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得迷迷糊糊的罗小楼被吓得一激灵,然后就看到身材高大的原昔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出现在门口。

  罗小楼慌乱之下想要站起来,又想起来不对,立刻更深地往水里躲去,然后按摩器的力度随之加大,于是罗小楼在发怒之前,先发出了几声呻/吟。

  原昔眼睛一亮,似乎认定了罗小楼正在进行某种放荡却舒服的行为,啧啧了两声,还伸头往浴池里看了两眼。

  罗小楼顿时满脸通红,因为太过尴尬,原本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他只得有些慌张地开口:“你、你在这里做什么?主卧室里明明就有浴池的!你别告诉我你要放弃那边那个更大更舒服的,而准备来这里洗澡——”

  “嗯,你看出来了啊,真是贴心。”原昔大大咧咧地往里走,直到站在浴缸面前,才皱了皱眉,最后施恩般地说道:“好吧,就算你在里面……我也凑合了,一起洗吧。”

  罗小楼这次真的被吓得跳起来了,他不能不跳起来,原昔的长腿已经迈进来了。就算原昔的脸长得再好看,他也不愿意和他共浴!对着那张脸,他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娘的,他本来就没有做什么事!

  罗小楼迅速扯过一旁的大浴巾围住下身,然后瞪着已经坐进来享受他的浴池的原昔,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不能总是这样!每个人都是需要的!现在,能不能告诉我,大半夜的你到底在折腾什么?”

  原昔抬头看了罗小楼一眼,理直气壮地答道:“那边的浴室已经好多天没人清洗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谁叫你从来记不起来帮我清洗。”

  罗小楼无言地看着原昔,气得已经忘了不能惹怒原昔,叫道:“清洗浴池需要五分钟吗?你每次洗完为什么不顺手清洗了?如果你不想动手,其实浴室有自动清洁功能吧,你只要在一旁站着等它做完然后再关掉就好了!”

  “唔,是吗,我从没做过这种事,男人总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做家务上。”原昔皱了皱眉,认真地说道,然后熟门熟路地伸手调节浴池的按摩按钮。

  男人——男人?!罗小楼恨不得把浴池边上那个银色金属箱扔在原昔头上,不过,鉴于那个变态的体力和自己目前没有任何衣服的情况,罗小楼只能选择在心里诅咒他。

  “你不是说你不希望我随便进出你的卧室吗?”罗小楼重重强调了你的两个字。

  “哦,打扫的时候你当然可以,那本来就是你的工作。”原昔说道。

  罗小楼深吸了一口气,看看那个无耻地占据了他的浴池的人,抬脚往外走。

  “你出去干吗?你可以和我一起洗,我又不嫌弃你。”原昔诧异地说道,作为一个主人,他觉得自己实在够大度了。

  “不,我可以等一会儿再洗。”

  “真的,我不介意。”得寸进尺的主人还在好心地劝导。

  “我介意。”咬牙切齿的奴隶回答道。

  “难道你是因为比较小,所以害羞或者自卑吗?”罗小楼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原昔忽然在身后说道。

  罗小楼的身体一僵,在醒悟过来原昔说什么之后,猛地转过身,声音足足提高了好几度:“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不和其他人共浴不是常理吗,除非两个人是非比寻常的亲密关系——我一定是疯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讲道理,我为什么非要和你共浴?!”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非比寻常的亲密关系,难道你觉得主奴关系还不够亲密吗?我们可是已经同生共死了,虽然是单方面的。”霸占了浴池的原昔心情极好,所以并没有和罗小楼计较,只是试图让罗小楼改变那老旧的思想观念。

  “……不管怎么样,我一会再洗。”罗小楼无力地说道。

  “随便你好了,不过,刚刚我真有看到,你那个确实挺小的,比我的小多了,不信你看看。”原昔最后恬不知耻地说道。

  罗小楼在浴室门口咬牙,那个地方大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难道他的就不长了吗?这个身体才十七岁好不好。

  在门口外面冷静了一会儿,即使室内温度总是适宜的,罗小楼也觉得全身湿漉漉的有些不舒服了,他想了想,干脆往主卧室走去,现在过去清洗一下,顺便在那边洗了澡,这样明天原昔就没有和他抢浴室的借口了。

  简单地清理完浴室,罗小楼犹豫了一下,泡澡不太好,但是淋浴的话似乎更危险,那个混蛋大概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像是心电感应一样,罗小楼泡了十来分钟后,原昔又从外面熟门熟路地打开了这间浴室的门——没有办法,原昔进来的第一天,就拿罗小楼的门钥匙进行了设定,现在他也是这房子的主人,这房子里任何一间门都不会拒绝他的进入。

  “你又有什么事?”罗小楼迅速地抓过手边的浴巾,同时麻木地问道。

  “我洗完了,我刚刚想起来,有件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间浴室了,我怕你这么笨,动了不该动的东西。”

  原昔说着,走近罗小楼,在罗小楼警惕的目光下,从浴池旁边拿起一个白金项链,坠子是白色金属做成的原型盒子,周围有着华丽而诡异的云朵线条,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将链子拿起来戴到脖子上,原昔对罗小楼说道:“以后我的任何东西你都可以碰,除了这个东西。不过即使再贵重,你大概也什么都不懂吧。”说着原昔抬头得意且遗憾地瞥了罗小楼一眼,很有些想炫耀,但是没有人懂的不足感。

  罗小楼张了张嘴,最终决定什么都不说了,这个人已经不可理喻到一定程度了。项链有什么稀奇的,他罗小楼也有,而且看卖相还是古玉的!

