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过多的动作,也没有过多的表情,真有表情她也看不见,隔着银色面具呢。

  “看在你是的份上,我会好好待你。”

  可是他说轻,却根本没有任何好待遇,倾情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觉得眼前一黑,瞬间被撕裂,疼痛席卷而来:“啊你你会后悔的”

  “后悔”男人轻笑出声:“这辈子我还从来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这个世界,只分他想要的,和他不想要的,还真没有他要了还后悔的

  黑夜里他就是她的独裁者,要她哭她就哭,要她叫她就叫,这场强弱悬殊的交换,毫无悬念

  “我会杀了你的,我发誓”

  言倾情低吼出声,声音却软绵绵的,一旦沾上强大的雄性气息,意志力瞬间瓦解,怎么办火烧眉毛的急上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喂了什么药,竟然如此霸道,咬破了自己的舌头都无法抵抗。

  她竟然控制不住想要靠近那个男人。

  倾情的指甲狠狠按进大腿里面,顾不得会有多疼,只想用疼痛刺激自己,不要沉沦得那么快。

  “你惹了我,你会不得好死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哦”男人真不是被吓大的,闻言只是漫不经心的笑:“小东西,现在允许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这话说出来,仿佛她报出自己的名字,只是他的一种恩赐。

  那样的嚣张、那样的狂妄

  倾情撕扯着床单,疼像是一朵被摧残的花,奄奄一息,此刻顾不得他的张狂。

  “加拿大顾家听过吗说出来吓死你”

  “顾家”男人微蹙着眉,醇厚的声音,却笑起来:“我倒是第一次听说,顾家有个女儿”

  微凉的手掌附上她的脸,缓慢的去摘她的孔雀毛面具,难道顾家旁支的女儿

  “顾至尊,听过没有那是我哥”

  “顾至尊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我怎么不知道”男人的手微停顿半秒,却不动声色,下一秒,直接将面具一扯,孔雀毛面具彻底从倾情脸上滑落的那一瞬间,他凶狠的动作,却忽然一滞。

  黑夜里,他忽然退出去拨打了一个电话,低沉的声音充满0度的危险:“解药在哪”

  玄帝看着面前倔强的少年,拿着手机漫不经心的说:“没有解药,我给她喝的是七日七夜情,你宠幸七日七夜,自然得到解脱,怎么,不合你胃口”

  “我特地让人千里挑一选出来的,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独一无二,放心,绝对干净,我听说,你还是童子身,怎么样,给你选这样一个上上品,我够意思吧”

  话音方落,电话那头却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忙音一片。

  玄帝拿着手机,嘴角闪过一抹狡黠的笑,看来,这场游戏绝对值得期待,再看面前倔强拿着瑞士刀要跟他拼命的美受,很低地轻笑一声:“来吧,杀得了我,今晚就放你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