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柯眼睛通红,盯着面前放在盒子里的零件默不作声。

  自从昨天下午回到自己的实验室,他一直在准备着给严大师看的东西。他必须准备出一样拿得出手且能完美的体现出他的能力的成品。

  况且,已经请了凌叙来帮忙,再失败的话,实在说不过去。

  但是,平时实验起来顺风顺水,真想拿出点东西却有些为难。

  他现在已经可以顺利组装加工十九个步骤的一级零件,可以肯定的说,全年级也没有人能超过他。一是没有他的成绩和能力,二是也没有他这样xìng yùn能来这种地方。

  但是拿这样的东西到严大师面前?

  虽然说是要先交给迪加,但是杨柯可不是这么想的,他要达到的目的是,让严大师另眼相看。

  从昨天凌叙离开开始,杨柯一直在考虑准备什么能让那个古怪的严大师眼前一亮,然后承认他这样的学生根本用不着考核。

  但是,越是想拿出一个让人惊艳的东西,越是想不出来。杨柯知道他钻进了牛角尖,心急如焚,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他觉得自己没有心情做任何事。

  这种情况甚至带到了下班回家之后,吃饭的时候,父母和mèi mèi都看出来了,纷纷问他什么事,凭着自己的天分和努力考上全球知名的学府,后来又被PDG那样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家族支持,杨柯一直是家里的骄傲和最关注的对象。

  杨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自己的事说了出来。母亲和mèi mèi除了安慰和鼓励并不能帮他什么。父亲在听了他的难题后,却在一旁皱起眉,点了一根烟。

  父亲只有在发愁或者为难的时候,才有会这样的举动,但是杨柯却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收敛烦起躁情绪,然后微笑着对父亲说没事。

  他知道家里全靠父亲一个人支持,自己和mèi mèi能有这样的学习机会全是靠着父亲努力工作才得以拥有的。父亲在一家小型机甲零件加工厂工作,劳动量大且非常辛苦。虽然靠着比别人更长的劳动时间,收入不算低,但是一家人的生活费还有两个上学的学生,家里并不宽裕。

  在知道考上那所著名的大学的时候,杨柯其实是有些犹豫的,虽然学费很低,而且学校还给了他一定的奖学金,但是在那所大学的花销也实在太大了。

  为了培养人才,国家对圣米罗学院有补贴,学校食堂几乎每个菜里面都有自然蔬菜或者肉类,虽然价位比起外面已经低很多了,每个月的餐费也要一万联邦币。

  本来还要发愁购买零件的费用,现在PDG家族已经帮助解决了。父母在欣慰骄傲之余也开始注意其它方面,例如,为了不让杨柯在校园中被别人看不起,衣服尽量买知名的牌子。

  虽然杨柯说过不在意,但是父母的坚持还是让他暗暗松了口气。这样确实让他在学校中不显得lìng lèi,除了那些羡慕和嫉妒的眼神,很少看到嘲笑或者讽刺。

  不像某个人,杨柯想到开学初期罗小楼的狼狈,心里有种奇妙的满足感。

  正在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父亲忽然掐了烟,对他说道:“小珂,你跟我过来。”

  杨柯奇怪的起身跟着父亲进了家里那间杂物间,除了那些被整理的井井有条的物品,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写机甲零件。

  这是父亲偶尔自己练习用的,自从杨柯进了高级中学后,就没再进来过了。

  父亲从抽屉里拿出一套零件,然后对他说了句:“好好看着。”

  然后,开始组装,十五分钟之后,那个零件被完美地加工了出来。

  父亲将零件放在桌面上,然后看向杨柯:“你明白了吗?”

  杨柯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这样简单的一级零件,他早就掌握了,但是正因为掌握了,才知道,父亲正在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更有效率的方法加工!

  怎么会有这样的方法,但是又怎么会没有,看着改动很大,却非常容易理解,关键是,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想到这一步。

  这实在是绝妙的构想!

