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今天依然提前到了工厂,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就钻进了工作间,昨天晚上他研究了很久,心里已经有了几个模糊的想法。但是二级零件毕竟比一级零件复杂多了,能不能成功,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杨溢本来想拉过罗小楼鼓励他几句,看他自己拿了零件就急着离开了,顿时失笑。

  罗小楼从怀里掏出几张图纸,然后按照昨晚的构想,开始一步步组合起来。如果其他人看到,一定会惊奇或者愤怒,因为罗小楼有的改动相当大。几千年的传承,人们已经习惯了那些步骤,那种理解或者判断。

  所以,这也是罗小楼相当占便宜的地方,他没有思维定式。许多大胆创新的法子或许会失败,但是失败对于现在的罗小楼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一个小时过去了,罗小楼擦擦额头上的汗,暗暗叹了口气。第一种方案,失败。

  零件其实已经被加工好了,看样子还不错,并没有出现杨溢说过的零件损坏的情况,但是时间和原来的二十三步并没有多大区别,甚至还要慢几秒钟。

  罗小楼并没有再拆开这个零件,而是直接拿了个新的过来,然后抽出第二张图纸。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第二种方案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一半,罗小楼的嘴角带出一丝笑意,他有预感这次会成功。

  当罗小楼再次看向设计图的时候,他才发现也许是他的动作太大的原因,第二张纸飘到了地上,而他看到的是第三张图。

  罗小楼现在开始痛恨自己手指的速度了,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自动按照第三张的设计图加工了。

  罗小楼沮丧地停了下来,一个小时又要白白浪费了。

  今天他能不能完成两组都成问题。

  罗小楼手里摩挲着那个零件,目光看向地上的图纸。现在开始返工这个零件?拆卸再组装,那要需要更长的时间。

  罗小楼的手一紧,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舍不得。

  罗小楼看着桌上的图纸,脑中忽然灵光一闪,难道自己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他的设计方案本来就没有定型,他完全可以把二种和第三种方案糅合在一起设计。

  罗小楼又将地上的图捡了起来,将两张图并排放在一起,一步步地开始对比,零件的结构已经牢牢地记在了脑子里,仔细排除掉第二种和第三种方案重复的步骤,最后罗小楼终于得出一个更简单的方案!

  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罗小楼立刻拆了手里的零件,按下一旁的秒表,迅速地按照刚刚的新步骤加工起来。

  十四,十五。没有一丝停顿,罗小楼已经完成了整个零件。是的,比二十三步少了八步!原来的三个方案,甚是没有一个低于十八个步骤的。

  秒表开始报时:“您本次用了10分钟58秒,恭喜您,超过原有记录。”罗小楼笑眯了眼,拿出一上午时间来研究步骤果然是正确的,磨刀不误砍柴工。

  瞄了眼剩余的时间,罗小楼开始熟练地加工。

  中午的时候,杨溢特意过来看了看,罗小楼桌上摆着十一个零件,不禁笑呵呵地说道:“行啊,小子,保持了昨天的速度了,不错!坚持过这四天,杨叔给你发奖金!”

  罗小楼眉毛一挑,立刻接道:“杨叔这话我可记住了啊,四天之后我可得要个大红包。”

  “嗯,你小子就谈到钱的时候眼睛最亮,说说,不会真瞒着家里人在外面金屋藏娇呢吧?”说完,杨溢看着罗小楼便秘一样的脸色哈哈大笑。

  罗小楼像往常一样买了盒饭,十元一盒的人工盒饭,白粥一样。

  看着这个盒饭,罗小楼不自觉地想到早上出现在自己碗里的菜。也许,原昔那个混蛋也没有可恶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罗小楼下午的工作完成的非常好,几乎每个零件都是十分钟左右完成。

  整点的时候,罗小楼推着工具车,走出了工作间。

  杨溢看到罗小楼一愣,罗小楼几乎每天都会加班。他打开罗小楼的工作车看了一眼,顿时一惊,三十五个,三组半,比昨天时间短,却比昨天还要多!杨溢眼睛里不只有惊喜,还有坚定,无论如何,他要趁小楼还在这里,将那个大客户拿下来。

