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主管带着两人来到拍卖场入口,转身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我会让莉莉带你们去顶层的贵宾包厢,今天有不少新鲜货,包括稀有的高级物品,希望二位都能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满意而归。”

  罗小楼和亚特斯忙和高主管道别,然后在莉莉的带领下,来到顶层。莉莉幽怨地瞥了一眼几乎双眼放光地盯着台上的亚特斯,明明还没有开始,这位帅哥就不能先放松一下,聊聊天什么的吗——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可是,那凌乱的黑发,那专注而单纯的蓝眼,热情如火的性格,几乎每一处都狠狠击中莉莉的少女之心——实在是太性/感迷人了!

  莉莉无奈,只能对两人说道:“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按手边的按钮可以报价参加竞拍。另外,一会侍者会送免费的酒水和食物进来,希望你们在这里度过愉快的一天,如果有其他事可以直接过来找我。”说完又看了亚特斯一眼,难掩失望地离开了。

  罗小楼同样没空注意莉莉,他正忙着捂住胸口的衣服,125这个混蛋,非常不识相地自己开机了。

  “嘿,你说过不能让外人发现的,听着,要真有什么事,我绝对会把你扔出去让你自己解决问题。”罗小楼瞟了亚特斯一眼,小声警告着。

  “别担心,你旁边那家伙根本不会分半点注意力给你。而且,跟原昔比起来,他的等级可差多了。”125相当镇定地说道,随即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抱怨道:“唔,不过,昨晚可真把我吓坏了,原昔居然脱你衣服,还差点亲到我——幸亏我旁边的小咪咪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天呐,那感觉糟糕透了!”

  小、小咪咪?我靠,它这都是跟哪里学的!

  罗小楼的脸已经红得快要发紫了,该死的125,你难道就不能表现的像个正常的人工智能一样吗!你只是个没有人类感情的光脑,而不是因为跟着双亲一起睡而对父母的夜间活动充满好奇的小孩!罗小楼现在已经开始考虑,睡觉的时候也许该把这家伙放到实验室,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带坏——这个智能光脑的。

  过了几秒,尴尬脸红的罗小楼忽然发觉了不对劲,“等等,你不是说为了不让原昔发现,你会呈死机状态吗?”

  “真没常识,人类也有假死这一说好不好。”125又努力翻给罗小楼一个白眼,当然在罗小楼眼里,只不过闪了一下罢了,它相当遗憾地继续说道:“可惜你们没有继续下去,我看到不少电影中,主人公双方都会一直做到最后的。”

  “什么最后?”罗小楼黑着脸咬牙切齿地问道。

  125丝毫没有察觉到半个野兽血统的主人已经恼羞成怒了,它用一种你这都不懂的得意语调地说道:“当然是——你难道没看过电影吗,不管是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一般都从开头,额,就是你们昨晚那样,一直做到最后,我上网查过,有人说这就是爱的证明——”

  去他的见鬼的爱的证明!这光脑到底都在看什么东西?

  “我真是很抱歉没有让你看到最后啊!”罗小楼磨着牙说道,然后用力将绿色玉石塞进黑暗的里衣兜里,无论它怎么震动,都不搭理他。

  “嘿!你不能这样,你这是虐待——”125结结巴巴地说道,它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毛罗小楼了。

  “嗯哼,你可以去控告我。”罗小楼大方地说道,反正没有地方受理光脑控告主人的案例。

  “……好吧,我会乖的,我保证。”125可怜兮兮地震动道,小声说道:“如果我这样,等会儿你能让我出来看一会儿吗?”

