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六个人出场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开始站起来尖叫了,包括罗小楼身侧的田力。

  “你看到没,那三个传说中的一年级新生,都是S级基因,机甲系的天才!”田力在罗小楼耳边吼道。

  罗小楼愣愣地看着台上的原昔,原来这个霸道又别扭的家伙这么厉害……

  原昔冷着脸站在银发的罗少天和另外一个黑发黑眼的男生身侧,三个人一样的嚣张,骄傲,即便是那个黑发男生举止优雅,也绝对掩饰不了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傲。

  而三个男生对面的学长就有些不够看了,气势似乎全被压下去了……

  “天呐,罗少天,原昔,凌叙,居然全出来了!校长那老头一定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哎,三年级的机甲主力去野外集训了,我看,这次高年级要丢脸了,他们大概没想到,今年的一年级全部这么强。”田力双眼放光地看着台上,一边分析着,一边满脸羡慕地看着杨柯几人:“如果我当时好好学习就好了,否则,现在我就可以站在我的偶像身后……”

  “为什么要站在他们身后?”罗小楼不解。

  “以后机甲系和机甲制造系的学生会合作出去集训,到了学期末,也就是我们升上二年级的时候,我们——中的某些人会被机甲系的学生挑中,成为他们的机甲制造师。”田力滔滔不绝。

  “你的意思是,我们机甲制造系就是为他们机甲系服务的?”罗小楼纠结了。

  “……不然你要怎么样?”田力白了罗小楼一眼,最后叹了口气,“可惜我们十班的人很少被挑中,兄弟,我们以后说不定只能自谋出路了。”

  “你——为什么来机甲制造系?”罗小楼觉得自己来机甲制造系同样是因为爱好,他绝对不愿意用自己喜爱的东西去卑微地讨好他人。

  田力终于转过头,脸上一贯的不正经都不见了,认真地看着罗小楼:“我?我当然想进军部。虽然我们首选是成为一个机甲战士的合格机甲制造师,但是,我更想成为一名军人!当那些战士在前方为联盟战斗的时候,我可以用我的能力提供协助。战争,本来就是我们各系协助才能赢的。”

  看着罗小楼眼里带了欣赏,田力不禁自得起来,笑嘻嘻地一把搂住罗小楼的肩膀:“所以我死活让我老爸花钱送我进了圣米罗军校,这个学校的头衔就让我进军部的几率大了很多。怎么样,小楼,哥哥厉害吧?不过,以后你也不用发愁出路,你可以来田力哥哥家,我爸名下的企业有一半是机甲零件加工厂。”

  罗小楼咧嘴一乐,“那行,我先预定好了,你给我留着好位子。”

  正在这时候,下面的比赛开始了,田力立刻坐正了,看向台下。

  机甲系的比赛是——篮球。

  当然不会是普通的篮球,而是驾驶着机甲打篮球。

  幸亏欢迎会是在学校最大的会馆举行的,观众席几个升降之后,中央立刻空出来大片的场地。两个二十米高的篮球框立在两侧。

  六名学生抬手按向胸口的空间钮,顿时,六台机甲静静出现在六人身后。

  罗小楼愣愣地看着台上,原昔的机甲是白色的,十来米高,不是最高的,但是——在罗小楼看来,却是最漂亮的!

  不是华丽,而是漂亮。这种漂亮和别人眼中的漂亮不同,罗小楼最近一直沉迷在一级机甲零件里,学习之余很有些心得。他眼中的漂亮更近似于零件的完美,一个能发挥出最高效率的零件,一个组合最优化、弧度最完美的零件,这才是罗小楼醉心的地方。

  看着原昔的机甲,罗小楼惊叹着,那几乎就是他能想象到的最完美的组合。

  当然,罗少天的黑色机甲和凌叙的红色机甲同样非常不错。另外三个高年级生的机甲,以罗小楼现在的水平,其实现在看不出什么,却总觉得比不上这三个人的机甲。

  六个人利落地跳上驾驶舱,随着一声哨音,三对三比赛开始!

  罗小楼看得目瞪口呆,在他移动都勉强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可以驾驶着机甲做出如此灵活的动作。

  弯腰,转身,过人,随着巨大的白色,黑色和红色机甲的流畅动作,场上的学生们都兴奋了!

