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我们要迟到了,就还有二十分钟!”罗小楼大着胆子不断催促着。

  屋里,原昔刚刚换好衣服走出来。那一瞬间,不断唠叨的罗小楼停顿了一下,无疑的,原昔的衣服非常衬他的身材,玉树临风,高傲俊美又带着一股坏到骨子里的邪气,异常地吸引人的视线。

  仿佛是一个优雅高贵的王子,正准备去巡视自己的王国。

  就算罗小楼知道这家伙是多么的恶劣不讲理还是忍不住呆了一下,然后在原昔嘲笑的目光中,罗小楼微微红了脸。他咳嗽了几声,转了头,心里抱怨着: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把所有优点都给了这么一个混蛋!

  进了电梯,罗小楼不断看表,“唔,我们一会儿跑着去吧,今天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给教务处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原昔莫名其妙地看了罗小楼一眼,不明白他第一天上学关教务处什么事。

  电梯门开了的时候,罗小楼已经做出要百米冲刺的动作了,原昔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其实,如果你搭我的车的话,应该不会晚。”

  “啊?”罗小楼看着转身走向停车场的原昔,反应不过来,他刚才在说什么?

  原昔在停车场门口刷了卡,五秒后,一辆黑色的流线型车子自动出现在停车场门口。

  原昔拉开驾驶座的门,回头瞥了罗小楼一眼。罗小楼立刻惊喜地跑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啊,你有车!居然有车,我都不知道!”

  瞄了原昔鄙夷的脸色一眼,罗小楼厚着脸皮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在原昔后悔载他前迅速坐了进来。

  噢,天呐,这款车他看过!在那个商场内,就停在最高的展示台上,当时后面的零他没数过来!果然是高级货,这华丽的驾驶台,这舒服的座位……

  没等罗小楼赞美完,车子嗖地一声消失在原地。

  五分钟后,圣米罗学院门口。原昔看着脸色青白的罗小楼,耸了耸肩膀:“你看,我就说不会迟到。”

  说完,原昔伸手给罗小楼解开安全带——好在,他开车的时候还记得给罗小楼启动了安全系统。

  “喂,你没事吧?”原昔皱了皱眉,开学第一天还有体检,这个笨蛋奴隶就没有一次让他省心的。

  “没事。”罗小楼双腿颤抖着下了车,娘的喂,穷人果然是享受不了富人的奢侈生活的,有钱人真是太讨厌了!

  罗小楼嘟囔着,同时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天天蹭车。

  原昔探出头,说道:“你先进去,我去停车,一会儿你过来找我。”

  虽然说没有迟到,现在也不早了,学校门口有不少学生。大家或是兴致勃勃地观察自己的学校,或是关注着周围的人。这所军事学府,同样以它的贵族化出名,学生们多少受了家里的影响,希望和将来的合作伙伴或者能tí gòng助力的世家子弟搞好关系。

  罗小楼却没心思想这些,他急匆匆地往里面走去。

  前面一群少男少女簇拥着两个人正往里走,罗小楼只觉得有两三个人看着面熟,但是又想不起来,随即就超过那一群人,迅速往前走去。

  他想不起来,那些人却有人认识他的,有几个人脸上立刻显示出了鄙夷,黑发少女转头笑着看了看身边的碧眼少年,说道:“林新,那不是你上次要我们载的那个人吗?还是这么土啊!”

  林新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倒是旁边一个人惊奇地问道:“林新,难得你还会管这种闲事?怎么,看上他了?你的口味最近可真重啊,哈哈。”这个少年以为自己讲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自顾自大笑起来。

  “别乱说,没有的事。”

  林新小心地瞥了一眼中间的两个人,高大的银发少年和一身贵气的黑衣少年正在说着什么,两个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罗小楼。林新松了口气,也是,那两个人,就算一个和那个土包子也许有那么点血缘关系,一个曾经表现出对罗小楼感兴趣的样子,但是性质却和玩/弄差不多,谁会真在意那样一个人。

  在那两个天之骄子眼中,是绝对不屑于关注那样一个土包子的。

  罗小楼在彻底绕晕之前,终于找到了缴费办公室。大部分学生多是直接转账,根本不用亲自过来,所以办公室里人并不多。罗晓找了一个没人的窗口,对里面的老师说道:“老师,我是一年级新生。我的学费不够,我想申请分两次缴清。您看行吗?”

