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4章奴隶契约
  “旋转,磨合……”罗小楼心里数着步骤,手指快速地动着,随着那套加工步骤的熟练,在两天之后,他已经可以每天多加工三个了。

  但是接下来,罗小楼发现他想再加快速度的时候,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看来步骤完全熟练之后,就只能提高手速了。而手速不是一天两天能出现显著效果的。

  罗小楼一方面为自己的进步高兴着,一方面又为速度止步不前发愁。他知道自己现在的速度已经比其他人快了不止一倍,杨先生为此还特意叮嘱他不要告诉其他人。

  每天四百多联邦币对他来说已经很高了,至少他每天都能买到几颗土豆——但是他的学费还是远远不够啊。

  一定还有办法的,罗小楼静下心,观察着手里的零件。

  因为工作,在家里的时候他特意了去网上听课的地方,听有关机甲方面的知识。当然大部分是不懂的,但是总能学到一些知识。对于这微小的进步,罗小楼已经很满足了。

  而下课的时候,罗小楼就会厚着脸皮去向讲课教师请教问题。

  这位教师讲的是基础知识,来这边听课的人远不如高级教师那边多。而像罗小楼这样的年轻人更少,因为基础知识即便是自己或者对着机甲摸索也能明白,那些对机甲有着狂热爱好的年轻人多数围在另外几个教学区,例如战术技能等。

  这位四十多岁的宋老师对此也无可奈何,他的学历不低,但是他在机甲方面的研究是基础领域。没办法,每个领域总要有人研究的。而基础领域研究和高级领域不同,要出成绩已经非常困难了,千百年来,机甲一步步优化,人们固定的思维模式也很难再有创新和突破。

  所以,发现自己课上多了一个认真听课的少年之后,宋老师满心宽慰。这年头,不好高骛远,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不多了。

  所以当罗小楼小心翼翼地来问问题的时候,宋老师心里其实非常受用。每次,他都看到高级组的教师身边围着一群人恭敬地提问,看着那些高级教研人员理当如此的表情,心里都不是滋味。

  然后,宋老师发现这个乖学生底子实在太差了,问的问题可以称得上幼稚,几乎和小学生差不多。但是心痛之后,看着罗小楼尊敬期待的目光,宋老师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力培养这个学生。

  所以,罗小楼的问题都得到了详细直白的解答。罗小楼知道自己手里这个零件是应用到机甲的手臂上的,甚至知道这个零件所起到的作用。

  罗小楼看着这个零件沉思,如果不能提高手速,那么能不能在不降低零件性能的基础上,缩短加工步骤或者寻求更加简便的步骤?

  上午过去了,罗小楼没有完成一个零件。

  下午也过去了一个小时,罗小楼还在不断组合,然后再拆卸同一个零件,偶尔,他会将零件的图形画到纸上,艰难地用以前的物理数学和这几天刚学到的知识演算着,罗小楼渐渐摸出一些门道。

  天色渐渐暗下来,罗小楼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他把其中七个步骤修改了一下顺序,而中间旋转,减压的步骤缩短了三分之二的时间。而且,另外一个惊喜是,加工出来的零件灵活和坚固程度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增加了。

  当然,罗小楼认为这个结果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不降低性能,他要的是更短的时间。

  如果宋老师在这里,一定会痛心地大骂罗小楼买椟还珠,然后万分惊喜地看着新出炉地性能更进一步的零件。

  但是宋老师并不在这里,在门外的是杨先生。他敲开了门,一脸担心地看着罗小楼,问道:“小楼,今天不舒服吗,我看你中午没有来交活。”

  这里,只有罗小楼一个人中午就可以完成一组,杨先生很重视这个年轻人。而且,虽然年纪大,罗小楼勤奋讨喜,很得工厂里的人喜爱。

  但是今天已经快要下班时间了,罗小楼一次也没有出来过,甚至没有吃午饭。

  罗小楼疲倦地揉揉眼,却一脸笑意地说道:“没事,让您担心了。我这就开始加工,今天可能又要让您加班等我一会儿了。”

  杨先生过来拍了拍罗小楼的肩膀,看了看桌上唯一一个零件,温和地说道:“小楼,今天到点你就回去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一个孩子这么努力,但是还是身体重要。这样,不论多少,我会把今天的二百联邦币给你。今天谁都不许加班。”

  罗小楼谢过杨先生,当门又被关上的时候,揉了揉脸,拿过一旁的零件开始加工。

  而这个时候,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

  下班后,除了交活,再收拾收拾,工人们大概会在半个小时内离开。

  而收完所有的零件之后,杨先生不由皱眉看向右手边第二个房间的门,然后冲管理人员吩咐了一句,自己往那个房间走去。

  杨先生的手刚要敲上那扇门,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罗小楼一脸倦容地走了出来,看到他明显惊讶了一下,随即说道:“杨先生,我要交活。”

  杨先生看着罗小楼推出来地工作车,顿时愣住了,一组,二十个!全完成了,而且是在两个小时之内!

