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侍者弓着身为他打开门,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一阵唏嘘声。

  “哎哟,七天七夜,终于舍得出来了怎么没看见你的小礼物不会是早就香消玉损了吧

  银帝嘴角带着一丝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嘴角微嘲讽的勾勒,他龙行虎步的坐在准备好的专属座椅上,领口的衬衫扣子没有紧扣,里面小猫抓过的痕迹若隐若现,他却并不在意,嚣张的伸长着腿,双腿交叠放在面前的矮桌上。

  “我听说你抽到了一条野蟒晚上抱着野蟒睡觉又是什么滋味”

  紫帝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带着一张紫色miàn jù,还染了一头紫色头发,令外界闻风丧胆的人,此刻怀里却抱着个抱枕,一身花哨的装扮,闻言呼天抢地:“银帝,你别激我,你激我,我或许真的敢晚上让野蟒给我做枕头。”

  可惜,呜呜,天知道他最害怕蛇。这破游戏,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就说他吧,从小就怕蛇,却偏偏挑中了野蟒;白帝最懒,平日里动都懒得动一下,却挑中了草原赛跑冠军猎豹;而银帝呢,从不碰女人却挑中了女人,紫帝微眯着眼想,这是不是都是玄帝暗中设计好的哦怎么就这么巧

  不过玄帝自己挑中的礼物也太不正常,怎么就让他挑中了一个美男子,紫帝还特地跑去看了一下,那还真是个水灵灵的美人儿,带着满身的傲骨,不过,这样的美人儿,玩起来也不容易吧

  不然,没有难度,他们三个真要跳起来跟玄帝拼命。

  不过,美受、猎豹和野蟒他们都见过了,唯独银帝捡到的měi nǚ,至今还藏在他的房间里,不知道是怎样的模样儿,难不难驯服。

  对于他们这样的男人而言,女人向来趋之若鹜,哪里还需要调教

  紫帝恶劣的笑:“银帝,你的小礼物怎么不带出来让我们瞧瞧我要看”

  “她还在睡,恐怕一时半会醒不了吧”银帝笑了笑,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便立刻有助理抱着一叠资料文件,按人发放,毕恭毕敬的放在几rén miàn前的茶几上:“在北美洲的那笔生意出现了点问题,一人一份,你们看着办吧。”

  白帝坐在沙发上,一派温和优雅,随手拿起一份,翻了翻:“这种事情,向来不都是你处理的”

  “我最近事情比较多,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盈利不低于10,怎么办你们自己酌情处理,”数百亿的生意,被他轻描淡写的推给其他三个人。

  他端着一杯红酒,锐利的目光落到包厢外面的拍卖会上。

  此刻拍卖会上正在拍卖一件少数民族的装饰品,挂在脖子上的东西,听现场主持拍卖的司仪介绍,乃是某个皇室葬墓里出土的文物,上面镶嵌着的蓝宝石,异常珍贵,听说价值连城,起拍价就达到一百万美金。

  银帝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保镖躬身到他面前。

  他低声,说了句什么。

  保镖立刻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怎么,看上了”玄帝放下资料,“这样的玩意儿,女孩子戴的。”

  确实是女孩子戴的,非常适合用来装饰他的小玩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