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考虑了很久,还是在周六临走的时候鼓起勇气向严大师请了假。严大师本来脸黑得像包公,一听罗小楼说是去买材料,瞪了罗小楼一眼,就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滚吧,明天的工作自己加班补上,别妄想我会给你安排其它时间!”

  罗小楼笑起来,他才不在意自己的工作多少,实际上他更喜欢严老头多布置一些,这样他能学到的也更多一些。

  毕恭毕敬地道了谢,罗小楼转身出了又是除了严大师没有其他人的实验室。

  “唔,你的小弟子很上进啊,在你们这样的地方还自己去买材料。你没事别老训斥人家小孩,等哪天他受不了哭着跑了,我看你打哪儿找去。”一个声音嘿嘿笑着说道。

  正在查看报告的严大师不乐意了,眼睛一瞪,怒了:“他敢!”

  娘的,我的弟子当然要听我的话,不然还能听你的?!

  玉不琢不成器,小孩哪能老惯着,我不严格要求他能达到我要的标准吗。再说,训斥怎么了?我那群助手还不是适应良好?我要是温声细语——严大师自己先打了个寒战——他们能这么迅速地按照我的要求准备好我要的东西?

  等等,这家伙不是相中了我的弟子了吧?

  “他可是我看中的人,你个老不死的别想打他的主意。”严大师立刻傲慢地警告道,虽然严大师从没有说过——当然也可能是他忘了提了——罗小楼是他的徒弟,但是既然他自己心里这么认为了,那罗小楼当然是他的弟子。

  什么?反对意见?当然可以有,但是我不接受,谁有意见直接过来跟我老严提!

  唔,至于罗小楼,看他那胆小乖顺的性子,量他也不敢说什么。再说,光见过上赶着给我做徒弟的人,还没见过不想做的。唔——万一罗小楼真不想做,我再对罗小楼稍微客气点,但是显然依照我的性格,是坚持不了几天的……

  严大师在这边纠结的同时,罗小楼正轻快地乘坐悬浮公车往家里赶去。半路上罗小楼联系了亚特斯,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地点。他可不想回家当着原昔的面联系,毕竟给原昔准备生日礼物,提前让他知道的话,就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而且,原昔从前两天起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整天黑沉着脸,但是说生他的气吧又说不上。

  那家伙吃饭上学都还算正常,甚至在罗小楼做饭的时候更爱往厨房凑了,就像一只明明想吃东西却很骄傲的猫一样,趾高气扬地在你脚边转来转去——真是各种绊脚啊。

  睡觉的时候占的床更大了,明知道他睡觉不老实总会睡着睡着团到他身上去,还一直在挤过来,这家伙究竟是想要闹哪样……

  吃过晚饭之后,白天又去古武馆里转悠了一圈的原昔要求按摩,罗小楼从头到背给按了一遍,原昔闭着眼,紧紧挨着罗小楼靠着,那享受的样子就差舒服地哼哼两声了。罗小楼边按摩边观察原昔,发现他眼下居然有不太明显的黑眼圈。

  罗小楼吓一跳,难道每天自己都扑过去,给原昔造成了困扰于是一直没睡好吗?

  当天晚上,罗小楼强撑着不睡,他准备等原昔睡着了再睡,他可不能因为原昔现在越来越好相处就得意忘形。罗小楼闭着眼像玩魔方一样将手里的零件拆了装,装了拆。

  原昔头一次从虚拟网出来,罗小楼还没睡。诧异地看了他两眼,原昔懒洋洋地靠在床头,等着罗小楼——总不能在罗小楼醒着的时候将人搂过来吧。

  但是等得他自己和罗小楼都开始打瞌睡了,罗小楼居然还没有睡觉的意思,原昔的脸色开始不好看了。

  干脆伸手拍了罗小楼一下,罗小楼诧异地睁开眼,看到原昔居然还靠在床头:“干什么?”混蛋啊,你到底是准备什么时候睡,我快坚持不住了!

  原昔黑沉着脸,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倒是凑过来将头搁在了罗小楼肩上,手环到他腰上——因为原昔在厨房这样做的次数太多了,罗小楼已经见怪不怪了,只将这个动作归为原昔别扭的前奏。

  “你开着灯,我睡不着。”原昔闷闷说道。

  果然,开始找理由了。罗小楼心里嘀咕一句,看了看时间,实在不早了,再这么下去,他明天绝对起不来。

  “那睡吧。”罗小楼将模型放好,关了灯,拉好被子躺了下来。

  因为原昔刚刚一直抱着他的腰,躺下来的时候也没放开,这次根本不用罗小楼再‘主动扑过去’了。

  罗小楼想了想,准备趁着原昔清醒着跟他隔开一段距离,表示自己没有非要缠着他一起睡的意思。

  但是做好入睡准备的原昔一点也没有放手的准备,罗小楼挣扎了几下之后,原昔忽然脸色通红地瞪着罗小楼,气急败坏地吼道:“你到底在做什么?!这样动来动去,你是故意的吧!”

