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心里那个别扭,可是三人慢慢走近了,凌叙连看都没看他,直接往旁边的高级专用电梯去了。他身后的杨柯用一种冷淡讽刺的眼神瞟了罗小楼一眼,看的罗小楼心里直冒火。一班的学生大多用这种眼神看他们十班的学生,尤其是他这个又贫穷又学习差的。

  最后一个黑发碧眼的年轻人明显愣了愣,微微一笑,随口说道:“谢谢,不过不需要。”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娘的,叫你犯贱,叫你客气,没面子了吧。

  虽然他只是意思一下,搞不好人家还以为他要巴结他们。罗小楼恨恨按了十八层的按钮,电梯迅速往上升去。

  电梯门开了时候,罗小楼被吓了一跳。

  好家伙,电梯外恭恭敬敬地站了一群人,领头的是几个衣装笔挺的中年人,罗小楼一眼看到了众人身后的迪加。不——不是专门过来追究他迟到的吧。最多迟到一分钟,还是因为等电梯,而且追究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大阵仗吧。罗小楼心虚地去瞄手腕上的通讯仪,八点整。

  正在罗小楼要和唯一熟悉的迪加打招呼的时候,旁边的高级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

  凌叙带着杨柯走了出来,那个碧眼年轻人却已经不在了。

  两人看到罗小楼也是一愣,杨柯欲言又止,眼里的讽刺意味更浓,凌叙则皱了皱眉。

  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已经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恭敬地对凌叙行礼:“凌少爷,我是凯恩集团的执行总裁伯安。您亲自过来,真是让我们不胜惶恐。”

  凌叙无视了罗小楼,对伯安点点头,说道:“没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我只是送个人过来。你们先下去,有事我会找你,让这边机甲研发部的负责人带我看看就行了。”

  伯安本来想亲自带着凌叙视察,见他说不用,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把迪加叫过来,使了个眼色好好接待,就带着一大群人下去了。

  迪加上前几步,躬身请凌叙跟他走,同时看沈原一眼,让他把那边的罗小楼领进去。

  迪加虽然是科研人员,但是同时也是凯恩集团的高级主管,经常接待上面下来视察的领导,这会儿周到得体,公关形象良好。

  凌叙边听他介绍边往里走,到了机甲研发部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罗小楼的人影一闪,往里面去了。

  不由脸色一沉,冷冷问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迪加见到凌少爷忽然变了脸色,心里马上一突,这位大少爷他实在得罪不起,不只是他得罪不起,就算刚刚的总裁也得罪不起。

  顺着凌叙的视线望去,迪加却一愣,嘴里立刻说道:“凌少爷说罗小楼?说起来他也是您所在学校的学生,是被我招进来的。”

  看到凌叙越来越冷的眼神,迪加下意识地补充了一句:“因为他家里条件不好,出来打工,正好被我看中了,就让他在这里兼职,只是周末过来两天。”

  虽然罗小楼不是什么制造师流派的继承人,但是不可否认,那个年轻人在机甲制造上很有天分,就算沈原那时候也比不上的天分。

  凯恩机甲研发部什么人才没有,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那种年纪成功改动了加工步骤。

  所以,如果有可能,他是希望留下罗小楼的。不过,如果凌叙和罗小楼真有什么过节,他一个小小的部长也是保不住罗小楼的。这么想着,迪加看着凌叙的眼睛有了丝难以觉察的紧张。

  杨柯也紧紧地盯着凌叙的眼,见他眼里露出厌恶之色,顿时安心了。

  凌叙沉默了一会儿,挥挥手让迪加不用再理会罗小楼,在参观完了机甲研发部的几个重要工程之后,指着身后的杨柯,淡淡说道:“杨柯是我们PDG家族选出来支持的天才机甲制造师,在机甲制造上,很有才华。不过,现在他才大一,上面的集团他现在进去还不太合适。我想让他先在这里实习,你看着安排一下。”

  迪加立刻应道:“凌少爷放心,我会为杨少爷安排好。”

