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众人眼中的震惊,中年人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我想你们看到这组数据,就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们过来了。”

  “这个零件……这零件……”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愣了片刻,忽然大声说道:“这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有地方出了问题!理论上根本说不过去。”

  “是啊,一级零件的有效使用率目前最高能到90%,这在前一百年已经经过大师证明了,怎么能出现98%?”另外一个女研究院疑惑道。

  中年人看向他身旁的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说道:“沈原,你怎么说?”

  此时零件就在沈原手里,他也有些拿捏不准,见中年人问他,起身谦恭地说道:“迪加老师,我觉得这零件是自然组合的,应该没有问题。”

  迪加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微微一笑,他的结论和沈原是一样的,“大家不用争了,这个零件我已经拿给严大师看过了,他亲口断定,这零件上没做任何手脚。而且,他要求我们找到这个人,务必第一时间通知他。”

  迪加这话一说完,屋里其他人顿时倒吸了口气,他们都是机甲研究人员,也可以说是机甲制造师,所以更了解中年人的最后一句话有多么难得。

  机甲制造师,是个现状相当令人匪夷所思的职业。不像机甲战士,不论水平如何,都会得到尊重,都能找到适合自己水平的战场。

  因为机甲制造师不要求基因等级,也不要求体力等级,所以门栏非常低。刚入门的低级机甲制造师甚至会被当成修理工使唤,薪酬难以维持生计。

  而高级的机甲制造师却会被大企业大世家延揽,条件好得让人眼红。这种人,是人数庞大的机甲制造师中的少数幸运者。一是大企业大世家甚至是军方要求太高,二是高级制造师人数本来就少,如果不能承担数额巨大的研究费用,没有条件反复试验组装,低级进入中级都困难,更别说高级。

  而绝大多数的机甲制造师是依附机甲战士存在的,几乎每个机甲战士都会有自己专属的机甲制造师。

  没有被机甲战士挑选中的机甲制造师一般会努力进入企业集团中的制造研究部门,再差一些的也可以到机甲维修或者生产厂中工作。因为机甲在现在社会无与伦比的地位,不计较工资的话,工作总是找得到的。

  而凌驾于高级制造师之上,真正达到大成的机甲制造大师,已经不再被称为机甲战士的附庸,他们有了被社会承认的身份地位,更因为制造出高级机甲而被机甲战士尊敬。

  严大师就是凯恩集团唯一一个能称得上大师的人,这位大师随口指点一两句,也许就能让他们受用无穷。

  但是大师都是有自己的脾气的,严大师性格孤僻,平时都待在自己专用的研究室里,严禁别人打扰,只有他们的头目迪加能在固定时间进去请示。

  而现在,仅仅因为一个零件,就让严大师亲口要人。

  沉默了良久,屋里的一个老人说道:“既然严大师说这是真的,那么这个人的确是个人才!”

  沈原跟着开口,“是的,这个人能在所有大师和顶级科技都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把一级零件有效应用率提高到这样一个堪称恐怖的数据,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迪加笑了,“何止是了不起,也许他掌握了一种我们所不熟悉的制造手法,如果传出去,这个世界会疯了,那些著名的机甲战斗天才也会疯了!”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还有些不服气,“但是,如果这只是个巧合,再说,只是一级零件……”

  女研究员这时也在一旁迟疑地说道:“王勇说的不无道理,一级零件的改进再怎么惊人,也引不起多大的震动,毕竟只是安装在最普通的机甲上。”

  迪加瞥了他们一眼,他明白王勇的想法,甚至有些感同身受,他们是一直在全球知名大企业凯恩集团实验室中的高级研究员,待遇和薪酬是其它小地方比不了的。但是,他们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不知名的加工厂的工人超过了,这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迪加叹了口气,环视了办公室的人一圈,说道:“如果我说,在同一批货中,不只发现了一个这种零件呢?”

  啊!屋里的人几乎都站了起来。

  “而且,除了将近两千个有效应用率98%的一级零件,还有两百多个有效应用率93%的二级零件,在二级零件中,甚至还有一个达到了95%。”迪恩缓缓说道。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沈原急切地说道:“老师!我们必须把这个人找到。”

  迪恩点了点头,“上层已经有指示了,不计一切代价,必须找到这个人。我们已经尽量不动声色地联系那个厂家了,马上就会和他们签订长期合同。”

  而现在的罗小楼,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把一群人搞到鸡飞狗跳。他正忐忑不安地坐在原昔车中,紧张地双手直抖。但是他不敢用语言表达出来,因为自从刚才起,原昔的额角就一直在跳动,可见他现在没有动手已经是在忍耐着了。