  罗小楼脸也红了,娘的,这么近,他清楚地感受到原昔起反应了,当然了,现在两个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都是不找人纾解的类型,在床上有反应其实并不奇怪。

  罗小楼心理年纪大,对这事除了尴尬,倒是还算镇定。原昔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整个一副炸毛的状态。他不仅没有动手解决那个——反而恼羞成怒地盯着罗小楼。原昔实在并没有什么机会体验这种令人尴尬的事——在自己的奴隶面前勃/起之类的,所以他现在其实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番挣扎,两个人的浴袍都开了,和所有体能不好的人一样,罗小楼身体有些苍白消瘦,但是现在看在原昔眼里却是每一寸都是难以形容的诱/惑,没错,罗小楼的身体就如同他的人,绝对都是在故意引/诱着他的。

  罗小楼也呆呆地从下面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原昔,愤怒着的原昔,虽然脸色涨红,却还是完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罗小楼不自然地扭过头,完了,他不能总是把原昔想成女人——“要不然我帮你?”

  !!!!

  罗小楼的话说出口之后,两个人都是一僵。

  罗小楼心里各种掀桌,该死的,他怎么一想到原昔是女人就冲动啊,天呐,一定是当魔法师当太久了——上辈子到这辈子,他怎么也到了大魔法师的级别了。

  原昔瞪着罗小楼看了一会儿,忽然声音暗哑着不耐烦地说道:“快点。”

  快、快点?!

  原昔这别扭的家伙居然同意了,天呐——罗小楼自己更不好意思说,你自己解决吧,我不想干了这种话。

  说到底,男人之间互相打个手枪帮助解决一下问题什么的也算是友好的表现吧……罗小楼边不靠谱地想着,边颤抖着将手伸向原昔的裤子。

  手指接触到内裤里面的东西,罗小楼扭开头,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决心,手指灵巧的动起来——作为一个高级魔法师,他还是有一些经验的。

  原昔脸色通红,呼吸也越来越重,却始终盯着罗小楼的脸。

  好吧,如果不考虑面前的人是原昔,其实这种放/荡纵/欲的事还是很美妙的,原昔渐渐硬起来,完美的五官随着快/感扭曲起来,最后在罗小楼加快动作的时候达到高/潮。

  深夜,随着原昔的喘/息声,主卧室的温度似乎都有些升高了。

  原昔慢慢平静下来,脸色还有未退的红晕,他还压在罗小楼身上。

  罗小楼衣衫凌乱,白/皙胸膛上的淡粉色的两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原昔眯了眯眼,忽然说道:“只是这样的话不公平,我也帮你。”

  公平?喂,谁跟你要求公平了!我完全可以免费服务不介意的!!

  “不——不用了……啊!”罗小楼小声叫了起来,任谁最脆弱的地方落到别人手里的时候,都不可能淡定的。

  “那怎么行!毕竟你帮了我,而且,你都有反应了。”原昔凑近罗小楼,坚持地说道。

  “哈,啊……你!”罗小楼苦着脸,几乎要把自己整个缩起来,欲/望被别人掌握的时候,实在是太刺激了。

  “说起来,你对这种事怎么这么熟悉?”原昔忽然眯着眼,语气危险问道,“经常帮别人做?”

  罗小楼努力集中注意力,万分艰难地回应着,“当然……啊混蛋!别用力……当然没有……”

  原昔得到满意的答案,手指又轻柔下来,最后在罗小楼完全沉浸在快/感中的时候,他低下头,亲/吻嘴边的粉红色的一点。

  晚上,两人当然还是睡在一起了……

  早上,主卧室又上演了前几天闹钟叫早的一幕。

  罗小楼心里咆哮着,纵/欲真是要不得啊!

  原昔还没起,罗小楼准备了早餐,匆匆出门。

  在公车站和亚特斯汇合,亚特斯比罗小楼到的还早,因为想到马上就拥有自己的机甲了,他兴奋地整晚都没有睡好。

  “嘿,你说,我是要原昔那种的,还是罗少天那种的好?”到了悬浮公车上,亚特斯问道。

  “没有必要和他们一样,你只要选最适合你的就行。”罗小楼说道,他笑着看向一旁简直坐立不安的亚特斯,安慰道:“放心,既然是拍卖会,一定有不少机甲,总会有适合你的。”

  罗小楼查过,现在的机甲大多是人型机甲和兽型机甲。兽型机甲速度快,冲力大,攻击强悍;人型机甲灵活,攻击力也不小,各有利弊。但是战斗中,人型机甲可攻可守,选择人型机甲的还是占多数。