  父亲又把烟点燃了,看着杨柯:“我让你看这种方法,是想给你一些启发,你自己试试看吧。”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父亲精神明显有些沮丧。

  杨柯回过神,激动地看着父亲:“难道,这是——这是您——”杨柯尊重父亲,也感激父亲,他小时候是因为父亲才热爱机甲零件的,但是长大之后却再也不进父亲练习的这间杂物间。

  是因为他明白了父亲的工种社会地位并不高,杨柯甚至不愿意父亲出现在自己学校里,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察觉了这一点,父亲那样以他的学校为傲,却从来没有在外面说起过他儿子是圣米罗学院的学生。

  他一直认为自己会比父亲走得更高,会成为顶级机甲制造人员,为站在顶峰的机甲战士制造专用的机甲。

  但是,这样的父亲,在自己发愁的时候,居然能让他看到这样精妙的构思,杨柯瞬间有些愧疚和震惊。

  “不,不是我改进的,是我的一位同事。”父亲挥手打算了杨柯的话,眉头依旧紧紧皱着,想了一会儿,还是说道:“小柯,你自己知道就好,千万别让别人看见。”那个年轻人笑眯眯的样子出现在这位老人脑海中,他那样热情地帮助他,自己却为了儿子,没有保守住秘密。父亲——老杨深深地自责着。

  “一个工人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杨柯喃喃着,启发确实有,但是更大的却是打击。一个小小的加工厂工人都可以,那他们这些天之骄子又算什么?

  “父亲,那这个工人是谁?别人知道他改进了这个零件吗?”杨柯目光复杂地看向父亲。

  “不,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希望你也不要说出去。要不是为了你,我也实在没脸让第三个人知道。”老杨沉闷地说道。

  杨柯其实是想见见那个工人的,但是他再怎么问,父亲也不说是谁。在屋里转了几圈,杨柯眼睛一亮,缓缓说道:“父亲,既然他不希望别人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除了我,您别再告诉其他人。如果有机会,您也劝劝那工人,不要说出去,说不定会引来什么麻烦。”

  老杨诧异地看了杨柯一眼,虽然不知道会引来什么麻烦,但是他绝对不会再和其他人说了。如果不是为了给儿子一些启发,他也不会舍弃这张老脸。

  今天,杨柯瞒着父亲,将那个零件带到了凯恩集团。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设计太过精妙,自己能想到的都比不上这个构思。

  杨柯愤怒地感觉到他从一个牛角尖钻进了另外一个牛角尖,他居然会没有自信——但是,为什么不把这个零件交给迪恩?

  杨柯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拉不回来了。

  这才是周日一大早,杨柯痛苦的原因。

  最后,杨柯咬了咬牙,决定把这个零件和加工方法交给迪恩。他已经上虚拟网查过,还没有这种改进方法的认证。如果他先认证了,别人找来也无济于事。况且,那个工人明显是不准备认证的。

  他——他只是迫不得已,他只是想要更好的学习机会,利用一下那个无名工人的办法。这对那名工人根本没有任何损失,对他来说却是能影响他一生的转折点。他会感激那名工人,如果可以,以后他成名了,让父亲多多关照那名工人,哪怕给他钱也好……

  想到这里,杨柯终于起身,拿起那个零件往外走去。

  迪加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待了杨柯,他没有想到一个晚上,杨柯就把东西拿了出来。他心里多少对这名清高的高材生改变了一些看法,至少是肯努力和用心的。

  将面前的盒子打开,是一个眼熟的一级机甲零件——05号机甲零件。

  迪加抬头看着杨柯,杨柯微微笑了笑,用另外一套没有组装的零件加工起来,十二分钟,比他父亲还要短的时间,就完成了那个零件。

  将成品递给迪加,杨柯微微抬高了下巴,这次,那位古怪的大师也会惊艳吧。

  他一定要成为严大师的弟子,然后成为凌叙专属的机甲制造师。

  迪加脸色不变,心里却掀起了风浪,这——这根本就是罗小楼改进的设计方案。

  他打量了自信满满的杨柯一眼,笑着说道:“果然精彩绝伦,还有其它改动方案吗?”

  杨柯诧异地看着迪加,说道:“这是我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想出来的,抱歉没有拿出更多的方法让部长过目。”

  迪加镜片后的眼睛一闪,大笑着说道:“是我太过惊喜以至于要求过高了,毕竟好的构思难得,我这就拿给严大师过目,你先回去忙。”

  看着杨柯离开的背影,迪加收起脸上的笑,打开通讯仪。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求鼓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