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好嚣张的男人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容质疑的高高在上,但倾情却难以压抑心中的怒火:“你以为你是谁古代的帝王吗我看你是这辈子丑得找不到女人,才带着miàn jù买女人玩吧”

  “果然需要驯服,这骨子里的东西,看来确实不乖。不过这样反而激起了我的兴趣。”

  黑夜里他的声音华丽尊贵,却充满了危险,犹如帝王般的男人,起身朝她走去。

  倾情紧咬住唇,下意识的抓住床头的皮链子。

  嗒、嗒、嗒龙行虎步,

  脚步声越来越近逼近,倾情抬起头警惕的看向他。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男人单手随意插在口袋里,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笑话,清浅的笑了笑。

  短暂的功夫,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已近在咫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虽然带着银色miàn jù,但那双眼睛却像是暗夜里最耀眼的火焰,带着吞噬一切的毁灭色彩,能够瞬间将世界征服,让整个世界以他为尊,心甘情愿臣服于他的脚下。

  他眯起眼睛,静静的看着她,带有几分审视的意味。

  手指划过她纤细白嫩的肩,细细的巡视每一道曲线,那种眼神,就像在打量廉价的货物,倾情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低吼:“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

  脏

  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脏。

  男人嫌弃的口吻:“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吧”

  倾情咬牙切齿,带着滔天的愤恨:“信不信我灭了你全家”

  这女人有点意思,很少有人在他的审视下不错开眼神,是因为她也带着miàn jù的原因她咬紧着下唇,明显在害怕,却敢不知死活的挑战他的权威,看来那几只败类果然不会随便送给他一个女人调教。

  他勾起她的下巴,微微俯下身体:

  “很好,你最好时刻都能保持这副野性难驯的姿态。”

  “否则,失去了驯服价值,这漫长的一个月,我得多无聊。”

  男人抚摸着她的脸颊,“从此刻起,我会驯服你,直到你的这里,还有这里,全部心甘情愿的臣服与我。”

  他的手指沿着她的脖子划过她的身体,指尖最后停留在她心脏的位置。

  那代表,身,和心

  驯服倾情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硬气的对上他冷傲的视线:“男人,你买我花了多少钱我十倍还给你,只要你放了我”

  “钱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我更有钱”

  原来是被卖掉的女人,不过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多得去,他没那么泛滥的同情心:“没有开封过吗”

  “滚开”

  倾情低吼,却半点力气都没有。

  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呼吸急促得缓不下来。

  她本来就是靠着强大的自控力才没自己扑上去,此刻他的眼神的巡视都仿佛是一种无形中的凌辱,他的眼神每在她身上划一下,都像是火上浇油,此刻他竟然“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我就剁了你”

  “看来是。”

  “你你去死”倾情用力抓起皮链子朝他狠狠挥去,可是根本没有威力,鞭子还没落到他的身上,人已经被他放倒在床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