔,罗小楼抢在他发火之前说道:“开始拍卖材料了,你们不觉得我们该去看看吗,毕竟这里可有不少好东西。”

  说着,罗小楼拽了拽原昔的衣袖,试图拉着他一起过去。当然了,罗小楼主要是没有办法,他还在被原昔紧紧地抓着。

  暴怒的主人盯着讨好地看着他的奴隶,一副小心翼翼地想邀请自己过去又不敢的表情——原昔只觉得心里的怒火瞬间熄灭了一半,他觉得一个好的主人不应该不满足奴隶的小要求,这是,这是主人的责任。

  原昔心里做出决定之后,不再搭理还在热情地唠叨的亚特斯,摆出一副施恩的样子,冷着脸往台前走去。

  罗小楼悄悄松了口气,将那只蠢蠢的人工智能拉出来摆在外面,它似乎有办法只让自己听到它说话。

  此刻,拍卖师正激动地解说着那些罕见的材料:“想让您改造机甲的成功率提高吗,接下来的材料是——是来自红□域的赤草!这正是每个机甲制造师梦寐以求的四级材料,赤草!不论您是机甲制造师,还是机甲战士,都不应该错过!”

  原昔黑沉着脸,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那个,你要吗?”他会不会对奴隶太好了,这么快就原谅他的话,这家伙会不会更没规矩了?而且,奴隶不适当的调/教是不行的,罗小楼已经越来越不乖了……

  也不能说是不乖,他看着罗小楼的时候,罗小楼就忐忑地小心翼翼地依顺着他。

  但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居然敢给他不知羞耻地私自出来四处勾/搭人……

  罗小楼讶异地看了看原昔,忙说道:“不要,我现在用不上。啊,如果你想要改装机甲的话——”

  看着罗小楼不安的眼神,原昔澎湃燃烧的另一半怒火也快要熄灭了,冷冷哼了一声,嘲讽地打断罗小楼:“你放心,我可不敢指望你。”

  罗小楼吞掉了后半句,你可以找别人的。

  而另外一间贵宾包厢里,凌叙无所谓地将所有的四级材料都拍了下来,转头对杨柯说道:“你看看能用的就留着,不用的直接交给迪恩。”

  杨柯点点头,眼睛里带着激动和异样的光彩,几乎要快维持不住往日的冷静,这不能怪他,只要是机甲制造师,谁见到这么多高级材料能不兴奋?

  杨柯在凌叙转头和罗少天说话的时候,才将视线投到凌叙身上。他是何其幸运,才能得这个人看重。

  ……

  拍卖台上的三级材料也很快被人哄抢而光,接下来,被抬到前面的是两个大箱子。蓝色箱子里是二级材料样品,白色箱子里是一级材料样品。

  而真正拍卖的材料数量则是箱子里各个样品的一百倍!

  罗小楼愤愤嘀咕着,娘的,这也太大手笔了,这是要搞批发吗?像他这样还剩下几千联邦币的人可怎么办……

  拍卖师笑着说道:“虽然这批材料数量大,可是价钱不高,而且如果购买这两种材料的话,还有一小部分材料赠送。”

  罗小楼叹了口气,他其实想买一些一级材料的,但是那数量……

  “罗小楼!把二级材料买下来!快,别让人抢了!”125焦急的声音忽然从耳朵边响起来。

  罗小楼眨了眨眼,是啊,现在买二级材料他也快要用的上了,但是……

  “别犹豫了,那附赠品里有好东西!”125更加焦急了。

  罗小楼探身往二级材料那边看,附送的不过是几块黑色的石头,一小堆蓝线草,几块一级矿石,除了石头不知道名字,都是最常见的东西。

  “喂——”

  正在125焦急地呐喊的时候,二级材料已经有人开始报价了。

  罗小楼犹豫了一下,在这种事情上,125还是有些眼光的,那问原昔先借钱?在他刚刚欺骗了原昔的情况下?

  罗小楼一转头,发现原昔的手刚离开报价器,不由呆呆地问道:“刚才是你买的?”

  原昔瞥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道:“想要你就直接说,难道我养你不是应该的吗?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个宽宏大量的——哥哥,难道这些日子不是一直都是我在养家?”明明是嘲讽的语气,但是怎么都透着一种得意和骄傲。

  喂喂,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有本事你别住我房子里了,别让我帮你打理收拾了!更关键的是,连亚特斯那混蛋都在诡异地看着这边了!