  罗小楼心里想着,低头去看自己脖子上的绿色玉石项链,其实玉石之类的东西,他也不是很懂。不过关键的是气势,气势!

  原昔也随着罗小楼的目光看向他的胸膛,忽然咦了一声,走近两步,从罗小楼胸膛上将项链拿了起来,低下头仔细观察。

  罗小楼顿时觉得万分别扭,难道未来的人每个人都带个项链是传统吗,即使真是这样,有必要离得这么近观察吗?

  原昔身材高大,虽然说不上健壮,又高又瘦的身体里却仿佛蕴藏了无穷的精力,罗小楼本能的在原昔靠近的时候觉得危险。

  原昔奇怪地盯着手里的东西,觉得不太对劲,却看不出什么,怎么看都是一块普通的玉石,还带着罗小楼肌/肤的温/度。

  罗小楼窘迫地拽回自己的链子,不顾自己浑身湿漉漉的,从池子里站起来,随手按了清洗的按钮,然后迅速离开了浴室。

  原昔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罗小楼围着浴巾的腰部,脸上又带上了那种得意的笑容,罗小楼一定又自卑了。

  因为这种莫名的好心情,原昔甚至体贴地扬声说道:“这次我会看着浴室清洗,你可以明天再过来。”

  罗小楼回屋将门用力关上,换了睡衣,然后将自己扔在大床上。

  他很佩服自己,白天忙着打工,晚上还要用全副精力对付原昔,就这样他居然还能心理健康且积极向上的活着,实在太不容易了。

  当然,这也许归功于原主人有个好身体,但是罗小楼更倾向于最大的功臣是自己能屈能伸良好心态。

  拉过被子,罗小楼将枕头下的微型电脑仪拉过来戴上。他还要去听课,更重要的是,他要问问宋老师17号零件的性能,特征,和用在机甲的什么地方。虽然今天的收获不小,但是如果可以改进的话,也许不用这么辛苦,如果收益能更进一步的话,就更完美了。

  一道白光闪过,罗小楼又站在了虚拟联网的大街上。

  刚进去,就发现街上的人都往训练竞技区涌去,罗小楼拉住一个人打听了一下,原来今天又有一场重大挑战。

  网上机甲竞技平台排行第十的凯文要挑战第三名云天。

  自从两年前开始,竞技平台的冠军亚军就一直没有变过,众人纷纷猜测那两个人都是军方的顶级高手。而第三名云天却是最近蹿上来的,像一匹黑马,以勇不可挡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斐然的战绩和他强悍华丽的机甲一样在虚拟网上闻名,出现之处众人趋之若鹜,就连不是机甲系的少女也会忍不住跑去参观,只为能看一眼云天的英姿。

  竞技平台参观的话是要收费的,虚拟网更是恨不得人越多越好。罗小楼上次其实也花了两个虚拟币,每个进入虚拟网的新人都会获得十个虚拟币,所以罗小楼没有被拦在门外。

  后来罗小楼就没有再去过了,他要做的事实在太多了,要学习初等中学的知识,要去听宋老师的机甲知识讲座。如果有空闲,罗小楼还会溜达着去消息平台翻阅一下招聘信息。

  他没有要辞职的意思,等他开学后,周末休息时间也决定继续去工厂工作,但是这样他的经济来源就减少了太多了。

  生活费,学费,罗小楼相信开学之后用到钱的地方会更多的。自从原昔出现之后,罗小楼考虑问题就习惯性地往更深层考虑一些——看,天灾出现的几率也是非常大的。

  罗小楼先往宋老师讲课的课堂走去,初级课程是不需要花钱的,所以罗小楼不禁越看宋老师越亲切。

  正站在讲堂上的宋老师见到罗小楼进来也万分欣喜,因为今天互联网上著名的挑战,来初级课堂上课的人几乎寥寥无几。罗小楼这个乖学生,几乎每晚必到。虽然罗小楼基础差,却真的在认真听课,而且他的理解力惊人,进步是非常明显的。这样的学生,哪个老师会不喜欢?