  “啊?”里面的老师从网络游戏中退了出来,不明所以地看着罗小楼,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么小额的、象征性收取的学费,居然有人拿不出来?这学生到底是怎么考进这所学校的?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想分两次付清,您看能给我解决一下吗?”罗小楼又重复了一遍,办公室的人都看着他是什么意思!没看过贫困生啊——没关系,今天他们就可以看看了!

  窗口里面的教师终于反应过来,咳嗽了一声说道:“学号报给我。”

  罗小楼扫了一眼自己的入学通知,皱眉说道:“1000222。”

  那名教师将罗小楼的学号输进去,顿时没声了,而办公室其他教师也在关注着他如何处理,最后这位教师一咬牙,站了起来,说道:“这样,你跟我去见一下一年级的教务主任,他同意的话,就没有问题。”

  罗小楼点了点头,跟着这位老师前往教务组长的办公室。

  罗小楼看了一眼面前的教务主任,就把头低下了,这位主任年纪不大,谢顶却非常严重,尤其是那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实在让人目不忍睹。

  带路教师将罗小楼的情况说了一下,最后小声补充了一句:“王主任,这位学生是罗少将家里保送进来的。”

  王主任本来严肃的脸更阴沉了,“你家里没钱?”

  “是的,但是我保证我会在下一年缴清的。”罗小楼算了一下,如果暑假和寒假都打工的话,应该差不多。

  看着没有领会他的意思的罗小楼,王主任抑扬顿挫地吼道:“我是问你,这点钱都没有,为什么不提前申请奖学金?”圣米罗学院是从不亏待有真才实学的学生的,这家伙的出现真是有损校容。

  罗小楼眨了眨眼,他不确定奖学金是不是人人都能申请的,于是罗小楼将自己的资料交了上去,问道:“您看我的资料能申请吗?”

  扫了一眼,教务主任的脸已经变成猪肝色,他拿着罗小楼的中等学校毕业成绩,在罗小楼面前挥舞:“你这种成绩,这种成绩到底怎么考进圣米罗学院的!我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托关系进来的垃圾了!”

  罗小楼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主任的唾沫星子,平静地说道:“无论如何,学校已经发给我通知书了。我来找您,是关于我的学费的问题,您看我说的办法能解决吗?”

  “我们学校从来没有出过这种问题!”王主任吼了一句,转身背对罗小楼和那位收费教师。

  “从来没出过,不代表没有。现在学生有困难,学校如果不能帮助解决,至少会通融一下吧。还是说,您的意思是,没有钱,就不能来圣米罗学院上学?”罗小楼在他身后扬声说道。

  就算这位主任说的都是事实,就算他因为这些事实讨厌他,罗小楼也不准备放弃,因为他别无选择,他不能放弃唯一一个上学的机会。

  那位教师已经开始冒汗了,他以为罗小楼身后的关系背景够硬,才把他带过来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位同学的成绩实在是让人汗颜,而且,王主任大概今天心情不好,他内心深处对走hòu mén的学生的厌恶,今天光明正大地表现出来了。

  而这个学生,居然——居然还敢这么对一位年级主任说话!嗷,他在主任心中的印象啊,会更差吧,一定会的……

  王主任霍然转身,转身狠狠地盯着罗小楼,过了很久,怒极反笑,说道:“好,我不收你,倒显得是学校不对。可以,你可以明年再交学费。但是,我要通知你,如果你期末kǎo shì不及格,不管是谁的关系,你也升不上二年级!如果你想一直到老都毕不了业,那你就来吧。”

  罗小楼点了点头,不卑不亢地说道:“那就麻烦您了,我会在明年把学费缴清。”他改变不了别人对他的看法,但是以后他可以用行动和成绩改变。只要能来上学,这点轻视又算得了什么?