  杨柯笑了笑,说道:“您叫我杨柯就好,以后还要您多照顾。”嘴上说着客气话,杨柯也知道,凯恩集团只是PDG家族的一个分支而已,本家少爷亲自带来的人,他们绝对不会为难。

  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台阶,让他能越来越接近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的台阶。杨柯转身看着凌叙,虽然万分艰辛,但是以他的努力和天分,他一定可以的。

  “你根据自己的时间,跟他们商量实习的事,我有事先走了。”凌叙冲杨柯点点头,转身往外走,路过迪加的时候凌叙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迪加一眼,什么都没说走了出去。

  迪加擦擦汗,恭敬地将凌叙送出大门,回来召集机甲研发部的人员,为他们介绍杨柯。

  那些科研人员面面相觑之后,都微笑着和杨柯打招呼。

  “杨先生就读那样的学府,以后真是不可限量。”

  “听说杨柯先生还是系里第一,难怪凌少爷看重。”

  “……”

  杨柯淡淡笑着,从小到大,这样的称赞太多了,他早就知道该怎么应对。

  迪加并没有安排别人带他,只是让他自己选了间专用的实验室,用什么材料直接跟他说。

  这样正好,他没有时间给这些人打下手,那样会拖慢他的步伐。而凯恩集团唯一需要注意的人,凌叙已经和他提过,这里有位联邦知名的机甲制造大师,严大师。

  虽然PDG家族也想过把这位大师调到更高级的研究部门,但是老人性格固执,待在一个地方就不愿意动。不过无论在哪,都是为PDG家族效力,PDG家族也就随他了。

  如果能得到这位机甲制造大师的指点——杨柯眼里带着坚定,他必须努力试试。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他也许能更快实现心里的愿望,为凌叙制造一架机甲,一架独一无二的机甲。

  一间堆满垃圾的房间内。

  罗小楼震惊地看着众人尊崇的严大师,磕磕巴巴地说道:“您是说,全、全部收拾出来?只给我四个周末的时间?”

  严大师露出非常厌恶的神情来,冷漠地反问:“怎么,你是打算和我讨价还价?”他居高临下地盯着罗小楼,慢慢说道:“这这里,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不能,不可以,办不到。”

  罗小楼额头冒汗了,努力分辨着:“不,不是。我是说,这一屋子的零件碎片,而且,全是二级零件,我还没学会——喂,您至少看在我救了您的份上,多给我点时间吧?”最后,罗小楼忍不住提醒这老头前几天他还帮过他一个大忙。

  严大师忽然笑了起来,和蔼可亲,说出口的话也很和气:“我想你理解错了,我没说让你在四个周末,用整整八天时间整理出来。我的意思是,你上午在里面整理,下午要出来给我打下手,明白了吗?当然,如果你觉得时间实在是宽裕,我不介意再——”

  罗小楼狠狠打了个寒战,用颤抖的声音迅速回答道:“我可以的!我保证我可以的!”

  严大师满意地看了罗小楼一眼,好心地提醒道:“如果你需要这些零件的材料,我建议你先去帮我整理隔壁的资料室,那里应该有块蓝色的芯片,上面介绍得还不错。”

  罗小楼用力捏了捏拳头,最后干巴巴地说道:“谢谢您的提醒,我马上就去。”

  用了两个小时将杂乱的资料室分类整理清楚,在最角落里找到了严大师说的蓝色芯片,罗小楼又一头扎进了那个堆满了零件碎片的房间。

  看着向小山一样的垃圾碎片,罗小楼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做到电脑前,将芯片插了进去。

  二级基础零件(一),娘的,一!难道还有二吗!难道还有这样一间屋子——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下去了,罗小楼发现,未来从来不是光明的,从他来到未来开始。

