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深刻觉得,很多事都是有先兆的。

  因为一周七天不是上学就是jiān zhí,罗小楼一直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然而周六晚上,罗小楼在打理完原昔少爷日常的大事小事后,并没有回房上网学习睡觉,而是抱着一些资料进了书房。

  原昔一侧头看到,已经迈进卧室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跟着罗小楼进了书房。

  罗小楼疑惑地看了原昔一眼,睡衣明明都已经换好了,也到了他日常上/床的时间,这会儿来书房做什么。

  原昔理所当然地霸占了书房里位置最好的沙发。

  罗小楼识相地没有纠正他,在这栋房子里,原昔比他这个主人有地位多了。

  再次瞄了一眼原昔手上的课本,罗小楼嘴角抽搐,原昔到底是要闹哪样,他晚上从来没有看过课本,成绩照样好得让人嫉妒,他其实是在用行动表达他实在没事干了吧。

  原昔很快注意到罗小楼的视线,欲盖弥彰地将拿反了的课本正过来,然后抬头傲慢地说道:“虽然我知道你很迷恋我——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热情奔放吧,你这样我完全不能专心温习。”

  你真的有在温习?!

  强忍住到嘴边的怒吼,罗小楼做出一副乖乖道歉的姿态,“对不起,打扰你了。”

  然后艰难地催眠自己无视屋里存在感极强的家伙,开始整理手中的资料。

  将最近课上不懂的地方勾画出来,这样周一可以继续让免费家教亚特斯讲解;又将今天学到的二级基础零件凭着记忆整理出来,过了今天,天知道他还能记住多少。

  罗小楼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些资料的重要性,要说虚拟网上一级机甲零件的资料很少的话,二级就更罕见了,尤其还是这样经过系统整理的。

  一个小时后,罗小楼揉了揉额头,唔,似乎没什么事了,一级零件可以回虚拟网上学习,不过,现在看来将六百种一级零件买回来的必要性越来越大了。

  现在学习二级零件的理论知识就用到了不少一级零件的资料,等到他开始整理房间的时候,势必要将那些胡乱堆放的零件组装起来,如果没有一点实际动手经验,他在一个月内完成任务的少的可怜的成功率会更低的。

  这个,到哪里去买比较好?真的要花一大笔钱去买?

  思考着问题,罗小楼的手无意识地将书桌上的笔记本拿了过来。然后看了看手里的笔,罗小楼准备计算一下如果买来全部的零件,他需要花多少钱。

  这是难得一见的纸质笔记本,似乎还是之前在罗家带出来的,在电子本流行的时代,这样的本子让罗小楼感到非常亲切。他翻开第一页,在还没来得及规划他的小金库资金之前,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我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才是真相。这世界本来就分三六九等,人果然不应该奢望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高高在上的东西。除了对此的悔恨遗憾,这一辈子我再也没有其它留恋在意的事。愿来生再也不会见到你,凌叙。”

  罗小楼顿时卡在了那里,嘴巴越张越大。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熟悉的笔迹,让他想否认不是以前的罗小楼写的都不行。

  罗小楼瞬间想到他刚过来的时候,原来的身体主人正在自杀,如果排除了他这个意外,其实原主人算是自杀成功了。

  难道原身体主人和凌叙认识,而且是仇人吗?不,不,看这语气,这就是典型的相爱相杀啊,照这个意思,以前的罗小楼似乎是为了凌叙自杀的?!

  虽然罗小楼万分好奇这里面究竟有怎么的八卦史,但是能不能不要在他刚刚跟凌叙无意识的示好——他真的不是故意帮他们等电梯的,虽然这也被无视了——之后,再让他看到这样一段文字?

  老天,这戏码太坑爹了好不好?!

  罗小楼即震惊又窘迫,白天凌叙傲慢地无视了他,但是那讽刺的眼神还是非常明显的,天呐,他到底做了什么事,凌叙会把他当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被抛弃鄙视后依然无耻的纠缠者?

  “我觉得,作为你的主人,有必要了解一下这段话的意思,以及你这么深情地看着这段话的原因。”一个声音冷冷地说道。

  罗小楼吓了一跳,抬起头,发现原昔已经阴沉着脸站在他旁边了,好像他一直打算好这么做似的——罗小楼才看到这句话不超过几秒钟,原昔已经无声无息地在这里了,也许更早的时候,他就在了。

  “这段话的意思?可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这段话的意思?”罗小楼喃喃说道,天知道,他更想知道这段该死的句子是什么意思,好让他以后不要再做出什么丢人的事。

  发现罗小楼居然没有像以前一样乖乖解释的时候,原昔的脸色更臭了,他拽着罗小楼的衣领轻易地将他拎了起来,咬着牙:“我问你话,你只要回答就行了,你跟凌叙是什么关系?!”原昔觉得自己非常愤怒,非常不舒服,这种感觉从罗小楼高兴地拿着那个笔记本进书房的时候就开始了。

