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回到家的时候,愕然发现,一向等着他收拾的客厅现在干干净净的,那些大xiāng zǐ似乎凭空消失了,原昔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罗小楼眨了眨眼,快步往自己屋里走去,随即愣在客房门口。

  严格说起来,这已经不算是客房了,大床已经被收进壁橱,整间房间除了那些排放得整整齐齐的xiāng zǐ,再也没有其它东西。而且,因为xiāng zǐ占了太多地方,想走进去都困难。毫无疑问,这是原昔整理的,很难得他终于知道做些家务了——但是,他难道就不能把xiāng zǐ叠放在一起吗?

  罗小楼shēn yín着,那混蛋其实是为了不让他进屋吧!现在好了,这间屋子已经完全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好吧,他原本也不应该指望原昔,罗小楼转身往厨房走去,如果今晚收拾完的时候还早的话,也许还有时间来布置一下自己的实验室。

  材料,机甲零件,实验室……一想到他正在往制造出机甲的路上前进着,罗小楼的心情就不由自主地愉悦起来,就连有个脾气不好的同居人这件事也影响不了他。

  当然,除了那个见鬼的奴隶契约——不过,除了第一次,他再没有感受过那个契约的威胁,但是,照原昔现在发怒的频率看,也许他很快就会感受到了——之外,其实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至少,现在原昔知道上交生活费了,虽然每天要帮他打理三餐、衣服,整理房间浴室偶尔jiān zhí一下àn mó师什么的,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发现原昔并不难相处。

  虽然有时候有些暴力,脾气不好,但是只要做好他交代的事,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像一个别扭的孩子,你最好只顺毛抚摸。

  想到这些的时候,罗小楼选择性地遗忘了自己在被欺压的时候如何在内心吐槽原昔的。

  还有一点是罗小楼不得不承认的,原昔帮他排解了很大一部分刚到未来陌生世界的恐慌和压力,或者可以称之为寂寞的某种东西——不论是他的霸道还是别扭。

  如果以后能摆脱那个奴隶契约,他倒是真的希望有个像原昔这样的朋友……

  在罗小楼打算反省自己是不是对原昔太宽容、想总结一下那家伙数不清的缺点的时候,原昔回来了,迅速将心里那个跪在他脚边等他定罪的原昔丢开,罗小楼万分温和地说道:“回来了?稍等一下,晚饭马上就好了。”

  应了一声,原昔这次既没有在沙发上等饭,也没有在厨房门口监工,而是慢慢踱进了厨房。

  喂,就算厨房地方大,你进来也只是碍手碍脚吧!还有你这绕来绕去的是打算做什么!

  罗小楼莫名其妙地继续准备晚饭,边瞄着原昔的脸色,边暗暗回想一天来有没有做什么让原昔发火的事,吃饭,打工,遇到凌叙——凌叙?糟、糟了,原昔上周就是因为凌叙发火,但是,他总不能将半路遇到凌叙的事怪在他头上吧!天知道他一点也不想遇上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让罗小楼更纠结的是,他在心虚,娘的,他为什么会有心虚这种情绪?

  而原昔绕的圈子越来越小,像大狗一样嗅着,罗小楼不靠谱地开始担心原昔会不会闻出来他见过凌叙……

  天呐,他刚刚觉得跟原昔在一起还不坏一定是个错觉,不行,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将晚饭做好之后,先去洗个澡,万一真有什么味儿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原昔停在了罗小楼身后,两手搭在了罗小楼身侧的梳理台上。

  罗小楼浑身一僵,原昔要干什么?他抽了?难道这是新的抽法?一定是的!罗小楼手里的刀有些颤抖,他拿不准继续准备晚饭好,还是破罐子破摔跟原昔讲理示弱什么的比较好……

  原昔瞪着他身前弱小单薄的人,见罗小楼没有任何异样地继续做饭,微红的脸上才慢慢变回平时熟悉的傲慢。

  这感觉真不错……多功能锅里已经飘出了汤的香味,原昔想起母亲每年只在父亲生日的时候下厨做汤的场景,想到罗小楼居然天天给自己做饭,心里顿时涨满了幸福感。

  昔看了低着头的罗小楼一眼,将头慢慢搁在了罗小楼肩上,磨蹭磨蹭,唔,实在太美好了,反正罗小楼是他一个人的,他怎么做都行。

  “我说,你到底想做什么?”罗小楼不识相的声音打破了S级基因天才脑海中八竿子打不着的类比。

  原昔愕然,想做什么?将头继续搁在罗小楼的肩膀上,死死盯着案板上的菜沉默了一会儿,原昔终于找到一个好理由:“还有三个月我的生日就到了——作为一个有教养的奴隶,记得给我准备礼物。”

  大哥,您能再提前点声明您的生日日期吗,罗小楼假装没有听到原昔对他的称呼以及称呼前的定语,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原昔要求了,他就要准备一份礼物了。最好是不贵又能让他看得上眼的,现在小金库资源紧张,又不能拿原昔的钱去买礼物。

  “你这是打算帮忙端盘子吗?”罗小楼回过神后,问继续抱着他的腰的原昔。

  看到罗小楼递过来的盘子,原昔呆了一下,然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接过盘子往外走了。

