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星期天,天还没亮,罗小楼就从家里离开了,他今天很忙,而且也不大敢面对原昔,谁知道他还有没有抽疯。

  作为一名得到认证的兼职人员,罗小楼的通讯仪刷卡后,他现在可以自由进入机甲研发部大门了。当然,除了机甲研发部的大厅,他就只能到严大师的巨型实验室和指定他收拾的那个房间了。

  现在还早,大厅里几乎没人。罗小楼快步走向严大师专属的楼层,穿过巨型实验室进入那间堆满了机甲零件碎片的房间。他的时间并不多,现在他只记住五分之一的二级零件,而且他觉得有必要抽出时间复习一下之前的二十种。

  快速浏览了昨天的内容之后,罗小楼开始聚精会神地阅读接下来的内容。

  虽然有一级零件做基础,二级零件的构造之复杂,加工组装难度之大,也是不可小觑的,尤其是越到后面难度越大。

  但是罗小楼越看越精神,甚至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喜,他几乎就要忍不住去那堆碎片旁边开始组装。

  他甚至还有另外一个收获,原本前天遇到的一级零件的一个难题,这两天他怎么想都很难理解,在刚刚的二级零件解说中轻松地解决了。

  罗小楼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今晚上也许可以让宋老师高兴一下了。昨天进入虚拟网的时候他忍不住将自己不能理解的那个问题去问宋老师。宋老师让他先自己想想,如果实在不行,再去找他。

  虽然罗小楼向往着成为机甲战士,最后横行宇宙英雄无敌独孤求败什么的,但是进入机甲制造系,学进去之后,又觉得这里面的乐趣实在不下于成为一个战士。

  正在看得兴奋的时候,门上忽然被敲了两下。罗小楼一愣,过去开门,外面穿着灰色衣服的沈原正看着他。

  沈原微微一笑,冲罗小楼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罗小楼看了看外面依旧忙碌的助手,跟着沈原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沈原打量了罗小楼两眼,挑高了眉,“师傅果然没看错人,看你这两天适应良好啊,记得我们刚进严大师实验室的时候,哪个都要有很长的一段适应期。一方面为能进严老的实验室兴奋激动,另一方面因为严老的严厉胆战心惊。”

  罗小楼用惺惺相惜的眼神看着沈原,兄弟,你不是一个人,每次看到那老头一张嘴,我都过下跪的冲动……

  “走,我带你去吃饭,昨天看你没出来,严老一直盯着我们,我也没敢离开。今天完成得早,带你认认路。”沈原边走边说道。

  “沈师兄,我可以这样称呼吗,真是太感谢了,昨天也多亏了你的指点。”罗小楼发自内心地道谢,自从来到凯恩集团,接触到的除了压榨他的严老头,就是精明的迪加,沈原看着严肃,却真帮了他不少忙。

  沈原侧头看了罗小楼一眼,年轻人和刚来的时候一样笑眯了眼,一侧脸颊有浅浅的酒窝,对谁都客气有礼,而且能感受到其中的真诚,就像乖乖的邻家弟弟。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想起来昨天一起来的杨柯,圣米罗学院机甲制造系第一名,凌少亲自送来的人,谁能不客气。PDG家族每年都会支持有天赋的年轻人,以前沈原自己也是也受到了PDG家族的邀请。

  所以杨柯会来,没有人惊讶,那个青年也有着高材生特有的清高自傲。

  机甲制造系天才啊,沈原嘴角一弯,淡淡笑了。

  两人下楼,到了机甲研发系大厅,一路上不少人和部长迪恩的这位大弟子打招呼。

  “你等我两分钟,我去换换衣服。”沈原说道。

  正在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罗小楼眉头一皱,昨天并不美好的回忆开始倒带。

  杨柯一脸淡然地从两个人身边走过,似乎没有看到罗小楼,只是和沈原互相点了点头。

  杨柯边走边思考着,罗小楼居然会在这里!不过,灰衣是助手的制服,看来十班的人,到底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转念杨柯将罗小楼丢到一边,开始考虑怎么能得到严大师的指点。

