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不着痕迹地握紧了手,平和地问道:“那会长有说让我什么时候去吗?”

  那位指挥系学长挑了挑眉,似乎很意外罗小楼没有马上过去,却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笑着回道:“从现在到下午放学时间,他大概都会在会长室里。”

  “那好,谢谢学长,我下午放学会过去。”罗小楼道了谢,那人也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那位指挥系的学生点开了手腕的通讯仪,笑着说道:“喂,口信带到了,你家的小老鼠看样子很怕你啊!”

  那边传来罗少君的轻笑:“所以,我都提醒过你了,千万别吓着他。”

  指挥系的学生立刻反驳:“喂,我可不敢坏你的事。不过,他可真弱。”

  这次,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云淡风轻地说道:“弱小对于某些人来说,有时候并不是坏事。”

  罗小楼匆匆往外走,到了信息楼的时候,原昔还没有过来,就站在原地等他。

  罗小楼其实有点怕见到罗少君,尽管那位大少爷一直笑眯眯的。但是被那个人看着,罗小楼总觉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老鼠。在并不饿的蛇面前,你最好不要动,乖乖当储备粮,不然就会被一口吞掉。

  而且,明明已经说过再也没有关系,罗少君第一天就找上他,到底有什么事?难道还是不放心?

  罗小楼是故意将时间往后推的,他要仔细想想该怎么应对……

  “喂,走吧。明明那么简单的东西,老头子非要唠叨个没完。”原昔熟悉的声音传来,“下午没课,我们吃完饭就回去。”

  罗小楼一愣,忙把下载到通讯仪上的课表调出来,他们系下午有一节课。

  “我下午还有课,一会儿你先回去,反正不算远,我放学后自己回去。”罗小楼说道。

  “将你的课表传给我一份。”原昔说着,也动手将机甲系的课表传了一份给罗小楼。

  罗小楼点开一看:机甲系一班课表。顿时心里泪流满面,一班,这家伙难道除了性格有缺陷,别的都完美无缺吗?

  两人在食堂吃过中午饭,罗小楼看着丰盛的校园套餐,几乎恨不得晚上打包回去,又好吃又营养还不用他花钱。但是原昔死活不愿意,他只能作罢。

  吃饭的时候罗小楼忍着心中的酸意问原昔:“你们今天有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机甲?”

  原昔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想看?”

  罗小楼叹了口气:“当然,我还没有见到过,而且,如果不是基因和体能,我早去报考机甲系了。现在,我是机甲制造专业,如果能接触到实物,哪怕在旁边看一眼——”

  “那等周末我带你去看。”原昔打断了罗小楼的唠叨,简单地说道。

  看到罗小楼惊喜的眼神,原昔不太自然地强调了一句:“我这周末去训练,顺便让你看两眼。”虽然他受的教育是绝对不能把弱点暴露在别rén miàn前,但是对于昨晚罗小楼的‘多事’,原昔心里觉得莫名的高兴和感动,也许是从来没有人这么做的关系——以前从没有人有机会这么做。

  当然,就算高兴,道谢这种事原昔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他决定对这个奴隶好一些。

  “那也很好!要知道,我还没有见过——糟了!周末我要去打工!”罗小楼苦了脸。

  原昔眉头皱了起来,随即气愤地问道:“打工?你是我的——,为什么要给别人打工?”碍于周围有其他人,原昔没有把奴隶两个字说出来,但是这样的话更让人误会,罗小楼发现他们旁边的两个人已经用震惊的眼神看着这边了。

  噢,天呐,这太丢人了。

  罗小楼很想装作不认识原昔,但是这显然解决不了问题,只能红着脸,小声反问道:“你难道没有发现我需要养家吗?不然你以为我的衣食住行怎么解决的!”

