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后。

  密闭的静室中,无数灵气挤压一处,将整个房间撑得密密实实,全无半点缝隙。然而在中间却形成一个漩涡,将周围灵气拧成一圈圈长绳,绕着这漩涡不断旋转,最终汇聚起来,往漩涡的中心直直灌入。

  漩涡的中心,蒲团上,正坐着个面容俊雅的少年修士。

  他双腿盘起,两手置于膝上,拈起一个奇怪的法诀。

  这少年头顶穴窍之上,倒灌的灵气犹如一条长龙,争先恐后地飞扑而下,几乎要凝成实质。

  他的眉心青光隐隐,丹田处更是微微发热,若是有人细看,甚至整个身子都笼罩了一层蒙蒙淡光,仿佛被白雾包裹,有仙人飘渺脱俗之相。

  良久,灵气忽然动得更快,少年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忽然间一声炸响!

  少年四肢微颤,双目陡然睁开——

  “呼——”他口中喷出一团青气,而后将其重新吸入腹中。

  少年两眼中青芒内蕴,神色肃穆,终于他十指掐出数个法诀,才喝了一声,将周身气机全部收敛起来。

  这时候的少年满身温润平和,一瞬间仿佛从仙界进入凡世,让人觉得亲近。

  而他眼中、周身、丹田处的青光异象也都慢慢消失了。

  “总算略有小成。”徐子青轻轻一笑。

  他入定这些时日,全然沉浸在那血魔与他和宿忻的对战之中。无论是宿忻还是血魔,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被徐子青拆分了无数次,又重新推演了无数次。

  这样不厌其烦地反复思考,徐子青不仅把宿忻出剑轨迹牢记于心,也终于看清楚血魔布阵手法。

  徐子青自然不是要学那等残忍恶毒的邪魔道“尸魔蚀骨大阵”,而是从血魔布阵手法中,推衍出部分高阶修士的修炼之道。

  血魔那时候借助的是焦涂的身躯,所以修为颇弱,然而境界却在。那般玄妙的手法,一旦沉溺进去,就是心醉神迷。

  除此以外,徐子青也解决了一个隐患。

  因为尸魔蚀骨大阵太过难缠,为了破阵,徐子青曾释放出嗜血妖藤来,吸尽了阵中血雾,大阵也因此而破。

  然而这妖藤虽因乙木之精的关系顺利被徐子青降服,成为他号令万木之本,可到底天性桀骜嗜血,即便内心臣服,毕竟戾气太重,一个不慎,就要本能反噬。

  徐子青修为还不足以压制妖藤,因而以往都不曾让它放开吸食血肉。这回事急从权,徐子青给妖藤解了禁,妖藤便卯足了劲儿饱餐一顿。

  只是那阵中的血雾俱是人血汇聚变化而成,同时这些南人枉死,血中含有绝强的怨气、怒气、冤气以及恨意。

  这些负面情绪对于血魔而言是增加大阵威力的上好养料,于妖藤而言也是美味佳品,可当徐子青入定之后,刚触碰妖藤、与它沟通,就被这些情绪倒卷而来,几乎要侵蚀了他的神智。

  幸而徐子青生平没有太多贪恋,性情也温和仁善,所以道心还算坚定,乍一感应到这些负面情绪,他确是觉得有些冲击。不过很快就稳定下来,立时吸收天地灵气,运转《万木种心**》安抚妖藤,使妖藤自本能中清醒,重新变得乖顺起来。

  而后妖藤与徐子青联手,才慢慢化去了那些南人种种怨恨愤怒,也由此心境更加清透了。

  徐子青有些庆幸,还好他是有心要稳固炼气八层修为,运行法门去主动触碰了妖藤。不然若是哪次他冲关入定之时妖藤意识突然忍耐不住、爆发起来,他不说是走火入魔,恐怕也要大大吃一些苦头了。

  收了功法,徐子青站起身。

  他站起时,整个室内灵气就仿佛失去了牵引,忽然散去了。

  走出静室,徐子青挥手散去禁制,就看到外头隔出了一个小院。

  院中青峰在做洒扫,而妙月则人如其名,有些巧妙心思。她以篱笆围出几个小小花圃,内中栽种了几株清香花木,也颇有些灵气盎然的模样。

  徐子青刚现身,那两人已有所觉,纷纷停下手中之事,前来拜见。

  妙月很是玲珑乖觉:“徐仙长,可要现在用饭?”