  即便是罗小楼,每次完成一组也要用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的。如果不是他刚才进去过,简直难以相信。

  他的速度,又加快了!杨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零件,他冲过去,开始逐个检查,没有错,每个都加工得利落完美。

  而当杨先生醒过神,准备找罗小楼的时候,罗小楼已经离开了工厂。

  杨先生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些零件,也许,这个少年,是个天才……

  罗小楼很疲惫,但是更多的是兴奋!照这个速度,以后他最少每天可以完成三组——哦,天呐,六百联邦币!

  笑眯了眼的罗小楼一点也不以自己的动机为耻,哼着歌往公交车站走去。

  然后,这个平和美好的傍晚被破坏了。

  正前方,两个人在打架,或者可以说,是在厮杀。

  两人都没有用枪,手中都是冷兵器。但是破坏力依然相巨大得令人咂舌。罗小楼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巨大的金属贩卖机被其中一个人用腿踢烂了,其中半截往罗小楼身侧的路上飞去,然后是震天的响声。

  如果他还在那个位置,后果不堪设想。

  罗小楼单单知道未来社会科技发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各种高科技wǔ qì数不胜数,却不知道人类本身也提高了。优胜劣汰,物竞天择的结果,生存下来的人类基因已经朝着越来越强大的方向进化着。

  其实并不怪罗小楼不知道,至少他周围接触到的人其实并没有如此厉害。而且,现在人类基因已经出现了等级区分,最低的是E级,上面有D级,C级,B级,A级,甚至传说中的S级。

  越往上,人数就越少。

  罗小楼揉着眼睛,他根本看不清楚两个人的动作,如果不是周围林立的大厦,机器的轰鸣,他大概会以为自己重生的其实是古龙的武侠世界!

  噢,这要怎么办才好?罗小楼第一个反应是不能待在这里,他是个无辜的路人,而路人最容易被炮灰了。

  好吧,他重生了,但是本该是主角的命运完全没有落到他头上!没有显赫的身世——私生子什么的最可恶了,没有随身携带的无限大的空间——他要是遇到危险连躲都没地方躲!没有醉心于他的众多měi nǚ——难道种马文真的看多了吗……

  这些都忍了,最可怕的是,没有钱!

  他都来了这么多天了,每天吃着最难吃的食物,还在为生活费,学费发愁!

  而现在,罗小楼相信,他马上就会被炮灰了!

  努力把正在朝着扭曲的道路上奔跑的心灵摆正,罗小楼蹑手蹑脚地躲进阴影里。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罗小楼还深吸一口气,用手捂住了口鼻,同时祈祷打斗早点结束,这俩人赶紧走吧。

  咣当一声,罗小楼光听着都替那个黑衣人肉疼,那人撞在墙上又跌落下来,下一秒,高个子男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快得根本来不及让黑衣男人做出任何反应。

  然后,高个子男人更用力地将黑衣男人打倒在地。

  罗小楼心里一紧,还是默默祈祷着:就这样,快结束吧eon!baby!——然后,罗小楼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高个子男人将手中的bǐ shǒu快速地扎进黑衣人的身体里。

  最恐怖的是,shā rén的时候,那男人,正微笑着看着罗小楼这个方向……

  罗小楼的心跳停了一瞬,手并没有松开,但是他的双腿已经在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怎么会的,他怎么发现他的?

  难道今天注定要被炮灰了?

  罗小楼绝望地盯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胡同,等等,空无一人?人不见了,前面一个人也没有,仿佛刚刚那一场打斗谋杀是他压力太大而出现的幻觉。

  也许,真是这样。

  罗小楼缓缓地放下捂住口鼻的手,僵硬着转过身,就看到一个人正满脸鄙视地垂头看着他,手里还拿着那把滴血的bǐ shǒu。

  罗小楼双腿一软,跪了下去。不,不,他不是示弱,他只是腿软而已,他绝对不是示弱。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真的!”罗小楼哆哆嗦嗦地一口气说出来,然后惊恐地盯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嘴角弯了一下,然后将bǐ shǒu往罗小楼这边伸过来,罗小楼企图往后躲,但是那男人释放出来的冰冷杀气下却没有办法动弹半分。

  罗小楼绝望地闭上了眼,他能感觉到冰冷的bǐ shǒu在自己脖子边上,来回来回——靠,这个男人连死都不让他利落的死!

  脑袋中空白了一会儿,罗小楼才发现,那个男人只是在他衣服上蹭干净了那把bǐ shǒu。

  难道他不打算shā rén灭口?

