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昔沉着脸看了罗小楼一会儿,终于伸出胳膊让罗小楼扶起他,将大半的体重压在罗小楼身上。因为原昔个子太高,两人万分艰难地往床边移动。

  等原昔坐在床上,罗小楼给湿漉漉的原昔拿来一条大毛巾,让他擦干身体,然后又看向他的伤。原昔的腰上紫了一大块,最严重的是膝盖红肿得厉害,其它地方也有些青紫的痕迹,但是比这两处轻多了。

  怪不得他一直泡在浴池里,有可能是因为暂时起不来。罗小楼不由嘀咕道:“我的天,伤这么重你竟然不说?你别乱动,我去把药箱拿过来。”

  原昔狠狠盯着罗小楼,不耐烦地说道:“谁用你多事,我自己能处理好。”

  罗小楼无语地看了看原昔的腿,他如果能自己处理,刚才泡那么半天做什么……

  “你等着就好,我马上回来。”罗小楼边往外走,边疑惑着,这家伙到底怎么受这么重的伤的?他们分开的时间只有原昔进入古武练习馆那一会儿,难道原昔和人动手了?

  翻出医药箱,罗小楼特意找出上次机器人A1给他用的那款方形仪器。这是后来罗小楼自己买的,价钱实在不便宜,罗小楼当时犹豫了很久,后来还是因为它的强大功用邮购了回来。

  “唔,果然一分钱一分货,这么重的伤居然马上就好了。”罗小楼感叹着,轻轻揉了一下原昔恢复如初的膝盖,同时拿眼瞄瞄原昔,发现他除了脸色依旧难看之外,并没有任何疼痛的表现。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色,你要乱摸到什么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人忽然吼道。

  罗小楼吓了一跳,终于发现因为他的手指,原昔浑身僵硬,赶紧将手收了回来。但、但是这个色有什么关系?!

  这家伙受伤之后,怎么这么别扭……

  罗小楼将手里的仪器递给原昔,指了指他腰上,心平气和地说道:“那你自己处理一下其它地方,剩下的应该很容易处理。”

  原昔却没有接,他尝试着动了动腿,发现痊愈之后,紧紧绷着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

  原昔抬眼看着罗小楼,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哼一声转开头,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我不习惯我受伤的时候有其他人在。”

  “哦。”罗小楼点点头,心里却在狂吼,你这是在解释吧,是解释吧!难道受伤之后,人是会突变的吗……

  “那个,既然这样,我就先出去了,还有浴室要打扫——”罗小楼找了个借口准备离开,开玩笑,万一原昔察觉到他自己现在的异常,一定会恼羞成怒shā rén灭口的。

  “谁让你离开了?”原昔一把扯住打算离开的罗小楼,指指自己身上的青紫,理所当然地说道:“这些,还有这些,都处理了。”

  “你不是不习惯吗?”罗小楼忍不住提醒他,“而且,你刚才还说不喜欢我碰你。”

  “哦,现在我习惯了。”原昔非常肯定地说道。

  罗小楼又有一种咬死他然后抽死自己的想法,其实很多麻烦都是他自己找的!原昔说的对,他就应该把原昔扔在浴室不管他!

  原昔彻底放松下来,随意地躺在床上,冲罗小楼语气柔和地说道:“来吧,你先处理伤口,然后给我àn mó一下。今天和那个人打了一架,实在是太舒服了。”

  罗小楼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无耻的家伙,最后还是在原昔无辜且坚持的眼神下投降了,而且看样子他不处理完原昔根本不准备松手,他晚上还想留出时间来预习一下新课本。

  几分钟后,仪器已经将原昔身上的伤治好了,至少表面上绝对看不出任何问题。原昔皱着眉说有些伤在里面,大概要过几天才能完全恢复。

  然后罗小楼开始给原昔àn mó,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还是过度劳累,原昔的身体已经尽量放松了,手下的肌肉却还是能感觉的出僵硬。

  罗小楼以前学过两手àn mó,所以手法不错,原昔舒服地直哼哼。

  罗小楼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跟谁打架了?”

  原昔半眯着的眼睛顿时发亮,明显兴奋起来,“是古武馆的会长,嗯,他很强。”

  “你输了?”罗小楼随口问道。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输过。”

  “那被人打成这样其实也没好多少吧?”

  “你想挨揍吗?”

  “……”

  原昔的皮肤很白,手下都是薄薄的肌肉,充满了力量和美感,与罗小楼比起来,完全不同,这就是完美基因和低级基因的差别?