  “看你的表现。”罗小楼表示不想再谈下去了,拍卖会已经开始了,他再和125罗嗦下去,很有可能被亚特斯发现,亚特斯已经回头看了好几次了。

  “你自己在那干什么呢,快,机甲马上就要出来了。”亚特斯激动地招呼罗小楼,“一会儿我选出来适合我的,你帮我参考参考。”

  罗小楼坐到了亚特斯旁边,他们包厢的位置在三层,二楼和一楼是看台,整个拍卖场呈环形设计,最中间的巨大平台是拍卖台。

  “女士们,先生们,如果您是机甲战士,或者机甲爱好者,下面的惊喜请您千万不要错过,我们天冬拍卖行将为您呈现型号最全最新,属性功能最多的高级机甲!”随着拍卖师极具感染力的话语,十个盒子被捧了出来摆在桌上。

  “下面,我们来看第一款机甲。”拍卖师拿出盒子里的空间钮,轻轻一按之后,一架黑色的豹型机甲出现在人们面前。

  “是难得一见的二级云豹机甲!”

  下方的众人也开始激动起来,如果说大多数人都喜欢人型机甲的话,那么少数的几款受人们欢迎的兽型机甲,云豹机甲绝对算是其中之一,而且又是二级机甲,速度和外壳防御力都相当惊人。

  而这款云豹机甲还有另外一个亮眼的地方,机甲制造师为这款机甲配了一把长达四米的弯刀,蓝色的刀身一看就不是普通武器,而经过拍卖师的介绍,人群中更是沸腾,弯刀的伤害实在太高了!

  最后,在人们的竞价之下,这款二级机甲被人以五百万联邦币的价格买走。

  接着,又出现了几款人型机甲,颜色各异,功能不一,但是不可否认,全是令人眼前一亮的高性能机甲。

  罗小楼仔细看着,一一记着各款的特征,他偶尔侧头看看亚特斯,发现他紧紧盯着拍卖台,却一次也没有按过按钮。

  这些都是二级机甲,价钱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贵了。

  直到第九款机甲出现的时候,亚特斯才惊叹般地叫了一声,那是一款全黑的机甲,武器除了激光炮,还有一柄长枪。而经过拍卖师的介绍,这机甲的攻击和防御又让全场的人震惊了!

  最后,拍卖师笑眯眯地说道:“再告诉大家一个令人心动的消息,这是一款三级机甲!”

  三级机甲!在安塞星球这样的b级行星上,也算是非常高级的机甲了。军部不说,一般最新最高级的机甲大多数都掌握在国家手里。普通机甲战士拥有的大部分是一级机甲,而少部分人有能力和财力使用二级机甲,三级机甲,可以说已经到了罕见的地步了。

  至于传说中的四级机甲,安塞星球虽然也是被允许拥有的,但是那种机甲要通过特殊渠道获得,平常的交易中是根本看不到的。

  罗小楼注意到亚特斯在看到这款机甲的时候,双手紧紧攥了起来,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加重了。

  罗小楼自然看得出来,这款机甲比之前的机甲都要高级,而且非常适合亚特斯,但是,悄悄看了面无表情的亚特斯一眼,罗小楼在心里叹了口气。

  二级机甲现在他们都买不起,更何况三级机甲。

  最后,第九款机甲被人以一千三百万联邦币的高价买走。

  第十款机甲同样是一款三级机甲,这两款机甲应该是拍卖会的压轴之作,最后一款机甲的攻击和防御略逊于第九款,但是胜在形态娇小,颜色也绚丽,很明显的,这是一款女士机甲。

  在场的女士都惊喜起来,亚特斯自然不可能感兴趣,罗小楼察觉到,自从第九款机甲被人买走之后,亚特斯的情绪就低落下来。

  “等以后我们出人头地,钱多得花不完了,你想要什么样的机甲没有?”罗小楼拍了拍亚特斯的肩膀,低声安慰道,“而且,现在我们学校里,用一级机甲的学生还是绝大多数的。”

  亚特斯点了点头,笑容里有些苦涩。罗小楼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从没有见过谁像亚特斯一样热爱机甲。而那款黑色机甲,确实是适合亚特斯的。

