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么看,学校有我这种精英学生很正常,有你这种笨蛋才叫奇迹。”原昔鄙视地看了罗小楼一眼,继续低头吃饭,没过两分钟又开始抱怨:“难吃死了,怎么全是土豆,你那简单的大脑里除了土豆难道不认识其它菜吗?”

  罗小楼又看了不远处冒着热气的土豆丝一眼,然后看向原昔挑剔的眼,小声说道:“那明天换吧,今天买也来不及了。”

  原昔哼了一声,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罗小楼松了口气,用最快的速度扒完饭,然后往自己房间走去。

  “喂,一会儿你收拾桌子。”身后传来理所当然的吩咐。

  “……我知道了,半个小时后我会出来。”

  原昔大概打击够了罗小楼,没有再叫住他。

  罗小楼是一个小时之后出来的,客厅里果然已经没有人了。

  看着干净的盘子,罗小楼嘴角抽了一下,说什么不好吃,还不是全吃完了。而且,洗碗收拾桌子这种事,在这种时代根本用不了两分钟,到底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这种——这种极品混蛋啊!

  光看原昔那些衣服的材质,就不是他能买的起的,这种大户人家的少爷,为什么要赖到他这里,一点儿离开的意思也没有?

  难道是离家出走?

  想到这里,罗小楼有了种幸灾乐祸的优越感。虽然这个身体只有十七岁,但是他原来也是大学毕业已经工作的人了,而这个恶劣的人不过是个还在和家里闹别扭的小鬼而已——这种时候,罗小楼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个小鬼已经敢杀人的事实。

  这么自我安慰着,罗小楼心理又平衡了。

  就在这时候,主卧的门开了,原昔溜达着从里面走出来。

  罗小楼收拾碗碟的动作顿时有些僵硬,尽管他已经努力无视原昔了,但是有些人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

  原昔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罗小楼,等他忙活完了,说道:“去书房,我准备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定下点规矩。”

  一听到以后两个字,罗小楼眼前开始发黑。

  两个人一前一后保持着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进了书房,虽然罗小楼还来不及认真打理自己的新家,附送的家具也使得书房模有样。

  一个大书柜,白色的书桌,上面摆着电脑,一侧还有个一体机,具体功用罗小楼还没研究明白,他只会其中的打印扫描复印。

  原昔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唯一的一张椅子上,长腿交叠。然后抬头看罗小楼,招手示意他站在他前面。

  “我看到你洗的衣服了,虽然叠的难看得要命,勉强也算是合格了。”原昔施恩般地说道,他觉得就算是奴隶,他也该打一棍子给个甜枣,当然也不能让奴隶太骄傲了,不然他永远不知道进步。

  对面这另类的夸奖,罗小楼简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最后他发现原昔居然在等他的反应,而且脸色已经有越来越黑的趋势了,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嗯,我确实不怎么会叠衣服,也许我没那个天分。”

  原昔握在一起的手指又发出一声可怕的响声,他黑着脸说道:“行了,你有自知之明就行了,下次努力。以后我的房间你要每天整理,洗衣服,还有做饭。啊,我还以为要请个钟点工之类的,现在看起来不用了,我实在不喜欢在我房子里看见外人。至于其它的,暂时我还没有想到,想到了会通知你。”

  罗小楼垂着头连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当时怎么就看不下去要给原昔收拾屋子,洗衣服做饭啊!!如果他没有做,原昔这个大少爷似乎根本想不起来!

  罗小楼抬头小心地说道:“其实我做得真不怎么好,你也可以考虑请人,真的,我主要是怕你不太满意——”

  原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算了罗小楼,“行了,我不满意会负责调/教你的,难道你认为我这个主人连自己的奴隶都调/教不好?”

  罗小楼没词了,他悔恨地想去撞墙。

  “另外,你每天出去做什么?现在还是暑假,你这样,我吃饭很不方便,就像今天我就得等你。以后不许出门了!”原昔抱怨着,随口为罗小楼下了决定。

  “什么都可以,只有这一点不行,你总要讲些道理吧,我也有我自己的事。”罗小楼小声却坚定地说道,他抬起头,头一次和原昔对视没有很快转开脸。

  他必须出去打工,他还要凑齐学费。而且如果这次妥协了,下次原昔会不会要求他不要上学,专心当他的跟班?

  原昔漂亮的脸因为怒气而有些扭曲,他不习惯有人拒绝他,尤其这个人还是他新收的胆小得要命的奴隶。尤其是他发怒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敢和他说个不字。

  但是瘦小的罗小楼在他面前,就算发着抖,也没有避开视线。

  原昔气得站了起来,高高举起了拳头,然后用力挥过去。

  罗小楼看到过原昔的力量和速度,他知道自己根本躲不开,而且他不觉得自己的骨头比钢铁还硬。他脸色一白,闭上了眼。难道,这次重生之旅到此结束了?