  在五分钟的眩晕之后,罗小楼脚软地打开车子,原昔和没事人一样从车里下来,刷卡存车。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原昔小心眼地将罗小楼也带到停车场来了。

  罗小楼面色苍白,终于忍不住说道:“喂,刚刚在校门口,我好像是看到几个影子,被你刮倒了……”

  原昔哼了一声,不是很有诚意地说道:“是吗,很抱歉吓到你了。”

  “不是那个,撞到人没关系吗?”罗小楼说。

  “你应该对主人的驾驶技术更有信心,绝对死不了人,再说,那么大的人,存心挡在校门口当路障吗?”原昔白了罗小楼一眼,拖着他前往机甲制造系。反正他已经考完了,今天除了分班,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两人完全不知道,在他们日常的讽刺实对答中,已经帮罗小楼解决了一个小小的危急,至少圣米罗学院门口的柱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与其它系不同,机甲制造系门前今天的人倒比昨天还多,罗小楼先是吃了一惊,转念一想,也许昨天没有考上的,今天全来这里了。

  他找了个队伍去排队,原昔不耐烦在这里被人围观,去了附近的古武练习馆等罗小楼。

  罗小楼深深吸了口气,虽然知道今天的测验应该比机甲系简单多了,心里也还是忐忑不安,这实在不能怪他,过了今天,他可就没有机会了。

  两个小时之后,罗小楼和其他十名学生一起被叫进了大门,进行专业测验。

  第一场是理论考试,笔试,五十道题,其中多是关于机甲的普通知识,只在随便在虚拟网上逛逛,就能找到。

  罗小楼现在的初中课本才看完了一半,考笔试是他最担心的!但是好在为了打工和爱好,他研究了不少关于机甲零件的知识,这次帮了他大忙。

  五十道题,他有把握的大概有三十道左右,另外二十道,一片空白。

  然后十个学生排队进入了第二关,上一关是理论的话,这一关就是实践了。

  每个学生面前都放着一个盒子,老师走上前,说道:“你们面前的盒子里面都有一种最简单的机甲零件。一会儿会先放立体录像,录像里会教你们三种零件的组装方法。虽然你们只用组装一个,但是——但是你们盒子里的零件是随机的,所以我劝你们认真看接下来的录像。这场实践考试的时间限制是半个小时。”

  罗小楼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简单,每个零件七个步骤,这实在是简单到没法再简单了。

  他很轻易地就记下了全部零件的加工步骤,对于一个曾经加工了几千个零件的人来说,这些实在是小儿科。

  十分钟后,罗小楼走出考场,他对自己的实践考试还是很有自信的。既然这样,就别让原昔那么不耐烦地等着他了。

  在罗小楼离开考场之后,负责监考的老师递给了罗小楼一张测验成绩。

  理论:39分,满分100分。

  实践:98分,满分100分。

  总体成绩:合格。

  罗小楼满头黑线地看着自己的理论成绩,有、有这么差?他明明记得有一大半的题他是有印象的。算了,只要通过就万事大吉了。罗小楼轻松地往外走去,他开门出去的时候,正好另外一个门也开了,同样走出一个提前出场的人。

  罗小楼便抬眼,便觉得眼前一亮,一个长相非常——非常漂亮的男生。

  穿着圣米罗学院的军方校服,全身上下干净利落,身体瘦削,因为衣服是深色的原因,露出来的脸和脖子显得异常白/皙。罗小楼在心里吹了声口哨,勉勉强强也算是个美人了!这男生面色冷淡,一个就是高傲书生型。

  罗小楼在心里评论完,转身出了门,他还要赶去告诉原昔他考上了的喜讯——这大概算是喜讯吧。

  罗小楼一脸轻松地进了古武系门口,然后就被一堵山拦住了:“同学,我们这里不随便让人进的。”

  罗小楼眨了眨眼,刚刚原昔进去怎么就没见人过来,怎么着,难道还要区别对待?就算他没原昔英俊帅气有钱,也不用这样吧。

  “为什么?”罗小楼愤怒。

  大山是一名男生,说大山倒不是因为胖,而是他的身高。

  罗小楼自己一米七五,他本来觉得原昔一米八二就够高了,这位绝对在一米九六以上!大山男生指了指上面的馆名:“同学,你是新生吧,而且一看就不是古武系的。这里是古武练习馆,谢绝参观。拥有过于旺盛的好奇心有的时候可不是好事,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进去的,万一你进里面再受点伤,多不划算。”