  “再看看,下面估计会有一级机甲出来。”最后,亚特斯自己勉强振作起来说道。

  罗小楼点点头,两人又看向拍卖台。

  出人意料的是,第十款机甲以一千五百万联邦币的最高价被人买走。看来,永远不要小看女人的消费能力,无论在任何方面。

  接下来,天冬果然象征性地展出了两架一级机甲。亚特斯参与了第二款机甲的竞拍,悲剧的是,由于是高级拍卖会,这里的一级机甲也是小极品属性。

  最后两架一级机甲分别以一百五十万和一百七十万的高价被人买走。

  “看来,我们在这里根本买不到机甲,外面店里的机甲最普通的是一百万,偶尔还会有特惠活动,一会儿我陪你去机甲店逛逛。”罗小楼忍不住说道。

  亚特斯沉默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只带了九十万联邦币过来,这已经是他从小到大的零用钱和打工工资的总和了。

  就在两人考虑要不要离开的时候,拍卖台上又被送上来三款机甲,但是这次却是报废的机甲,拍卖师玩笑着说是天冬附送的小礼物,起拍价一万联邦币。

  罗小楼怔怔地看着台上的三架缺胳膊少腿,一看就经过战火洗礼的机甲,不由有些发呆,这些报废的机甲买来能做什么?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的右胳膊忽然一疼,他转头一看,亚特斯正用力抓着他的胳膊,眼睛里的沮丧颓败一扫而光,他激动地看着下面,嘴唇哆嗦着,“老天!是——是‘守候’!”

  罗小楼看着明显不对劲的亚特斯,挑了挑眉,劝说道:“什么‘守候’,你可千万别冲动,听拍卖师报的数据,那些机甲绝对不能再用了,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买了也就只能做一些搬运之类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混蛋!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守候’!”亚特斯激动的连眼睛都红了,他拉着罗小楼,指着最左边的一款灰色机甲,快速说道:“看到没,那就是高晨上将驾驶着出战了无数次的机甲‘守候’!”

  “啊?一位上将的机甲?怎么会流落到拍卖会上?”罗小楼疑惑了。

  亚特斯的眼神一黯:“高晨上将在战场上牺牲了,这已经是前年的事了。我小时候就看到他驾驶着这架机甲为保卫联邦而战,他一直是我的偶像。”

  “一位英雄的机甲,就算是牺牲了,这架机甲也应该被送进国家博物馆好好保存起来吧?”罗小楼皱起眉。

  “……按理说是的,但是高晨上将原来是安塞星球上现在执政党的敌对党成员,当时他就反感这种官场权术争斗,更愿意在上战场驰骋。后来,现在的执政党上位没多久,高晨将军战死,他的葬礼表面上举办的十分风光。但是实际上,他的家人都没有得到妥善安排。现在,连‘守候’也——”亚特斯哽咽了,他忽然抬手往按钮按去。

  罗小楼也没有再阻止亚特斯,这样一位英雄,这样一架机甲,不能不让他心存敬意。就算英雄末路,它也不该遭到这种对待,不该被那些认不出它的人买走做最普通的苦力,然后在一两年后一个垃圾场里报废销毁。

  本来报到三十万联邦币的时候就没有人报价了,但是亚特斯加入之后,原来那个志在必得的买主居然开始竞争。

  三架破破烂烂的机甲,现在已经高达九十万!

  二楼的隔间内,一位肥胖的中年男人愤愤地盯着台上,愤怒地低声吼道:“怎么回事?!这要是完不成上校吩咐的任务,我们怎么交代!”

  他身边一个随从模样的人也急得直冒汗:“申老板,可是我们没有更多钱了……谁知道这几架报废的机甲也有人抢,妈的,也不知道哪个土豹子这都看不出来……”

  申老板踹了他身边的人一脚,怒道:“现在抱怨有什么用?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多带钱,你——”

  随从哭丧着脸:“您又不是不知道,夫人她说不让您带太多钱出门。”

  胖子似乎极为畏惧夫人,狠狠瞪了随从一眼,吼道:“那你还不快去想办法,让丁二过来送钱!我们今天必须买下机甲,还要保证让它们全部销毁!”