  罗小楼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原昔身上游移,从修/长的双腿到白/皙的胸膛,然后——对上了原昔默默看着他眼,里面没有讽刺,没有薄怒,没有命令,而更像某种从没有看到过的温和且深沉的东西。

  有一瞬间,罗小楼几乎忘了要移开目光,今天的灯光太亮了,他居然出现了错觉……

  原昔先转开了脸,翻过身趴在床上,低声抱怨:“喂,你能不能用点劲?上来,你直接踩上来。”

  半个小时后,罗小楼终于晕晕乎乎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也许真的看错了,原昔那家伙怎么可能会脸红。

  罗小楼回去后直接上了虚拟互联网,赶去听宋老师的课,又把前几天看的一级零件资料里遇到的问题请教了一番。看到自己送出去的资料被罗小楼如此重视,宋老师也非常欣慰。

  在宋老师整理的资料中,一级零件有六百种,每个零件的资料都非常详细,从加工,到材质,制作方法,原理,性能等。

  罗小楼那天回去打开之后,就知道这些资料是多么宝贵。虽然他的梦想是机甲战士,最初研究零件只是因为打工和生存,但是现在,罗小楼自己也分不清楚为什么了。他喜欢这些东西,看着这些资料,他就能想象那些零件在他手指间翻动的情景。

  而且,从昨天机甲专业测验之后,罗小楼心里就藏了一个想法,或者说出去会被人笑话,或许有人会说他疯了,但是他不在乎。体能他可以通过不断训练提高上去,而基因罗小楼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但是,凭什么只有高等基因的人才能驾驶机甲?

  既然没有,那他就自己制造一台,可以让他驾驶的机甲!

  所以,罗小楼的学习热情是非常高昂的,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掌握了五十五个一级零件。但是只是理论上掌握,并不能摸到实际的东西,让他非常遗憾。

  罗小楼叹了口气,即使去打工,他也不可能真正接触到所有零件。他打工的加工分厂,也只是负责几十种一级零件和十来种二级零件。

  那么,如何才能接触到所有一级零件?带着这样的疑问,罗小楼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电子闹钟准时将罗小楼叫醒了。

  等罗小楼将早餐准备好的时候,原昔的门非常及时地打开了。

  两人今天都是一身校服,罗小楼穿的是机甲制造系的墨绿色校服,原昔的则是深蓝校服。原昔用比平时多的时间打量了罗小楼几眼,低声说了句什么,罗小楼没有听清楚,应该不是讽刺,如果是的话,原昔一般会说的很大声。

  早餐之后,依然是原昔开车去学校,一路上,原昔目不斜视,大概他已经下定决心将昨天受伤以及之后的事忘干净。罗小楼更不想提,巴不得原昔忘记他会àn mó的事。

  到停车场后,原昔叮嘱罗小楼中午在位于机甲系和机甲制造系之间的信息楼前见面,两人就各自去了各自的班级。

  圣米罗学院各系的班级都是从一班都十班,中间的二班到九班是正常班,一班多是尖子生,十班则大多是靠关系或者花钱进来的。所以在圣米罗学院,一班和十班同样有名,一个让人仰望,一个臭名昭著。

  罗小楼当时的成绩惨不忍睹,如果不是罗夫人动用关系,他根本就没有进入这个学校的资格。所以理所当然,被分到了十班。

  罗小楼的座位靠前,他的身侧是个胖胖的男生,见到罗小楼,立刻热情地自我介绍:“同学,你好,我是田力,你也可以叫我胖子。今后多指教。”

  罗小楼笑了笑,看胖子的神色,明显是认识他的,却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心里便有了几分好感,于是说道:“你好,我是罗小楼。”

  和机甲系一样,机甲制造系也没有多少女生,田力对此的意见非常大。

  两人又聊了几句,随着讲桌上一个圆球发出悦耳的铃声,一个中年人走进了教室,学生们顿时安静下来。

  “同学们好,以后我就是带大家的班主任卡罗,大家都知道,我们十班在全校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可以放弃努力和希望。不管你们怎么来到这个学校的,但是我希望你们堂堂正正地走出去。一直以来,我们班的毕业率是最低的,但是我希望你们这届可以打破这个局面,让别人提起我们十班的时候,让我们自己提起自己班级的时候,是充满骄傲和自豪的,十班的老师会和你们一起努力。”

  卡罗老师的话落下半响,全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卡罗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下面,我来介绍一下机甲制造系。和大家知道的一样,我们专业的学生是不用发愁就业问题的,每年一些企业和家族都会来这里选拔新人,也许这次期中kǎo shì之后,就会开始有人为你们投资了。所以,大家加油。”

  “而且,在此我还要特意提一下,我们一年级的新生第一名杨柯,已经被著名的PDG家族预订了,也就是说,他以后的实验研究,会由PDG家族全额支付。”随着卡罗的话,身后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学生的身影。

  罗小楼嘴角一抽,杨柯正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好看的男生。

  随后,卡罗老师又将一班的杨柯表扬了一番,让大家向他学习。最后,通知所有人三天后有迎新晚会。

  罗小楼看看自己的通讯仪,已经到中午了,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找原昔汇合。

  这时候,身边的田力忽然说道:“哎,也不知道是谁,刚进来,就有高年级的照顾,真xìng yùn。”

  罗小楼边收拾边往外看,果然一个一身白色军装校服的高年级学生正在他们十班门前往里看着。

  “罗小楼,等一等,今天中午我请客——”田力还没说完,门口已经有人喊:“罗小楼,有学长找你!”

  田力张大了嘴巴,罗小楼也是一惊,忙冲田力打了招呼,往外走去。

  门口的高年级男生一身白色的指挥系服装,看着英俊帅气。但是罗小楼万分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想到这里,罗小楼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身体前任主人的熟人吧?

  这么想着,罗小楼的笑容就有些不自然。

  那高年级的学生似笑非笑地打量了罗小楼几眼,说道:“你是罗小楼吧,我是替别人传话的,学生会长罗少君找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