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严老头满意就没有兼职?不,这远远不是让罗小楼头疼的唯一问题,基础课太差,因为听不懂每天要学习初中生高中生的课本;每天要听宋老师的基础机甲课程;储存盘里还有三百个一级零件等着他去学习。

  虽然刚开学课业繁忙,罗小楼也不打算放弃继续学习一级零件,正是对这些零件的了解,他的专业才没有像基础课这样惨痛。这种听不懂的感觉,罗小楼长这么大还没这样经历过,他不想经历更多。

  但是,在掌握了一半一级零件之后,罗小楼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他需要实践。

  再多的理论,原理甚至反应过程在他脑子里,就算记得在牢,也不代表他可以制造出那样东西,机甲制造专业本身就是一个对实践要求极高的专业。

  最近这些日子,机甲系的学生都一脸羡慕地谈论着杨柯,那个被大世家选中的高材生,他现在想买多少材料都有人买单。在这样强大的财力、物力支持下,他会比同年级的学生进步更快。

  在制造系的学生们费尽心思开始表现自己寻找支持者的时候,罗小楼和十班所有的学生一样,没有任何行动。

  十班的学生,是绝不会有人投资的。想到这里,罗小楼有些沮丧。现在他账户里有一些存款了,他有过自己买那些一级零件的念头,但是六百种机甲零件,几乎会花掉他的全部存款,罗小楼还下不了决心去买。

  叹了口气,将最近不懂的章节全记在电子本上,罗小楼走进了信息楼,信息楼是供圣米罗学院的学生查阅资料的地方,相当于以前的图书馆。

  罗小楼在门口刷了卡,往里走去,他现在的阅读权限只有一楼到三楼。令人略感安慰的是,他到现在为止都还用不着上二楼。

  进了大众查阅区,罗小楼选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下来,将自己要找的东西输入面前的屏幕,不大工夫,两块带着编号的信息卡出现在罗小楼面前,随手点开,罗小楼开始阅读。

  安静的查阅室里,只有偶尔有人轻轻走动的声音,罗小楼渐渐沉浸在那些公式和论证关系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罗小楼手腕上的通讯仪一闪,是他设置的定时提醒功能,已经到放学时间了,罗小楼看看还没查阅完的资料。

  皱了皱眉,准备去到管理员处申请拷贝资料。

  在管理员办公室里,罗小楼和那个黑发蓝眼的阳光男生都是一怔。

  那个人愣了一会儿,热情地招呼道:“罗小楼?难得在这里遇到你,我是亚特斯,你还记得吗?”

  罗小楼记得这个人,却想不起名字了,所以半天没出声,不过他绝对没有不识相到把实话说出来,只是嘿嘿一笑:“当然,咱们测试的时候挨着,你怎么在这里?”

  亚特斯一脸无奈地看着罗小楼:“上次受你启发,我向学校申请了打工,结果被派到了信息楼。天知道,我最想去的是机甲训练室。”

  罗小楼将手里的电子本递过去,边将自己需要的信息指出来边安慰亚特斯:“这里的活轻松。”

  “要是能去机甲训练室,再累我也高兴!”亚特斯不满地强调。

  “好了,我明白你对机甲的热情,你就不能先帮我把资料拷贝一下吗?”罗小楼不是很有诚意地安抚,机甲系的家伙都这么不怕累吗,听说机甲系的课上训练就非常恐怖了,他居然还愿意二十四小时和机甲对着。

  “不,你一点也不明白,在那里看看原昔、罗少天凌叙等人训练也能长不少见识……”边这么说着,亚特斯终于将罗小楼要的信息拷贝到了电子本上。

  “《贝纳森定理》,《材料力学》,《联邦通用语语法》,《机甲维修》,除了最后一本,罗小楼,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小学没毕业——”亚特斯笑了起来。

  罗小楼脸红了,“基础差点有这么夸张吗?”

  “相信我,不是一点,你们十班学生都这样?”