  罗小楼别扭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谢谢。”

  原昔沉默了几秒,在亚特斯越发诡异的目光下,凑近罗小楼,别扭地说道:“下午没事了,我要去机甲俱乐部训练。”

  天呐,罗小楼仿佛看到一只凶巴巴的猫咪蹭过来,骄傲地在身边来回转悠,一副给你面子让你顺毛的架势……

  强忍住笑意,罗小楼低声说道:“那正好啊,我也没事,你带上我行吗?”

  原昔满意地点头,“既然你求我了,那就一起去吧。”

  “原昔,我,我能一起去吗?”两人身后传来亚特斯激动且不识相的声音。

  刚刚的二级材料在原昔报过两次价之后被买下来,这种普通的材料到处都能买到,价位太高了就不合算了。

  三人往外走的时候,125不禁感叹道:“果然家里当家做主的是原昔,我早看出来了。我真心建议你跟他搞好关系,实在不行,你可以——等我查一下,可以色/诱!这法子对男人来说最不可抗拒了,嘿,你用力捏/我是什么意思?!”

  最后和天冬交接好送货事宜,三人一起去了机甲俱乐部,这种高级的地方亚特斯并没有来过,激动得脸色发红,原昔交代接待人员给亚特斯准备了练习用机甲。

  罗小楼又一次荣幸地进了原昔的白色机甲的副座,原昔这次并没有给罗小楼讲解,而是应亚特斯的请求和他对战。

  一般两分钟结束一次的战局,亚特斯居然越挫越勇,挑战了几十次。原昔大概也并不反感有人可以练手,高难度动作信手拈来,和在学校里见识到的完全不在一个水准的操作技巧,更让亚特斯惊叹沉迷。

  亚特斯的机甲是最普通的,但是罗小楼也看得出来,原昔根本没有动用白色机甲的大部分功能,仅用快速的移动就封住了亚特斯的所有攻击。

  罗小楼心里感叹,不愧是sss级的变态,亚特斯这个a级的优秀机甲战士完全不够看啊。

  在亚特斯又一次被ko掉之后,那架普通机甲终于停了下来。亚特斯意犹未尽地看了看对面的白色机甲,他不能不停下来,这架普通机甲系统刚刚通知他机甲需要维修,而且能量盒能量低于百分之十。

  亚特斯抹了把汗,打开驾驶舱,从里面跳了出来,短短一个下午,他觉得学到的东西比这一个学期都要多,不行,他必须去找这里的工作人员,将对战录像带回去,好好观摩。

  原昔并没有从机甲里出来,只是得意洋洋地看了罗小楼一眼,带着罗小楼往训练区去了。

  罗小楼嘴角一抽,他看我做什么?他又不是赢给我看的……

  原昔训练时,罗小楼细细地观察着原昔对机甲的驾驶,同时不断想象如果是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和判断。不知道是不是125说过意识源力觉醒的原因,他居然能勉强看清楚原昔几乎成了一片虚影的手速。

  而这些天又经常被原昔带着去进行虚拟训练,对机甲驾驶技巧也熟悉了不少,现在再看原昔下达的指令,几乎没有一条是多余的,也就是说,原昔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最佳捷径!

  最后原昔终于尽兴,驾驶着机甲慢悠悠地往门口走去。

  罗小楼看了双眼明亮满头大汗的原昔,看得出来,他上午的怒气已经无影无踪了,唔,难道陪他出来一个下午这么重要?这性格是不是太任性别扭了啊,这算是独占欲还是护食啊——猫有这种习性吗……

  离开的时候,招待人员似乎有事要找原昔,罗小楼和亚特斯便在训练室里等他。

  亚特斯已经将和原昔对战的录像拿到手了,一副万事满足的模样。他还沉浸在和高手对战的激动当中,对原昔佩服得几乎五体投地。

  罗小楼看着他,不由笑道:“本来陪你出来买机甲,机甲没买到,倒是收了三个废弃的机甲。看来,你又攒钱了。”

  亚特斯却完全没有懊悔的神色,他正色说道:“能得到‘守候’,是用多少机甲都换不来的,你不知道它对我的意义。唔,等哪天成了知名的机甲制造师,一定要帮我把它修好。”

