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情:我xxxxxxxxxx

  她咬牙,心底各种愤恨的情绪翻来覆去,最后却娇俏的挽住他的手臂:“主人,我肯定听你的啊,我们快走吧。”迫不及待

  至于他说的话,咱就当你放了个屁

  到了举行舞会的第3层,还没进入大厅,门口的侍者就列队站成两排,原本热闹的进场入口瞬间鸦雀无声,其他前来参加舞会的宾客纷纷退居两侧,走在红地毯上的来宾,也被清扫一空。

  一个中年男人弓着身跑过来,毕恭毕敬的站在银帝的左侧。

  “银帝,您里面请。”

  “玄帝、白帝、和紫帝都到了吗”

  “白帝没有到,玄帝和紫帝都已经在宴会厅里。”

  中年男子微抬眼瞥了一眼银帝身边的女人,往年银帝身边从来未出现过女伴,今年却破天荒的携手带了身材如此高挑华贵的miàn jù女郎,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有如此荣幸。

  中年男子惊讶了一下,目光落到倾情身上不到三秒,立刻感觉一股无形的危险气息笼罩着自己,赶紧收回视线。

  倾情忽然皱眉,莫名觉得卑躬屈膝的中年男子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你,抬起头来。”倾情忽然道。

  银帝侧头,瞥了她一眼。

  倾情俏生生的朝他抛了个媚眼,然后又看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微抬起头,应付社交场面手到擒来,恭维的道:“这位xiǎo jiě一定是银帝的女伴,银帝第一次带女伴,女伴竟如此明艳动人,今晚的最美夜女郎恐怕非您莫属。”

  倾情却没把他恭维的话听进去,只是紧蹙着眉头思考,猛地想起来。

  袁琳琳

  对,就是五官和袁琳琳有些相像。

  袁琳琳跟她在一个寝室,她见过袁琳琳摆在书桌上的全家福,上面就有这个中年男子,倾情心底一闪而过一抹杀意,如果没有猜错,这个人就是袁琳琳的父亲

  真是冤家路窄

  倾情的手指无自觉的攥紧,滔天的怒意在身体里奔腾,半秒后被她压制下来。

  她忽然一笑,笑意不达眼底,像只是在打趣:“你怎么知道我明艳动人难道你见过我面罩下的容颜”

  一句随性的话瞬间让中年男子入坠冰窖,银帝的眼色果然黯了黯。

  “还是说,你见到我是银帝的女伴,所以故意拍银帝的马屁”倾情刻意亲昵的仰头对银帝说:“他在拍你的马屁呢。”

  亲昵的小顽劣,落在银帝的眼底,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总之不讨厌。

  可是落到中年男子的耳朵里,他却面部肌肉抖了抖。

  这位女祖宗,他无意间得罪了她吗

  银帝最讨厌别人拍他马屁,中年男子冷不丁擦了擦额头上骤然冒出来的冷汗,赶紧解释:“额,我是说,银帝的眼光,肯定不会错,这位xiǎo jiě”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xiǎo jiě。”

  中年男子差点给跪了:“”祖宗诶,饶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