  下午罗小楼继续在严大师的实验室帮忙,让罗小楼惊讶的是,严大师完全没打算给他适应的过程,他加工的矿石已经换了一种,而且对罗小楼的要求和其他助手一样严格。

  同样没有规定数量,罗小楼想了想,和上次一样,决定把桌上的一箱矿石全部提炼完。他是新手,提炼技能和经验几乎为零,从手忙脚乱到掌握,再到渐渐熟练要比其他人用更多的时间。

  所以,当罗小楼处理完的时候,实验室里又没几个人了。罗小楼擦擦汗,看着提炼好的材料,非常有成就感。

  其他人也终于忙完了,几个人看看外面的天色,相视苦笑。

  一个带眼镜的中年人摘了手套,拍了拍罗小楼的肩膀,“小楼是吧,难得你懂事。不是看你也做到这么晚大叔也不会唠叨你,年轻人呐,肯吃苦总是好的,跟着严老,好好练习,能学到不少东西,以后受益无穷啊。”

  罗小楼一怔,心里顿时翻腾起来,他光觉得那老头和原昔一样挑剔,脾气暴躁,要拿出全部精力做好他吩咐的每一件事。但是,就如这个中年人所言,他可以从这里学到别的地方学不到的东西!二级机甲基础零件不说,他一直想学的更基础的机甲原材料知识也可以学到,并且有机会亲手操作,这可比什么都重要!

  不用交学费,还有工资,这好事上哪找去?

  罗小楼抓了抓头,感激地对中年人说道:“谢谢大叔指点。”

  中年人一笑,“你要是第一天就被骂哭了,大叔也不敢随便指点你。”

  几人说笑着走出机甲部大门,罗小楼今天依旧累得腰酸背痛,周六周日这两天,简直比他在机甲零件加工分厂的时候还要累,可是直到悬浮公车上,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的罗小楼嘴角始终往上翘着。

  这难得的机会必须要珍惜,罗小楼强忍着心痛,下了决定:他要自费把一级机甲零件全部买齐,哪怕每种只买一件,只要能有实践的机会就行了。

  到家门口的时候,罗小楼有些迟疑,不知道原昔还有没有生气。

  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后,罗小楼愤然,他干嘛要在自己家门外不敢进家门,整的自己好像惧内的丈夫似的,当然,更像遭遇家暴后不敢进门的妻子——打、打住!罗小楼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之后,头发都竖起来了,一、一定是今天午饭吃的不太对,吃拧了,一定是这样!

  罗小楼努力装作和平时一样打开门,原昔照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般他坐在这里的时候都是在等饭。

  原昔脸色依旧难看,很有可能还在生气,他甚至没有点菜,但是看起来也没有打算继续发飙的意思,只是摆明了不想搭理罗小楼。

  太、太好了,罗小楼悄悄松了口气,然后表面平静内心愉悦地走向厨房,冰箱里的牛肉已经放了很久了,他今晚一定要吃到西红柿炖牛肉。

  迅速地将牛肉解冻,切西红柿,放入多用功能锅,不大工夫,厨房已经飘起了久违的肉香。

  米饭,素炒胡萝卜丝,鸡蛋汤,好奢侈的生活,罗小楼情不自禁地感叹着,自从小金库充实起来之后,他们的饭桌上已经很久不见人工盒饭了。

  吧嗒,厨房的门开了,原昔阴沉着脸走了进来,罗小楼本以为他今天不会来厨房监工的……

  在罗小楼战战兢兢地将饭菜都盛出来的时候,一直脸色难看的原昔忽然皱着鼻子开口了:“什么味?今天不是鱼?”

  混蛋,每天每天,真的不会腻啊!再说这家里又不是你一个人吃饭!