  看着一脸忧色的亚特斯,罗小楼默默地点开自己的通讯仪,说道:“我这里还有十万,你先拿去用。”

  亚特斯吃惊地瞪大眼,罗小楼这小子每次花钱都心疼得要命,而且他们几个也知道罗小楼确实没钱,现在在已经花了十万的情况下,居然开口就借给他十万。

  罗小楼笑了笑,说道:“别看我,我就这些钱了,你赶紧拍下来,不然真危险了。”

  最后,亚特斯直接报了一百万,全场静了很久,最后在一片讶异声中,拍卖师将三架报废机甲收进空间钮。三架机甲成功被亚特斯拍下来。

  而另外一间屋子里的胖子冷汗直流,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位上校。

  “小楼,关键时刻,真够兄弟。”亚特斯摸着那个灰色的空间钮,脸上满是欣慰的笑意,比买到他需要的机甲还要高兴。

  罗小楼也松了口气,说道:“幸亏对方没有及时跟上来,否则咱们俩可没有再多的钱了。”原昔的卡里虽然有钱,一来那不是罗小楼的,罗小楼除了家用,从来不花里面的钱,二来他也没有随身带着。

  “行了,既然没钱了,我们回去吧。”罗小楼说道。

  “别啊,来都来了,我们再看看,万一一会儿又看中什么好东西——咳,我知道没钱了,长长见识也好。”亚特斯脸上的沉重已经一扫而光,又恢复了那个阳光大男孩的模样。

  罗小楼无语,自己出门去厕所。他回来的时候,刚拐过弯,门已经在他手边了,然后罗小楼看到前面走来一群人。

  在看清那群人是谁的时候,罗小楼立刻变了脸色,心里咆哮起来:老天,这种时候,你让原昔、罗少君,凌叙和杨柯一起出现在他面这是要闹哪样?!

  对面四个人显然也看见他了,几人同样万分诧异,上面是贵宾包厢,罗小楼怎么也不像能订到这种位置的人。

  还有比在外面被原昔抓包更考验人更苦逼的事吗?!在他早上刚跟原昔说过他今天要去打工之后?!

  哦不!在外人面前被家暴太丢人了好不好!!要不就装作没有看到赶紧进去吧——罗小楼心里泪流满面地想道,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了。最后,罗小楼一扭头,目不斜视,装作没有看到几人,推门进了屋里。

  其余几人全部看向原昔,这样的跟班真的没问题吗?

  原昔本来就一直面无表情,这会眼睛里凶光流露,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他对罗少天和凌叙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走,我有点事。”

  另外两人答应了,心里却更加诧异,把一起来的同学丢下,就算是现在追进去教训罗小楼,原昔也太在乎那个小子了吧。

  原昔进门之后又将门狠狠甩上,隔音效果良好的门顿时挡住了另外三人若有所思的视线。

  亚特斯正好兴奋地转过头,说道:“小楼,快来——原昔?”

  原昔的脸色更阴郁了,该死的,说谎也就算了,就然还背着我跟个男人鬼混!!

  看着原昔愤怒到极点的脸色,罗小楼手脚都开始颤抖了,天呐——他不要当着亚特斯的面挨揍啊!

  “你们?”偏偏阳光大男孩除了对机甲感兴趣,真是一点也不会察言观色,现在居然还在询问罗小楼和原昔的关系。

  罗小楼不断朝亚特斯使眼色,均告失败,而原昔却眼尖地捕捉到了罗小楼的眼色,怒火更盛。

  妈的,你还敢当着我的面跟这个奸/夫眉来眼去!!

