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揉着额头,脑子里好像有针在扎,身体叫嚣着痛苦。过了很久,症状都没有得到缓解,他挣扎着坐了起来。

  入眼是一片白色,屋子里简洁地过分,很明显,这是一间浴室。而且,绝对不是他房间的浴室。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最后的印象是他下楼准备去参加自己的订婚典礼,迈出一步后,就晕了。

  罗小楼打了个寒战,赶紧低头一看,身上□。瞬间罗小楼觉得头皮发麻,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他绝对没有打算也不敢有打算对未婚妻不忠的!就算被人说小白脸他也没有起过其它念头——这不能怪他,乔莎是**老大的千金,他很难发挥一把大男子主义的……

  罗小楼心虚地用手捂住下面,右手一动,立刻感觉到了钻心般的疼痛。低头一看,罗小楼吓了一跳,身侧的浴池里一片血红。

  而源头,就是他的右手腕。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他从没有想过要自杀!

  罗小楼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一手轻轻按住伤口,他必须先止血,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经过那面过大的镜子的时候,罗小楼惊地瞪大了眼,里面的人回以同样惊恐的眼神。

  镜子里的年轻人大概十七八岁,失血过多的关系,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却非常俊美,及肩的黑色头发,凌乱地散肩上——挺不错的长相,但是一双红红的明显哭过的眼睛,却带着一种引人蹂/躏的性/感。

  对于一向被人说弱势群体的罗小楼,这样的容貌绝对是另外一场悲剧。

  罗小楼无精打采地对着镜子发呆,到了现在,他大概知道他重生了,这是难得的第二次活着的机会。但是——老天要不要这么玩他,他今天就要订婚了!他还是挺喜欢那个甜美泼辣的妹子的,没人会喜欢在一生中最快活的一天重生……

  罗小楼感到浑身开始发冷,他顾不得照镜子了,跑到浴室门前想打开门出去,他觉得必须叫救护车过来。在想到办法回去之前,他首先要活下去。

  用脚踢了踢门,门纹丝不动,罗小楼又加上一只左手,还是没开。

  该死的,门一定是上了锁,这个身体自杀的决心到底有多大啊。

  罗小楼急了,用手拍打着门,尽量提高声音:“嘿,我说,外面有人吗,快帮忙开门,晚了——我靠,要死人了……”

  罗小楼被摔得趴在地板上,眼冒金星了好一会儿,才努力挣扎起来。回头去看那扇忽然自动划开的浴室门,这门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面的房间依然很简单,除了一张特别干净整洁的床,一个床头柜和一组同色系的沙发之外,他看不到其它任何家具。

  罗小楼随手将床单扯下来缠在腰上,然后强打起精神,团团转着找diàn huà。

  当他打算跨过那个床头柜往窗台那边看看的时候,白色的床头柜忽然动了。它转了一圈,上面冒出一个圆球,四周冒出了金属手脚,瞬间变成一个圆头圆脑的机器人,然后移动到他正前方,发出声音:“您好,罗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罗小楼控制着自己没有叫出来,脚下却猛地往后退了几步。最后,罗小楼被自己绊了一脚,跌坐在床上。

  他手边没有任何可供防身的东西,换了身体,乔莎送给他的枪也不可能在。而现在手上唯一的东西,就是围在腰上的床单,他绝不愿意把手松开。

  瞪了那个机器人一会儿,确定那不是幻觉后,罗小楼紧张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他不确定这么问是不是太不礼貌。

  “我是A1,是照顾您起居的居家型机器人。”

  机器人?而且是会说话的机器人,天哪,他到底重生在哪个时空了?

  “那么,您有什么吩咐吗?”

  罗小楼回过神,喃喃说道:“吩咐?哦,我受伤了,需要急救,快拨打120,或者你可以把diàn huà拿给我——”

  机器人头上闪过绿光,然后走在白色墙边,抬起机器手臂按了一下,墙壁往两边移动开来。里面相当宽敞,隔出衣柜,和放置其它小物件的地方。

  机器人A1从里面抱出一个金属xiāng zǐ,然后移动到床边,对着还没回过神的罗小楼说道:“罗先生,轻度伤害的话,A1可以给您治疗。”

  打开xiāng zǐ,从里面拿出一个方形仪器,对着他的右手腕照了起来,然后右手腕上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罗小楼张大嘴巴,小心地触摸右手腕上那条快要看不出来的白印子,疼痛感也消失了。除了他现在还有些头晕眼花,完全看不出这是个自杀过的人。

  这,这就完事了?这到底是什么仪器?

  “已经修复完毕,请问您还有其它吩咐吗?”