  罗小楼大笑起来,“承蒙你看得起我,对于‘守候’来说,那可都是大师都难以弥补的创伤,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只能说明,我已经成了天才中的天才。不过,就算我修好了,你能驾驶‘守候’吗?要知道,能驾驶‘守候’的人,一定是顶级的机甲战士。”

  “我真心觉得我成为顶级机甲战士的机率比你成为天才机甲制造师的机率要高得多。”

  两人一时的玩笑话,没想到若干年后全部成真。当英雄亚特斯驾驶‘守候’凯旋而归的时候,他对前来采访的人说了一句话:我最幸运的事,是圣米罗学院认识了一位挚友,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而这时侯,亚特斯从欣喜中回过神,问道:“唔,说起来,你跟我出门,为什么还要对原昔说谎?有必要吗?我看他很生气啊……”

  一提到这个,罗小楼立刻蔫了,依照原昔那种别扭的性格,这事估计还没有完,他叹了口气,说道:“是这样,原昔的生日快到了,我要为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但是这总不能当着他的面准备,我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亚特斯大笑起来,用力拍着罗小楼的肩膀:“没想到你小子对你哥还真不错。”

  是啊,他都要求了能不准备嘛……

  在门外站着的原昔愣了好一会儿,才耳朵红红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进门之后,原昔拽起罗小楼,快速地说道:“走了。”

  晚饭时间,罗小楼炒了两个素菜,特意为原昔煎了一碟子鱼,还熬了原昔喜欢的鱼片粥。

  他本以为原昔会继续质问的,结果原昔只是慢条斯理地享用着那盘鱼,并且虽然不明显,但是他的嘴角一直往上翘着。

  罗小楼终于放心了,晚饭之后,他开始研究那些被送到家里的材料,除了自己买的那些制造能量盒的材料,还有125买的那一大批二级材料,能让125那个家伙说是好东西的到底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留言%>_<% 和长评,只要能送分的我都会送,但是jj这两天特抽,但是过一段时间留言还会出来,我会把应该送分的留言都补上,对不起大家了。

  还有,今天更晚了oml。

  谢谢596930,钟晓生,jinjing162,ztbs86,lisali0108,dyn092x,zssmjsyy,pumppooh,kkilw8318,的地雷,谢谢nihewo5201zl的手榴弹。

  还有,一位有才的id‘我赌作者看不见~ ’姑娘手绘的封面,实在太有爱了,文案上我也贴了,再来个大的,嘿嘿。

  小楼好人妻哟,原昔你脸红了,另,我能说一下我好萌那条鱼吗……

  --------

  原昔愤怒又嫉妒地狠狠瞪着亚特斯,上下打量,妈的,这小子哪点能跟我比?!那白痴的笑容,那傻瓜一样的表情,那低劣的水准——真是越看越生气,不,越看越恶心,真不知道你看中了他哪样?!你给我等着,一会儿老子就把他揍得连他亲妈都认不出来!

  无辜的阳光大男孩疑惑地看了看眼睛喷火的原昔和脸色发白的罗小楼,虽然不太明白情况还是识相地往后退了一步,迟疑着问道:“小楼?原昔是来找你的吧,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罗小楼绝望地意识到逃避不下去了,强忍着恐惧往原昔那边移动了两步,如果他敢按照自己的心意往亚特斯那边走的话,他敢打赌原昔一定会当场发飙的!

  原昔黑沉着脸看了又看两人中间碍眼的距离,心里不断说着他才不介意,然后——粗暴地一把将罗小楼扯到了身边。

  为了缓解疼痛,罗小楼没有任何心里压力地干脆紧紧贴在了原昔身上,除了还是强忍着惊恐地发抖之外,外表看起来还是比较淡定的。

  舔了舔干干的嘴唇,罗小楼艰难地说道:“原昔,这是、这是机甲系的亚特斯,我们,我们是偶尔认识的普通朋友真的!亚特斯,这是——是我的同居人,也是我哥。”罗小楼简直要哭了,总不能说是我主人吧。叫哥,稍微也表示了自己是他小弟的意思……

  罗小楼结结巴巴地说完,他左右两个人都楞了愣。

  亚特斯很强大地马上忽略了暴怒的原昔,那双迷人的蓝眼睛有些受伤地看着罗小楼,不满地叫道:“嘿,我可帮了你小子不少忙——好吧,刚刚你也帮了我,但是说普通朋友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罗小楼已经有翻白眼的冲动了,我擦,友情也需要表白吗?你们一个个神经都这么纤细是要闹哪样?!