  一个小时的课程之后,罗小楼合上手写记忆版,这是他的随堂笔记,这些东西可以保存在电脑上,也可以打印出来。

  教室里的几个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本应该最先离开的宋老师却还在讲台上,他一边整理资料,一边用眼角地余光关注了罗小楼,这少年今天怎么不过来问问题了。

  天天都被他耽误习惯了,一下子能及时离开居然有些不适应。

  罗小楼终于从电子本上绘出了17号零件的大体模型,他抬头的时候终于意识到,忘记时间了!今天大概不能及时挡住宋老师了。

  但是——看到讲台上笑眯眯看着他的宋老师,罗小楼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迅速走了上去。

  “啊,宋老师,又要打扰您了,我这里又有个新模型。”

  宋老师欣慰地接过罗小楼的电子本,一看之下居然愣了愣,忙回头问道:“小初啊,没想到几天不见,你进步不小啊,居然已经开始研究二级零件了。一级的都研究透了吗?”罗小楼的网络化名是初始,宋老师后来就叫他小初了。

  罗小楼忙摇了摇头:“没有,我是正好遇到了,就将这模型记了下来,想过来问问老师。”

  宋老师看了看罗小楼,开始像平常那样给他讲解这零件的结构,功能。

  他发现和上次一样,罗小楼简直一点就透,不禁又惊奇又安慰。他哪知道罗小楼是因为没有学费在机甲零件加工厂打工,所以比别人更熟悉一下。

  罗小楼慢慢消化着宋老师讲的东西,忽然又想到一点,问道:“宋老师,您说这是二级零件,那么为什么有一级、二级的区别,难道是根据制作的步骤区分的?”

  “当然不是,机甲零件的等级可以分为一级到十级。现在出来的最高等级的是五级,五级以上大概在军方或者一些大世家手里。至于十级之上还有没有,就连我都不清楚了。而零件的等级区分,包括制造工序,材料,制造手法,组合成功率等等。总之,越高级的零件,材料越珍贵,制造工序越复杂,而且,成功率越低。”

  罗小楼睁大了眼,这么多级别?天呐,组装制造一台机甲可真是不容易。

  宋老师拍了拍罗小楼,感叹着说道:“小初啊,你最近也快开学了吧?想好了选什么专业了吗?”

  罗小楼心里一动,又想起上次云天驾驶着白色机甲的英姿,他垂下头,摸了摸电子本,说道:“老师,还没想好,如果可以,我希望是和您教授的内容相关的。”

  宋老师更加高兴,连声说道:“就是,我看你在机甲研究和制造上非常有天赋,不如就进机甲制造系,当个制造师。”

  “啊?”罗小楼傻眼了,他本来以为就一个机甲系呢,怎么又出来个机甲制造系。

  “你别看那些机甲战士风光无限,机甲制造师对机甲战士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因为罗小楼并不热衷关注比赛,以为罗小楼对于机甲专业并没有兴趣,而是和他一样对机甲制造研究更有兴趣。

  说到这里,宋老师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从自己文件包里拿出一个方形小盒子递给罗小楼,“小初,这是老师整理的所有一级零件的资料,你好好看看,别着急研究二级的,无论如何,基础都是最重要的。”

  罗小楼没想到今天能有这样的收获,这可是网上查也很难查到的,双手接过来,诚恳地说道:“太感谢您了,我一定回去仔细学习。”看着宋老师满意地离开,罗小楼也匆匆离开了课堂。除了研究17号零件的加工步骤和性能,他还要查查圣米罗学院的专业。

  什么时候下线的,罗小楼依然不清楚,大清早,他匆匆忙忙准备了食物,正往客厅走的时候,发现原昔居然也起了个大早。

  罗小楼心下诧异,动作更加小心翼翼,他还要赶着出门,可不想得罪了这个家伙。

  “把早餐端过来。”原昔在桌旁说道。

  罗小楼将一个煎蛋和一个菜端了过来,顺手还给原昔倒了杯热水。

  “我一会儿要出门,你跟我一起去。”

  果然来了,罗小楼吃了一口饭,小声说道:“我今天有事,你今天出去有什么事吗?一定要有人跟着吗?”

  原昔的脸顿时黑了,他插了煎蛋过来,边吃边不高兴地说道:“你怎么老是那么多事?!快开学了,我当然要出门准备些东西。”

  这回罗小楼倒是有点想去,他想知道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但是现在距离一个月还有四天了,他又和杨溢说好了这几天要帮忙……算了,还是想办法拒绝了吧。

  原昔看了罗小楼几眼,嘟囔道:“算了!我自己去。”

  罗小楼昨天的蛋糕让原昔很满意,他今天特意关注了一下罗小楼,却发现罗小楼好像从来没有动过盘子里的菜。

  罗小楼正低头吃着,忽然饭盒里被倒进半盘菜,他惊讶地抬头,原昔拿出主人的架子教训他:“你那么小,更不应该挑食了。”

  “……”这混蛋成天将小挂在嘴上是要闹哪样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