  “嗯,不知道,也许有人比我好多了。”罗小楼不是很肯定,但是田力是跟他差不多的,每次上课的时候都痛苦异常。

  “唔,这样,以后这些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来问我。反正我自己当值的时候,在这里也挺无聊的。”亚特斯热情地说道。

  罗小楼一阵惊喜,有人肯帮忙实在太好了,他还没有勇气去向原昔请教这么幼稚的问题。

  “那行,太感谢你了,糟糕,我有事先走了。”

  “哥们够意思吧,哪天请我吃饭——喂,没必要跑这么快吧。”亚特斯目瞪口呆地看着罗小楼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中。

  罗小楼并没有听到亚特斯最后一句话,就是听到了,他现在也绝对没有闲暇时间请客吃饭。

  他夹着电子本,一手在通讯器上迅速点着:什么?想吃鱼?!你不觉得天天吃会腻吗?

  “我在考虑今天的菜单,你只要照着做就行了,回那么多是什么意思?”那边迅速发来一句。

  罗小楼噎了一下,恨不得把通讯仪里那个冒出来的代表原昔的小人捏死。

  自从给了罗小楼生活费专用卡后,原昔发现冰箱里的东西终于丰富起来了。暗自得意于罗小楼已经依靠他养着的同时,对晚餐也越发有了要求。

  “还有蛋糕,好几天没买了。”原昔继续点单子。

  “你何必问我的意思。”

  “你那是什么口气?”

  “……”

  两人在停车场碰面了,彼此赌气地看了对方一眼,都没有理会对方。到了商场的时候,罗小楼依旧懒得跟独裁的原昔说话,恨恨推开车门下去买东西。

  原昔坐在车里暗自磨牙,再不给罗小楼制定点家规,他就要上房揭瓦了!不要以为他喜欢他,他就会一直放纵忍耐他——他根本就没有必要纠结,难道奴隶喜欢主人不是应该的吗?

  原昔开始考虑接下来要实施的惩罚类型与力度的时候,忽然发现商场的门口,罗小楼提着一大包东西,扶着个老人出来了,而且还被一个高壮青年拦住了。原昔眉头皱了起来,这是什么情况,罗小楼这是打算一再挑战他的忍耐力吗,让在他车里饿着肚子等着然后和——别的男人叙旧?

  心头冒火的原昔很快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老人对那青年疾言厉色地呵斥着,罗小楼想上前挡在两人中间,结果轻易被人推倒了。然后,路边一辆车上下来几个人,抓住老人和地上的罗小楼就要往车上走。

  “砰!”一声巨响,那几个押着老人和罗小楼的人吓了一跳,差点掉下悬空公路。

  几个人回头张望的瞬间,强烈的风已经吹到了脸上,抓着罗小楼的那个人被一拳打在脸上,顿时满脸是血得晕倒在地。

  原昔拎着手里的罗小楼上看下看,最后和明显没反应过来的罗小楼对上了眼,黑沉着脸问了一句:“有没有受伤?”该死的!他原昔像教训自己的奴隶是一回事,别人敢动他一根汗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罗小楼的话还没落,已经被原昔轻轻往后一推,倒在身后的车上,然后抬脚踹向又扑过来的人。

  双方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又一个人倒在地上。那些浑身肌肉看起来无比壮实的男人在原昔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以至于领头的高壮青年浑身颤抖,脸色惨白。明明收到的信息是这位大师一个人出现在商场,现在一个两个的出来,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怪物!

  虽然现在他离车子这么近,也没机会逃跑了,因为原昔已经过来了,冷冷地问道:“说吧,你劫持我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那双冷厉的眼睛注视下,高壮青年不敢有一点逃跑的念头,只是发着抖犹豫,说什么,说出来就离死不远了,可是不说,似乎离死也不远了。

  “我——我说,我们是来接严大师的,我们绝对没有伤害他的意思,我、我保证——”高壮青年哆嗦着说道,不是他没有骨气,而是面前这个人太狠了,他能看出来,这个人给他的手下造成的伤,一年内能不能恢复都是个问题。

  “严大师……”原昔眼睛一眯,回头果然发现罗小楼正扶着那位被他完全忽略的老人,既然不是要找罗小楼的麻烦,那似乎不关他的事。

  正在这时候,那老人淡淡说道:“让他们走。”

  原昔哼了一声,“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对我的人动手,否则,我乐意更细致入微跟你们谈谈。”