  原昔愣愣地回想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明白罗小楼那些简单的晚餐是怎么回事了,“你可以跟我说——”

  “太好了!你终于知道你在白吃白喝了——咳!”罗小楼强忍住欣喜,将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咽回肚子里,看着原昔已经在变黑的脸,小心翼翼地弥补道:“其实也没什么,虽然我负责早餐和晚餐,但是你也为我们的中午饭付账了,而且我还要乘坐你的车子……”

  “你有必要分得那么清吗!”原昔非常不满地问道。

  “好吧,本来也很难分得清……”罗小楼低声嘀咕,最后理清楚思路,试图和原昔讲理:“不过,我并不觉得我自己养自己有什么不应该。说实话,这种感觉还不赖,自己有一技之长总是更让人安心的。”

  先不说原昔什么时候离开根本没准,就算两个人一起生活,也不能指望着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吧,他是个男人,他不能因为那个该死的奴隶契约就真当自己是个依附别人生存的奴隶。而且,自己有经济来源总会更方便的,某些时候还有平等话语权——好吧,平等这个词的定义可以以后再讨论。

  看着原昔瞪着他的漆黑冰冷的眼,罗小楼额头偷偷滑下一滴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上次你答应过我,我有一定的自由,我喜欢我打工的地方,也喜欢我的工作,这份打工对我的专业科目很有帮助。我向你保证,我尽量不耽误你的事,如果你真有事,我可以考虑请假——你也应该偶尔替我想想吧。”

  原昔瞪了罗小楼半天,最后面无表情地说道,“……随便你。”

  看来说服成功了,罗小楼松了口气,瞄了原昔一眼,主动示好:“那,周六我先和你去看机甲,周日再过去打工。”

  原昔依旧没有理他,只是动作优雅地吃着面前的午餐。

  吃过午饭,两人起身往外走,罗小楼在原昔身后说道:“那我去上课了。”

  原昔哼了一声,往停车场走去,走了几步,回头说道:“是你说的,我有事,你会以我为优先的。那周六一早,你跟我去训练。”

  罗小楼一乐,他本来没指望原昔出声回应他。

  上完第一节课,罗小楼简单收拾了东西,去了学生会会长室。

  不是机甲制造系的学生会,而是圣米罗学院学生会,在这样一所著名学院里,学生会的权利是非常大的,在学校和各专业之间起着重要的协调作用。

  能进入校学生会的学生能力都不一般,更别说学生会会长。

  想到这里,罗小楼又叹了口气。

  到了门前,罗小楼用自己的通讯仪在门上刷了一下,过了十秒后,门自动开了。

  会长室宽敞明亮,周围有存放资料的柜子,门口有郁郁葱葱的绿色观赏植物,东西很多,却整齐有序。罗小楼进屋后,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正躺在沙发上的罗少君。

  沙发前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穿白色裙装的少女从罗少君身侧站起来,对着罗小楼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她轻轻地走过来,小声说道:“罗会长说过你会来找他,你等一下吧,他已经忙了很久了,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

  罗小楼不敢乱动,只能坐在离他们最远的椅子上等着。

  那位少女笑了笑,给罗小楼端来一杯水,随即又将含情脉脉的目光投在了罗少君身上。

  罗小楼道了谢,为了消磨时间,罗小楼开始思考今天下午的基础课,说实话,他有些听不明白。也许等他自学完了高中课程,就不会这么吃力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罗小楼面前的阳光忽然没有了,他反应迟钝地抬头,发现罗少君已经含笑站在他面前了。

  罗小楼此时手里正拿着杯子喝水,立刻被呛到了,水还洒出来不少,狼狈地起身,“罗会长。”

  罗少君眉头一皱,亲自拿了纸巾给他擦了擦校服,嘴里说道:“你来了,应该早点叫醒我的。”

  罗小楼再抬头,发现那位少女已经出去了,屋里只剩下了他和罗少君。

  “并没有等多长时间,罗会长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吗?”罗小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些。

  罗少君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你没有必要那么紧张,而且,你可以叫我大哥。”

  罗小楼看着已经走回沙发上坐下的罗少君,那双幽黑的眼睛里似乎全是笑意,但是却看不出他本人的丁点想法。听了罗少君的话,罗小楼严肃起来,他看着罗少君的眼睛说道:“罗会长,我做过的保证,绝对不会食言。”

  “有什么关系,反正在外面,而且我们毕竟有血缘关系。”罗少君漫不经心地说道。

  罗小楼低头,没有接话。

  “我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刚来学校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如果需要什么帮助,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罗少君说道。

  罗小楼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我觉得挺不错的。”想了想,罗小楼又补上了一句:“只是课程听起来有些吃力,我会努力不留级的。”

  罗少君低声笑起来:“嗯,你的专业选的很好,你好好学,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当少天的机甲制造师。”

  罗小楼的心里又是一跳,面上却腼腆状笑了,嘴里说道:“您弟弟是天才机甲战士,怎么会看得上我。”

  罗少君看了罗小楼一会儿,鼓励了他几句,终于放罗小楼离开了。

  紧张之后,罗小楼又有些好笑,罗少君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在意他。他早就不是原先那个人,对罗家不会有任何想法。而罗家的两位正经少爷,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那位罗少将,大概早就把他这个私生子忘在脑后了。

  一个机甲制造师,再有出息又能怎么样?