  徐子青微微一怔,他确是腹中饥饿,原想予青峰一些金玉之物,前去购置食材回来。不曾想妙月却忽出此言。

  青峰见状,急忙解释一番:“仙长乃是持有一等令牌的贵客,盟里却是心甘情愿招待,食宿之类,皆无需仙长亲自过问。”

  原来在散修盟外盟中,领取了三等令牌的散修能有客居之地,领取二等令牌的散修多出仆婢伺候,而领取一等令牌的,除却这两者之外,连平日里的饭食也皆有散修盟里供给。

  徐子青如今远远未达到辟谷的境界,自然在食之道上颇要有些开销,如今宿忻给他争取了一等令牌,倒是省事不少。想到此处,他对宿忻这看来任性的少年,也有了些许旁的观感。只觉得他虽鲁莽,亦不缺体贴细致之处。

  于是他便一点头,笑道:“正腹饥,摆饭罢。”

  妙月与青峰闻言,相视一笑,青峰立即去搬了一张石桌过来,双臂上筋肉暴突,显然力气不凡。而妙月则快步绕去侧屋,那处做起了一个小厨房。因不知新主人何时闭关出来,妙月等人早已做好饭食,时时温热保存,不敢有丝毫怠慢。

  不多时,饭已摆上。

  修士用饭皆以玉制器具盛放,食用之物也需得含有灵气。徐子青略扫一眼,就见桌面上摆了三个白玉盘,有两道素,一道荤。

  素者为一盘灵瓜,一盘灵菜;荤者乃是兽腿肉,观其灵气,竟为一阶妖兽身上所取而来。主食则是一碗灵粮,内中灵米白细晶莹,灵气内蕴,颗颗分明。略一嗅,就觉得清香扑鼻。

  徐子青不由感叹,这散修盟也算下了心思。

  妙月偷眼打量新主人神色,唯恐伺候不周,要被逐下山去。想当初她被选为灵窍山婢子,多少姐妹羡慕不已,如今要是受了责难而被驱逐,还不知要落成个什么笑话呢!

  徐子青却不知婢子心思,他只端起碗,慢条斯理地开始食用。

  前世今生,他皆是大户人家的子孙,坐卧行止间都自有章法,一举一动均是优雅自然,不失半点风度。

  妙月与青峰在旁见了,也心中暗赞,各自越发尊敬不提。

  一时气氛静谧,徐子青用饭无声,不多时,用完了,才放下碗筷,任妙月将诸般器具都收拾了去。

  徐子青便问:“这几日可有事来?”

  青峰连忙说道:“回禀徐仙长,确是有人来寻访仙长。”

  徐子青微怔:“何人?”

  青峰恭声道:“是少盟主。”

  也是因着如此,青峰与妙月侍奉徐子青时更加小心翼翼。他两个在散修盟日久,自然识得宿忻,亦知他是个极难缠、不好惹的人物,性子也相当高傲率性。可便是这么个人物,不止是亲自前来拜访徐子青,更听闻他闭关之后就立时离去,只嘱咐他两人要精心照料……如此一来,他们怎能不加倍妥帖仔细!

  徐子青想了想:“宿道友何时来的?”

  青峰道:“就在昨日。”

  徐子青闻言,心里有些了然。

  他闭关数日,宿忻修为略逊于他,出关之日也要早些。不过他倒是言而有信,说到做到,并不食言。

  想到此,徐子青便取出赤色玉剑,一拍祭出。那玉剑化作一道赤色遁光,急速破空而去,转瞬消失眼前。

  做完这个,他便坐在石凳上,安心等待宿忻前来。

  果不其然,才过了不足半刻,那天边就生出一道火红云霞,犹如一颗流星,直直扑来。眨眼间已到近前,砸在地上,顿时化作宽袍大袖的美貌少年,顾盼神飞,风采奕奕。

  少年收起飞剑,神色很是飞扬:“徐道友,你出关比我略晚一日,所得如何?”

