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都是袁琳琳和安慕希那对渣男贱女害的

  她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水雾,温热的水汽让人全身细胞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

  倾情其实很疲倦,一动都不想动,懒懒的泡在热水里。

  不知道在水里泡了过久,忽然听到开门声。

  她猛地一个激灵,豁然睁大眼,来不及做更多的反应,反锁上的门已经被人轻易的打开。

  那人倚着门边,优雅得像个欧式贵族,声音带着几分自言自语的随性:“身体素质不错,比我预料的要苏醒得早。”

  倾情心底的警报闪了又闪,愤恨的咬着牙,面上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懒得给。

  不是她不想给更多表情,而是敌强我弱,不管她现在做什么,都只是以卵击石。

  她不是个被碰了就要死要活的女人,也不甘束手就擒任人宰割。

  只是以目前的困境来看,明知是不自量力,还是按兵不动的好。

  “睡得还好吗”

  银帝闲庭漫步而来,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出的优雅,他卷起袖子,倾情以为他又要兽性大发呢,早做好了随即应变的准备,没想到他只是拿起海绵,纡尊降贵,坐在她的旁边为她细细的擦洗。

  那种忽然温柔下来的态度,让人错以为他是个深情的男人。

  不过,倾情知道,那绝对她是的错觉

  这个男人的狠,她这七天七夜已经深刻的领悟到。

  她紧抿着唇,目光疑惑了一下,确定他不会有进一步行动,却也没放松警惕,只是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嚣张傲气的开口:“这里也要擦。”

  那口吻,仿佛不是对方在纡尊降贵,而是她在使唤男仆。

  银帝嘴角缓缓的扬起,清浅的一声笑:“呵”

  似怜爱,又似讽刺。

  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让人分不清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倾情懒洋洋的偏过头:“你笑什么”

  “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他抓着她的一条腿,很白,很细,也很长,掌心抚摸过的地方,过电一样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倾情不太愿意被他这么抚摸,小狐狸一样顽劣的朝他眨眨眼睛:“你是我的男宠,男宠伺候我天经地义,我为什么要客气”

  说完滑溜的腿从他手中溜走,顽劣的拍打着水面,故意弄出水花溅他一身。

  不是她自吹,这七天七夜和他纠缠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上他,看他脖子上还留着自己咬出来的粉红牙齿印,倾情心情大好,眉飞色舞,大言不惭的问:“被我上的感觉如何”

  银帝侧头看了她一眼,不在意的晃了下脑袋,看她皮肤都要泡皱了,提手将她从水里捞出来。

  拿起浴巾将她整个包住,又拿着温热的毛巾将她脸上的水渍擦得干干净净,不见一滴水珠,然后径直抱着她走出浴室。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无懈可击。

  仿佛他不是第一次这样把她洗干净再抱回房,早已轻车熟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