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那条蛇,比宾客的命还重要。

  jiān kòng室里的工作人员,暗暗的在心里道,紫帝果然也是变态。

  “再给我仔细找找,看看银帝的那只小奴跑到哪里去了,今晚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紫帝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银帝:“她闯了这么大的祸,我要收拾,你不会舍不得吧”

  玄帝和白帝听到紫帝的话,下意识的关注银帝。

  没想到银帝只是淡淡一笑:“今晚卖给了你,自然任由你处置,别弄死就行,明天八点前把人还给我,不然这游戏算我赢还是算我输”

  玄帝听到他这个话,微微的蹙着眉头,难道银帝真的不是他猜的那个

  即便不是他,也会是紫帝和白帝当中的一个吧今晚那个女人出现,最上心的就是紫帝,难道是他故意演这一出,好趁机放跑那个女人

  玄帝摩挲着大拇指上的扳指,细细推敲。

  银帝在jiān kòng室里呆了一会儿,拿着手机把玩,打了个哈欠,困意森森的道:“我先撤了,你们处理吧。”

  白帝和玄帝异口同声:“留给紫帝处理吧,我也困得很。”

  说完纷纷退场。

  各自散去之后,银帝看着迎面上来的保镖,“人呢”

  “在房间里。”

  他满意一笑:“嗯,做得好。”

  同时一个手势:“去,拿一份晚餐到我房间,本少爷现在觉得有点饿。”那个女人,晚上估计还没吃饭吧

  银帝走进房间,刚合shàng mén,只觉脖子如针刺般。

  倾情低吼出声:“不许动”

  她话没说完,薄凉的唇瓣就欺身而来,倾情脖子上的项链上有两颗兽骨,那兽骨其实是两颗尖锐的兽牙,兽牙刚刺进他脖子的瞬间,那种银帝特有的,霸道侵略的吻,也压了过来,她被他翻个身给按在门后背,两个人唯一的感觉,都是疼。

  鲜血的味道,瞬间钻入鼻息。

  他疼,因为脖子被兽牙刺破。

  她疼,因为他的舌头长驱直入,狠狠肆虐她的口。

  银帝想加深这个吻,但加深的代价是,脖子上的兽骨也会深一寸。

  “真要杀了我啊舍得吗杀了我晚上可就没人给你做牛郎了。”

  “别动”

  倾情狠狠一用力,那兽骨就在银帝脖颈里深了一寸,血流不止。

  猩红的颜色,对他而言,却像是一种动情的催化剂。

  “一颗兽牙是杀不了我的,再说,就算你杀了我,也走不出这个房间半步,相反,没有我的庇护,你放走了紫帝的蟒蛇,他正在全船搜捕你,虽然他被你伤了两次,但都不过是逗你玩而已,紫帝可不像外表看着那么好,他也不是个仁慈的好鸟。”

  倾情仰头看着银帝:“我先杀了你,再去杀他,送你们一起进地狱。”

  “以你现在的实力,你觉得可能吗你没走出这个房间,就会被我的保镖射成马蜂窝。”银帝双手缓慢的搂住她的腰,声音里透着点xìng gǎn手进贴着她,缓慢的摸,调丨情一样:“乖,把手放下,不是带人去把你救回来了吗没真想把你卖掉,我哪里舍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