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罗小楼特意一大早就到了工厂,用手腕上的通讯仪在门口刷了一下,透明合金门上闪过一道红光,然后向两边开启让罗小楼通过。

  因为离上班时间还早,这时候只有几个管理人员和杨溢在。

  见到有人进来,里面的人都有些吃惊,工人是不会太早到的,这会儿正是他们部门管理人员分配零件的时间。工厂大部分是机械智能化,但是只要涉及到机甲零件的全是人工作业。

  待看到是罗小楼后,几个管理人员露出了明了的表情,都微笑起来,他们大都知道杨溢给罗小楼换了零件。

  罗小楼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他嘴甜,这里大部分人都喜欢这个工厂里年纪最小却不怕吃苦的年轻人。

  杨小楼看着几个人忙碌着,进去里面给众人沏了茶出来,说道:“杨叔,原来你们高层比我们还忙啊。”

  “我们也就这个时间忙,要出成绩和效率,还是看你们,尤其是我们小楼。”杨溢笑眯眯地说道,“现在看看,这个厂的三个副总都在招人,就我招到了你这么个人才,那俩家伙都羡慕死了。”

  罗小楼咧嘴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说道:“杨叔别拿我开玩笑了,要不是您收留我,我根本找不到打工的地方。”

  罗小楼说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但是别人都以为他在客气。

  另外两位副总也是暗暗咬牙,心里嘟囔着明明他们俩发的广告更枪眼,各种福利事项也更具体,怎么罗小楼就选了杨溢那个淹没在消息堆里的招聘广告。

  其实这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两位副总的广告罗小楼也看了,待遇,上班情况确实更明确,但是那一长串要求却吓怕了罗小楼。那些证件罗小楼根本没有,就算有些简单的可以临时办理,批下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学的情况下,罗小楼等不起。

  所以,杨溢那个简易的广告,给两个人都带来了惊喜。

  “杨叔,我闲着也是闲着,你看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罗小楼凑过来问道。

  杨溢看看周围忙活的几人,摆了摆手,说道:“这里不用你,小楼,既然没事,你先去学步骤,领组零件开始吧。”

  杨溢可舍不得耽误罗小楼,他一个人的速度可顶好几个人的。

  另外两个副总顿时伸长耳朵听着杨溢给罗小楼安排了什么零件,杨溢微微一笑,亲自带着罗小楼往负责教授加工的老师傅的办公室去了。

  老师傅看了看罗小楼,他年纪大了,却也记得这少年面生,应该没来多长时间,不由奇怪地看向杨溢:“杨副总,你把这个零件交给这小孩儿会不会太冒险了?”

  杨溢笑了笑,坚持道:“您放心,我有分寸。”说着拍了拍罗小楼的肩膀,让他好好学。

  罗小楼自己当然更不会多说什么,再怎么说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先认真和老师傅学了17号零件的加工步骤,然后找杨溢领取零件。

  杨溢正忙着,指着他右侧一堆银色零件说道:“就是这个,小楼你自己拿一下。”

  罗小楼放了一组在里面,后来想了想,直接数了四十个出来,这样下午也不用麻烦管理人员再来送一趟了。

  罗小楼推着车往工作间走,这时候,还有半个小时才正式开工。

  拐弯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人,罗小楼连忙稳住手里的工作车。

  是这里的老工人老杨,这个老杨五十多了,是工厂里来的最早的工人之一。年纪其实不算太大,头发却已经花白了。老杨几乎每天都比大家来得早,走得晚。所以虽然他的速度一般,数量却也算多的。

  罗小楼听别的工人议论过,老杨家里条件非常不好,他有一大家子要养,甚至还有两个学生。虽然老杨平时很沉默,但是只要一谈到两个儿女,就满面红光,欣慰、骄傲之情浮现在脸上。

  对于这个老工人,罗小楼是很尊敬的。在他眼里,靠着自己的努力活着的人都值得尊敬。

  和老杨打了声招呼,罗小楼匆匆进了自己的工作间,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他却一点儿也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这个17号零件的步骤太多了,二十三步,比上次的05号零件足足多了十三个步骤。罗小楼甚至不知道在这样的高难度下,别人是怎么完成一组的。

  就算他对自己现在的速度很有自信,也觉得一天完成两组很勉强。

  虽然杨溢说过如果他每天不够四百联邦币,工厂会给他补两百。但是罗小楼就是再缺钱,再喜欢钱,也不愿意占这种便宜。

  所以罗小楼深吸一口气,开始聚精会神地工作起来。

  首先,他要熟悉步骤,然后才能提高速度。

  “十六,十七,十八——”罗小楼皱了下眉,每次到了第十八步,他的动作就开始不连贯,因为节拍被打乱,后面的步骤也有些混乱。

  因此,他前五个零件几乎每个都加工了两次,第一个甚是返工了三次。

  罗小楼扫了一眼工作车中剩余的一堆零件,强迫自己静下心,闭上眼开始考虑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

  安静的黑暗中,一个零件出现在罗小楼的脑海里,然后迅速地一步步开始加工,十七,十八,十九……

  二十二,二十三!