  罗小楼率先往门口走去,在他开门的时候,王主任又说道:“如果你降级三次,学校会劝退你的。”

  罗小楼侧了侧身,平静地点了下头,“谢谢您的忠告。”

  带路教师额头又滴下一滴汗,没敢看王主任的脸色,立刻跟在罗小楼身后往外走去。

  回到缴费办公室bàn lǐ了缴费手续,罗小楼打好了五万联邦币的欠条,领了基础课本和校服,心情愉悦地往外走。

  他也不喜欢别人看不起他,可是,现在的他,有什么让人看得起的?受到那样的待遇,说一点儿不生气是骗人的。罗小楼就算再没骨气,也有自己的骄傲。

  但是,路是自己走的,他相信他可以改变现在的窘境。

  这不是自我安慰,而是自信。是的,自信!罗小楼从来没有不相信自己的头脑。前世,罗小楼是双硕士学位,以前学校的课程再复杂,就算他一学期都没有听课,看一晚上,他也绝对不会挂科,有时候甚至还能考出好成绩。

  现在,情况不是最糟糕的,至少,他得到了上学的机会。所以,自我调节了一番,在强大的恢复能力下,罗小楼现在的心情已经多云转晴了。

  但是,罗小楼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这个唯一浮出水面的特困生,居然出名了……

  一个小时后,罗小楼好不容易在机甲系门口找到了冷着一张脸的原昔。

  没有办法,原昔实在太好认了,就算周围的人再多,也很难掩盖他身上的光芒。而且,罗小楼发现,周围不少人再偷偷打量原昔,鉴于他的生人勿近的冰冷,所以没敢靠近。

  罗小楼滴汗地跑过去,殷勤地招呼:“对不起,有些事耽误了。”

  原昔看到罗小楼,几乎暴怒地跳起来:“连专业划分测验都没有开始,你到底有什么事?!你这个该死的——居然敢让主人等你!”原昔好歹把奴隶两个字吞回去了。

  罗小楼陪着笑,赶紧说好话:“真有点儿事,我一会儿保证寸步不离!”

  原昔冷哼了一声,瞪了罗小楼两眼,终于决定先放过他,然后开始抱怨:“看样子,专业划分测验可能要到下午了,学校真是一点儿效率都没有!”

  罗小楼看了前面一眼,点了点头,光从外面等的人数就能看出来,机甲系的人太多了。

  同样热门的还有指挥系,古武系,光脑科学与技术系,宇航工程系,医学院,商学院。其它系院门前人也不少,但是和这几个是绝对不能比的。

  机甲系门外,更是人山人海。

  罗小楼解决了上学最大的难题,整个人都轻松下来,提议道:“不如我们先去吃饭吧,一会儿再过来。”

  原昔正要点头,旁边终于有人忍不住凑了过来:“这位同学,你也是今年一年级的学生吧,我和表姐也要报考机甲系的,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能和你一起共进午餐吗?”

  是一位小女生,声音清脆,长相甜美,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罗小楼吞了口口水,凑近原昔,带着酸味小声说道:“噢,你可真受欢迎,měi nǚ,至少能打九分。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自己去吃午饭。”

  罗小楼说着,原昔往前走去,然后——一直走了过去,没有理会搭讪的美少女。

  罗小楼目瞪口呆地看了看原昔,又看了看那个满脸尴尬委屈的小女生,快步跟了过去,甚至没敢回头,小声说道:“喂,你怎么没理她?这样——”

