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用手腕上的通讯器打开房门的时候,罗小楼着实惊喜了一番。三室一厅,他的新家看起来大得离谱。

  干净整洁,罗小楼在门口愣了半天,没找到拖鞋,光着脚走了进来。一间主卧,一间客房,另外一间按照他的意思改成了书房,厨房、卫生间的面积也不算小。

  更令罗小楼意想不到的是,连着客厅的阳台非常大,足有三十坪左右,充分展现了未来社会房产资源的充足。

  为了美观,阳台上面种植着不少花草。四周和顶部全是透明玻璃,简直像间温室。

  从阳台巨大的玻璃窗望出去,林立的高楼缝隙里,能看到满天云霞。浓重的火红,漂亮而诡异。

  这,就是他要开始新的人生的地方。

  罗小楼给自己打气,然后尽量心情愉悦地开始在他的新房子里忙活。

  罗小楼先去了厨房,打开冰箱门拿出一个饭盒,简单加热,忽略味道,快速解决了晚餐。至于那几颗土豆,已经被他当做稀有物品放到了冰箱里面,好在土豆是一种利用储存的食物。

  摸索着用了浴室之后,罗小楼发现自己忘了买衣服,决定等哪天再把需要补齐的东西从网上快递过来。他裹着浴室里附送的大浴巾,走向主卧室。

  躺在柔软舒服的大床,一侧的床头灯随着罗小楼闭眼而黯淡下来。

  惊恐而混乱的一天过去了,他实在需要休息。

  几分钟后,快要进入梦乡的罗小楼皱起了眉,枕头下似乎有什么硬东西,让他十分不舒服。

  罗小楼实在睁不开眼,只把右手往床里摸去。一根线?罗小楼往自己眼前拉过来,然后他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接着——

  他似乎在往下掉?!罗小楼尖叫一声,再回过神,他已经稳稳地站住了。

  周围一片白色,而他面前是个巨大的类似电脑屏幕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欢迎进入虚拟星际联网,您第一次登陆,请您输入姓名。

  罗小楼顿时明白了,女招待员提过一句,卧室有wēi xíng电脑,看来那根线就是了,只是没有想到在枕头下面。

  刚被吓了一跳,罗小楼彻底精神了,而且对于未来网络,他充满了好奇心,干脆注册了个叫初始的马甲,然后调整了容貌,进入联网。

  一阵耀眼的五彩光芒之后,罗小楼站在了一条大街上。

  周围是人来人往的行人,街道两侧是各式各样的店铺。

  罗小楼张大了嘴,这简直就是个真实的世界,而且,比起外面世界的冷冷清清,这里可以算人山人海了。

  罗小楼怀着满心敬畏,边慢慢移动边左右看着,有消息资料中心,有卖各种东西的地方,有真实交易平台,有网络教学区,罗小楼特意将有免费教学的街区记了下来,不出意外,以后他就是这里的常客了。

  而人数最多的地方,则是训练竞技区。通过查看资料,在网络里训练各种熟练度是可以百分之六十应用于现实中的。而且网络里的机甲没有现实中那么多限制,许多人都热衷于在网上训练对战。

  罗小楼随着人流走进了一个公开对战大厅,听旁边的人议论,好像是什么人挑战云天。

  云天是谁,罗小楼当然不知道,他进去之后,立刻呆在了那里。

  巨大的台上,一红一白两台机甲正在对战。罗小楼从来没有见过机甲,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这种代表着高科技顶级武力的喜爱。以往都是在diàn yǐng中才能看到,而现在,他看到了真的!

  既然这个未来世界有机甲,那么自己也许可以摸到,可以驾驶——一想到那种可能性,罗小楼就激动地脸颊发热,当然这绝对是心理作用,在网络世界,他这个人也不过是组数据罢了。

  虽然罗小楼只是个看热闹的外行人,也看得出红色机甲和白色的差距太大,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两台机甲都有十多米高,白色的巨大战士却比人还要灵活,每次出手都带着骇人的气势。

  而周围的人也不是随着白色机甲的动作惊呼着:“阿瓦特弧步!哇,我看到了!”

  “我靠!太漂亮了!”

  随着人们地惊叹,没过几分钟,红色机甲就被打得再也站不起来,系统判定,云天获胜。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白色机甲再也没有看战场一样,转身离去,热情高涨的人们也渐渐散去。

  只有罗小楼激动不已,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计划——寻找网上招聘信息——而光顾着找机甲相关资料去了。

  网上许多资料都是免费共享的,当然,一些高级资料也是收取一定费用的,但是那些免费资料已经让罗小楼如获至宝,就算有些不能看懂,他也下载了下来。

  罗小楼在虚拟联网上遨游着,现实中他静静地躺在床上,胸前的项链闪着微微的绿光。

  罗小楼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电脑判定人脑需要休息的时候,会自动断开网络。

  所以,罗小楼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明媚的阳光已经洒满了大床。

  想到昨晚的见闻,罗小楼嘴角带着笑意,连难吃的早点都欢快地吃完了。

  然后,罗小楼翻出罗蒲管家给他的一叠资料,他要先研究一下他的学历和他现在的实际动手能力,然后看看怎样找个jiān zhí什么的。

  拥有一台自己的机甲,然后驾驶机甲遨游战斗是他的目标,而现在,他必须先为生活打算。

  而且,罗小楼昨晚特意查了一下,最普通,最便宜的机甲也要五十万,短期内他是不要想了。

  嘴里叼着笔,罗小楼画出有用的信息:罗小楼,男,17岁,中等学校毕业生,基因等级D等,体能差,理论成绩勉强及格。

  罗小楼眉头皱了起来,看来原来主人的学历是完全指望不上了。唔,圣米罗学院新生,这个倒是值得一提,等等,那是什么?!