  看来重生也未必全是坏事,看这先进的高科技,实在是太方便了。

  “先给我找一套衣服。”罗小楼观察了机器人A1一会儿,试探地说出自己的要求。

  贴心且实用的A1并没有让他失望,转眼就从墙壁上打开衣柜,帮罗小楼拿出一套米色衣服。就样式来看,机器人的眼光其实还算不赖。

  等罗小楼穿戴整齐,刚刚担负了保全主人体面这一重大职责的床单被扔到一边。

  罗小楼左右看了一眼,最后重新看向唯一可以和他交流的机器人,故作镇定地问道:“这是哪里?我是谁?”

  “这里是罗少将府邸,您是罗小楼。”A1中规中矩地说道,同时看出罗小楼脸色苍白,还体贴地为他端来一杯水。

  谢天谢地,他居然没有换名字。听这个意思他父亲居然是一位少将,难道说他就是传说中的官二代?这个万能机器人是他的了!那些高科技药品是他的了!

  他小心翼翼地再次确认:“那位罗少将是我父亲?”

  “严格来说是的,听A2说您是罗少将在外面的私生子,这几天您被您母亲带来这里认亲,夫人还没有同意,所以你们暂时住在罗府。”

  罗小楼嘴里的水喷了出去,这身份太让人蛋疼了……

  这身体的主人甚至还没有他本来混得好,重生前他有父母,有兄弟,有未婚妻。虽然他家没有这么大的权势,家族企业也不算小。好吧,就算要继承家业的是弟弟,他们也绝对没有亏待过他。

  别人重生都是为了扬眉吐气赢得新欢甩了旧爱一统江湖千秋万代的……而他的重生,整个就是为了诠释悲剧这两个字的。

  怀着万分的郁闷,罗小楼又跟机器人打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自己这具新身体的身份,罗少将的私生子,就是传说中被小三带着找上正妻的那个重要道具。

  值得一提的是,耿直的机器人坚定地认为夫人和少爷xiǎo jiě们都很讨厌罗小楼母子,但是他们母子死皮赖脸地想要进入罗家。

  罗小楼看着手腕,琢磨着如果再割腕一次能不能重生回去。

  从任何意义上来说,他都不能留在罗府,没有人会欢迎他们的到来。

  罗小楼是个很识时务,且容易向任何危险屈服的人,乔莎说不定最喜欢的就是他这点。

  打定主意,罗小楼又问道:“那么,现在是哪一年。”

  “宇宙历4019年。”

  罗小楼张了张嘴,觉得嘴巴干涩,他艰难地问道:“地球历怎么算?”

  A1奇怪地回头看了看他,认真地说道:“你是指那颗古老的行星?可是距离贝伦公约至今,人类已经有四千年没有住在上面了,当时是地球历2012年。”

  罗小楼晃了晃,他真的能回去参加他的订婚典礼吗……

  靠,他那一步,明明就是一小步,结果整成了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一大步。

  吃过早餐之后,忧心忡忡地罗小楼被A1带到了会客厅。

  罗小楼低着头站在下面,因为实在没有经历过这种尴尬的场面,罗小楼觉得万分局促。他的母亲站在他身边,而那位罗上校的夫人,则高高地坐在上座。

  说实话,这具身体的母亲还是很漂亮的,看着三十多岁的年纪,眉梢眼角都带着风情,罗小楼的好相貌大概就是遗传自这位母亲。

  但是她那种显而易见的小家子气,和那位坐在上座的雍容华贵正妻根本没法比。

  罗夫人旁边,是个英俊的年轻人,悠闲地坐在那里,接过貌美的女仆恭恭敬敬送上的茶,一举一动都带着天生的贵气。

  上面的两人甚至连看都不看罗小楼母子,夫人对屋里另外一个穿着管家zhì fú的男人摆了摆手。

  管家咳嗽了一声,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视和厌恶看向罗小楼母子,严肃地说道:“夫人的意思是,罗小楼留下,而金女士,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拿着钱离开,再也不许出现在罗家门前,罗家不是阿猫阿狗都能随便登门的,如果再出现或者和其他任何人提起,后果自负;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留下来,你们两个人以后任何事都必须听我们夫人安排。”

  罗小楼刚要说话,他母亲已经激动地说道:“当然,尊敬的夫人,我们等了很久了,我们会留下来。小楼很听话的,他可以帮助大少爷做事,到时候还要大少爷多提拔提拔他——”

  罗小楼心里叹气,他这位母亲到底有多单纯。

  罗夫人依旧坐在那里喝茶,看不出喜怒;而罗家正经的大少爷,终于抬起头,漫不经心地看了过来,目光却十分犀利。

  在那样的目光下,罗小楼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并且腿脚发软,当然这也可能是昨天晚上的自杀导致的缺血的原因。

  小楼迅速分析了一遍当前的形式,那位父亲连面都没有露,显然根本不在意他这个儿子;这位罗夫人自己育有两子,还有一个养子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地位稳固。而且,听A1说娘家势力和罗少将家里不分轩轾,都是军人世家。

