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房间我怎么没看到”他眯着眼睛,眼波未动,只是淡淡开口:“谁看见的”

  他问得随意,可是那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和窒息感,却让人觉得,死亡不过一步之遥。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有个不怕死的保镖从紫帝的身后走出来,不知死活的道:“我确实看见那个女人跑到了这个走廊,等我再追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银帝“哦”的一声:“你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是。”

  “行啊。”银帝抿了抿唇,不急不躁,轻轻笑一声,鬼魅一般。

  他手中捏着一枚扣子,随意至极的侧身一让。

  “既然你看见了,那我就允许你一个人进去搜一搜,不过你既然说你两只眼睛都看见了,若是搜不到人,说明你有眼无珠,那我便做个好事取你两只眼珠子,这不过分吧”

  银帝微微一挑眉,似笑非笑,说出的话,明明很轻很淡,像是闲聊般,但那些字组合在一起,莫名让人浑身打颤,如坠冰窖。

  那保镖忽然双腿发软,心脏紧缩,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银帝说完并没在逗留,瞥了一眼吓得脸色苍白的侍者,道:“让他把宵夜推进来,我正饿着。”

  保镖:“是。”

  银帝转身走回房间,不疾不徐的步子,闲庭漫步一般,走到沙发前,两手一摊,大喇喇的嵌入真皮沙发里面,等着侍者把夜宵推进来,一样一样摆好放在他的面前。

  一姿一态,一举一动,

  明明随性得很,

  可落到别人的眼底,就是说不出的高贵不容亵渎。

  仿佛,他就是叫他整个世界的主宰者

  紫帝紧锁着眉头,站在门口瞥了一眼手底下的人。

  银帝这般处之泰然,恐怕进去搜,也搜不到人。

  但不进去搜一搜,他又不甘心。

  这会儿整艘船都在严密监控中,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得到银帝的庇护,能够藏到哪里去紫帝心底没有几分把握,那个女人恐怕也对银帝恨之入骨,不见得会跑到银帝这里,说不定真一个人藏了起来。

  他静站在那里思忖一番。

  “你,进去看一看。”

  紫帝一个凉薄命令,保镖只觉得后背发寒。

  硬着头皮进去,双腿不住的发软。

  银帝坐在那里,很慵懒的姿态,吃着晚餐,可紫帝的保镖就是觉得,那种天之骄子,高高在上的气质,就像是一口巨大的四羊方尊,厚重的罩在他的头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在银帝强大的压力之下,他扑了个空,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连床底都没放过,却什么也没搜到,顿时吓得眼底全是支离破碎的绝望和恐惧,“少,少爷我明明看见”

  他忽然噗通一声,无助的眼神,求救的看着自家主人。

  紫帝紧绷着脸不说话,结果他早已预料,就是不甘心,非要进来搜一搜,恶心恶心银帝。

  看他那副悠闲吃东西的嚣张模样,心底非常不爽

  今晚,自己算是在他手里栽了个大跟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