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帝观察她的脸色,眯着眼,声音是很清浅的命令:“叫主人。”

  “你”倾情笑得停不下来,却又逃脱不开,眼泪都快滚出来,不情不愿的一声吟:“主人。”

  发音低缓不爽,异常生硬。

  落到他的耳朵里,他一点都不觉得唐突。

  “这才乖,以后只许这么叫我。”

  他终于仁慈的停手。

  “凭什么”

  “就凭你落到我的手里,所有的规矩就只能由我来定。弱肉强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天然的法则。”

  他霸道的宣誓,完全不理会她眼神里的抗议和宁死不屈。

  倾情上下牙齿紧咬,嘴巴抿成一条白线,被他抱到餐桌,固定在他的腿上,她坐在他怀里一言不发,弱肉强食她不是不懂

  可是,该死的,她绝不要做那块弱肉

  倾情紧抿着唇不想搭理他,她想自己找个椅子坐,却不被允许,只被他安放在膝盖上:“你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体力,不然晚上没力气干活。”

  桌子上摆着保镖从外面送来的早餐,浓浓的红枣粥,各种丰富的早点,全都是补血的,他知道女孩子经历太多身体会很虚。

  虚,就该补

  这是他的规矩

  心疼她累了七天七夜,又睡了一天一夜,这会儿下面肯定疼,听说女人都怕寒气入体,所以不想她坐冰冷铁硬的凳子,他从身后把倾情环住,拿了一个鸡蛋剥开,“有哪里不舒服,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喜欢女人在我面前有任何隐瞒。”

  看他剥开鸡蛋,像是要往自己嘴里送,倾情立刻皱了皱眉头:“吃鸡蛋就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银帝不置可否,他一旦做出要她吃的决定就意味着她的抗拒在他面前基本没用,将蛋黄去掉,把蛋白递到倾情唇边,倾情抗拒了一会儿,“主动张嘴,或者,你其实在渴望我用嘴喂你”

  用嘴休想

  倾情吞吞口水,张开嘴巴,咀嚼都没咀嚼,直接咽下去。

  她从小就不喜欢吃鸡蛋,尤其是蛋黄,幸好他没叫她吃蛋黄。

  “好吃吗”

  “不好吃。”

  她说不好吃,他也无所谓,把剩下的蛋白,一口一口全喂她吃下肚,然后端起一小碗温温的红枣小米粥,又一口一口喂到她嘴里,仿佛喂起了兴致,难得扯出一丝笑容。

  “我听说,刚才你想出去走走”

  “是又怎么样我又不是囚犯,必须呆在这一尺三分地里。”

  倾情虽然吃饱了,心情却很差,即便他此刻将她抱在怀里喂饭,触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倾情也知道,自己在他眼里不过就是小猫小狗一样的存在,喜欢的时候,顺顺毛,赏个小饰品;不喜欢的时候,可能下一秒就会把她扔到海里。

  七天七夜的疯狂激烈更让她认清一个事实,自己在他面前,攻击不了又逃不掉,最好的办法,就是审时度势,等待时机。

  因为,强弱悬殊太大

  即便她再自负,即便他真的允许她每晚占上风,但也得有自知之明,自己不过是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少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