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帝满眼倨笑的看着她:“吃吧,吃完了刷个牙,我还等着你的五分钟深吻呢。”

  倾情暗暗咬牙,面上却俏生生的说:“我忽然又不想吃烧烤了,烧烤吃的就是一个气氛,必须在烧烤自助区那种热闹的气氛下才有味道,现在看着都觉得扫兴。你敢陪我回到自助区去吃吗不敢就把五分钟深吻取消”

  她眨巴一下右眼,顽劣又不失任性,却任性得恰到好处,并不遭人讨厌。

  你倒真的会耍赖,银帝在心底笑,知道她肚子饿得很,不想搭理她,手指敲敲桌子:“有的吃就快吃,哪里那么挑剔”

  倾情双手撑着桌子,眉飞色舞:“你不敢吧嗯不敢就没有奖励。”

  她一点都不想送他五分钟的深吻,如意算盘非常精明。

  一个“嗯”字的尾音,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是怎样的万种风情。

  银帝一时看迷了眼。

  两人相互凝视,柔和的灯光下,视线一高一低,银帝觉得她的眼睛像是会发光发亮,异常迷人,盛着满世界的星光和烛火。

  让人舍不得眨一下眼睛,怕错过最美的盛世烟火。

  银帝吞了吞口水,目光幽暗的盯着她的唇瓣,倾情现在这副模样他真想马上就亲一口:“不是不能带你到甲板上吃,可是今晚把你卖给了紫帝,你就是他的人,我们这样光明正大的tōu qíng,你不怕被他逮到真逮到了我也得信守承诺让他带你走晚上真的想去陪他过夜”

  你还敢说

  倾情朝他抛个媚眼:“这不是主人您给安排的吗为了给您挣那一个亿,上刀山下火海我必须得豁出去,再说指不定紫帝真比你温柔得多。”

  银帝挑起眉头,这个女人

  还真是该死的会招惹他

  “既然你这么想去伺候紫帝,那我现在就让深潜艇上岸,让他来领人”

  想你个乌龟王八头,真当我是卖肉的

  “好啊,那本xiǎo jiě今晚就换个男宠玩玩,总玩一个也没意思,都已经腻”

  话没说完截然止住,倾情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了不止十度,对面男人射过来的眼神,凌厉得就像是锋利的刀刃,瞬息间已经将她五马分尸。

  几个保镖站在边上都忍不住替她捏一把汗,言xiǎo jiě果然v5,什么话都敢说。

  他们少爷的声音已经冷得像是九重天上的天气,刺骨冰寒,还极度缺氧:“给你台阶下你就要自甘堕落”

  “不是你自己说要打diàn huà给他吗你这个人真的是比六月的天还难伺候,还说我嘴里一套,身体一套,你这个男人比我更胜一筹吧”倾情只收敛了一分钟,立刻又原形毕露,心想有特权就是好,普通人手机没xìn hào,他的手机估计就能用卫星xìn hào,要是能把他的手机偷过来就好了。

  “你倒是真听话”

  银帝的声音已经极度危险。

  “必须的,一切以主人的命令为准,你叫我去陪,我就陪;你不叫我陪,我就不陪。”

  几个保镖:言xiǎo jiě您快别说了,怕您小命不保。

  银帝目光凶残的盯着她的脸,,她却晃了晃脑袋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主人,我可是最乖的小奴,您满意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