  作者有话要说:125你呆得快要超越小胖了有木有……

  谢谢p11239454p,dyn092/ 73025,cys1987/ 19771002,摩卡滋味,patrizhan08,qingmei19860223,深红色坟墓,扔的地雷。万分感谢。

  还有这么jj这么一直抽的情况下留言和支持的姑娘们

  附一张作者为小楼祈祷的图……不许嘲笑作者神马的!

  高主管带着两人来到拍卖场入口,转身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我会让莉莉带你们去顶层的贵宾包厢,今天有不少新鲜货,包括稀有的高级物品,希望二位都能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满意而归。”

  罗小楼和亚特斯忙和高主管道别,然后在莉莉的带领下,来到顶层。莉莉幽怨地瞥了一眼几乎双眼放光地盯着台上的亚特斯,明明还没有开始,这位帅哥就不能先放松一下,聊聊天什么的吗——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可是,那凌乱的黑发,那专注而单纯的蓝眼,热情如火的性格,几乎每一处都狠狠击中莉莉的少女之心——实在是太性/感迷人了!

  莉莉无奈,只能对两人说道:“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按手边的按钮可以报价参加竞拍。另外,一会侍者会送免费的酒水和食物进来,希望你们在这里度过愉快的一天,如果有其他事可以直接过来找我。”说完又看了亚特斯一眼,难掩失望地离开了。

  罗小楼同样没空注意莉莉,他正忙着捂住胸口的衣服,125这个混蛋,非常不识相地自己开机了。

  “嘿,你说过不能让外人发现的,听着,要真有什么事,我绝对会把你扔出去让你自己解决问题。”罗小楼瞟了亚特斯一眼,小声警告着。

  “别担心,你旁边那家伙根本不会分半点注意力给你。而且,跟原昔比起来,他的等级可差多了。”125相当镇定地说道,随即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抱怨道:“唔,不过,昨晚可真把我吓坏了,原昔居然脱你衣服,还差点亲到我——幸亏我旁边的小咪咪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天呐,那感觉糟糕透了!”

  小、小咪咪?我靠,它这都是跟哪里学的!

  罗小楼的脸已经红得快要发紫了,该死的125,你难道就不能表现的像个正常的人工智能一样吗!你只是个没有人类感情的光脑,而不是因为跟着双亲一起睡而对父母的夜间活动充满好奇的小孩!罗小楼现在已经开始考虑,睡觉的时候也许该把这家伙放到实验室,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带坏——这个智能光脑的。

  过了几秒,尴尬脸红的罗小楼忽然发觉了不对劲,“等等,你不是说为了不让原昔发现,你会呈死机状态吗?”

  “真没常识,人类也有假死这一说好不好。”125又努力翻给罗小楼一个白眼,当然在罗小楼眼里,只不过闪了一下罢了,它相当遗憾地继续说道:“可惜你们没有继续下去,我看到不少电影中,主人公双方都会一直做到最后的。”

  “什么最后?”罗小楼黑着脸咬牙切齿地问道。

  125丝毫没有察觉到半个野兽血统的主人已经恼羞成怒了,它用一种你这都不懂的得意语调地说道:“当然是——你难道没看过电影吗,不管是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一般都从开头,额,就是你们昨晚那样,一直做到最后,我上网查过,有人说这就是爱的证明——”

  去他的见鬼的爱的证明!这光脑到底都在看什么东西?

  “我真是很抱歉没有让你看到最后啊!”罗小楼磨着牙说道,然后用力将绿色玉石塞进黑暗的里衣兜里,无论它怎么震动,都不搭理他。

  “嘿!你不能这样,你这是虐待——”125结结巴巴地说道,它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毛罗小楼了。

  “嗯哼,你可以去控告我。”罗小楼大方地说道,反正没有地方受理光脑控告主人的案例。

  “……好吧,我会乖的,我保证。”125可怜兮兮地震动道,小声说道:“如果我这样,等会儿你能让我出来看一会儿吗?”