  徐子青微微一笑:“略突破一重关卡,我观道友,亦是大有所获。”

  宿忻很是爽快,直接坐在徐子青对面。

  徐子青微拂袖,那妙月青峰识得眼色,已是极快地奉上香茗。

  宿忻端起喝了一口,笑道:“我同你一般,修为进了一层,如今是炼气六层的修为了。后头的穴窍亦是冲开数个,想要更进一步亦不远矣。”

  他极为欢喜,面色红润,越发显得容色惊人。

  徐子青只觉很是赏心悦目,便也一笑:“那便恭喜道友。”

  宿忻却又道:“除此之外,我亦有些玄而又玄之感,却不知如何说出。”

  徐子青想了想:“可是因血魔出手而生出的感悟?”

  宿忻击掌:“正是,莫非徐道友也是?”

  徐子青略点了点头:“血魔境界比你我高出数重,如今不懂也是理所当然。不如先将它记下,日后境界提升,再行领悟。”

  宿忻也以为然。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那与血魔之战互相印证,你我互相增补。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香茗也不知换过几回,终是说得尽了。这番印证下来,两人只觉得彼此灵力更加凝实,也察出许多错漏处,比起之前自己领悟的轻浮之感,可算是踏实多了。

  于是双双相视一笑,齐齐停了下来。

  宿忻闭眼领悟了一会儿,再睁眼时,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奇异:“徐道友,此番我来寻你,除却要与你相护印证闭关所得外,其实还有一事。”

  徐子青有些讶异:“何事?”又笑道,“宿道友尽管直言。”

  宿忻轻咳一声:“是关于血魔肉身之事。”

  徐子青愣住了。

  只听宿忻又道:“于承璜国你我设下计谋,以‘声东击西’之计取得血魔肉身。”说到此处,他便有些赧然,“事毕后我一心想要邀道友来我散修盟,竟也将它忘了个干干净净。”

  “昨日出关,师父召见于我,询问我诛魔之事。我直言相告,为其提醒,方才想了起来。”

  的确如此,何止宿忻不曾想到,便是徐子青,也是忘却了。

  想那时他寻得血魔肉身,就收入了储物戒中,割断其与血魔联系,使血魔不能轻易召唤肉身、非得先将他除去才可。

  而后便是与血魔大战,因战得激烈,绞碎血魔元神之后,他便是大大松了口气,心境也有松懈。再有宿忻邀他入散修盟之事,这般下来,居然就没忆起。

  思及此处,徐子青面上又不由露出些许古怪之色。

  寻得血魔肉身后,他那好友云冽嫌弃那肉身,宁愿行于戒外,也不肯进入储物戒中。可与血魔之战后,云冽点除宿忻部分记忆,就重又进入储物戒里……如今想来,莫不是那时云兄也忘了血魔肉身所在?

  若当真如此……

  徐子青心中生出几分笑意,却按捺下来,暗中决意绝不会与云冽提起。

  他正了正面色,说道:“血魔肉身仍在我手中,若是宿道友想见,我将它取出来就是。”

  宿忻也是担忧徐子青将肉身遗失,如今听得还在,便是心下一宽:“倒不是我要瞧他,只是师父怕我扯谎,要亲眼一见,才肯信我。”

  徐子青了然:“盟主忧心于你,理所当然。这肉身我便交予你,便算是我入盟之礼。”

  宿忻听罢,大喜:“如此甚好,师父定然欢喜!”

  徐子青也不多言,轻轻拂袖,就将那肉身放置于不远处的空地上来。

  血魔肉身一出,顿时卷起了强烈的血腥之气。

  同时整个山岩上都弥漫着让人心惊的窒息感,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仍然是枯干犹如骷髅,浑身筋络明显,血肉薄薄覆于骨架之上,就像是被剥了皮的尸体。

  那张脸上七窍俨然,五官也全不成形,更是毫无毛发,使人一见心悸!