  明明他已经在不断忍让了,明明已经很努力的活着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

  巨大的响声在他耳边响起来,原昔的拳头落在了罗小楼身后的墙上。

  这时候,罗小楼才发觉他的心跳快得不成样子。但是,他还活着……

  就在这个时候,罗小楼身后的大书柜晃了晃,往前压过来。

  原昔气坏了,这个奴隶简直不知好歹!这就是典型的欠教训!但是他知道面前的奴隶体能太差了——这么差的人到底怎么考上那所第一军事学院的——所以,他的拳头在落到罗小楼脸上的瞬间往旁边偏了。

  他还不想失去这个奴隶,虽然罗小楼这么差,好歹不会背叛他,也能做最基本的家务。就算是他,这种契约一生也只能签订三次,当时他一定是脑子不清醒,要和这个人签订契约。基因等级太差,体能太差……他还能更糟糕一点吗。

  原昔正想着怎么让罗小楼得到适合的教训的时候,那个大书柜因为承受不了他拳头的余波,往这边倒过来。

  看了看正在书柜前面的罗小楼,考虑着这书柜把这个人压死的可能性,他实在不了解这种弱小的等级的承受力。

  罗小楼疑惑地看着原昔重新臭着脸伸出手,他还是决定要揍他?等了半天,发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而原昔的手,支在他身后倒下来的书柜上。

  原昔怒气冲冲地将书柜推回原位,轻易地拎着罗小楼的衣领,将罗小楼提起来,愤怒地说道:“听着,你爱出去就出去,但是如果你耽误了我的晚饭,哪怕一次!我也一定会教训你的!”说完转身出去了,还大力地甩上书房的门。

  罗小楼有些脚软地坐在书房的地毯上,他还能出去工作,实在太好了。过了一会儿,罗小楼若有所思地回身看了看那个书柜,也许原昔并没有想象中的恶劣,至少,他吮许他有自己的时间,而且,也没有揍人。

  刚这么想了一下,罗小楼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他为什么要想那家伙好的地方——难道他给他带来的麻烦和屈辱还不够多吗?

  第二天一早,罗小楼又开始了工厂,回家的两点一线的生活。

  因为原昔的伙食费原来没有计算在内,罗小楼每天都会加班一个多小时。以保证他每天除了买菜之外,还能剩下七百联邦币。一切都照着罗小楼的计划进行着,账户里的存款也在每天增加着。

  如果不去考虑原昔的霸道不讲理,罗小楼对目前的生活还是非常满意的。

  然而,在打工二十五天之后,杨先生又找上了罗小楼。

  在工作间里背着手转悠了两圈之后,杨先生终于走了过来,脸上有着为难和恳求:“小楼啊,这次你可要帮帮杨叔。”

  罗小楼忙问怎么回事,原来,工厂每个月会将加工完成的零件发到客户手里,但是每次发的各种零件数量是相同的。现在因为罗小楼速度太快,他加工的编号05的零件已经超额完成了。而有些零件,因为各种原因,数量还远远不够。杨先生的意思是请罗小楼帮忙加工另外一种零件。

  “小楼,杨叔也不瞒你,一般,工人都只负责固定的零件,因为涉及到熟练度的问题,我们中途换零件其实对工人和厂家都是一种损失。但是这次实在没有办法,而且,如果你能帮忙,我们这次发货的数量会比以往多,说不定能签一个大客户。”说完,杨先生眼巴巴地看着罗小楼,“小楼,帮帮忙,杨叔可就指着你了。”。

  罗小楼发愁了,他加工快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他改动了加工步骤,现在换一种零件,他不可能还像现在这么快。

  “小楼,算杨叔求你了,这样,如果你的加工速度和05号零件差太多,不到四百联邦币的话,杨叔做主每天补给你差额,,最多可以补给你两百,太多了杨叔也做不了主。”杨溢咬了咬牙说道,“这样,你是不是心里有点底了?”

  这样其实可以再请一个工人了,但是杨溢明白,新上手的工人哪里有罗小楼的速度,如果罗小楼一天只能完成一组,他也认了。而万一罗小楼一天能完成两组,也算是工厂赚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次的客户太大了。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这么大的公司会临时选中他们这种中小型企业的加工分厂,如果能通过这次及时超额的交货签下这个大客户,那么在总公司那边他都算得上大功臣了。

  看到杨溢一脸希冀,他又帮过罗小楼不少,罗小楼想了想,只能说道:“那行,杨叔,我明天试试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