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能老实待一会儿吗?”排在前面的原昔终于忍无可忍,回头对着他身后的罗小楼吼道。

  “喂,我紧张啊,你看,又不是我一个人紧张。”罗小楼往后一指,是的,他们在排队进行专业划分测验。

  对于许多少年来说,能不能考入机甲系太重要了,这里是他们梦想的起点,是成功的第一步。而且,不只是他们自己的梦想,他们的家长也在殷切地盼望着好消息。像罗小楼这样只是唠唠叨叨的还算好的,有人在浑身发抖冒冷汗,有人在争分夺秒地锻炼体力,还有人在看机甲战术知识。

  原昔恶狠狠地看着罗小楼,考虑是不是先把他打晕,等轮到他的时候再叫醒他。

  “好吧,我不说话了,是不是我说话影响你?其实你也在紧张吧?”罗小楼说完,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缝上,老天,他只是紧张才会这么口不择言的!

  无疑的,这个错误是巨大的,就算原昔真紧张了,那也是绝对不能说的,况且他根本没有紧张。原昔咬牙切齿地看着罗小楼,一把拎着他的衣领将人提了起来。

  “喂,喂——我——错了……”罗小楼快喘不过气来了。

  正在这时候,负责测试的教学人员救了罗小楼一命,“下一个,原昔。”

  原昔扔下罗小楼,哼了一声,往里走去,走了几步,又回来,拎着罗小楼命令:“你给我好好测验,别丢我的脸——再说,根本没什么难的。”

  罗小楼抽抽嘴角,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目送着原昔进了大门。

  深深呼了口气,罗小楼开始huó dòng胳膊腿。这时候,排在罗小楼身后的人终于忍不住说道:“嘿,我——我知道你,你能来机甲系,我实在太佩服你的勇气了。”

  罗小楼疑惑地回头,是个高大阳光的少年,五官很深刻,一双蓝色的眼睛非常明亮。

  那人看罗小楼的表情,忙自我介绍道:“啊,你好,我是亚特斯,你叫罗小楼对吧。”

  罗小楼不是很情愿地握住这个自来熟的人的手,不确定地说道:“我是,我不知道我已经这么出名了。”

  亚特斯不大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当然,因为你是第一个跟教务处说自己没钱交学费的。”

  罗小楼翻了个白眼,果然是这样。

  “我,其实我觉得你很勇敢。”亚特斯怕罗小楼误会,赶紧解释,“其实我家庭条件也不好,能把我送进这所学校已经用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了。我本来不想来的,但是我母亲,她非常希望我能进这所学校的机甲系。”

  罗小楼点点头,对这个亚特斯也有了些好感,说道:“你不是来了吗,通过测验就可以了。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亚特斯苦笑了一下,低下了头:“嗯,我知道我可以的。但是机甲系是最耗钱的,最普通最低等的机甲都要一百万,我只是在发愁,我不想再给家里增加负担了。”

  罗小楼张大了嘴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一点!

  “所以,我很佩服你,即使这样的条件,都敢选机甲系。”郁闷地说完,亚特斯有些敬佩地看着罗小楼。

  “啊,是这样吗,我只是觉得不应该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罗小楼喃喃说道。

  “那钱呢?”

  “钱?我会去打工挣钱的。”罗小楼随口回答道,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凑够一百万,难道老天非要让他的生活这么坑爹吗?

  “对啊,我该像你学习的!我也可以去打工赚钱,不要家里的钱了!嗯,决定了,一会儿我一定全力以赴,我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机甲战士的!”亚斯特在他背后宣誓,情绪终于调动起来了。

  罗小楼嘴角抽搐,现在终于明白他走进机甲系测试大厅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多诡异的目光了。

  “嘿嘿,罗小楼,你知道吗,我的基因等级是A,很xìng yùn吧!我一定能考上的。”可能因为没有心理负担了,身后的亚特斯打开了话匣子,拉着罗小楼开始说话,“你呢?”

  罗小楼皱起眉毛,考机甲系和基因等级有关系吗?“我是D。”

  亚特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实在没有词安慰面前的罗小楼了,只能沉痛地拍了拍罗小楼的肩膀:“别太紧张了,就像你同伴说的,没有什么难的。说起来,你同伴对你真好。”虽然明知道一点希望也没有,还这样安慰罗小楼。

  罗小楼被噎了一下,同学你其实是在开玩笑吧,你哪只眼睛看到原昔对我好了?