  不过,他自己也要做好准备,在毕业前想办法脱离罗家的掌握。

  罗小楼走出行政楼,现在时间还早,他在考虑要不要去信息楼查一些资料。正在这时候,他手腕上的通讯仪闪烁起来。

  罗小楼赶忙按了开关,目前知道他通讯仪联络方式的只有原昔。

  “你课上完了吗?”

  “嗯,刚上完一会儿。”

  “到校门口。”原昔说完就关闭了通讯仪。

  罗小楼莫名其妙,原昔在搞什么,他不会又回来接他吧,想到这种可能性,罗小楼狠狠打了个寒战。

  迅速赶到校门口,原昔那辆黑色的车果然停在那。

  罗小楼立刻开门上车,看着原昔身上略显凌乱的校服,小心地问道:“你还没回去?”

  原昔本来面无表情的脸立刻涨红了,停顿了好一会儿,在罗小楼诧异他的问题到底有多难回答的时候,原昔快速地说道:“我当然是在练习手速,顺便稍你回去——难道你还指望我专门等你?!”

  罗小楼嘴角动了动,要是他笑出来会被杀了的,一定会的……最后艰难地顺着原昔的意思说道,“我知道,谢谢。”

  在最开始,罗小楼天天被原昔欺压,只敢在心里诅咒原昔的时候,曾经有过摆脱这个人的想法。他进虚拟网络,偷偷查询那个奴隶契约到底是怎么回事。

  生死掌握在别人手上,万一哪天到了那种想活着却不能活,想死却不能死的境地,简直没有比这个更让人恐怖不安的了。

  但是罗小楼查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奴隶契约的资料,除了在一些diàn yǐng小说里面存在,并没有在现实世界存在的迹象。

  精神力确实存在,但是长期被精神控制的人,都是呆呆傻傻的,没有自己的思想意识,和他这个契约显然不是一回事。

  查不到,罗小楼反倒不敢随便离开了。万一,原昔根据奴隶契约找到他,那以后的日子会更加惨不忍睹。

  在罗小楼彻底认命,要和原昔一起生活后。他渐渐开始了解,原昔除了性格恶劣霸道,并且超级别扭外,其实还是有些可爱的地方的。

  比如,原昔会拐着弯的帮助他,就像现在这样。

  原昔瞪了垂头含笑的罗小楼一眼,车就飞了出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原昔递给罗小楼一张卡。

  “这是什么?”

  原昔干脆地说道:“这里面连着我在虚拟互联网上的账号,里面的钱以前一直没有用过,现在既然有了奴隶,这些自然也应该你替我管理。”

  “你是说虚拟网上可以赚钱?这是你自己赚的钱?”罗小楼惊讶道。

  “当然,我以前经常去虚拟网上的机甲对战平台,每次赢了之后我都应该有收到钱。”原昔肯定地说道。

  “那你平时花的不是你家里的钱?”原昔在罗小楼心目的形象忽然高了一截。

  “怎么可能,我老爸每月会按时打钱过来。但是如果我让他帮我养——我养的小动物什么的,他一定会来查清楚的,那样我们彼此都很麻烦。”原昔说着,特意瞟了一眼罗小楼。

  罗小楼磨了磨牙,怀着万分阴暗的心理将卡收了起来,嘴里嘀咕着:“之前一个月还不是我在养家,也不知道是谁,白吃白住,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这么大的——”

  随着罗小楼的话,屋里忽然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罗小楼吓了一跳,似乎未来世界根本不存在停电这个说法,而且搬来的时候他就找过了,根本没有diàn biǎo这类的东西。

  原昔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传来:“能量盒没有能量了,亲爱的奴隶,是你该负起养家责任的时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