  基础动作并不难,但是做到和人一样自如灵活的走位就太不容易了。而这三个一年级生,不仅已经能驾驶机甲,而且能达到这种程度,就非常让人惊叹了。毕竟大部分刚进入机甲系的新生,连真正的机甲都没摸过。

  因为高年级生的大意,也因为三人出众的驾驶技术,三人一上来就连进两球!一个是黑色机甲罗少天的三分球,另一个是白色机甲原昔的灌篮,而红色机甲凌叙虽然只负责传球,但是几乎每一个传球都精妙到无懈可击。

  两分钟内,三个一年级生配合得干净漂亮,领先高年级五分。

  场地上先是一片静默,然后四周爆发出如山的喝彩声,这次迎新会彻底到达了□。

  高年级的一架蓝色机甲停顿了两秒,然后三架高年级机甲动作一变,开始采用一对一紧迫盯人政策,想借此打破三人之间的配合。

  而且,三个高年级的机甲在体型上非常占优势,几乎比原昔三人的机甲足足高了一头。每当一年级生准备投球的时候,高年级离着球篮最近的那架机甲机会立刻旋身回到篮下,飞起身拦球。

  比你高,比你大,真撞上的话,高年级组绝对不吃亏,而且,在这种比赛上,那些小小的犯规就被裁判们无视了。本来,大家看的就是他们的机甲技能。

  这样一来,一年级三个人进球少了,但是高年级除了在最开始换了策略之后进过两个球,再想进球也是难上加难。

  罗少天,原昔两人负责进攻,凌叙负责防守,他们同样很难找到机会。

  5:4一年级领先,眼看时间越来越少,高年级组越来越着急。就是平了都是他们丢人,更何况是输了。

  他们是高年级,他们知道怎么配合,怎么和战友互动,他们比低年级生有更多的默契。就是那些驾驶技能,也应该比这些刚进来的新手强多了。他们高年级是给这些一年级的新手一个下马威,一个成为军校生的压力或者说一个努力的方向和榜样的,而不是反被几个新人压着打的!

  蓝色机甲又迅速传出一组指令,三架高年级机甲屏幕上同时出现黑色,白色,红色,三架机甲的截图,蓝色机甲往后退了一步,用右脚别住红色机甲,将空中的球奋力抢到手上。

  蓝色机甲传球,另外一个高年级生拿到球后立刻冲击原昔三人的内线。在遇到迎面而来的原昔后,驾驶着机甲做了一个超级假动作,在机甲身体几乎横过来的情况下,将球投了出去。

  球进了!

  比赛变成5:6,高年级领先一分。

  现在距离二十分钟的比赛时间还有一分钟,凌叙调出语音模式,罗少天,原昔同时听到一句话:“喂,他们要和我们玩技术。”

  “那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技术。”

  “唔,时间足够了。”

  另外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回答道。

  这一瞬间,三个人对同样骄傲的同伴忽然有了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那更像是承认了队友之后的愉悦。

  一直不紧不慢的红色机甲忽然直直飞向带球的蓝色机甲,然后在高年级和观众的震惊声中,借着手臂的冲力临时转了方向,在没有碰撞到蓝色机甲的同时,将球抢到手里,然后一个假动作甩开盯他的人,将球传给罗少天。

  蓝色机甲在自己失利的同时,几乎立刻作出指令,一架高年级灰色机甲冒着被罚下去的危险撞上带球的罗少天,准备下死力气也把球送到自己人手上。

  罗少天的黑色机甲当时在空中,几乎可以说是避无可避,在被撞上的一瞬间,空中七百二十度连续转身,巧妙地闪开了巨大的灰色机甲。

  而灰色机甲刹不住车,直接往地面撞去。

  观众席上顿时响起惊呼声,“空中七百二十度旋转!”

  “天啊,就算是天才,一年级生做到这种程度也太夸张了吧。”

  罗少天看了看立刻抢过来的另外两架高年级机甲,还有正挣扎着瞄准他的灰色机甲,嘴角一撇,随手将球传到原昔手上。此时,大屏幕上已经开始倒计时比赛结束的时间了。

  “十,九,八……”众人的心也随着时间和场上的比赛高高提起来。

  另外两架高年级机甲不得不中途变向,奋不顾身地一起往原昔的方向包围过去,一前一后围住原昔。

  终于把最后一个球拦住了!高年级生心里暗自庆幸,同时开始担心躺在地上的同伴伤势。

  同时被两架机甲盯上,几乎所有的观众都认为这局胜负已定。

  就在这时候,拦在前面的蓝色机甲只觉得面前的原昔晃了两晃,随即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他想奋力压制的时候,那股力量已经消失了。然后他就看到面前只剩下自己的队友,而夹在他们中间的白色机甲不见了!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听到场上惊天的欢呼声。

  同时,哨声响起,比赛结束,两人抬头看大屏幕,7:6。原昔进球了。

  “阿瓦特弧步!”

  “不是!是多角度变速!”

