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保镖一出口,就从别人的三百万加到一千万,拍卖会的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一千万美金

  听到这个数字,来自世界各地的名流都倒吸一口凉气。

  只是一件装饰品,就算上面镶嵌着再珍贵的玛瑙和蓝宝石,也不值这个价吧

  果然是银帝,一出手就是天价。

  不过收藏这种东西,确实不好说,喜欢的人眼里,就是无价之宝;不喜欢的,不过一堆破石头。

  紫帝斜着身体摩挲着下巴:“钱烧的啊”倒不是说他舍不得钱,还是觉得,没必要。

  银帝却不以为然,挑起浓眉满意的笑:“不价值连城,怎么配得上我的小奴”一个手势给保镖:“去,再追加一千万。”

  他话未方完,其余三人已经目光如刀,恨不得把他射出一身窟窿。

  果然四个人里面,最土豪的,非他莫属。

  倾情做了一个梦,梦里发生的却是最真实的场景。

  那是她在卖掉前,发生的一幕。

  “贱人贱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倾情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呼吸急促的粗喘,脸上还挂着愤恨的表情,浑身都酸痛得跟重新回炉重造过一样。

  但是和第一次苏醒手脚都被皮链子缠住并不太一样,事实上此刻照在她身上的阳光温暖明媚,鼻息间充满了海洋的味道。

  睁开眼,一条纯白色的豹皮毯子从身上滑落,露出青青紫紫的吻痕,她才猛然苏醒,发现此刻她睡的也不是床,而是阳台上异常舒适的飘窗,一时间让她错以为,之前的七天七夜不过是她做的一场噩梦。

  可是身体的酸痛又明明白白告诉她,那不是一场噩梦,而是真的经历过那般疯狂激烈的欢爱。

  倾情让脑袋空白了几秒,然后起身下窗,一脚刚塌下去,双腿直接酸软的跪在地毯上。

  下一秒,她直接骂出来。

  “该死的,禽兽”

  倾情跌坐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上,看着自己的身体咬牙切齿。

  脖子上,胸前,小腹,大腿几乎无一处幸免,甚至她的脚丫子都密布着深深浅浅的痕迹,活像被人蹂躏了无数遍,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干净净

  变态

  这男人到底丑成什么样,才会见到女人就这么放纵

  “我一定要千倍百倍的把这几天所受的屈辱讨回来”

  倾情眼中飞闪过誓不罢休的愤恨。

  卧室里没有人,但阳台的窗户紧锁,没有钥匙打不开,她连逃都无法逃。

  跌跌撞撞走到更衣室,里面全是男人的服饰,西装、领带、衬衫、西裤,皮鞋,名表,墨镜奢华得像是皇帝的衣帽展。

  倾情随手翻了翻衬衫,全是纯手工制作,出自世界顶级的牌子adrosppard,她随手拿出一件衬衫套在身上,正好抱住臀部,完美的给她当睡衣。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醒了那是银帝的衣服,请您放下,您的衣帽间在这边,请跟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