  罗小楼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他用力掐了自己一把,踉跄着站了起来,小声说道:“我一定会当做没有看到过你,事实上我也不认识你,我,我先走了。”说着罗小楼转身就走。

  天啊,让那个男人无视他吧……

  胆战心惊中,一只手搭在了罗小楼肩上。

  “谁说你可以走了?”身后的人慢条斯理地说道。

  罗小楼泪流满面,坚决不打算转过身,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逃离这个男人,这个人太危险了,但是他不敢。

  “我,我不可以离开吗——”

  “我没有留下后患的意思,所以,嗯……”身后的年轻男人状似为难地说道,似乎在犹豫要怎么悄无声息地解决掉罗小楼。

  罗小楼忍无可忍,用他最大的勇气转过身,大声说道:“听着,我已经说了,我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危险!我只是个路人,我不打算因为报警惹怒你,我知道我惹不起你!所以,你完全可以放我离开的——而你,你当着我的面shā rén,让我活在惊吓和愧疚中,还毁了我的上衣,这是我才新买回来的——啊,我没有让你赔的意思……”

  高个子男人黑色的眼睛兴致盎然地盯着罗小楼,觉得面前脸色通红大喊大叫的人像一只发怒的兔子。

  罗小楼的勇气快要支撑不住了,他在考虑怎么做才能让这不法之徒放过他,抱着他的大腿哭?

  这时候,罗小楼听到一句话:“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报警?”

  罗小楼眨了眨眼,呆呆地解释道:“啊?我当然不会报警,我要回家,这是我回家的方向。”

  半个小时后,罗小楼深深后悔为什么他要实话实话,也许他该说他要去逛商场。

  为了验证罗小楼的话,那个男人竟然跟他回来了。

  所以现在罗小楼正站在自己的餐桌旁边,看着餐桌上热乎乎地醋溜土豆丝,他一直不舍得吃的储备粮,现在就摆在那个大摇大摆坐在他的椅子上的男rén miàn前,男人一脸嫌弃,嘴里说着难吃死了,然后将他炒好的土豆丝全吃光了,没给他留下一根。

  “好了,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处理你的问题。”男人——其实这个人的年龄并不比罗小楼现在的身体大多少,只是个子比较高而已。而且,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看来这高大少年长得简直是男人的公敌。

  “怎么处理?你不是已经看到我并没有打算报警吗?”罗小楼小声嘀咕。

  “我怎么知道我离开以后你会做什么?现在人心险恶,不报警,你也可以把我出卖给我的敌人。我好不容易才灭掉了打算暗杀我的最后一根线,如果现在的情况泄露出去,会非常麻烦。”少年敲了敲桌面,说道:“去拿杯水,你怎么这么没眼力,这种事还要我提醒你吗?”

  提醒?谁要你提醒啊,我有什么义务给你倒水!

  罗小楼咬了咬牙,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回来。

  面前的人已经吃饱喝足了,但是他还没有吃过饭,在自己房子里像个仆人一样被指使着。就算如此,罗小楼也不敢发火,这个shā rén的恶魔,一定正愁没有借口杀掉他。

  罗小楼吞了吞口水,小声说道:“好吧,那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少年拿着杯子转身做到沙发上,两条长腿架在茶几上,漂亮锋利的眼睛打量了罗小楼两眼,觉得这个人小动物一样的惊恐眼神取悦了他,终于说道:“我现在心情还算可以,所以你有两个选择,一,死人是永远不会泄露我的秘密的。二,你和签订一个契约,奴隶契约。”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高大少年狼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罗小楼,带着恶劣万分的笑意。

  不管面前的人怎么选,都会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奴隶契约?

  罗小楼震惊地看着少年,他不明白,为什么未来社会,科技已经发达到这种程度还会有奴隶契约,这真的没有问题吗?

  少年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微笑,“你不说话,看来是打算选第一个了?那么——”

  “不、不,我选第二个!”罗小楼妥协了,虽然光听名字就足够邪恶,但是这也是少年放过他的唯一一个办法了。

  好吧,他怕死,但是谁不怕死呢。

  罗小楼伸出胳膊,让那个少年取了血,然后那个少年划破自己的手指,伸到罗小楼面前,高傲地说道:“舔吧,你应该庆幸成为我的仆人。”

  罗小楼闭了闭眼,不断在心里劝慰着自己,然后含住那根修长的手指。

  “主人的血,

  束缚奴隶的心,

  背叛会带来永远的消亡,

  忠诚是唯一的路。”

  少年冰冷讽刺的声音响了起来,用手指在罗小楼嘴里搅拌了一下,抽了出来。

  “行了,现在契约成立,我说什么你就会做什么,永远不要想着背叛我。”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罗小楼,然后说道:“记住,我是你的主人,原昔。”

  罗小楼傻眼了,那他不是成了木偶?难道这个人通过语言就可以控制他的思想和行动?

  少年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恶劣地大笑起来:“当然,也许以后我可以随意控制你的身体。现在,我能控制的,是你的死亡。只要我乐意,你随时都可能死。而我不愿意的时候,你想死也死不了。现在,爬过来。”

  罗小楼惊呆了,在他发觉自己开始呼吸不顺畅的时候,努力挣扎着,卑微地爬向那个恶魔——没有什么词能更好地形容他了。

  原昔等他爬近了,踹了他一脚,嫌弃地说道:“不过,我实在懒得在你身上花那种心思,你要主动做好一个奴隶该做的事,如果我不满意——”原昔优美的嘴角弯了起来,“亲爱的奴隶,你会比死亡更痛苦。”

  罗小楼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原昔已经占据了主卧室休息了,一点也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罗小楼揪住自己的头发,他到底都做了什么?他怕死,却亲手把自己死亡的权利交到了那个恶魔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