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犹豫着将自己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当路过的车都无视他的时候,他确定现在打出租的方式可能已经变了。

  就在他考虑步行离开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快得他想躲开都来不及。

  罗小楼脸色难看地看着自己身前的黑色车子,深深吸了口气,虽然他没有看到红绿灯在哪里,但是这种拙劣或者疯狂的驾驶技术差一点就让这巨大的车子撞上他了!

  罗小楼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打算争取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

  黑色的车子侧门无声地滑开了,一位穿着礼服的少女探出头,容貌甜美,她笑着眨了眨眼,问道:“你想去哪里?”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面前的还是个女人,罗小楼犹豫了两秒就把到嘴边的讽刺吞了下去,尽量控制着脾气说道:“额,我正打算去——商场,所以在路边拦车。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的驾驶技术——”

  少女回头看了车里一眼,优雅地做了个手势,说道:“进来,我送你过去。”

  罗小楼愣了一下,好吧,就算他很有魅力,这位美女对他有好感,他也不准备上陌生人的车子。而且,乔莎知道了一定会用枪对着他的脑袋的!

  “抱歉,我还是打算自己——喂,你不用这样吧……”

  少女没等他说完,一把将罗小楼拉近车内,罗小楼窘迫地发现这女孩力气似乎别他还大。不过,被拉上车后,罗小楼就知道自己会错意了,

  外面看不出来,车子里面宽敞的不像话,几个英俊的年轻人正悠闲地坐在四周,悠闲放荡,且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一看就和刚刚见到的罗家大少爷是同一类人,对于女人来说,这种男人更富有吸引力。

  而现在,这些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罗小楼身上。罗小楼感到相当不自在,抢劫绑架分尸强X——一定是脑抽了,后面这个必须去掉——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罗小楼警惕地盯着车里的人,又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正中间是一个碧眼年轻人,他兴致勃勃地打量了罗小楼几眼,然后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开口问道:“你去商场做什么?”

  “当然是买东西。”罗小楼茫然,不然他还能去干什么,既然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他来的时空,那么他就该先安顿下来,为自己的衣食住行考虑。

  周围有人笑出声来,碧眼少年一愣,最后看着真心疑惑的罗小楼说道:“难得你有兴致,司机,先送他过去。”

  罗小楼悄悄松了口气,看来他暂时没有危险了。他隐约有种感觉,这些人是认识这个身体的。但是并没有人表现出热络,说完那两句,就没有人再理他了。只要没有麻烦就万事大吉,罗小楼默默地坐到了角落里,尽量和那些人保持距离,同时观察着车窗外自己需要融入的世界。

  一路上,那些年轻人和那个少女一直在说笑着,不时有人用怪异的目光瞅他两眼。

  车子停在商场门口之后,罗小楼道过谢,立刻下车了。

  车里的人看着罗小楼远去,有人问碧眼少年:“林新,这不是你们家主子的新玩具吗?你带他一路做什么?”

  林新水汪汪的绿色眼睛眨了眨,纠正道:“是已经丢弃的玩具,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反应。”

  仅有的那位少女凑了过来,亲昵地攀住林新的肩膀,撇了撇嘴:“没意思,完全看不出反应,不过,他的衣服和举止可真够土的。”

  车里其他人附和着:“对,土包子,现在谁亲自来商场买东西。”

  林新看着走远的罗小楼,没有说话,只是对司机点点头,车子重新飞了出去。

  罗小楼站在巨大的商场里,发现里面的人极少,透明柜台里面的商品却精美异常,让人眼花缭乱。

  “您好,尊敬的客人,欢迎您亲自光临星河商场,我是您的接待员。星河商场是安塞星球上最大的商场,目前有九十九家连锁店,可以为您提供各种优质放心的商品或者服务,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对我说。”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子已经来到了罗小楼面前。

  罗小楼迟疑了一下,先摸出上衣口袋里的卡片,问道:“你好,那个,我想问一下,我能从哪里查一下我卡上的钱数?”