  宿忻第一次见到血魔肉身,猝不及防之下是双目圆睁,随即捂住口鼻,几欲作呕。这等奇形怪状,未免也太过恶心……

  他也不愿多看,抬手打出一个储物袋,直接把血魔肉身收了进去。顿时周围气息一清,宿忻伸出两根手指,嫌恶地拈起储物袋上系着的丝带,再远远地将它扔在桌上。

  徐子青见状,忍不住轻轻一笑。

  宿忻回过神,见徐子青拿忍俊不禁的模样,也略为尴尬:“徐道友,见笑了。”

  徐子青摇头笑道:“宿道友赤子心性。血魔肉身的确很是……在下初见时,亦觉难以忍受。”

  宿忻听他此言,也觉得心里颇为熨帖。他素来不爱与人相交,与徐子青交往言谈时却是如沐春风,对他不由生出几分好感,于是便是直言:“徐道友,我和你相识几日,颇觉投缘,不知能否唤你一声‘子青兄’?”

  徐子青也对宿忻这爱憎分明的性子很是欣赏,自然不会拒绝,就说道:“此乃在下的荣幸,宿道友请便。”

  宿忻一摆手:“子青兄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过谦逊守礼,对那些个旁人还有些必要,对我却无需如此。我唤你‘子青兄’,你又长我两岁,只管唤我‘贤弟’或是‘阿忻’便成。”

  徐子青莞尔:“阿忻贤弟。”

  两人又是相对一笑,均觉得心情不错。

  宿忻同徐子青又坐了片刻,推座起身,说道:“子青兄,师父还等我将血魔肉身交予他瞧,我便先去了。”

  徐子青也起身送客:“阿忻贤弟请便,为兄便不远送了。”

  两人告别,宿忻身后飞剑直冲而出,他纵身一跃,已然双足踏于其上。而后再对徐子青一拱手,身形微动,飞剑已杳无踪影。

  徐子青嘴角含笑,也是转身。

  青峰妙月正恭敬侍立。

  徐子青便吩咐道:“我要下山一趟,归期不定。你二人照管好屋舍就是。”

  二人立时说道:“遵命。”

  徐子青心念一动,便在足下生出两片碧叶,直往山下飘然落去。

  ·

  既已入了散修盟,自然要按照散修盟内规矩行事。

  徐子青听宿忻提起,外盟中人皆是以己身不需的资源换取贡献,再以贡献换取己身所需资源,很是便利。

  他回想自个出秘境来所遭遇诸事,越发觉得自己修为浅薄,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而他所修习的《万木种心**》十分精妙,只是要求颇高。

  徐子青估算一下,于秘境里他收妖藤为本命之木,亦有从木十数种,到底还是少了一些。妖藤虽说厉害,到底担忧其本能难以控制,不能时常使用,因此对战之时手段颇显不足。如今想想,次木太过重要,他不欲在炼气期时便将它择取,故而还需再多择几株从木,多多修炼。

  他再盘算自个现下的身家。

  因在秘境里呆了五年之久,湖底洞天中上好灵草更比湖外多上许多,他储物戒中如今存有的灵草只怕不下数千株,品相上佳的便有近千,略逊一筹的怕有二三千之多。

  再有嗜血妖藤自生发之后便要吸收血食,徐子青每日带它去捕猎妖兽猛兽之类,所获妖兽内丹有七八百,各类兽皮则有一千五六。

  如此算过,身家还算不菲。然而却不能全部拿出,徐子青略思忖过后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谢谢大家砸来的各种雷,抱住群mua~~~然后问一个问题啊,如果是日更六千的话,大家是比较喜欢一更三千,还是六千一章同时更新呢?如果是后者字数大概要少个几百……前者的话,多半会是11点和晚7点更新……

  sth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2-12-23 11:52:18

  410934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12-23 22:22:56

  水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12-23 23:53:06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