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bar并不像其他酒吧一样吵吵闹闹的,当然,来这里的人也是非富即贵的。

  因为这是a市四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名下的产业。

  a市四大家族是白家,顾家,司徒家,夏家。

  其中数司徒家的产业最大,是四大家族之首,司徒家的产业盘踞了好几个市,还延伸到其他的国家。

  当然,南柔希对这四大家族只是听说,但是并不了解。毕竟那四大家族对她这些小人物来说,是一辈子也遇不上一个的。

  南柔希喜欢的是这里的环境,极为有格调,灯光下那极为鲜艳的鸡尾酒,五彩斑斓的,像是一个个梦境。

  南柔希不喜欢喝啤酒,不喜欢喝红酒,却唯独偏执地爱好鸡尾酒。

  甜甜的,带着光怪陆离的色彩。

  危险,却能让人轻易沉醉。

  调酒师是一个有着忧郁眼神的年轻男孩子,细长的丹凤眼,薄薄的细碎的刘海散落在光洁的额头。

  他的手灵活地变幻,不一会儿吧台上面,已经调好了好几种鸡尾酒。

  南柔希习惯性地想拿起一杯玛格丽特,但是面前的调酒师却先她一步拿起那玛格丽特。

  “小姐,被感情而伤的人,不能喝玛格丽特,就好像失恋的人,不能听伤感的歌。”

  调酒师男孩眸眼里面有着深深的阴影,似乎一眼就能看透南柔希。

  “为什么?”南柔希看着那一杯玛格丽特。面露不解。

  “因为玛格丽特,又被称为恋人的眼泪。喝下它,就等于喝下了恋人悲伤的泪水,被伤了心的人,只能喝到苦涩的味道。”

  听到这么新奇的解释,南柔希倒是感兴趣起来了。

  “那我应该喝什么?”南柔希笑了笑。无来由的,他对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孩子很有好感,像是他身上有一种很熟悉的气味,让她忍不住亲近。

  “蓝色夏威夷。”

  调酒师淡淡地抿了一口手中的玛格丽特。然后放了下来,拿起另外一杯蓝色的鸡尾酒。

  如同海洋一样深邃的颜色,还有男孩子骨节分明的手,极其白皙。

  南柔希这边才接过那杯蓝色夏威夷,那边六月已经跑了过来。

  “柔柔,我还以为你去哪里了,原来跑这里来了,快回座位上面去,羽快要上台了!”

  南柔希拿着蓝色夏威夷,对调酒师友善地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跟着六月走开了。

  南柔希走开很久,那个调酒师的眼睛还看着南柔希的背影出神。

  那么熟悉的面庞,他以为再也看不到了。

  “夏少爷,那是你要找的人么?”

  旁边穿着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保镖模样低声问道。

  细长的丹凤眼眯起,他又抿了一口杯中的玛格丽特。

  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他只是定神看了很久。

  才回过神来说,“从今天开始,保护刚才那个女孩子,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旁边的保镖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是的,夏少爷!”

  然后,他将手中的酒杯放下。

  “把调酒师带回来。还有,不能跟任何人透露我们今晚的行踪,包括夏老爷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