  “看你的表现。”罗小楼表示不想再谈下去了,拍卖会已经开始了,他再和125罗嗦下去,很有可能被亚特斯发现,亚特斯已经回头看了好几次了。

  “你自己在那干什么呢,快,机甲马上就要出来了。”亚特斯激动地招呼罗小楼,“一会儿我选出来适合我的,你帮我参考参考。”

  罗小楼坐到了亚特斯旁边,他们包厢的位置在三层,二楼和一楼是看台,整个拍卖场呈环形设计,最中间的巨大平台是拍卖台。

  “女士们,先生们,如果您是机甲战士,或者机甲爱好者,下面的惊喜请您千万不要错过,我们天冬拍卖行将为您呈现型号最全最新,属性功能最多的高级机甲!”随着拍卖师极具感染力的话语,十个盒子被捧了出来摆在桌上。

  “下面,我们来看第一款机甲。”拍卖师拿出盒子里的空间钮,轻轻一按之后,一架黑色的豹型机甲出现在人们面前。

  “是难得一见的二级云豹机甲!”

  下方的众人也开始激动起来,如果说大多数人都喜欢人型机甲的话,那么少数的几款受人们欢迎的兽型机甲,云豹机甲绝对算是其中之一,而且又是二级机甲,速度和外壳防御力都相当惊人。

  而这款云豹机甲还有另外一个亮眼的地方,机甲制造师为这款机甲配了一把长达四米的弯刀,蓝色的刀身一看就不是普通武器,而经过拍卖师的介绍,人群中更是沸腾,弯刀的伤害实在太高了!

  最后,在人们的竞价之下,这款二级机甲被人以五百万联邦币的价格买走。

  接着,又出现了几款人型机甲,颜色各异,功能不一,但是不可否认,全是令人眼前一亮的高性能机甲。

  罗小楼仔细看着,一一记着各款的特征,他偶尔侧头看看亚特斯,发现他紧紧盯着拍卖台,却一次也没有按过按钮。

  这些都是二级机甲,价钱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贵了。

  直到第九款机甲出现的时候,亚特斯才惊叹般地叫了一声,那是一款全黑的机甲,武器除了激光炮,还有一柄长枪。而经过拍卖师的介绍,这机甲的攻击和防御又让全场的人震惊了!

  最后,拍卖师笑眯眯地说道:“再告诉大家一个令人心动的消息,这是一款三级机甲!”

  三级机甲!在安塞星球这样的b级行星上,也算是非常高级的机甲了。军部不说,一般最新最高级的机甲大多数都掌握在国家手里。普通机甲战士拥有的大部分是一级机甲,而少部分人有能力和财力使用二级机甲,三级机甲,可以说已经到了罕见的地步了。

  至于传说中的四级机甲,安塞星球虽然也是被允许拥有的,但是那种机甲要通过特殊渠道获得,平常的交易中是根本看不到的。

  罗小楼注意到亚特斯在看到这款机甲的时候,双手紧紧攥了起来,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加重了。

  罗小楼自然看得出来,这款机甲比之前的机甲都要高级,而且非常适合亚特斯,但是,悄悄看了面无表情的亚特斯一眼,罗小楼在心里叹了口气。

  二级机甲现在他们都买不起,更何况三级机甲。

  最后,第九款机甲被人以一千三百万联邦币的高价买走。

  第十款机甲同样是一款三级机甲,这两款机甲应该是拍卖会的压轴之作,最后一款机甲的攻击和防御略逊于第九款,但是胜在形态娇小,颜色也绚丽,很明显的,这是一款女士机甲。

  在场的女士都惊喜起来,亚特斯自然不可能感兴趣,罗小楼察觉到,自从第九款机甲被人买走之后,亚特斯的情绪就低落下来。

  “等以后我们出人头地,钱多得花不完了,你想要什么样的机甲没有?”罗小楼拍了拍亚特斯的肩膀,低声安慰道,“而且,现在我们学校里,用一级机甲的学生还是绝大多数的。”