  罗小楼猛地睁开眼,完成了,一点停滞都没有。

  他仔细回想了自己加工第十八步的动作,明明没有错误,和现实中都一样——

  “不,不对,一定有不一样的地方……”罗小楼喃喃说道,然后又拿起零件操作起来。

  罗小楼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和脑海里的一模一样,当做到第十八步的时候,他的左手手指习惯性的往零件的下方移动,看到自己的手指,罗小楼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

  是了,后方,这个步骤里面,零件有三个受力点要同时受力,他却只照顾到了两个,而完成了这两个点再去安装第三个点的时候,虽然也能过去,但是步骤一下子就被打乱了。

  罗小楼松了口气,微笑起来。怪不得老师傅不信任他,这个零件真挺有难度的。

  加工第六个零件的时候,罗小楼开始注意了,在第十七步完成的时候,罗小楼的左手手指分开,大拇指和无名指分别在下方和后面快速地点了两下,勉强同时照顾到了这两个地方。

  二十三步!终于熟练的没有任何停顿的成功了!

  罗小楼高兴起来,记熟步骤以后,开始拼命加快自己的速度。

  说是不想平白无故占别人便宜,更重要的一点是,罗小楼还希望自己能像之前的05号零件一样,通过提高效率多赚些钱。

  四百联邦币可不是他的目标,就算再难,他不也记下来了吗,既然05号零件可以拿到每天八百联邦币,17号零件早晚有一天也会到的!

  在加班一个小时之后,罗小楼晕乎乎地从桌子面前站了起来,从大清早到现在,他勉强完成了三十个,但是却比以往完成三、四组的时候还累。

  罗小楼不准备再继续加班了,他的身体受不了,而且如果回去太晚,原昔又要发脾气。

  算了,他已经尽力了,就算公司补助一些,也是应该的。今晚他再去找宋老师了解一下17号零件,看看这个复杂的零件能不能改进。

  正在这时候,罗小楼的门被敲了两下,还没等他答话,杨溢就急匆匆地赶了进来。

  “小楼,今天是你第一次加工这个零件,不用对自己要求太高,能完成十个就行,实在困难的话,十个以下也——”正说着话的杨溢停了下来,看着罗小楼的桌面发愣。

  他张大嘴,看看罗小楼,又看看桌面。

  罗小楼正在边收拾东西边活动自己的手指,看到杨溢停住,忙凑过来表白:“杨叔,没到四十个,这可不能怪我,我已经尽力了,看在我累了一天的份上,您还是发我两组的钱吧,我还要养家呐!”家里那个原昔可不就是还指望着他养活吗。

  杨溢张了张嘴,艰难地说道:“小楼,老师傅没告诉你吗,这个17号零件是十个一组,所以,你没少做,而且还超额了。”

  罗小楼眨巴了眨巴眼,他激动地冲过去握住杨溢的手:“杨叔你说真的?我就说我没那么废柴,实在太好了,耶!”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对于郁闷了一天的罗小楼来说,这实在是个意外的惊喜。

  杨溢用力回握住罗小楼的手,也大笑出声:“小子,好样的!杨叔还要告诉你另外一个好消息,准保你这个小财迷高兴坏了。”

  看罗小楼热切地盯着他,似乎他身上粘满了联邦币,杨溢咳嗽一声说道:“机甲零件也是有等级的,你最开始做的属于一级零件,材料简单,步骤也只是十步以下;而你今天做的这个零件,需要二十三步,已经属于二级零件。这级别越高,价钱也就越高。所以,小楼,你做的17号零件,每组三百联邦币。”

  罗小楼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立刻疼得叫唤了一声,喃喃说道:“娘的,不是梦,那我今天岂不是要发了?”

  杨溢笑着将罗小楼桌面上加工好的零件收了,然后给罗小楼的账户里打了一千联邦币。

  罗小楼睁大了眼,杨溢感慨地拍了拍他,说道:“小楼,杨叔既然求你,就给你选了个最难的,难得你居然也做的这么快。而且,你这三十个零件,没有出现任何损坏现象,公司是要进行奖励的。”

  “谢谢杨叔。”罗小楼笑眯了眼,真心道谢。

  “行了,下班了,赶紧回去吧,刚才还听你小子说要养家?别告诉杨叔你才这么小,家里给你就找了童养媳了!”杨溢随口拿罗小楼取笑。

  罗小楼往外走的脚步一个趔趄,童养媳?原昔?噢——不,他不要啊!黑寡妇都比他可爱多了!