  尽管心里呐喊着,看到原昔愤怒地瞪过来,罗小楼立刻退后一步,很没骨气地小声说道:“啊?如果你坚持要吃鱼的话,我可以再给你做一条——”

  看着罗小楼比往常明显畏缩的表现,原昔也愣了一下,心有不甘地看了盘子里的牛肉一眼,放缓了语气说道:“……算了,我过来是想告诉你,从明天开始,我有事要离开一个星期,学校那边也已经请好了假。”

  这,这是在报备吧,你完全没有必要的,真的!罗小楼呆呆地看着今天状态诡异的原昔,随口说道:“哦,是吗,去哪里?”问完了,罗小楼就恨不得咬死自己,干吗要问他去哪里,一向以主人自居的原昔肯定会骂人的……

  想到这里,罗小楼赶紧补救:“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就不用告诉我了——”

  原昔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会儿,看到罗小楼紧紧盯着他的因为惶恐而有些湿润的眼睛,心里一软,闷声打断了罗小楼:“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只要你不告诉其他人就好了,我——我要回家一趟,处理一些事。”

  从原昔那里得到答案,罗小楼心里万分惊讶,他仔细观察着原昔的脸色,嘴里保证着:“……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那个,其实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的。”

  原昔低哼了一声,转身往外走,“我又不是特意告诉你的,我只是想警告你,我不在的时候,你给我老实一点。”

  “……额,你放心吧。”罗小楼嘴角抽搐着说道。

  星期一早上,原昔果然不见了。罗小楼略有些不习惯地只做了一人份的早餐,然后走路上学。

  上午全是基础课,几个班一起上。刚走进大教室,田力就冲罗小楼努力挥手,此君上课每次都要坐在罗小楼身边,虽然罗小楼学习说不上好,但是学习态度实在不错,在十班很是难得。

  为了管住自己,田力就算听不懂,也强撑着眼皮,和罗小楼一起认真听课。

  老师进来后,全部学生坐在课桌旁,连上微型电脑端口,进入虚拟教室。

  白色的虚拟教室中,伴随着老师的声音,每个学生面前开始出现今天的知识点。

  ……

  下课后,田力看着罗小楼密密麻麻的电子本,忍不住感叹:“啧,我觉得九班、八班的学生也没你记得详细。来,给我拷贝一份。”

  罗小楼加工零件的时候练出来的,手速极快,几乎屏幕上只保存几分钟的文字都被他一字不落地抄下来了。

  将罗小楼清清楚楚的笔记复制一份,田力凑过来,热情邀请着:“小楼,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里,我刚用零花钱添置了两台虚拟仓,我们可以机甲对战。唔,你要有机甲零件方面的练习,也可以上我那去练习,老爸扩建厂房,给我弄了个单独的实验室,里面至少有三十种简单一级零件。怎么样,哥们够义气吧?”

  罗小楼无奈地看着田力,您是机甲制造系的学生,买什么虚拟仓啊,有那钱,怎么不多买点零件。

  不过说到这个,罗小楼忽然眼前一亮,“对了,你以前说过你家里企业生产机甲零件?我想买一些,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些保证质量,价格合理的厂家。”

  田力拍着胸脯,嘿嘿笑道:“你找我就找对了,说吧,你想要哪几种,写下来,哥们给你找去。”

  罗小楼摇了摇头,“不是几种,我想要全部的一级零件,六百种。因为数量太多,你知道我的情况,所以越便宜越好。”

  田力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你买那么多做什么?!我们期末开始也就考十种。再说,你小子连学费都不够,哪来那么多钱买六百种?”

  罗小楼低着想了一会儿,抬头看着田力认真地说道:“田力,我也不瞒你,我刚刚得到一笔钱,不多,也许买这六百种零件都不够,但是我想能买多少就买多少。你也说了,我们十班的学生很难有好的出路,但是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努力一把的。”

  罗小楼学习认真,可是田力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认真到这种程度。看着罗小楼眼睛里的坚定和期待,他不由想到自己进军部的愿望。

  田力愣了几秒,就用了拍了罗小楼肩膀一把,“嗯,有志气,这事包在田哥身上。不过,我们家的机甲零件厂虽然多,但是想要凑齐一整套可不容易。我可以带你去找与我们家合作的一家大客户,看着我爸的面子,肯定能拿个最低价。”

  罗小楼一听,高兴坏了,点开课程表查看,发现明天下午刚好没课。这几天原昔不在,他也没有顾虑,于是说道:“明天下午怎么样,没事的话,带我过去看看,我得趁我没后悔把零件买齐了。”

  田力一听哈哈大笑,当即答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