  蓝色芯片里有一百种二级零件,罗小楼省掉中午吃饭时间,用三个小时死记硬背。

  唯一让罗小楼庆幸的是,那些学过的一级零件知识帮了大忙!这会儿很容易看出来,虚拟网上教他基础机甲知识的宋老师说的对,二级机甲零件是很复杂,但是罗小楼却觉得几乎所有的二级零件都是在那些一级零件的基础上变化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罗小楼的效率会更低。

  最后,罗小楼记住了二十个二级零件的资料。没有丝毫动手时间,罗小楼头晕目眩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每个零件的资料只看一次,如果罗小楼想记住,那么他必须努力集中注意力。争取看过之后就背下来,然而这样高强度的学习,就算重生后罗小楼的记忆力变好了,也有些受不了。照这个速度,一个月后,他真的能整理的完吗……

  罗小楼垂着头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外面不少穿灰大褂的助手已经开始忙碌了。

  严大师还没来,一个带着大口罩的灰衣人冲罗小楼打了个招呼。罗小楼仔细一看,居然是沈原。

  天呐,研究部长的大弟子沈原居然在这里给严大师打下手,罗小楼忽然不觉得委屈了。他算什么,人家比他强多了,不还在这里给人当小弟使唤。

  罗小楼接过沈原递给他的灰色衣服,刚穿好,还没来得及和沈原说几句话,严大师到了。

  他冲众人点点头,开始吩咐下午的任务。

  最后,他瞥了罗小楼一眼,然后将他领到一个白色台面前,上面摆着一台巨大的精密高频磁振荡反应仪,桌面下面是个金属盒子。

  严大师边示意罗小楼带上手套,边从金属盒子里拿出一块矿石,说道:“这是绿锡矿,是制作机甲内部传输管最适合的材料,但是这种矿石熔化状态非常不稳定,你按照我写的注意事项操作反应仪,每隔五分钟加入一次蓝线液,全部熔化的时候通知我。”

  罗小楼点了点头,他实在没想到严大师居然没给他适应时间,一上来就给他布置了一个不算轻松的任务。

  那么一次用多少矿石?多少是罗小楼自己把握的,上限是十公斤,但是如果自己失败了……

  罗小楼摇了摇头,将操作仪器的注意事项自己研究了一遍,确定背熟了,就将那张纸收了起来。

  然后深吸一口气,罗小楼将两块绿锡矿石,大约四公斤重放进了反应仪。

  五分钟后,罗小楼手腕的通讯仪开始震动,罗小楼立刻将手边的蓝线液滴入反应仪。如此反复,罗小楼额头开始冒汗的时候,反应仪的绿灯亮了。

  他忍不住松了口气,嘴角一弯,眼睛里满是喜气,成功了,他一抬头,看见严大师正在忙。

  但是仪器里熔化的材料是不等人的,如果过了时间,怕是不能用了。

  沈原刚巧就在他旁边,看到他这边的情形,立刻走了过来,从桌子下面取出贮存盒,将反应仪熔化的绿锡液注入贮存盒中。

  罗小楼暗暗记下沈原取液体的手法,然后笑眯眯地道谢:“沈师兄,多谢。”

  沈原拍了拍他,又回去忙自己的事。

  接下来,罗小楼熟悉了绿锡矿石的熔化提取步骤,将材料增加到了十公斤。每次全部熔化之后就用导入贮存盒中。

  工作非常繁琐,又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当罗小楼将一箱绿锡石全部熔化装盒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他、他居然又是最后一批。

  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腰背,罗小楼麻利地将桌面收拾干净,又当着严老头的面,发扬风格帮助别人收拾了实验室。

  最后,罗小楼磨蹭着走到严大师面前,讨好地问道:“严大师,我能把那个蓝色芯片带回去看吗?”

  严大师正挑剔地看着罗小楼提取的那些贮存盒,哼了一声,说道:“也许我最该让你做的是把员工守则默写十遍,现在,出去,不要总是浪费我的时间,问你那些该死的幼稚问题!”

  罗小楼悲愤地往外走,他要怎么办?这老头一副打死不承认他是他救命恩人的样子,也许,严老头真的失忆了——罗小楼默默安慰着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