  两人吃过饭后,罗小楼终于意识到,他今晚要跟原昔一起睡了,他的衣服也已经占据了更衣室的一个小角落。

  犹豫了一会儿,罗小楼拿着睡衣往外面的浴室走去。泡了个热水澡,然后走回主卧室,站在门边的时候,罗小楼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原昔虽然嚣张霸道恶劣,但是他睡熟的时候——实在非常好看,五官几乎完美到找不到任何瑕疵。

  想到这点,罗小楼不由地内心纠结起来,他好歹也是个已经考虑订婚这档子事的正常男人了,万一哪天睡晕乎了,把持不住,对原昔做出什么两人都不能接受的邪恶举动来……那后果真是让人不敢想象。

  罗小楼迟疑了,不知道是不是该去客厅的沙发上睡。

  正在这时候,床上的原昔不耐烦地转过头,看到了门口穿着睡衣的罗小楼,眼睛顿时亮了一下,然后不耐烦地招呼道:“磨蹭什么,浴室我已经清理好了,这边浴室的功能还不错,你真应该和我一起洗。过来!你早就想和我一起睡主卧的床了吧。”说完还给了罗小楼一个看看你主人多大方宽容的眼神。

  谁想要和你睡一个床啊,谁想要啊!

  罗小楼小心地上/床,原昔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示意罗小楼给他àn mó。罗小楼叹了口气,睡在一起,果然工作量增加了。

  罗小楼坐在床上,手指轻轻地在原昔漆黑的头发里穿梭。此刻,原昔将头枕在罗小楼膝盖上,手臂有意无意地放在了罗小楼腰侧,舒服地眯着眼,像只被人细心伺候的矜贵的猫。不过,他似乎完全没有罗小楼要和他一起分享主卧的床的自觉,仍然理所当然地霸占着大半个床。

  果然,直到罗小楼àn mó完毕,原昔也没有动弹的打算。

  为了不半夜睡到地板上去,罗小楼只能选择紧紧挨着原昔。

  好吧,也许冬天会很舒服,但是,刚刚还在为某些事发愁的罗小楼不禁在内心吐槽,这么近真的没有问题吗,原昔你虽然是个混蛋但是也还是很危险的!

  睡觉前,两人有志一同地进入了虚拟网。周六晚上宋老师的课程较少,不大工夫,罗小楼就离开了基础课程教室,强忍着心里某种奇怪的感觉,hé píng时一样学习完一级零件之后,罗小楼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离开了虚拟网。

  原昔似乎还在网上,罗小楼松了口气,将原昔搭在腰边的被子给他盖好,然后尽量约束着自己的手脚,在床边睡下了。

  罗小楼睡着后不久,原昔伸了个懒腰,尽兴地从虚拟网回来了。他转头看了旁边一眼,罗小楼低着头,露出颈部优美的弧线,再往下看,却被碍事的被子遮挡得严严实实。

  原昔凶巴巴地瞪了无辜的被子一眼,想了想,又往床边动了动,热热的体温让罗小楼下意识地往他这边靠近。

  “喂,你靠过来干什么,你还过来——好吧,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原昔边象征性地低声抱怨着,边心满意足地将人抱过来,在大床中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手脚都缠了上去。

  这个人很弱,没有他的庇护大概很难活下去,但是又没有什么心机,傻乎乎却万分温顺地一直照顾他,这感觉真不错,睡着前,原昔想道。

  ……

  这该死的怪物,为什么一直纠缠着他,罗小楼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但是打了一晚上,他实在没力气了,于是被怪物涌上来包住——吃掉了。

  罗小楼猛地睁开眼,果然是在做梦,就算来到未来,也不可能在安全区见到怪物。

  但是,罗小楼看到目前的情况的时候,脸色比刚急醒过来的时候更红了。他双手抱着原昔的脖子,脸几乎是埋在原昔颈部,原昔的手脚则紧紧地缠在他身上,怪不得会做噩梦。

  但是,看他们所在的大床中间的位置——难道又是自己主动过来要求原昔抱着他?接着,罗小楼万分尴尬地发现,两人的睡衣凌乱,露出来的胸口几乎贴在一起……

  罗小楼顿时顾不得会不会吵醒原昔了,再这么下去,实在是考验他的自制力……

  挣扎的结果,两个人仍然保持着零距离的亲密接触,罗小楼一动不动,原昔慢慢地眨了眨眼。

  罗小楼内心泪流满面,坑爹啊,自己果然忍不住扑过来还被抓包了吗……

  原昔看过来的时候,罗小楼脸色涨红,尴尬地说道:“咳,这不能怪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我保证不会了——”

  “是你自己过来的。”原昔打断了罗小楼的话,虽然依然冷着脸,但是没人怀疑他全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叫得意的情绪。

  有、有什么好得意的!这原本是我自己的床,我爱睡哪就睡哪!罗小楼满脸通红地加快动作起床,偷偷嫉妒了一下原昔仿佛潜藏着无数能量的身体,去更衣室换衣服,顺便将原昔要穿的衣服拎出来。

  今天一大早,在气氛诡异的早餐之后,罗小楼和原昔都出门了。而表现的满不在乎罗小楼这个奴隶的主人原昔还特意‘顺路’将罗小楼送到了他jiān zhí的地方,万幸,今天没有遇到任何人,不然原昔发飙,他还是会继续迟到的……

  “实在太麻烦你了。”罗小楼笑眯眯地说道。

  “谁要送你,只不过是顺路。”原昔不屑地回道,不过,他眼里的高兴实在太明显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