  原昔手中的力度轻了不少,心里稍微好受了点,哥……哥这个称呼真不错,想想乖乖的小奴隶在床上磨蹭着靠过来,漂亮而湿润的眼睛看着自己,温顺地叫自己哥的情景……老天,原昔忽然觉得自己发烧了,不仅脸上发热,心律也开始不整齐。

  “啊?!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们关系那么好。”亚特斯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为新发现的两人的亲戚关系惊讶起来。

  罗小楼小心地瞄原昔,他不会怪他不尊敬主人,还乱攀关系吧,但是两个人住在一起,他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借口糊弄亚特斯。

  原昔哼了一声,又狠狠瞪了亚特斯一眼,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这样,不然你以为是哪样?”算了,今天先不揍这个白痴。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但是到底认识,他总要照顾罗小楼的情绪,这么快揍了他朋友似乎不大好……

  亚特斯爽快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惊喜。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可是早就开始仰慕你了。事实上,只要是机甲系的学生,没有人不认识你们三个。”

  原昔看了亚特斯一眼,忽然想到一个从刚刚开始就让他非常不舒服问题,转头看着罗小楼,暴躁而愤怒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会在这?!你平时就是这么兼职的?!”

  罗小楼宽面条泪了,果然还是没忘,傲娇别扭星人独占欲要不要这么强……

  还没等罗小楼想好怎么安抚,亚特斯热情地对着挚友的大哥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想要买机甲,让小楼请假陪我过来,这么贵重的东西,小楼至少能给我做个参考。”

  原昔一听又怒了,妈的,你星期天请假陪他来买机甲,你都没请假陪我来!果然这个亚特斯还是该揍一顿的!

  正在罗小楼胆战心惊地琢磨措辞的时候,他口袋里又开始嗡嗡震动,一个细细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喂,虽然被捉/奸之后,再加点打情骂俏的戏码更容易促进感情,作为你的寄养物,我实在应该支持,但是——能先让我看看拍卖台吗,上面开始出现材料了。”那声音就像是在脑子里说话,罗小楼愣了愣,才发现是口袋里的125。

  捉、捉/奸你妹啊!这只人工智能脑子有问题!一定是这样!

  唔,但是这不失为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好借口……

  瞄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脸色又开始难看的原昔,罗小楼抢在他发火之前说道:“开始拍卖材料了,你们不觉得我们该去看看吗,毕竟这里可有不少好东西。”

  说着,罗小楼拽了拽原昔的衣袖,试图拉着他一起过去。当然了,罗小楼主要是没有办法,他还在被原昔紧紧地抓着。

  暴怒的主人盯着讨好地看着他的奴隶,一副小心翼翼地想邀请自己过去又不敢的表情——原昔只觉得心里的怒火瞬间熄灭了一半,他觉得一个好的主人不应该不满足奴隶的小要求,这是,这是主人的责任。

  原昔心里做出决定之后,不再搭理还在热情地唠叨的亚特斯,摆出一副施恩的样子,冷着脸往台前走去。

  罗小楼悄悄松了口气,将那只蠢蠢的人工智能拉出来摆在外面,它似乎有办法只让自己听到它说话。

  此刻,拍卖师正激动地解说着那些罕见的材料:“想让您改造机甲的成功率提高吗,接下来的材料是——是来自红色区域的赤草!这正是每个机甲制造师梦寐以求的四级材料,赤草!不论您是机甲制造师,还是机甲战士,都不应该错过!”

  原昔黑沉着脸,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那个,你要吗?”他会不会对奴隶太好了,这么快就原谅他的话,这家伙会不会更没规矩了?而且,奴隶不适当的调/教是不行的,罗小楼已经越来越不乖了……

  也不能说是不乖,他看着罗小楼的时候,罗小楼就忐忑地小心翼翼地依顺着他。

  但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居然敢给他不知羞耻地私自出来四处勾/搭人……

  罗小楼讶异地看了看原昔,忙说道:“不要,我现在用不上。啊,如果你想要改装机甲的话——”

  看着罗小楼不安的眼神,原昔澎湃燃烧的另一半怒火也快要熄灭了,冷冷哼了一声,嘲讽地打断罗小楼:“你放心,我可不敢指望你。”

  罗小楼吞掉了后半句,你可以找别人的。

  而另外一间贵宾包厢里,凌叙无所谓地将所有的四级材料都拍了下来,转头对杨柯说道:“你看看能用的就留着,不用的直接交给迪恩。”

  杨柯点点头,眼睛里带着激动和异样的光彩,几乎要快维持不住往日的冷静,这不能怪他,只要是机甲制造师,谁见到这么多高级材料能不兴奋?

