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你把我刚才在烧烤自助区挑选的烧烤,原样给我来一份。”倾情挑衅瞪过去。

  “我给你原样来一份,你有什么能回报给我的”

  银帝拉开椅子坐下来,嚣张的坐姿,无处不优雅,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韵味,就是特别有贵族气质。

  倾情紧抿着唇,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很奇怪的感觉,脑子又一闪而过某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到底怎么回事错觉吧

  她晃了晃脑子,没有继续深究,这种恶魔怎么可能是她熟悉的人之一

  倾情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来,倾情手指敲翘桌面:“有本事你拿来啊,就现在。”

  晾他再有本事再有钱再土豪也拿不出来,恐怕连她刚才在烧烤自助区挑选了些都不知道哦。

  哪怕是她自己,挑选的时候都没有特别留意,自己到底都夹了些什么好吃的。

  “我可以给你变个戏法,前提是,你得先告诉我,会给我什么奖励”

  银帝一只手撑着椅背,一只手覆上她的手,掌心包裹着她的手背,满脸的全世界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立马给你变出来的嚣张。

  那副唯我独尊的模样,哪怕隔着miàn jù,她都能猜测得出来。

  太特么嚣张了

  倾情低笑出声,“你若变得出来,我就深吻你五分钟”因为料定他拿不出来,倾情说起这种话毫无压力,甚至带着一点妩媚的,万种风情。

  银帝微愣,紧接着笑出声。

  “还不够”

  “嗯”

  “一个晚上吻了这么多次,还嫌不够,你这个小奴,胃口比主人还大嘛。”

  他轻佻的翘起嘴角。

  这话落到倾情的耳朵里,就像是在讽刺她不知羞耻一样。

  她脑袋一热,顿时只觉得嗡嗡作响,偏不想在他面前丢脸,不甘示弱的回敬:“身为我的男宠,伺候我是你的义务”

  银帝又笑了,递给她一个“你不要后悔”的眼神,紧接着啪啪啪拍了三掌。

  紧接着,一个保镖托着托盘从走廊走出来,精致的托盘摆在她的眼前,里面所有的烧烤原样一份,包括那两罐啤酒。

  在甲板上,看见少爷热吻她,闲着没事,仔细观察了一眼那些洒落到甲板上的食物,他有先见之明的去重新挑选了一份,保镖做到他们这个份上,早就习惯了想主人之所向,凡事不可能等少主嘱咐了再去行动,必须走在前面。

  倾情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银帝。

  下一秒,想发火,自己被人耍了,但又发火不起来。

  他竟然在短暂的功夫里,在她完全没想到的情况下,把烧烤自助区的烧烤,原样给她备了一份,这显山显水的讨好哼,她就理解为“讨好”,绝对不感动,明明是一场害她许诺五分钟亲吻的阴谋。

  倾情咬住下唇,弹了一下。

  怎么办自己中了他的圈套。

  保镖退下去的时候,得到银帝奖赏的眼光,他受宠若惊的挺了挺腰板,果然自己做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