  亚特斯点了点头,笑容里有些苦涩。罗小楼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从没有见过谁像亚特斯一样热爱机甲。而那款黑色机甲,确实是适合亚特斯的。

  “再看看,下面估计会有一级机甲出来。”最后,亚特斯自己勉强振作起来说道。

  罗小楼点点头,两人又看向拍卖台。

  出人意料的是,第十款机甲以一千五百万联邦币的最高价被人买走。看来,永远不要小看女人的消费能力,无论在任何方面。

  接下来,天冬果然象征性地展出了两架一级机甲。亚特斯参与了第二款机甲的竞拍,悲剧的是,由于是高级拍卖会,这里的一级机甲也是小极品属性。

  最后两架一级机甲分别以一百五十万和一百七十万的高价被人买走。

  “看来,我们在这里根本买不到机甲,外面店里的机甲最普通的是一百万,偶尔还会有特惠活动,一会儿我陪你去机甲店逛逛。”罗小楼忍不住说道。

  亚特斯沉默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只带了九十万联邦币过来,这已经是他从小到大的零用钱和打工工资的总和了。

  就在两人考虑要不要离开的时候,拍卖台上又被送上来三款机甲,但是这次却是报废的机甲,拍卖师玩笑着说是天冬附送的小礼物,起拍价一万联邦币。

  罗小楼怔怔地看着台上的三架缺胳膊少腿,一看就经过战火洗礼的机甲,不由有些发呆,这些报废的机甲买来能做什么?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的右胳膊忽然一疼,他转头一看,亚特斯正用力抓着他的胳膊,眼睛里的沮丧颓败一扫而光,他激动地看着下面,嘴唇哆嗦着,“老天!是——是‘守候’!”

  罗小楼看着明显不对劲的亚特斯,挑了挑眉,劝说道:“什么‘守候’,你可千万别冲动,听拍卖师报的数据,那些机甲绝对不能再用了,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买了也就只能做一些搬运之类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混蛋!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守候’!”亚特斯激动的连眼睛都红了,他拉着罗小楼,指着最左边的一款灰色机甲,快速说道:“看到没,那就是高晨上将驾驶着出战了无数次的机甲‘守候’!”

  “啊?一位上将的机甲?怎么会流落到拍卖会上?”罗小楼疑惑了。

  亚特斯的眼神一黯:“高晨上将在战场上牺牲了,这已经是前年的事了。我小时候就看到他驾驶着这架机甲为保卫联邦而战,他一直是我的偶像。”

  “一位英雄的机甲,就算是牺牲了,这架机甲也应该被送进国家博物馆好好保存起来吧?”罗小楼皱起眉。

  “……按理说是的,但是高晨上将原来是安塞星球上现在执政党的敌对党成员,当时他就反感这种官场权术争斗,更愿意在上战场驰骋。后来,现在的执政党上位没多久,高晨将军战死,他的葬礼表面上举办的十分风光。但是实际上,他的家人都没有得到妥善安排。现在,连‘守候’也——”亚特斯哽咽了,他忽然抬手往按钮按去。

  罗小楼也没有再阻止亚特斯,这样一位英雄,这样一架机甲,不能不让他心存敬意。就算英雄末路,它也不该遭到这种对待,不该被那些认不出它的人买走做最普通的苦力,然后在一两年后一个垃圾场里报废销毁。

  本来报到三十万联邦币的时候就没有人报价了,但是亚特斯加入之后,原来那个志在必得的买主居然开始竞争。

  三架破破烂烂的机甲,现在已经高达九十万!

  二楼的隔间内,一位肥胖的中年男人愤愤地盯着台上,愤怒地低声吼道:“怎么回事?!这要是完不成上校吩咐的任务,我们怎么交代!”