  高壮青年猛地打了个寒战,听到这可怕的人肯放他们走,立刻将地上倒着的人塞回了车子里面,扬长而去。

  罗小楼松开一直抓着老人胳膊的手,不是他不想扶着老人,而且老人一直站得笔直,眼中精光闪烁,一点也不像毫无反抗能力的老人,反而他扶着老人的手一直在发抖,实在怪没面子的。

  “严大师,”罗小楼恭敬地叫了一句,想了想,又不知道这事严大师想不想让他知道刚才的事,只能客气道:“您这是打算去哪里,要不要让我们送你回去?”原昔不会怪他自作主张借用他的车吧,罗小楼想着,忐忑不安地往原昔的方向看了一眼。

  原昔正恼怒地瞪着他,心想,很好,不仅敢上房揭瓦,还敢自作主张。

  严大师冷着脸看了罗小楼那胆小丢人的模样半天,哼了一声,“不用,接我的人来了。”

  罗小楼抬头,果然,三辆黑色车子无声无息地驶上了商场门前的悬浮停车场。

  老人临走前,瞥了罗小楼一眼,说道:“既然怕死,就别什么事都冲在前面。”说完,被那些接应的人簇拥着离开了。

  罗小楼瞪着眼看车子离开,心里万分郁闷,他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是离得这么近,让他想装没看到都有难度。

  这老头到底有多像原昔啊,刚刚怎么没来一出狗血的爷孙相认?

  哎,算了,好在有惊无险,先回家再说,距离再那老头脸色还有两天。

  原昔气得要吐血,愤怒地看着前面无精打采的罗小楼,罗小楼可能没经历过这个,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手脚发软,于是,顺手将那些买来的东西,一股脑地堆在了原昔怀里。

  原昔看着袋子里他点名要买的鲜鱼和蔬菜,到底也没扔出去。一抬头,正看到罗小楼不看路,被绊了一跤,脑子里还没思考,手已经把罗小楼拉过来了。

  原昔不知所措地看着被自己拉到怀里的脸色苍白的罗小楼,推出去还是继续走?真是个麻烦又弱小的奴隶,原昔恶狠狠地瞪着罗小楼,手臂却动作轻柔地扶着他,往车旁走去。

  唔,这个气氛,似乎有点不适合惩罚他。

  还是,以后再说吧……

  周六一早,罗小楼换了身精神的衣服,给原昔准备了休闲服放在床边,昨晚听他说过今天要出门,又将早饭放进恒温保温箱,出门了。

  乘坐悬浮公交车,罗小楼赶在八点前到了凯恩集团。如果他迟到了,那老头肯定要骂人的。在门口的机器人处刷了卡,罗小楼快步走向电梯。

  等了好一会儿,电梯终于从高层下来了,罗小楼走了进去。眼角余光看到外面走来三个人,忙按住了开门按钮,招呼道:“快点。”

  招呼完了,罗小楼才发现,来人居然是圣米罗学院的学生,而且,他都认识。一个是他们系第一名杨柯,一个黑发碧眼的少年,罗小楼后来记起这人曾经在第一天送他到商场,还有一个是机甲系的名人凌叙。

  机甲系的三个天才,罗少天张扬,原昔嚣张冷漠,凌叙优雅,而且无论哪一个,都俊美地不可思议。因为这一点,罗小楼没少怀疑基因和样貌是有关系的。

  凌叙皮肤白皙,举止优雅有礼,骨子里却带着冷漠疏离,这种高高在上的贵族气质无疑更加吸引人。

  罗小楼只在远处看到过几次,这种人他是不想招惹的。

  原昔?原昔在罗小楼眼里那就是头上古凶兽。

  虽然因为幼小还没有露出足够锋利的爪牙,却绝不是能随意挑衅它的权威的。饿肚子的时候会不高兴,会发飙,不饿的时候就眯着眼打盹,还会用尾巴划出地盘,无疑,罗小楼就倒霉地被他划在了自己范围之内。

  所以要打扫,要帮他准备衣服,要做饭,要按摩……真是越想越黑暗。

  有这样一个,已经够罗小楼受的了,所以他从没有想过和另外两个机甲系天才有什么交集,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罗家人。

  在外面遇上了,罗小楼也可以装作不认识。但是他刚刚已经打了招呼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