  罗小楼心满意足地看着账户中又多了一千二百联邦币,和昨天一样,因为没有弄坏的零件,杨溢给他额外多打了一百五十块。

  罗小楼带着轻松的心情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立刻被客厅摞着的几个大箱子吓了一跳。

  随即他看到原昔正翘着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转着遥控器。

  看到罗小楼进来,原昔抬了抬下巴,愉快地说道:“难得你回来这么早,知道要整理东西?唔,还是先做饭吧,我饿了。”

  罗小楼抽了抽嘴角,顺从地转身往厨房走去。

  他一定是堕落了,这才多少天,他的奴性已经越发严重了。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适应力提高的一种表现,不然,他已经被来自未来世界最大的考验原昔气死了。

  用西红柿炒了鸡蛋,当然,一个半西红柿只放了一颗鸡蛋,另外半个西红柿被罗小楼用来做汤了。

  当晚饭端上桌的时候,原昔已经在位子上坐好了。

  罗小楼面前依然是一个饭盒,原昔有了早上的发现,特意观察罗小楼,发现他果然没有吃过菜。原昔皱了皱眉,回忆起似乎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这样。

  原昔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盒饭和炒菜,另外一边还有一大碗汤,这是他几乎没有吃过的简单朴素的食物,现在却在他面前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只是些蔬菜,甚是没有肉,但是吃起来真的还不错,所以自己才容忍了这么久。罗小楼为什么不吃,他不爱吃?

  在盘子里的菜还剩下小半盘的时候,原昔忽然把盘子往罗小楼面前一推,生硬地说道:“把这些吃了。”

  罗小楼从盒饭里抬起脸,他迷惑地看着原昔,不知道这祖宗又要搞什么。

  “快吃!难道你一点都没有自觉,奴隶应该把主人剩下的饭菜吃完了吗?”原昔恶声恶气地说道。

  罗小楼呆呆地看了原昔几秒,原昔怒了,直接把盘子里的菜倒进了罗小楼饭盒里,“怎么?!你还敢嫌弃我?!”

  看着马上要勃然大怒的原昔,罗小楼没有开口辩解,只是低头吃起来,他自己做的饭,才不会嫌脏。至于原昔——谁知道他那种人脑子里在想什么。

  吃过饭,罗小楼收拾了餐桌,然后开始整理放在客厅里的大箱子。

  罗小楼主卧里那个巨大的更衣室终于能用到了,各季的衣服,鞋子,甚至连围巾帽子之类的都一应俱全。罗小楼气喘吁吁地站在更衣室里,恨恨想道:有钱人什么的,最可恨了!

  罗小楼衣柜里只有简单的几身衣服,一看就是朴实耐用价格优惠型的。

  而且,明明这么富有!为什么不交生活费!知不知道现在菜价到底有多贵啊!罗小楼在心里吼着,但是他没敢去质问原昔,上次还有上上次,每次他多做一步的后果就是自己更悲惨。比如做饭,比如洗衣服……

  也许,以后他应该考虑买更便宜更难吃的蔬菜,然后让原昔忍无可忍,自己买菜?

  罗小楼想到这里,嘴角带出一丝诡异的笑意。然后他就看到原昔光着——真的一件衣服都没有——从他面前走过,边走边问:“我的内衣你放到哪了?”

  罗小楼不知道自己现在惊叫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小题大做,只能在自己心里狂吼:混蛋,你敢再变态点吗……

  原昔不耐地开始催促罗小楼:“快点,就算我身材比你好,也别光顾着偷看了。”

  罗小楼无力扶住旁边的柜子,他觉得自己再和原昔待下去,非要吐血不可,边把放内衣的柜子拉开,边弱弱地辩解:“我没有偷看。”

  谁喜欢看啊!就算你的脸再好看,身材再好,也和我未婚妻不能比啊,我绝对没有任何背叛乔莎的想法!——罗小楼在心里默默念着。

  原昔嗤笑一声,似乎在嘲笑罗小楼口不应心,拿了内衣就往外走,“我的衣服都是你放的,你应该都记清楚了吧。以后每天早晚,把我要换的衣服准备好。”

  罗小楼在背后死死地瞪着那个说得理所当然的人,还没来得及诅咒他,原昔又转过身,“对了,一会儿记得来清洗浴室。”