  原昔,罗少天,凌叙三个人的机甲都是人型机甲,只不过是型号不同。而且,选择了适合自己的机甲后,还可以进行改装,改装后,机甲的速度会更快,武力更强悍。

  当然,好的机甲可遇不可求,好的机甲制造师也可遇不可求,一些大的改动,如果不是有真本事的机甲制造师,机甲战士也不会随便改装机甲。

  两人要去的拍卖会就是上次罗小楼买材料的天冬拍卖行,因为两人由于各种原因,都起得比较早,到达天冬的时候算是到的比较早的人了。

  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外面的小铺子却已经开张了。亚特斯便陪着罗小楼在地下一层穿梭着,寻找他需要的材料。

  各种小商铺里的机甲零件和材料都非常多,价格也比外面相对便宜一些,罗小楼拿着自己拉出来的单子,将需要的材料都买了不少。

  机甲用能量盒他从来没有做过,失败的几率相当大,他必须多买一些。别看能量盒不大,用的材料却不少,罗小楼买了十几种之后,已经快用了一万联邦币了,看着更瘪的小金库,不由心疼起来。

  最后,在拍卖会开始之前,罗小楼和亚特斯又通过美女莉莉找到了高主管,高主管是大忙人,寻常人当然不能轻易见到,好在有田力的介绍,高主管亲自接待了两人。

  “哦?小兄弟又来了?可是有什么需要?”高主管笑眯眯地问道,虽然罗小楼不算是有钱的大客户,但是为人爽快,又是名校的机甲制造师,高主管心里便存了一丝结交的心思,所以也是相当客气。

  罗小楼有些不好意思,将手里的单子递了过去:“高主管好,我陪亚特斯过来买机甲,顺便买些材料,我刚自己找的差不多了,但是其中三种却怎么都找不到,不知道您那里有没有。”

  罗小楼知道,那些小铺子没有,可不代表高主管这里没有,有些高级货可是外面看不到的。

  高主管看着手里的单子沉思,红肖石,诺草,金河晶。全是高级材料,只有制造四级机甲零件的大师才会专门找他预定这些东西。

  尤其是金河晶,现在发现的金河晶只产自金河,但是金河地域方圆千里都非常危险,这材料也就更显得珍贵。

  罗小楼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前些日子罗小楼在他这里买那些‘垃圾’,高主管就觉得这年轻人非常有眼光,现在他又对罗小楼的定位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这个俊美讨喜的年轻人,以后一定不简单。

  “有吗?”罗小楼见高主管沉吟不语,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了,原昔的生日快到了,这里买不到的话,他的计划大概真要泡汤了。

  高主管回过神,微笑道:“有是有,不过比较贵。”

  罗小楼松了口气,忙问道:“还是跟上次一样,我能买多少就买多少,您先给我看看价钱。”

  高主管随手打开电子本,点了几下,递到罗小楼面前:“这是我给你的价钱。”

  就算罗小楼有心里准备,他的手也要发抖了,娘的125!你到底在搞什么!你其实是立志用光我的小金库对吧!

  这三种材料,每种最低购买五百克,而三个五百克的价钱是——十万联邦币。

  罗小楼用力深呼吸了一下,强忍着没有去看自己账户的余额,看着高主管痛苦地说道:“那行,我每种就要五百克。”

  高主管笑眯了眼,肯为自己的研究花废金钱和心力的人,以后才有机会成为最上层的人,不枉他给他最低价。

  “我这就让人送过来,另外,你也算是我们这里的长期固定客户了,我送你张金卡,以后在那些小商铺买东西六折。”

  罗小楼眼睛一亮,今天来得太值了!

  金卡六折实在是太实惠了,他以后来这里买材料的时候肯定不会少,用这张卡在那些小铺子买材料可是能省不少钱。

  罗小楼对高主管万分感谢,高主管笑眯眯地看了欣喜的罗小楼一眼,又说道:“不用客气,还有,如果罗小弟有什么成品,可以拿过来看看,我这里还可以寄卖,当然,会收取一定的费用。”

  高主管的话让罗小楼的惊喜又加深了一层,这代表着他的经济来源又多了一个。当然,他现在还没有可以卖的成品,但是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就是现在,罗小楼都可以买回一级零件的材料回去,自己制成成品,过来卖。别的不敢说,一级机甲零件他可以拍胸脯保证能迅速见到成品。

  高主管有心,罗小楼又有意,两人详谈甚欢。

  正在这时候,莉莉微笑着走了进来,对着高主管说道:“高主管,拍卖会马上开始了。”

  高主管大笑起来:“看看,一高兴差点错过了时间,可不能耽误了亚特斯,走,我们一起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亲爱的夜嘀,dyn092x,P11239454P,herosly11,ztbs86,x289623678,549938,gx13917616639,3497722,happexiaoming,raze101扔地地雷……

  同时也谢谢一路支持正版的姑娘们><在我昨天稍微表达了——的意思后,评论区……

  -0-

  总之,刺激了作者,虽然没有想过肉的……捂脸啊,真担心带坏小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