  女接待员一愣,随即笑道:“这个非常简单,事实上,您只要把卡片放在您手腕上的通讯仪上就可以了。”

  罗小楼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银白色的东西,他早就看到了,一直以为那是块腕表,看来当时他满屋子找的电话其实根本就在他手上。

  女接待员稍微因为罗小楼生疏的动作吃惊,在安塞星球,除了那些通缉犯和流浪者,公民从小就要带着通讯仪,里面存储着主人的一切资料,就和身份证明差不多。

  这位年纪不大的少年显然不像是那些生活在最底层和最黑暗的世界的人。

  不过她体贴地没有多问,只是走过来在罗小楼的通讯仪上按了一下圆型的开关键,然后将卡片在通讯仪的卡槽上滑过,通讯仪升起一块液晶屏,上面显示着一个数字。

  罗小楼数了数后面的零,十万,绝对不算多,但是依照自己和罗家母子的关系,也不少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物价如何,他扭头问女接待员:“现在房价如何——不过,也许你应该直接告诉我房租什么行情?”

  女接待员看着罗小楼的通讯器,似乎强忍着笑意,说道:“了解房价和房租,请您跟我上十一楼。不过,我个人建议您买一套房子,这些钱绝对可以让您选择符合自己心意的住宅了。”

  罗小楼惊讶了,商场里居然还包括了房地产交易。

  当罗小楼看到房价的时候,更激动了,他居然买的起!不看那些地理位置极佳的地段,普通地方一室一厅的房子只要五万联邦币就够了,未来社会的房价什么的,实在是太美好了。

  罗小楼兴奋地脸都红了,他马上就是有房一族了!他可以少奋斗很多年——罗小楼不自觉地按照以前的逻辑思考问题。

  正在感叹着,那位女接待员又对他说道:“看您的年龄,应该是位刚刚独立的学生吧,您可以在自己的学校附近选择暂时性住宅。”

  学生——对,那位罗夫人说过帮他安排了一所学校。罗小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将口袋里的入学资料拿了出来。

  还没等他研究出来学校的位置,旁边的女接待员忽然兴奋地尖叫起来:“圣米罗学院!那个米罗花校徽,绝对是圣米罗学院!天哪,安塞星球最著名的学府,而且,它还是一所军事学院,在联邦都排的上名的!”

  女接待员激动得脸色通红,双手紧紧握住罗小楼的手,扭捏羞涩地说道:“啊,要不是现在是上班时间,我真希望和您合影留念,圣米罗学院的机甲系已经出过好几位上将了,那个著名学府出来的学生可都是安塞星球的骄傲!”

  罗小楼想到入学资料里那些不认识的词组,瞬间感觉压力很大。他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出来,咳嗽了一声,说道:“既然这样,请你帮我选一些合适的地区吧。”

  女接待员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兴奋,拉着罗小楼回到投影器旁边,用手指点出圣米罗学院所在的位置,指着周围说道:“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不过因为圣米罗学院的知名度,学校周围的房价比较高,毕竟很多学生是不喜欢住校的,办事很不方便哟。”说到最后,女接待员还笑眯眯冲罗小楼眨了眨眼。

  罗小楼看着那些高的过分几乎可以和贵族住宅区相媲美的房价,无奈只能往稍微远处寻找,最后在高级住宅区林立的地段中间,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区,房价比周围低了很多。

  “哦,这里吗,是因为家园小区是前些年建立起来的,管理力度和各种设施都不如周围的新型花园小区,所以房价比较便宜。而且,住在那里的多是一些膝下无子女供养的退休人员,学生和年轻人一般不选择这里。”

  “就这里了。”罗小楼喜孜孜地说,他现在可没有钱挥霍,花完了这十万,他能不能找到工作还是个未知数。比起饿肚子,邻居是敬老院成员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当然可以。而且因为这里很长时间无人购买,这个月起刚好调成特价。”

  最后,罗小楼心满意足地用六万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他自己没有必要买这么大的房子,但是根据他以前狭隘的观点,觉得房子是一种财富的象征,而且给人安全感,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这是您的门钥匙,我现在和您的通讯仪对接,以后您可以直接用通讯仪开门,当然也可以通过指纹系统和虹膜扫描。现在,这套三室一厅精装修的房子是您的了。”刷卡付完房款后,女接待员手指在仪器上点了点,然后将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门钥匙递给罗小楼。

  “……太便利了。”罗小楼喃喃地看着屏幕中显示的自己的家,里面冰箱,厨具,沙发,舒适的大床,衣柜等等家具一应俱全。书房里甚至摆着一台电脑。

  “还附送这么多东西?”罗小楼惊讶了。

  女接待员笑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配置,如果您需要更换更高级产品,可以加少量货款,直接通过电脑网上调配,我们商场送货上门,方便快捷哟。”

  罗小楼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那些年轻人听见他自己过来逛商场表情都有些奇怪,怪不得商场里面几乎看不到其他人。

  “罗先生,还有什么其它的可以为您做的吗?”