  杨柯在凌叙转头和罗少天说话的时候,才将视线投到凌叙身上。他是何其幸运,才能得这个人看重。

  ……

  拍卖台上的三级材料也很快被人哄抢而光,接下来,被抬到前面的是两个大箱子。蓝色箱子里是二级材料样品,白色箱子里是一级材料样品。

  而真正拍卖的材料数量则是箱子里各个样品的一百倍!

  罗小楼愤愤嘀咕着,娘的,这也太大手笔了,这是要搞批发吗?像他这样还剩下几千联邦币的人可怎么办……

  拍卖师笑着说道:“虽然这批材料数量大,可是价钱不高,而且如果购买这两种材料的话,还有一小部分材料赠送。”

  罗小楼叹了口气,他其实想买一些一级材料的,但是那数量……

  “罗小楼!把二级材料买下来!快,别让人抢了!”125焦急的声音忽然从耳朵边响起来。

  罗小楼眨了眨眼,是啊,现在买二级材料他也快要用的上了,但是……

  “别犹豫了,那附赠品里有好东西!”125更加焦急了。

  罗小楼探身往二级材料那边看,附送的不过是几块黑色的石头,一小堆蓝线草,几块一级矿石,除了石头不知道名字,都是最常见的东西。

  “喂——”

  正在125焦急地呐喊的时候,二级材料已经有人开始报价了。

  罗小楼犹豫了一下,在这种事情上,125还是有些眼光的,那问原昔先借钱?在他刚刚欺骗了原昔的情况下?

  罗小楼一转头,发现原昔的手刚离开报价器,不由呆呆地问道:“刚才是你买的?”

  原昔瞥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道:“想要你就直接说,难道我养你不是应该的吗?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个宽宏大量的——哥哥,难道这些日子不是一直都是我在养家?”明明是嘲讽的语气,但是怎么都透着一种得意和骄傲。

  喂喂,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有本事你别住我房子里了,别让我帮你打理收拾了!更关键的是,连亚特斯那混蛋都在诡异地看着这边了!

  罗小楼别扭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谢谢。”

  原昔沉默了几秒,在亚特斯越发诡异的目光下,凑近罗小楼,别扭地说道:“下午没事了,我要去机甲俱乐部训练。”

  天呐,罗小楼仿佛看到一只凶巴巴的猫咪蹭过来,骄傲地在身边来回转悠,一副给你面子让你顺毛的架势……

  强忍住笑意,罗小楼低声说道:“那正好啊,我也没事,你带上我行吗?”

  原昔满意地点头,“既然你求我了,那就一起去吧。”

  “原昔,我,我能一起去吗?”两人身后传来亚特斯激动且不识相的声音。

  刚刚的二级材料在原昔报过两次价之后被买下来,这种普通的材料到处都能买到,价位太高了就不合算了。

  三人往外走的时候,125不禁感叹道:“果然家里当家做主的是原昔,我早看出来了。我真心建议你跟他搞好关系,实在不行,你可以——等我查一下,可以色/诱!这法子对男人来说最不可抗拒了,嘿,你用力捏/我是什么意思?!”

  最后和天冬交接好送货事宜,三人一起去了机甲俱乐部,这种高级的地方亚特斯并没有来过,激动得脸色发红,原昔交代接待人员给亚特斯准备了练习用机甲。

  罗小楼又一次荣幸地进了原昔的白色机甲的副座,原昔这次并没有给罗小楼讲解,而是应亚特斯的请求和他对战。

  一般两分钟结束一次的战局,亚特斯居然越挫越勇,挑战了几十次。原昔大概也并不反感有人可以练手,高难度动作信手拈来,和在学校里见识到的完全不在一个水准的操作技巧,更让亚特斯惊叹沉迷。