  “我为什么要理她?我又不认识她。”原昔像看白痴一眼看了看罗小楼。

  罗小楼终于闭嘴了,这恶劣的、有缺陷的性格果然表现出来了!终于不再是他一个受害人了!罗小楼完全弄不懂自己现在兴奋和幸灾乐祸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愧是著名学府的食堂,宽敞干净,布置也非常雅致。罗小楼看了看卖饭的窗口,忽然想到,他的饭卡还没充钱,现在他就剩下一万九千联邦币了。

  正在考虑冲多少的时候,原昔抛给罗小楼一张卡,随口说道:“你去买饭,快点。”

  罗小楼接过来,决定今天就先蹭饭了,反正原昔在家的时候天天吃他的。

  到了窗口,罗小楼发现有普通的盒饭,但是里面都会放一些蔬菜,价钱却不算太贵,应该只收了成本价,这学校真不错。

  高档窗口有各种炒菜,还出现了罗小楼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的鱼、肉。

  罗小楼盯着那些肉食,眼睛都要红了,好久——好久没吃了!这苦逼的生活!

  “这位同学,你要点什么?”一位师傅问道。

  罗小楼忙将原昔的卡拿了出来,先去查询余额,万一——我靠,有钱人太变态了!罗小楼数着后面的零,心里嫉妒的要命。

  听师傅催促他,忙点了两个套餐,一份红烧排骨套餐,一份鸡丁套餐——反正是原昔出钱。

  到了位子上,罗小楼将红烧排骨放到了原昔面前,自己要了鸡丁套餐,拿人家的钱,当然要把好的给原昔。

  原昔瞪了罗小楼一眼,没有说什么,低头吃饭。

  罗小楼不由自主地心虚了一下,忙把卡递给原昔,嘴里小声说道:“我明天就去充值。”为什么他用了别人的钱心里就不好受啊!这就是人跟人的差距吗……

  “不用,放你那,以后你负责买饭,我直接让那个人冲了两个人直到毕业的。怎么?你难道还指望我给你买饭?”原昔抬头冷冷地问道。

  “啊?我没那个意思,但是——你是说我也可以用这张卡买饭?”罗小楼张大眼,他有些适应不了,而且他真的觉得忽然从原昔那里得到回报真是太可怕了——这家伙不会又在计划什么更邪恶的事吧?

  原昔不耐烦地说道:“你当然用我的,你每天和我一起吃饭,最好能时刻跟在我身后,我不希望我有事差遣你的时候找不到人。”看来对于罗小楼上午不见一段时间,原昔还在耿耿于怀。

  “哦,我明白了。”知道原昔的目的后,罗小楼有些无力,不过,原昔终于有自己支付生活费的意识了!

  “那个,你要报机甲系吗?”虽然没有听原昔说过,但是罗小楼直觉是这样。

  “嗯。”原昔简单的应了一声。

  “我到底报什么好呢?”罗小楼低声自言自语,他想报考机甲系,他真的很希望能驾驶着机甲遨游太空,那实在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尤其是,机甲对于他这个来自四千年前的人吸引力更大。但是宋老师却说他应该选择机甲制造系。

  原昔哼了一声,“你当然也要报机甲系。”

  听到原昔拍板,虽然罗小楼知道原昔是不想他离开他身边,也不再犹豫了。

  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食堂的人渐渐多起来。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人带着怪异的目光看着这边。原昔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除了表现出不耐烦之外,并没有什么动作。

  罗小楼更不在意,但是他隐隐听到有人小声议论着。

  “看到没有,那个就是学习不好,又没有钱的穷人。”

  “这年头,真是稀罕物啊!”

  “他到底怎么好意思来这个学校的啊,听说还打欠条了……”

  罗小楼停下了筷子,我擦,穷人怎么了,至少我是自食其力的,比你们这些还在靠家里养的米虫好多了!你们看不起我,老子更看不起你们!

  明显,原昔也听到了,他抬头看了罗小楼一眼,耸耸肩说道:“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白痴。”

  那、那个白痴现在就坐在你面前!罗小楼咬牙切齿地看着原昔。

  “走,我们现在去测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