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东黎昭先是一喜,随即又是担忧。皇兄如此被困在寝殿中,不知多日来是如何难熬。他便屏住呼吸,上前数步。

  然而转瞬间,他却听得里头有另一人出声,顿时觉得很不对劲。

  徐子青的脸色却是乍红乍白,东黎昭凡人耳力不佳,他则是听得一清二楚。

  那里分明、分明……

  东黎昭存了警惕,小心在口中捻了捻,于窗纸上捅了个小孔,这下声音清晰了些,他也能听个明白。

  “好宝贝儿,你这处当真**得紧,可想死我了!”

  “啊……嗯……唔你……啊!”

  “□,再夹紧些!真是叫人心痒……呼,若是旁人晓得你床上这般风景,怕要嫉妒老子的艳福无边!”

  跟着便是接连不断的“噗噗”水声,那床摇得嘎吱响,更有若有似无的□声,伴着成年男子的粗喘与调笑,充斥了整个寝殿。

  自窗孔看进去,便见到那赤条条的两人正于床榻上肉搏。

  上头那个男子肤色黝黑,身形精壮,身下压着个相貌俊朗的修长青年。他胯|下紫黑色的玩意儿插在青年的臀|缝里,是甩开膀子卯足了劲儿,前后耸动,“啪啪”撞个不停!

  青年脸上带着笑意,双腿圈在壮汉的腰上,双手搂着他的脖颈,满面潮红,双目微眯,似极享受一般。

  东黎昭面色铁青,他哪里会认不出来,这壮汉便是镇国大将军,而他肆意侵犯、与他盘肠大战的青年,却是他一心惦念的大哥!

  他那天潢贵胄的皇兄俊逸宽和,才华横溢,是最出色不过的储君,可他如今却在祸国仇人身下辗转□,忘乎所以!

  这、这哪里还是他最尊敬爱戴的太子大哥!

  东黎昭的牙咬得咯咯响,气得是头脑发胀,恨不能立刻冲进去质问太子:

  你忘记杀母大仇了吗!你忘记他如何囚禁我们兄弟了吗!你忘记他要颠覆你的王朝了吗!你怎么能这样、这样的无耻……

  忍无可忍,东黎昭就要闯进屋里,手臂却被人拉住,回头一看,是那位一路护送他回来的俊雅修士。

  “……先生。”他恨得咬牙切齿,“让先生看了笑话,我绝不能让皇兄这般、这般……”不知廉耻。最后四个字他吞入腹中,生生没有说出口。

  徐子青轻叹一声,他已从方才窘迫之中挣脱出来,跟他低声说道:“昭儿,你仔细瞧瞧太子的双眼。”

  东黎昭一愣,心里却陡然生出一股希望来,他连忙说道:“先生,您有没有法子能让昭儿瞧得更清楚?”

  徐子青眼光柔和,并指在他眼睑上轻轻一抹。

  东黎昭便觉得双目明亮,屋中之物于他眼中是纤毫毕现,他刻意忽略了那位镇国大将军,而将注意力都放在自家皇兄脸上。

  果不其然,虽说东黎熙神情似有沉迷,那双眼也确是半张半合的暧昧模样,可仔细看去,却能见其中光华湛然,清醒无比,在偶尔落在那冲撞耸动的大汉身上时,更流溢出一丝冷意。

  霎时间,东黎昭大大松了口气,紧跟着便是对那佞臣的浓浓恨意。

  “那焦涂竟然这般折辱大哥,真该杀!”他愤然道。

  徐子青抚了抚他的肩头:“且莫进去。”

  东黎昭闷声开口:“是,先生。”他顿了顿,“我明白的。”

  若是现下闯进去,打草惊蛇不说,更是让他大哥毫无脸面。堂堂来日里要承接天命、登基为天子的太子殿下,若是在这般情态下被宠爱的弟弟瞧见,恐怕要羞愤欲死。

  便是为了东黎熙的颜面,已然冷静下来的东黎昭也绝不会再冲动了。

  忍了忍,东黎昭拉住徐子青袖口,说道:“先生,我……不愿再看了。”

  徐子青很是明白他的心情,便依他所言,与他一同再度隐匿于阴影之中。

  屋中撞击与喘息声经久不停,足过了有两个多时辰,才**初歇。

  不多时,里头传来衣衫簌簌之声,那镇国大将军已是衣着完好,自寝殿里推门而出,一派正经模样。

  东黎昭就见一名宦人走上前来,谄媚笑道:“大将军,奴才已备好热水了,这就给太子殿下送进去么?”

  那壮汉抹把脸:“去罢,莫吵醒了他。”

  宦人连连称是,壮汉再摸一把头发,大步离去。

  东黎昭眼中充血,盯着那正招呼送水进去的宦人,言语中尽是狠辣:“这些刁奴,本王要让他们全都给焦涂陪葬!”

  徐子青虽略略皱眉,随即摇头微叹,却并未说话。

  只听得里头有人问道:“太子殿下,可用膳否?”

  那带着些许疲惫与冷漠的嗓音便响起来:“不必了。”

  如今天色已然深黑,寝殿里水声也渐没了。宦人们齐齐退了出来,就剩了屋中冷寂一片。

  东黎昭手指颤了颤,在徐子青相助下穿墙进去。

  寝殿里,那床上帷幔罩下,内中有人平躺,一只瘦削的手不经意放在床沿,似乎能听着那人均匀的呼吸声。

  东黎昭忍耐不住,悄无声息地快步上前,走到了床边。

  下一瞬,床上人一跃而起,紧紧扼住他的脖颈:“什么人!”