  亚特斯的机甲是最普通的,但是罗小楼也看得出来,原昔根本没有动用白色机甲的大部分功能,仅用快速的移动就封住了亚特斯的所有攻击。

  罗小楼心里感叹,不愧是sss级的变态,亚特斯这个a级的优秀机甲战士完全不够看啊。

  在亚特斯又一次被ko掉之后,那架普通机甲终于停了下来。亚特斯意犹未尽地看了看对面的白色机甲,他不能不停下来,这架普通机甲系统刚刚通知他机甲需要维修,而且能量盒能量低于百分之十。

  亚特斯抹了把汗,打开驾驶舱,从里面跳了出来,短短一个下午,他觉得学到的东西比这一个学期都要多,不行,他必须去找这里的工作人员,将对战录像带回去,好好观摩。

  原昔并没有从机甲里出来,只是得意洋洋地看了罗小楼一眼,带着罗小楼往训练区去了。

  罗小楼嘴角一抽,他看我做什么?他又不是赢给我看的……

  原昔训练时,罗小楼细细地观察着原昔对机甲的驾驶,同时不断想象如果是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和判断。不知道是不是125说过意识源力觉醒的原因,他居然能勉强看清楚原昔几乎成了一片虚影的手速。

  而这些天又经常被原昔带着去进行虚拟训练,对机甲驾驶技巧也熟悉了不少,现在再看原昔下达的指令,几乎没有一条是多余的,也就是说,原昔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最佳捷径!

  最后原昔终于尽兴,驾驶着机甲慢悠悠地往门口走去。

  罗小楼看了双眼明亮满头大汗的原昔,看得出来,他上午的怒气已经无影无踪了,唔,难道陪他出来一个下午这么重要?这性格是不是太任性别扭了啊,这算是独占欲还是护食啊——猫有这种习性吗……

  离开的时候,招待人员似乎有事要找原昔,罗小楼和亚特斯便在训练室里等他。

  亚特斯已经将和原昔对战的录像拿到手了,一副万事满足的模样。他还沉浸在和高手对战的激动当中,对原昔佩服得几乎五体投地。

  罗小楼看着他,不由笑道:“本来陪你出来买机甲,机甲没买到,倒是收了三个废弃的机甲。看来,你又攒钱了。”

  亚特斯却完全没有懊悔的神色,他正色说道:“能得到‘守候’,是用多少机甲都换不来的,你不知道它对我的意义。唔,等哪天成了知名的机甲制造师,一定要帮我把它修好。”

  罗小楼大笑起来,“承蒙你看得起我,对于‘守候’来说,那可都是大师都难以弥补的创伤,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只能说明,我已经成了天才中的天才。不过,就算我修好了,你能驾驶‘守候’吗?要知道,能驾驶‘守候’的人,一定是顶级的机甲战士。”

  “我真心觉得我成为顶级机甲战士的机率比你成为天才机甲制造师的机率要高得多。”

  两人一时的玩笑话,没想到若干年后全部成真。当英雄亚特斯驾驶‘守候’凯旋而归的时候,他对前来采访的人说了一句话:我最幸运的事,是圣米罗学院认识了一位挚友,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而这时侯,亚特斯从欣喜中回过神,问道:“唔,说起来,你跟我出门,为什么还要对原昔说谎?有必要吗?我看他很生气啊……”

  一提到这个,罗小楼立刻蔫了,依照原昔那种别扭的性格,这事估计还没有完,他叹了口气,说道:“是这样,原昔的生日快到了,我要为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但是这总不能当着他的面准备,我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亚特斯大笑起来,用力拍着罗小楼的肩膀:“没想到你小子对你哥还真不错。”

  是啊,他都要求了能不准备嘛……

  在门外站着的原昔愣了好一会儿,才耳朵红红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进门之后,原昔拽起罗小楼,快速地说道:“走了。”

  晚饭时间,罗小楼炒了两个素菜,特意为原昔煎了一碟子鱼,还熬了原昔喜欢的鱼片粥。

  他本以为原昔会继续质问的,结果原昔只是慢条斯理地享用着那盘鱼,并且虽然不明显,但是他的嘴角一直往上翘着。

  罗小楼终于放心了,晚饭之后,他开始研究那些被送到家里的材料,除了自己买的那些制造能量盒的材料,还有125买的那一大批二级材料,能让125那个家伙说是好东西的到底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