  “啊……我没看清!但是,太厉害了!”

  罗小楼被彻底打击到了,这才是差距——不过,听着场上女生的尖叫,罗小楼不是很甘愿地承认,原昔今天还真是挺帅的。

  掌声雷动中,三个一年级生拽拽地站在台上,高年级生则显得无精打采,给小学弟的见面礼,完败。

  而六个机甲制造系的学生,也纷纷走上前,三个高年级的机甲制造系学生检修了倒地的灰色机甲和被碰撞过的蓝色机甲,而三个低年级生则向获胜的三人祝贺。

  除了凌叙优雅有礼地对杨柯道谢,原昔和罗少天只对上前热情祝贺的机甲制造系学生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即便如此,田力仍然疯狂地嫉妒能上场接近他偶像的三个人。新生欢迎会之后,三个一年级生超级天才生,彻底出名了。

  罗小楼盯着台上的原昔,心里不断冒出诱惑的声音:如果原昔肯带他训练的话……

  于是,在下午两人一起回去的时候,原昔诡异地发现罗小楼似乎更加殷勤了,看着他的眼神也热切了不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原昔却非常享受,这才像个合格的奴隶,罗小楼以前真是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回到家之后,罗小楼的通讯仪闪了一下,收到信息:您有包裹,请查收。

  罗小楼进门的时候随手拿了包裹,打开外包装,里面是三个方形盒子,他订购的能量盒到了。

  屋里还黑着,罗小楼先打开一个能量盒包装,然后走向客厅墙边。他没有注意到,脖子上的碧玉项链微不可察地闪了一下,又悄无声息了。

  罗小楼将能量盒安装好,然后等着光明。

  十秒,二十秒……屋里依然漆黑一片。

  罗小楼眨了眨眼,将里面的能量盒巴拉出来,借着通讯仪看上面的能量:零罗。

  “不是吧,怎么新买的就已经用完了?”

  难道现在也流行假冒伪劣商品?罗小楼立刻扯过另外一个能量盒,拆封前特意检查,里面显示储存能量:五十罗。

  罗小楼小心翼翼地将能量盒拿了出来,走到墙边之前,一直盯着,发现并没有出现泄漏能量现象,没少。

  然后,罗小楼抬头将墙上的开关打开,再将能量盒放进去。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电。

  原昔在沙发上不耐烦了,“你到底在做什么?”

  罗小楼正震惊地看着手中又变成零罗的能量盒,嘴里喃喃说道:“我也不清楚,不知道哪出了问题,能量盒中都没有能量了。明明一开始还有,怎么一安装就出了问题?”

  “喂,你帮忙看看。”罗小楼快步走向原昔,明明能量全满的新能量盒,马上就变成零,这不是见鬼吗。

  屋里太黑,罗小楼没注意脚下原昔乱扔的书包,被狠狠绊了一下,手里拿着能量盒就栽向沙发那边。原昔非常不幸的,被罗小楼整个压在了身下。

  罗小楼手忙脚乱地站起来,前几天原昔说他身上还有伤,要过些天才能好,嘴里小心地问道:“我压疼了你吗?”

  原昔安静且生气地等着罗小楼起身,然后讽刺道:“喂,你投怀送抱我也不会对你感兴趣的!”今天白天打完篮球比赛的时候,那个机甲制造系的男生就企图靠近他,还想拉住他的手,这种人他见多了,当然不屑于搭理。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热,不过好在在黑暗中,并不能看出什么。

  要是——要是罗小楼喜欢他怎么办?原昔的脸似乎更热了,他没想好,他以前从来没有过有个爱人的想法,他还没做好准备——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小声催促道:“我说,你能不能先看看能量盒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你的身体没有问题的话。”一定没问题!他刚刚都中气十足地对他吼他不会对他感兴趣了!我擦,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原昔立即站了起来,动作僵硬地拿着最后一个能量盒往墙边走去,他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不能光想着那个笨得要死的奴隶。

  等原昔拖延着时间换好新的能量盒,屋里一片光明的时候,原昔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了。然后他高傲地看了罗小楼一眼,转身坐回沙发上。

  也许他该和他的奴隶谈谈感情问题,毕竟他是罗小楼的主人,应该关心他各方面的问题。但是——但是就算他还没想好要不要接受,如果接受的话,该怎么接受——也没有必要让罗小楼不喜欢他吧,那似乎太残忍了……

  原昔在沙发上端正了坐姿,咳嗽了一声,做好了长谈得准备,然后说道:“——以后能量盒还是我换吧,你笨死了。”

  罗小楼白了他一眼,转身往厨房方面做饭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