  看到罗小楼狠狠盯着他的眼,原昔扬了扬眉,得意洋洋地说道:“你看,我就说你偷看了。”

  罗小楼扶着墙回了自己屋里,他觉得今天内伤尤其严重,也许他应该去医院看看医生。

  趁着这个功夫,罗小楼自己也洗漱了,算好了时间,去了原昔屋里。

  开门的时候,原昔正往床边走。罗小楼瞄了一眼,好歹这次穿着衣服。

  五分钟后,罗小楼关闭了自动清洁系统,然后目不斜视地往外走。

  “等等。”原昔开口说道。

  罗小楼等了半天却发现原昔没有说话,不由奇怪地抬头看去。这家伙脸色别别扭扭地在做什么?他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做的?

  正疑惑着,原昔终于不太自然地说道:“那个,以后晚饭不准做那么少——你到底会不会当个好奴隶啊!”说到后半句,原昔已经恼羞成怒了。

  罗小楼迅速地应了一声,出了主卧室的门。

  门在罗小楼身后自动关上了,罗小楼终于忍不住小声笑起来,原昔饿了?或者说他今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吃饱?

  算了,以后多准备一些,现在存款已经快到他计划的数目了,经济也会宽裕一些,至于开学以后。罗小楼闭了闭眼,再说吧。

  接下来地四天,罗小楼天天加班,他现在的速度,再加上加班一个小时,每天最多可以完成五组。杨溢对此,已经从震惊到麻木了。而二级零件数量的增加,更是让他乐得合不拢嘴。不过,因为担心给罗小楼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杨溢现在开始亲自给罗小楼分配零件。

  原昔也天天不见人影,但是几乎罗小楼每次回家的时候,地上都摆着乱七八糟的纸箱,在看到不少高级文具的时候,罗小楼犹豫了一会儿,就抛开脸皮,讨好地问他能不能用一些,并且保证他绝对不会多用的。

  原昔当时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都不记主人说的话吗?我说过,除了我脖子上这个,其它的你可以随便动。也许,我该送你去奴隶调/教馆几天。”

  罗小楼立刻吓得不敢多说了,只是,为什么未来社会会有那种地方啊!!

  好在,原昔接着自言自语:“不过,果然还是自己动手调/教,比较有成就感吧。”

  罗小楼头一次硬着头皮回答他关于奴隶的问题:“是的,我一定会配合你的,真的。”面子什么的,不要就不要了……

  五天之后,罗小楼对杨溢万分感激地道谢,杨溢给他发了五千块的奖金!加上这五天时间他自己收入的八千联邦币,最后五天他的账户整整多了一万三千联邦币。

  之前二十五天,罗小楼差不多有一万八千联邦币的收入,那么,这一个月,他的工资总数到了三万一千联邦币。

  现在,罗小楼的账户存款已经到了六万九千联邦币。

  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没有任何学历和证件的自己能赚这么多钱。看着账户中的钱,罗小楼美滋滋地想,现在他也差不多算底层人民中的高薪阶层了吧,至少和他一起工作的其他小工收入绝对和他不能比。

  这天,罗小楼离开的时候,许多同事都从工作间里走了出来,大家都知道,以后罗小楼就不能每天来了。

  “小楼,以后有空还过来啊。”

  “你小子,要好好上学啊,到时候哥们出去一说也有面子。”

  “小楼,咱们别的不能帮你,但是能用到我们的时候,你尽管说话。”

  ……

  看着平日嘻嘻哈哈的工友,罗小楼心里感动,就算这里没有什么学历高的人,却能感受到他们的朴实真诚。他笑眯眯地说道:“谢谢大家一个月以来的照顾,不过,不用太想我,我罗小楼还会回来的。”

  在众人的笑声中,罗小楼走出了工厂的大门。

  杨溢看着越来越远的罗小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夕阳中,这个少年周身都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柔和,不刺眼,却万分吸引人。

  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给罗小楼发的奖金对比他的成绩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副总,那已经是他职责范围内,能给罗小楼的最大的数目。

  这个少年,是个绝对的天才,他不会永远这么平庸。再加上那种学校,他会走得很远。也许,以后再看到小楼,他已经到了他们这些人仰望都望不到的高度。

  随着罗小楼打工的结束,圣米罗学院也终于开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