  “嗯,是这样,我还想买一些小学到高中的课本,唔,还需要一些食物。”罗小楼算计着,快要开学了,他必须先从文盲状态提高一下。

  在热情能干的女接待员的带领下,书本很快就买好了。但是到了食物区的时候,罗小楼又呆住了。

  “一颗土豆一百块?虽然是挺大的,但是也不至于——等等,一颗鸡蛋一百一?!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罗小楼又仔细看了一下标价,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女接待员的脸红了,要不是她今天早上还和周围的几家大型商场核对过物价,她都几乎要为罗小楼的震惊表情感到愧疚了,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当——当然,现在自然作物养殖非常困难,就算是有,也生长在非常危险的地方。所以近些年来,价钱都居高不下,我们并不敢自己随便提价。”

  “难道现在吃顿饭要这么贵?”罗小楼做出不能忍受的样子。

  “啊,不,当然不是。如果便宜的话,那边有人工食物。”女接待员终于松了口气,忙为罗小楼引路。

  罗小楼转了个身,来到人工食物区。巨大的冰柜里面,像一个个白色饭盒一样码得整整齐齐,最外侧有一个打开的饭盒作为样品。里面是白乎乎的浓稠食物。

  “咳咳,您放心,人工食物除了没有什么味道之外,营养全是根据人体需求调配的,而且保质期长达一年,绝对的物美价廉。”女接待员在旁边小声介绍道,同时祈祷这位年轻顾客不要再露出那么震惊且无辜的表情,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商场似乎有某些不合理的地方。

  罗小楼摸着下巴看着下面的标价,十块,真是相当经济实惠。

  但是……实在很难有食欲。

  罗小楼回头痛心地看了眼那边的自然作物,对女接待员说道:“给我打包一个星期的饭盒,然后,再打包十块土豆。”罗小楼狠了狠心,买了一些土豆和几瓶啤酒回去,他可不确定自己的胃能无限期的忍受那种糊状食物。

  另外,罗小楼其实想买一辆车的,但是和便宜的房价相反,车价贵到离谱,和几千年前一样,现在的贵族和有钱人依然热衷收藏各种名车,线条诱人的车子价钱对罗小楼来说简直是天价。

  当然便宜的或者二手车也有,但是女服务员尽职尽责地提醒他没有驾照的话,是不能开车的。罗小楼放弃了,他虽然有驾照,但是几千年前的驾照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而且,他手里的钱以前下去一大半了,在有其它经济来源前,他不能再这么挥霍下去了。

  好在,公交车这东西还是存在的,真是谢天谢地。全名是磁悬浮罗盘车,车身整个是圆型的,可以坐不少人,方便快捷。更让罗小楼满意的是,乘坐磁悬浮罗盘公交车是不用花钱的。

  问清楚路线后,罗小楼准备回自己的新家,他刚刚发现,学校开学的时间是九月十号。他的通讯仪上显示着今天是八月二号,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他准备看看能不能找份兼职什么的,如果他不想天天吃那些看着就让人难受的人工食物,他必须自己赚钱。如果他想选择天然食物,那些看起来很多的存款,甚至不够他用两个月。

  果然,罗家只是随便打发了他。罗小楼叹了口气,希望那位目光短浅的母亲不会遭到太多为难。

  公交车上人并不多,而且大多数人垂头丧气的,大概全是为基本生活奔波的底层人民。罗小楼倒是很有精神地四处打量,觉得在空中平稳高速行驶的汽车真是太帅了。

  从公交车上下来,罗小楼不大工夫便找到了那个在众多高级小区中显得太过普通的住宅区。

  罗小楼露出一个笑容,往自己的新家走去。也许因为这个倒霉的重生,他再也回不去了,但是,以他顽强的生存能力,他有自信自己会生活的很好。

  心满意足的罗小楼打死也没有想到,乱花钱是有报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