  但是他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第一天搬进这房子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个笔记本里的话,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愤怒?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不舒服,谁都别想舒服。

  罗小楼被扔在沙发上的时候,终于发觉原昔的不对劲,立刻放弃原本就可以忽略的挣扎,慌忙解释着:“没有关系!我保证我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原昔的睡袍因为他粗鲁的动作散了开来,露出精壮瘦削的身体,皮肤细腻白/皙,似乎是美感和力量的完美结合。罗小楼看了一眼便立刻转移了视线,那实在——实在比原昔现在的动作更让他觉得有危险性。

  原昔却没有放过罗小楼的意思,他的腿压制住罗小楼的身体,一只手轻易地握住了罗小楼的双手,另外一只手紧紧攥起来,难道他要暴打他一顿?!

  “那么,你的意思是,觉得我是文盲,看不懂你写的情诗的意思?”原昔杀气腾腾地吼道,眉眼间满是戾气,他看起来真被气坏了,眼睛都发红了,完全像只发怒发狂的野兽,将他按在爪子下面,张开了血盆大口,随时可以将他撕碎吞下肚。

  罗小楼瑟缩了一下,似乎已经感受到拳头打在身上的疼痛,他绝望地叫道:“没有!我真没有给他写情诗,那根本不是情诗——我为什么要写情诗?我、我当时一定是疯了,写出这样一段话。但是我保证,绝对不会有其它意思!”原昔为什么要生气?罗小楼没有时间想清楚,但是如果他觉得不解释什么的话,原昔真的愤怒到要杀了他了!

  天呐,原来除了情商为负值,原昔的理解能力也有问题吗,他到底那只眼睛看出来那是情诗,他S级的基因,就将语法学到这种程度吗……

  原昔眼里的愤怒和寒冷渐渐退去,脸色阴晴不定地瞪了罗小楼半天,手下能shā rén的力量终于减轻了。在罗小楼惊喜地以为原昔要饶恕他的时候,原昔伏下身,凑到罗小楼耳边,近到罗小楼脖子都能感受到原昔滚烫的呼吸,

  “听着,我不管以前有什么。你是我的奴隶,以后都会是,别在外面随便和别人勾/搭,我讨厌yin/乱的仆人。”原昔在罗小楼耳边咬牙切齿地命令道。

  罗小楼缩了缩脖子,控制不住颤抖地回答:“我没有,也绝对不会那么做。”

  天知道,因为以前那些不清不楚的该死的事,他才是受损失最大的那个。

  他以后绝对不会再和凌叙有任何牵扯,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他管不了,但是他至少可以实现原来的主人最后一个愿望,他和凌叙是同校的学生,说永远不再相见实在夸张,但是他可以保证永远无视凌叙。

  原昔沉着脸低头看缩在沙发上的罗小楼,像一个野兽在考虑怎么处置自己爪子下的猎物,猎物显然很配合,完全不敢动弹,露出自己最脆弱的脖子和腹部,这是一个表示臣服的姿态。

  原昔眯着眼盯着罗小楼裂开的领口露出来的白/皙秀气的脖子,忍住想咬一口。原昔显然不是个会委屈自己人,他一口咬在了罗小楼脖子上。

  罗小楼吓得大叫起来,原来还有这种虐待人的方法吗?!

  原昔嫌吵地皱了皱眉,他并没有用力,他其实一点也不想让这个脆弱的奴隶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毕竟他受伤了,他的衣食住行会很麻烦的。

  而且,就连原昔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有咬罗小楼的冲动。用舌头来回舔了两下,引得罗小楼更激烈的颤抖后,原昔终于直起身,“我只是不希望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的奴隶身上有其他人的任何印记,你最好有这个自觉。”

  “当然,我敢保证我从现在到以后心里只想着你,事实上我也没空想其他人。”罗小楼立刻配合地回答道,虽然最后一句有点小小的抱怨,野兽的控制欲和对自己所有物——即使是个奴隶——的占有欲什么的果然太可怕了。

  原昔站起身,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笔记本,冷着脸走出了书房。他对自己说:他才不在意这个完全不知道感恩和珍惜的奴隶的以前!

  罗小楼翻身从沙发上爬起来,呆呆站了一会儿,将那个笔记本丢到了书柜最里面的角落,然后离开了书房。因为原昔莫名其妙地发疯,他现在全身都是冷汗,必须再洗个澡。

  他本来以为已经摸到了和原昔相处的最佳模式了,基本上只要服从那家伙的所有命令,就不会有什么事。现在看来,他还要再加一条了,或许是绝对的忠诚?或许,以后他想要喜欢谁或者结婚什么的,都得跟这家伙报备,然后由他决定。

  罗小楼泪流满面,坑爹啊,都跨越了四千多年了,他不想要包办婚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