  因为今天收获颇丰,而且时间稍微有些晚了,罗小楼咬了咬牙,特意从路过的一家蛋糕店附近下了公交车。每次路过的时候,看到里面形状和味道都无比诱人的点心,罗小楼都看得转不开眼。

  他并不是特别喜欢甜食的人,但是这家店的食物里仿佛有魔咒一般,每次路过都吸引着他看好几眼。而且,从门外来来往往的送货人员就能看出来,这家店的甜点应该非常不错。

  走进精致的店门,罗小楼在店员诧异的目光下,尴尬地问了一句:“这个多少钱。”

  天知道他已经挑最小的了!但是一盒蛋糕两百联邦币——而不是二十!呵!未来世界了不起啊,未来世界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抢钱啊!!

  罗小楼在原地怒吼,将店员骂得狗血淋头——这当然是他的心理活动。

  罗小楼垂头丧气地伸出手,让店员在通讯仪上划走蛋糕钱。亲自来买已经够土了,问了价钱再表示买不起会更土吧,会吧……

  而且,还是给原昔带一块吧,男人都不怎么喜欢甜食,万一他不吃,自己就有理由吃了。

  ……

  罗小楼越来越坚定地相信,老天让他重生,其实是为了考验他的。

  没有钱算什么,多了个莫名其妙的主人又算什么——那个随时随地相处的主人还性格怪异变态才是最让人不能忍受的!

  罗小楼含泪望着餐桌上兴致勃勃地吃蛋糕的人,黑白相间的蛋糕被奶白色的小叉子挑起来,然后送进唇形优美的嘴里,只在嘴角流下淡淡的白色奶油——

  嗷!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性格如此变态的男人——他真的是个男人,上次原昔洗完澡,什么也没穿满屋子走的时候罗小楼看到了,噢,别问他看到了什么——会喜欢吃蛋糕!

  如果说重生后各种狗血都是给他的考验,那么原昔一定是最大的那个考验!

  原昔边吃着,边优雅地端起蛋糕店附送的咖啡,享受般地品尝着。直到将那个不大却奇贵的小蛋糕吃完,原昔才慢条斯理地擦擦嘴,说道:“嗯,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居然喜欢这种东西?!不过算你有眼光,也只有这家的蛋糕能勉强入口了。”

  正在厨房眼巴巴地看着他吃完最后一口的罗小楼手上一个用力,手腕粗细的萝卜应声而断。

  喜欢吃蛋糕的不算男人?那是谁吃的那么起劲!罗小楼愤怒的手脚发抖,这该死的混蛋刺别人的时候从来不看看自身吗?

  原昔又站在了厨房门口,等饭的时候他习惯待在那儿,反正这屋里除了罗小楼,也不会有其他人和他说话。过了一会儿,原昔又觉得今天罗小楼主动带零食回来,实在应该表扬一下——有人告诉他这样做奴隶才会心情愉悦,才更有动力。

  “不过,你最近很值得表扬,越来越有个好奴隶的样子了。”

  咔——罗小楼手里的东西又有一块烂了,然后他抬头瞥了原昔一眼,看原昔两眼亮晶晶地等着他感恩戴德的回答的样子,过了几秒后,才面无表情地说道:“实在不值得你这样——夸奖。”

  不过,不管罗小楼今晚内伤多么严重,他和原昔的晚餐时间还是非常平静的,这已经非常难得了。

  吃过饭,罗小楼收拾了餐桌,原昔大爷已经大摇大摆地往卧室走去了。他应该是赶回去上网,罗小楼上次看到过他戴着微型电脑仪躺在床上。

  忙完之后,还不算晚。现在科技简直便利到匪夷所思的地方,罗小楼每次准备晚饭,都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罗小楼伸了伸懒腰,回到屋里,不大工夫,他抱着浴袍和毛巾出来了。

  主卧室是有浴室的,但是他现在住客房就没有那么便利了,另外一个浴室在屋子最里面,位于他住的客房和主卧室之间。

  罗小楼进了浴室,放了一池热水,今天太累了,他需要舒服地洗个澡。

  罗小楼靠坐着,浸泡在热水里,按了黄色按钮后,挨着他皮肤的地方开始有按摩器伸出,缓缓地旋转按摩起来。忙碌了一天之后,这样的享受让罗小楼几乎要忍不住呻/吟起来。

  正在这时候,浴室的门忽然被人不客气地用力打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