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倾情则躺在银帝新换的svip套房里面,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昨天夜里在海底玩得太晚,大清早八点才上岸,这会儿困得眼皮直打架。

  银帝不许她今天外出一步,那正好,她决定饱饱的睡上一觉,睡到晚上参加舞会,看看能不能找到熟人,给家里报个信,赶快来救她。

  却不想到了晚上。

  “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参加”

  倾情差点暴走,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银帝在更衣室里换好衣着走出来,走到她面前,手指轻轻撩开她衬衫衣领的扣子:“小吸血鬼,你似乎没弄明白一件事,我不记得你是船上的宾客。”

  “那我是什么”

  他手上微微一用力,瞬间一排扣子全滑落在地,明明是粗鲁的动作,但被他做起来,却像是在调丨情,他一笑:“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吗你只是我的小奴。”

  她唯一一件衬衫就这么被毁了,倾情深呼吸一口气,混蛋混蛋吸气,吐气,稳住,稳住

  她以为他还会有进一步动作,没想到他却并没有进一步举动,只是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警告:“老实呆在房间里,乱跑的话,回来,你会尝到后果。”

  倾情却忽然一反常态,风情万种的踮起脚尖,顺势身体将他怀里一压:“不行,你只能调丨戏我,我不许你去外面,给别的女人勾丨引你的机会。”

  下一秒双手直接搂住他的脖子,娇俏撅嘴:“我必须要时刻呆在你身边,防止那些臭不要脸的女人靠近你,爬你的床。”

  “我听说今晚最美的夜女郎可以随便挑选男人跳舞,万一她挑中了你,趁机勾丨引你怎么办”

  银帝极力忍住眼角的抽搐,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攀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这还是他认识的倾情吗

  银帝嘴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你会在意”

  倾情声音清脆:“必须的,你是我的嘛。”

  她眨了一下眼睛。

  银帝嘴角抽搐得更剧烈,你会在意才怪。

  他心底跟明镜儿似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主人,你怎么能怀疑我的一片真心呢”身体往他怀里一压再压:“你听听我的心跳声,这里为你而跳。”

  “下来。”为了去舞会,她竟抛开了脸皮,他也是醉了,银帝面色冷沉,像是隐忍着怒火。

  倾情不下,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他带她去舞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是不放这么帅气的你出去被那些臭不要脸的女人勾丨引,除非你带上我。”

  “现在就有一只不要脸的。”银帝冷眼睨了她一会儿,慢慢笑出来:“带上你有什么用”

  “带上我,我就能把那些企图勾丨引你的野花野草,杀他个片甲不留。”

  倾情势要不要脸到底,撒娇:“行不行嘛”

  银帝:“”

  “再问一遍,下不下来”

  “你不带我去,我就是不下”

  倾情暗暗撇嘴,d,什么叫忍辱负重本小姐现在这样就是最明显的典型,都好好看着,学着点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