  罗小楼清楚,一个女人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丈夫出轨的,更不会让她丢脸的两个人时刻在她面前晃悠。

  所以现在他的姿态越卑微,他和他母亲的安全也就越有保障。

  罗小楼理清楚思路,适时地打断了母亲的表白,谦卑地说道:“罗夫人,我并不想留下,我选择第一条,给我钱,我会离开。我自愿放弃我身上罗家的血液所代表的东西,而且,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

  罗小楼的母亲不敢置信地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好半天才回过味儿,恨不得立刻晕过去。这是好不容易才求得的机会,只要进了罗家的大门,他们母子的身份可就天上地下,彻底不同了,她再也不愿意回到社会底层过那种日子。

  她结结巴巴地对着上面的人说道:“啊,夫人,夫人!您听我解释,这混小子他今天可能头脑不清楚,请您务必收留我们。我们是不敢和您说什么名分的,我只要我和小楼能留在这里——”

  罗夫人矜持冷淡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连眼睛里地沉静都没有丝毫改变。

  倒是那位年轻人的目光开始变得饶有兴味,他没有理会罗小楼的母亲,只是看着罗小楼问道:“这可是唯一一次机会,错过这次,以后你再也不能进罗家族谱。难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要知道,如果你不入我们罗家,我们给的钱可没有你想象的多。”

  罗小楼毫不犹豫地抹黑自己,在那位可怜的母亲要晕过去的目光下迅速地说道:“是的,我当然会选择钱,钱是最美好的东西。之后,我会带着我母亲离开。”

  坐在上面的罗夫人皱了皱眉,终于放下了茶杯,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行,你可以离开,但是我有个要求,你成年之前,不能离开这个星球,而且,你要到罗家安排的学校学习,直到五年后你大学毕业。”

  罗小楼一愣,虽然不清楚罗夫人的意思,但是他可不认为是这位夫人对罗家血脉的关心。随即,罗小楼从善如流地回答道:“可以。”

  罗夫人扫了一眼旁边的管家:“罗蒲,把东西给他。作为交换,你母亲可以留在这里。”

  中年管家将一张卡片和一些入学资料递到罗小楼面前,罗小楼犹豫了,他看着那位陌生的母亲金女士,小声劝说:“……妈,你和我一起走吧。”就算和这位便宜母亲没有一点感情,他也不应该将这位身体的母亲扔在这里。

  金女士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儿子,可是当着罗夫人母子的面她却骂不出口,最后迟疑着说道:“小楼,我想留下来,其实我希望你也留在这里,要知道,依你现在的年龄,根本没有办法独立生存,难道你还想过以前那种日子?”

  罗小楼心里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只是上前一步,忍住异样上前拥抱了金女士一下,然后收起卡片和资料,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往外走去。

  罗小楼走到门口的时候,金女士忽然跑了过来,拉住罗小楼,红着眼圈说道:“小楼——如果,如果你过的不好,就来找我。就算罗家不再认你,你也是我儿子。这个,是——你外祖母指明留给你的,是属于你的东西。你好好拿着,以后,可以给我儿媳妇。”说着,金女士将脖子上一条带着绿翡翠坠子的项链解了下来,戴到罗小楼脖子上。

  罗小楼嘴角抽动,儿媳妇——他未过门的媳妇现在一定正在订婚宴上发飙……

  会客厅里没有外人以后,那位年轻人转头看向母亲,笑着说道:“母亲,您别担心,虽然他没有按照计划留下来。但是,就他的资质来说,绝对没有可能翻起多大风浪。我已经派人查过了,他的基因等级为D,勉强到了能接受高等教育的最低等级。您给他安排最高等级的学府,就算是为了方便监视,也是太便宜他了。”

  看到优雅的母亲依旧面沉似水,年轻人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而且,他的体制也完全不行,根本进不了机甲系,现在看来没有任何威胁性。当然,我会按照您说的,这五年多关注他。如果他有什么出轨的动作,立刻——”年轻人嘴角一弯,做了个抹杀的动作。

  那位夫人这才点了点头,轻轻说道:“你记住,少君,你只有一个弟弟叫少天。至于刚刚那个,我绝对不吮许他再进入罗家。”不知道为什么,罗夫人提都没提那个养子罗少凡。

  “我明白,母亲大人。”

  罗小楼被A1送出罗府,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现在是一个人了,但是没有人认识他,才是最好的情况,没有人会发现他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人了。

  然后,罗小楼看着道路两侧上百层的高楼大厦和空中飞速驶过的qì chē,顿时无语了。

  现在距离他生活的年代已经过了四千年之久,他的内在可以说是个活着的古董。

  罗小楼低头翻看手里的卡和入学资料,那些字明显不是汉字,不知道是不是这身体之前的记忆,他都认识,简单的还行,但是那些复杂的专业术语,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

  在这个什么都不知道未来世界,他要怎么活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