  两个人正小声议论着,另外一扇门走出一个人,是个银发少年,身材高大,眉目精致。因为少年的出现,对着那扇门的队伍顿时有了小小的sao乱。不少人用热切崇敬的眼光看着那个少年。银发少年冷淡地扫了周围一眼,利落地转身离开了。

  在罗小楼眼里,这少年虽然样子不错,但是实在像是问题少年。打量了两眼,就没再多看。亚特斯却激动起来,用力抓住罗小楼的肩膀,喊道:“是罗少天!那个天才!有人说他的基因很可能是S级!S级你知道吗?”

  罗小楼也愣住了,上次在罗家见到的他那个便宜爹的大儿子,如果他没记错名字的话是叫罗少君。想到这里,罗小楼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连忙问道:“那这个罗少天家里——”

  “你居然不知道?他的家世非常好,是罗成韵罗少将的小儿子,哎,少年天才,家里又那么显赫,以后一定是颗耀眼的新星。听说现在军部就盯他盯的非常紧,想把他网罗进去。他大哥也很厉害,现在四年级,是圣米罗学院的学生会会长,明年会进军部实习。”亚特斯立刻八卦道。

  罗小楼叹了口气,果然是罗家人。看来,以后要躲着这个罗少天走了。还有那个罗少君,上次一见,就觉得非常有城府。虽然总是面带微笑,但是越这样的人,越危险。

  尽管他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再踏进罗家一步,但是别人怎么想,谁也不知道。

  亚特斯还在不断地夸着罗少天,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罗小楼打算了他,微笑着说道:“别夸别人了,你也很厉害了。你看,基因A等的人少于百分之十,你也是个天才了。”

  亚特斯有些不好意思了,忙摆了摆手:“我算什么,要说天才,今天的新生就有两个,一个是刚刚的罗少天,还有一个叫凌叙——”

  正说着,门被打开了,原昔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老师在他身后笑眯眯地跟着,看样子对原昔印象非常好。

  “下一个,罗小楼。”

  听到老师叫他,罗小楼忙往里走,紧张地已经顾不上问问原昔测验的怎么样了。不过看样子,一定是通过了。

  进了门,先是一截长长的通道,最后老师停在一扇门前。打开后,屋里是个巨大的虚拟舱。

  那位老师将舱门打开,让罗小楼躺进去。

  罗小楼紧张地躺了进去,然后闭上了眼。听到咣当一声响之后,眼前彻底黑了。

  然后,他觉得自己的手腕和脚腕都被什么束缚住了,身体完全不能动,紧接着像是有电流通过全身一般,很快,头就开始晕,甚是开始出现恶心想吐的感觉。

  这感觉太难受了,罗小楼不得不死死咬牙忍着。他不知道现在过了多长时间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

  就在罗小楼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所有的感觉忽然都消失了,然后,舱门被人重新打开了。

  罗小楼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被那位老师一把扶住,“你先坐下缓一会,怎么才三十秒系统就自动中断了。”

  老师检查了仪器,并没有出现意外,将视线落在了罗小楼身上,说道:“把你的资料给我看看。”

  罗小楼忙把自己带来的资料递给老师,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那位老师看完之后,皱了皱眉,劝道:“这位同学,现在机甲系确实很热,但是,依照你的条件和身体状况,根本报不了机甲系,你看,连第一关都通不过,下面几关就更不用说了。”

  啊?但是并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啊?

  “老师,那报考机甲系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罗小楼忙问道。

  “基因等级B等或以上,体能到达5级,同学,你的体能怕是2级都很勉强。我看你啊,赶紧考虑一下报考其它系吧,今天就先回去休息休息,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老师解释完之后,就打开门往外走。

  这个时候,对面的门也开了,本来是打算接罗小楼进入下一个测试环节的,没想到罗小楼连第一关也没过。

  两个老师一起往外走去,边走还边说:“今年的学生真是良莠不齐。”

  另外一个说道:“是啊,刚刚那个,我的天,居然高到那种程度。就听校长说今天有两个天才啊,看来又多了一个喽。”

  “是啊,对学校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校长肯定高兴坏了。”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罗小楼垂着头跟在后面。他没想到,原来他这么差,看来不是他不努力,是机甲系真跟他无缘。

  听这两个老师的意思,原昔考得非常不错。罗小楼的上一个,正是原昔。

  算了,能努力的他已经努力了,基因等级和体力这种东西,他又有什么办法。现在,虽然他不能驾驶机甲了,他好歹还能看看同住的那个人驾驶机甲。

  虽然这么想着,罗小楼却觉得他的眼睛有些热。他当然没有哭,这有什么好哭的。

  门被打开了,老师喊下一个亚特斯进场。亚特斯边往里走边紧张地盯着罗小楼,罗小楼沉默着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加油,有条件就考上机甲系,那毕竟是你的梦想。”

  亚特斯点了点头,用力拍了罗小楼的肩膀一下,走了进去。

  然后,罗小楼就看到了原昔,他正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不耐烦地站着。

  看到罗小楼这么快出来,原昔也很诧异,他面色不善地盯了走进去的亚特斯一眼,先问道:“怎么样?”