  新生注意事项:学费每年两万,共五年,开学报到第一天一次性缴清。

  “噢,不!”罗小楼抱着头shēn yín,他该先看看入学通知的。罗家只给了他大学的学费,这些钱大概还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他五年才拿出来的。

  现在怎么办?学费甚至连一半都没有了,罗小楼明白,如果他不能进入圣米罗学院,他是绝对不会有机会上其它大学的。

  而没有学历,在这个本来就完全陌生的世界,也许这辈子他都不能自己养活自己。而自己喜欢的机甲,大概也只能每天在网上看看了。

  不能这样,他必须在一个月内凑出这笔钱。

  罗小楼镇定心神,打开书房的电脑,开始寻找招聘信息,然而,很快,罗小楼就傻眼了,招聘信息很多,却几乎没有适合他的。

  学历要求高的不说,就算是没有要求高级学历的,也要有相应的专业资格证件,比如网络上需求最多的机甲修理师,需要专业二级证件。就连采矿工人,都要有B级驾驶证。

  罗小楼几乎要哭了,一个一个信息出来,然后再关闭。最后他麻木地点开一个不起眼的招聘信息,招小工,联系人:杨先生,diàn huà:XXXXXX。

  这则招聘信息既没有写薪资待遇,也没有提到招聘条件。当然,高级技术人员看到小工两个字,也绝对不会打diàn huà应聘。

  罗小楼咬了咬牙,他决定不管工资多少,他都要去看看。

  第二天。

  “小楼,这是你需要安装的零件。”厂房里的管理人员喊道。

  罗小楼答应一声,穿着厚重的工服,将管理人员送来的运输车推进屋里。他昨天下午抱着微小的希望联系了杨先生,没想到杨先生问了他的年龄学历以及有无病史之后,爽快地让他第二天来上班。工资按天数计算,一天两百联邦币,试用期三天。

  虽然这些工资远远不够他的学费,但是罗小楼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卡上那些可怜的钱不会再少下去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同时庆幸杨先生没有问他的毕业成绩。

  到了上班地点,罗小楼才发现,这是一家机甲配件制作加工和修理厂。而他的工作,也是最简单的在流水线上安装小零件。在培训之后,罗小楼很快上手了。

  他这具身体年纪小,本身记忆力极好,招聘他的杨先生非常满意。

  这家工厂有数十个工人,每个人负责的部件都不同。不知道是为了保密还是其它原因,每个工人都有一间独立的工作室。

  昨天上网的时候,罗小楼就发现,他现在的记忆力出奇的好,而现在,他又有了新的惊喜,不只记忆力,他的手指也非常灵活,让他自己都非常吃惊。

  看来老天为了补偿这场坑爹的重生,弥补了他不少东西,除了力气和原来的他差不多,其它各方面都好太多了。

  每个零件安装需要十个步骤,罗小楼从生疏到熟练,动作慢慢快了起来,一上午的时间,将运输车送来的二十件零件安装完了。

  罗小楼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到底合不合标准,但是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中午工厂管饭,当然如果吃不惯,也可以自己带饭。罗小楼笑眯眯地打了一份回来,似乎前两天抱怨这简直不是人吃的食物的人不是他似的。

  在工作间用完午饭,罗小楼找来管理人员,告诉他自己的工作做完了,继续送下一批进来。

  管理人员看着那二十件零件呆了一下,脱口而出:“怎么这么快?”

  罗小楼一愣,随即微笑起来,看来他不用担心试用期的问题了。

  管理人员很快收走了零件,然后给罗小楼又送了一组进来。一组是二十件,每个人都会按组领取零件。

  罗小楼huó dòng了huó dòng手指,然后聚精会神地开始安装。他渐渐沉浸在这种单调的工作里面,罗小楼并不觉得无聊,他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安装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这些应用到了他知道的以前的什么原理,这些不知道什么材质却有着完美弧度的零件又将用到哪里。

  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房间窗户外面,有两个人正往里面看着。

  当罗小楼将这一组零件加工完成的时候,伸了个懒腰,然后站了起来。一天的工作完成了,虽然不是太累,但是也绝对算不上轻松。

  正在这时候,工作间的门被敲了两下。一般,如果不是工人主动离开工作间,是没有人来打扰的。

  罗小楼一愣,说了声请进,杨先生带着管理人员走了进来。

  “怎么?您找我?”罗小楼不动声色地关注着杨先生的表情,希望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哈哈,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小楼啊,我今天下午在外面看了你一下午,你这速度可是不得了,没有哪个新手比老员工还要快的。”杨先生大笑着说道。

  “我只是尽量把能做的做完。”罗小楼心里美滋滋的,嘴上谦虚着。

  杨先生满意地看着自己新招聘来的小工,难得这小孩手脚利索,却又勤快。因为他们工厂是按天数发工资的,所以工人们都是每人每天一组,没有人多做。

  说偷懒倒不至于,主要还是能力问题,绝大多数人完成一组已经是极限,有的甚是还到不了这个数量。

  杨先生夸奖了罗小楼几句,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小楼,你做的多,如果按照天数发你工资其实有些不合理了。我决定按件数给你发工资,每加工一件十联邦币,你做多少给多少。所以,今天你的工资是四百联邦币。”

  罗小楼大喜过望,这样他的工资就高出了一倍!

  而且,如果他还能加快速度的话——总之,为了学费,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