  他身边一个随从模样的人也急得直冒汗:“申老板,可是我们没有更多钱了……谁知道这几架报废的机甲也有人抢,妈的,也不知道哪个土豹子这都看不出来……”

  申老板踹了他身边的人一脚,怒道:“现在抱怨有什么用?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多带钱,你——”

  随从哭丧着脸:“您又不是不知道,夫人她说不让您带太多钱出门。”

  胖子似乎极为畏惧夫人,狠狠瞪了随从一眼,吼道:“那你还不快去想办法,让丁二过来送钱!我们今天必须买下机甲,还要保证让它们全部销毁!”

  看着一脸忧色的亚特斯,罗小楼默默地点开自己的通讯仪,说道:“我这里还有十万,你先拿去用。”

  亚特斯吃惊地瞪大眼,罗小楼这小子每次花钱都心疼得要命,而且他们几个也知道罗小楼确实没钱,现在在已经花了十万的情况下,居然开口就借给他十万。

  罗小楼笑了笑,说道:“别看我,我就这些钱了,你赶紧拍下来,不然真危险了。”

  最后,亚特斯直接报了一百万,全场静了很久,最后在一片讶异声中,拍卖师将三架报废机甲收进空间钮。三架机甲成功被亚特斯拍下来。

  而另外一间屋子里的胖子冷汗直流,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位上校。

  “小楼,关键时刻,真够兄弟。”亚特斯摸着那个灰色的空间钮,脸上满是欣慰的笑意,比买到他需要的机甲还要高兴。

  罗小楼也松了口气,说道:“幸亏对方没有及时跟上来,否则咱们俩可没有再多的钱了。”原昔的卡里虽然有钱,一来那不是罗小楼的,罗小楼除了家用,从来不花里面的钱,二来他也没有随身带着。

  “行了,既然没钱了,我们回去吧。”罗小楼说道。

  “别啊,来都来了,我们再看看,万一一会儿又看中什么好东西——咳,我知道没钱了,长长见识也好。”亚特斯脸上的沉重已经一扫而光,又恢复了那个阳光大男孩的模样。

  罗小楼无语,自己出门去厕所。他回来的时候,刚拐过弯,门已经在他手边了,然后罗小楼看到前面走来一群人。

  在看清那群人是谁的时候,罗小楼立刻变了脸色,心里咆哮起来:老天,这种时候,你让原昔、罗少君,凌叙和杨柯一起出现在他面这是要闹哪样?!

  对面四个人显然也看见他了,几人同样万分诧异,上面是贵宾包厢,罗小楼怎么也不像能订到这种位置的人。

  还有比在外面被原昔抓包更考验人更苦逼的事吗?!在他早上刚跟原昔说过他今天要去打工之后?!

  哦不!在外人面前被家暴太丢人了好不好!!要不就装作没有看到赶紧进去吧——罗小楼心里泪流满面地想道,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了。最后,罗小楼一扭头,目不斜视,装作没有看到几人,推门进了屋里。

  其余几人全部看向原昔,这样的跟班真的没问题吗?

  原昔本来就一直面无表情,这会眼睛里凶光流露,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他对罗少天和凌叙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走,我有点事。”

  另外两人答应了,心里却更加诧异,把一起来的同学丢下,就算是现在追进去教训罗小楼,原昔也太在乎那个小子了吧。

  原昔进门之后又将门狠狠甩上,隔音效果良好的门顿时挡住了另外三人若有所思的视线。

  亚特斯正好兴奋地转过头,说道:“小楼,快来——原昔?”

  原昔的脸色更阴郁了,该死的,说谎也就算了,就然还背着我跟个男人鬼混!!

  看着原昔愤怒到极点的脸色,罗小楼手脚都开始颤抖了,天呐——他不要当着亚特斯的面挨揍啊!

  “你们?”偏偏阳光大男孩除了对机甲感兴趣,真是一点也不会察言观色,现在居然还在询问罗小楼和原昔的关系。

  罗小楼不断朝亚特斯使眼色,均告失败,而原昔却眼尖地捕捉到了罗小楼的眼色,怒火更盛。

  妈的,你还敢当着我的面跟这个奸/夫眉来眼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