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挥洒着一层薄薄的月光,印出奢华尊贵的海景房里的场景。

  一个女孩躺在帝王的寝宫里,她的脸上带着孔雀毛的面具,看不见脸,但手腕和脚腕都被缠绕在着。

  脑子昏昏沉沉的,身体稍微动荡一下,静谧的室内里就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

  言倾情缓慢的睁开眼睛,这是哪里

  眼皮好沉,好累。

  热好热热得受不了好难受

  倾情咬破了嘴唇,才让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记得昏迷前的一切,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室友和男友合伙下了药,脑子里依旧回荡着那对渣男贱女的笑声。

  袁琳琳:“言倾情,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安慕希已经不爱你了,他爱的是我,是他主动往你喝的酒里下的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安慕希:“倾情,别怪我无情,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连吊牌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跳蚤市场买来的廉价货,我过怕了穷日子,选择你对我实在没什么帮助,只会拖我后腿。琳琳说,只要我今天给你喝下这杯酒,把你卖了,就能证明我心里压根没有你,她就能为我打开上流社会的大门。”

  倾情呸了一口,真是阴沟里翻了船,竟然被这对渣丨男丨贱丨女给灌醉卖掉。

  现在只能期望买了她的人能让她自己赎自己,安慕希只以为她是贫困生,却不知她真正的身份,敢这么惹她,不百千倍百倍的还回去她誓不为人

  就在这时,只听“叮”的一声,房门打开。

  室内豁然明亮,倾情来不及尖叫,迷糊的视线里出现很多人,他们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甚至有两个人走到床边对着她上下一阵翻来覆去。

  五分钟之后。

  “少爷,安全隐患全部解除,您早点休息。”

  “嗯,把她身上的链子给解开。”

  那是个低沉的声音、醇厚磁性,却有着令人震慑的力量,如同古代的王,随便几个字就要求所有人臣服。

  倾情努力转过头,却看不见他的脸,只看见一张精致的银色的面具,更突显他的黑暗特制,仅一眼,她就能断定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男人已经脱掉了外套,隔着紧绷的衬衫,他的身材让人无限的联想,倾情吞吞口水,竟然很想去摸

  怎么办她肯定是被下了药,不然脑子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门再次被合上,视线再次暗下来。

  屋内现在只剩下一盏小灯。

  男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即便不说话,倾情也无法忽视他强大的存在感,那强大到犹如实质的压迫感如泰山逼近,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暗调的室内,他像是黑夜里的主宰者,而她则是他面前的一只小丑,他正不急不躁的审视着她。

  他本是个将世界尽玩于股掌的男人,可是此刻脸上的表情,却高山深海般的阴沉。

  他紧盯着面前的女人。

  手中的打火机,点燃,熄灭;再点燃,再熄灭。

  反反复复

  许久之后,他忽然开口,只发出一道命令。

  “跪、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