  罗小楼低声说道:“不行。”

  原昔看了罗小楼一会儿,转身往外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机甲系测验大厅,原昔忽然出声:“那你明天考机甲制造系。”

  罗小楼抬起头,疑惑原昔怎么知道自己的第二选择。

  “你看什么!就算不能跟我一起出去战斗,总该报考一个对主人有用的专业吧!”原昔不高兴地说道,仿佛罗小楼没有考中机甲系,最难受的是他。

  罗小楼忽然笑了起来,他看了看又高又蓝的天空,说道:“嗯,那我明天来报考机甲制作系。”

  罗小楼的顺从终于让原昔满意了,他带着罗小楼往停车的地方走。

  “喂,原昔,我想去买菜,你有车,能一起去吗?”罗小楼忽然开口,看原昔没理他,又说道:“你也不喜欢天天吃蔬菜吧,我想去买条鱼,我做的鱼很不错,真的。”

  就算他今天失败了,他也要犒劳犒劳自己。

  原昔瞥了他一眼,等两个人坐进车里的时候,说道:“你如果非要吃三木的蛋糕,我也可以顺路载你过去。”

  罗小楼眨了眨眼,三木?噢,似乎上次买的蛋糕盒子上画了三棵树。原昔这是什么意思,看出他难受了?

  一条鱼,五百联邦币……罗小楼还忍痛买了一袋米,一千联邦币。

  最后原昔负责开车绕道,到了那家著名的蛋糕店,继续忍痛,买了两个——最小的蛋糕。

  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啊,一天花了两千联邦币,照这样下去,他那些存款,还不够九天的生活费。

  罗小楼在车中深呼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原昔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自从,自从——顺着原昔的眼角余光,罗小楼看到了一侧的蛋糕……

  对比以往来说,今天的晚饭非常丰盛。醋溜土豆丝,红烧鱼,西红柿鸡蛋汤,还有两盒饭后甜点。、

  原昔非常满意,至少在他把四分之三条鱼,同样比例的土豆丝和鸡蛋汤解决掉后,都没有出口讽刺罗小楼一句,就能看得出来。

  罗小楼默默地吃着香喷喷的米饭,他已经想做米饭很久了,和那些十元钱的盒饭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等罗小楼将碗筷收拾好,从厨房回来的时候,桌上多了两个空空的蛋糕盒子……

  罗小楼在心里大吼,原昔你个混蛋,是谁鄙视他一个男人爱吃蛋糕了!!

  回应罗小楼心里huó dòng的是一声命令:“你收拾完了没有,我的浴室需要打扫。”

  罗小楼不知道,他这边正忙着犒劳自己,却有两拨人正为他忙碌着。

  圣米罗学院门口,几个学生一起看向为首的红发青年,“华哥,找不到,他是不是还在学校里面?”

  红发青年恨恨骂了一句:“谁知道,那么一个废物,就那种基因还敢去机甲系。简直是存心给天哥添堵,我们再等等。”

  另外一个学生提议:“要不然我们进去找?”

  红发青年想了一下,摇头,“不行,学校那么大,从哪找?再说,没有人敢在圣米罗学院里面闹事。”

  几个学生无语地看着红发青年,他们开始后悔答应帮忙,圣米罗学校的学生实在不该惹,惹了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而且,除了红发青年,他们又不是圣米罗学院的学生,犯不上做这种事。一个学生劝道:“华哥,虽然你想结识那个罗少天,但是,听你的意思,他和他大哥什么也没说过,看样子他们也没有意思要收拾那小子……”

  红发青年有些怒了,他好不容易得人指点,只要让罗小楼上不成这个学校,就能结识罗少天,怎么愿意轻易放弃。跟其他人比起来,父亲花了不少钱才进来的陈华没有任何背景,在众多镀着金光的rén miàn前,就像个暴发户一样。

  他就算不聪明,也不能忍受别人那样看他,于是陈华叫了一帮外校的哥们,准备收拾罗小楼,如果能让他自动退学就更好了。

  “再等等……”

  而凯恩机甲研究部,几个高级人员正一脸严肃地围坐在一起。

  一个中年人将一个机甲零件小心地拿了出来,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先测验一下,看看这个零件的不同之处。”

  那是一个简单的一级零件,但是当中年人将零件放到检测仪上后,看着那排显示出来的数据,众人的脸色却一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