  说到这里,大山瞥了一眼罗小楼的小身板,“当然,如果你是想训练体能,学校有专门的练习区,你完全可以去那里。”

  看着大山一副弱者真可怜的神色,罗小楼只能说到:“谢谢,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我——我只是来找人的。”

  “唔,里面人太多,没有办法帮你寻找。而且,在里面训练的人大多不开通讯仪,所以,我建议你在外面等。”大山男生说到,同时有些着急地看了一眼通讯仪,“同学,你还有什么事吗?我着急回去看我们会长和一个高手的对战,难得会长出手,希望我回去还来得及——”

  正说着,原昔单手拎着上衣从里面走了出来,心情似乎还不错,看到罗小楼后将衣服扔给他,随手拿过罗小楼的测验成绩,问道:“怎么样?”

  那名大山男生愣愣地看着原昔,忽然嚎叫了一声:“这么快就比完了?!啊——”

  罗小楼看了那个惨叫的男生一眼,冲他示意自己找的人到了,就跟着原昔往外走,边走边说道:“嗯,考上了。”

  原昔冷哼:“那种系难道还用考吗?”随即从罗小楼的测验成绩单上抬头,表情不太友善地盯着他:“听着,期末如果你还敢是这个成绩,让我没面子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制定一些惩罚规矩了。我的——仆人从来没有过这种成绩!”

  原来还有人像他一样倒霉么?罗小楼怀疑地看了原昔一眼,说到:“我会让成绩上来的。”不用原昔说他也会努力的,毕竟还有那个秃顶主任在盯着他。

  原昔还在讽刺:“基因差,体力差,现在连成绩也这么烂,你还能更没用点吗?唔,我最近似乎实在太纵容忍耐你了。”

  罗小楼瞪大了眼,到、到底谁在忍耐谁?我求您了,您完全可以不用忍耐的!

  原昔并没有回应罗小楼那个‘快来吧快把我一脚踹开我们立刻分道扬镳’的眼神,只是冷哼了一声,带头往停车场走。

  罗小楼心里泪流满面,看来原昔还打算继续‘忍耐’他。

  两人快到车库的时候,罗小楼又看到那个好看的男生,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穿便服的男生。因为还没有正式开学,所以学校里穿校服的人还不算太多。

  那没穿校服的男生看到罗小楼后,脸上顿时有了微微的嘲讽之色,居然开口说道:“我说你,就算家里没钱,也不用这么明显地找人包养吧?”

  罗小楼都听愣了,这是什么跟什么?

  一向不理人的原昔听到这句话,立刻板着脸站住了,一手拎过罗小楼的领子,骄傲地说道:“难道我包养他,不是应该的吗?”显然包养这个词让原昔觉得很满意,所以这位脾气不好的少爷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

  因为原昔理直气壮的话,两人都有些愕然,那个便服男生脸色通红,他不明白为什么原昔听了这句话后是这种表现,不是该和他们一样,各种鄙视罗小楼吗。

  罗小楼狠狠瞪了对面的人一眼,难道让他当着原昔的面说老子一点也不想被包养,而一个月来的实际情况更像我包养原昔?原昔会杀了他的!最后罗小楼只能咬着牙说了一句:“这好像不关你什么事。”

  等原昔和罗小楼不见了踪影,那个便服男生还有些愤愤难平,模样好看的男生淡淡说道:“你管他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当天晚上,桌上又只剩下了两个素菜。原昔似乎相当不满意,脸色很臭,却没有说什么。

  因为今天没有打工,罗小楼现在精神头十足,他准备一会儿制定补习计划。

  迅速洗漱完,罗小楼往原昔屋里走去,只要再帮原昔清洗了浴室,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浴室的门开着,所以罗小楼直接走了进去。然后他发现,原昔今天居然还没有洗完。

  “啊,对不起。”罗小楼连忙道歉,“我不知道你还没有——你没事吧?”如果没有听错的话,他刚刚听到原昔闷哼了一声,而且夹杂着痛苦。

  原昔恼怒地瞪着罗小楼,吼道:“出去,谁让你进来了!”

  罗小楼翻了个白眼,转身就想走,但是看到原昔通红的脸色,和满脸的大汗,犹豫了几秒,还是往浴池边走过来。

  原昔似乎有些无措,情急之下,他的手搭在了罗小楼的脖子,这么脆弱的地方,只要一用力……

  “你腿受伤了?怎么不早说,我先扶你去床上。”罗小楼实在不明白这个人在搞什么,明明没事的时候还使唤的他团团转,这时候却不言不语,这人到底有多别扭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