  东黎昭被迫昂头,虽是疼痛,他眼中却有些发热。大哥的身手仍是如此利落,全然不同他想象那般颓丧,可真是太好了。

  东黎熙却已然瞧清楚来人模样,他猛然放手,嗓音却抖了抖,低声道:“是昭儿?”

  东黎昭用力点头:“是昭儿……是昭儿回来了!”

  东黎熙深深呼吸,嗓音更压低些:“你怎地进来的?好大的胆子,若是被捉住了可怎么好!”

  东黎昭不欲皇兄担忧,立时笑道:“是先生送我进来,一路不曾被人发觉。”

  东黎熙这才发觉,就在东黎昭身后,正安静站了个青衫少年。

  看年纪不过十七八,相貌很是俊秀,气质又极温和,见之可亲。他心里还有些警惕,却不会扫了弟弟的面子,当下起身,拱手道:“多谢先生高义,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徐子青也正打量这位太子。

  只见他生得长眉凤目,面容俊逸,而身姿挺拔,优雅有礼,自有一种磊落宽仁的气度。虽是方才被迫雌伏,却半点不显不堪屈辱之色。不愧是储君之选,果真让人赞赏。

  他便微微一笑:“在下徐子青,山野之人罢了。”

  东黎昭已急急说了出来:“大哥,先生是修仙之人,有大本事,亦是愚弟的救命恩人呢!”

  东黎熙才听此言,便惊讶开口:“徐先生是一位修士?”

  徐子青微怔,这太子却知世上尚有修士一类世外之人……他就点了点头:“正是。太子殿下所知甚多。”

  东黎熙从容一笑:“自父皇久病沉疴,就把熙宣召榻前,将种种秘辛告知。故而熙知晓这世上非但有下九洲之说,亦有上九洲。不过上九洲乃世外之世,熙心驰神往,却并不知仙踪何在。”他说罢,看向东黎昭时眼带宠爱,“昭儿既能遇见徐先生,想必是误入了上九洲,却比熙有造化了。”

  他不过只听了弟弟只言片语,就推出这许多事来,的确心思缜密,若得皇位,当能造福朝堂百姓。难怪龙气金黄,鳞甲须尾活灵活现,处处明晰。

  徐子青也是恍然。虽九洲分上下已有无数年月,可到底并非未留半点痕迹,这等传承多年的大国能留下些传说密语,倒不无可能。

  那太子说到此,深深作揖,恳切道:“昭儿逢难,熙还未谢徐先生救命之恩。”

  徐子青温声道:“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昭儿也已谢过,你实不必如此。”

  东黎熙却道:“昭儿是熙唯一的兄弟,若不略尽心意,熙心中绝不能安稳。”说罢做足礼数,方才直起了身子来。

  徐子青感其心诚,只得受他一礼,心下对这太子却越发生出些好感来。不过人已送到,他亦不必久留,便说:“既然昭儿平安交予你手,我也该当离去了。”

  东黎昭大惊:“先生要走?”

  徐子青歉然一笑,朝代更替之事,实不是他能掺和,非走不可。

  东黎熙知晓修士亦有忌讳,却因弟弟不舍,到底恳切说道:“徐先生若要离去,熙与昭儿自然不敢拦阻。只是今日天色已晚,还请徐先生小住一晚,明日再离去如何?”

  徐子青仍要推辞,忽然心中一动,已然应了下来。

  因要隐瞒外人,东黎昭与东黎熙同住,而徐子青却被安排在寝殿后厢房之中。那处很是寂静,又因不曾安排人来而无人打扰,还算合他心意。

  徐子青便进了房里,留两兄弟一同私下叙话。

  却说徐子青将房门掩上,又布下禁制,才将意识沉入储物戒中,呼唤道:“云兄,云兄。”

  果不其然,不过转瞬工夫,那白衣男子便现身出来。

  徐子青看向此人,微微笑道:“云兄,方才你要我留下,这是为何?”

  原来就在他直欲离去时,戒中竟传来云冽嗓音,才让他答应留下。如今徐子青很是好奇,好友素来不挂心身外之事,亦寡言少语,怎会留意此事?

  云冽略点头:“坐。”

  徐子青讶异挑眉,难不成还一言难尽么?他便坐在桌前,静听友人说话。

  圆桌对面,圆凳自动跳了出来,云冽也坐了下来,神色仍是冷峻:“承璜国此番险遭翻覆之事,有邪魔道中人作祟。你既修仙道,不可置之不理。”

  徐子青眼皮一颤:“邪魔道?”

  云冽颔首:“你且再观此朝气运。”

  徐子青应言,双目里蕴出两团青色光芒,而后直直看向窗外,神情比傍晚观气时更谨慎十分。

  云冽说道:“金龙莫看,只观黑蛟。”

  徐子青便仔细瞧去,那黑蛟于夜色中更显张狂跋扈,此时蛟尾与龙尾纠缠,两具庞然身躯越发绞得紧了。

  这般形态,竟像是……龙蛟交|媾。

  想起方才于门外所见之事,徐子青不由一顿。

  云冽冷然道:“观其目。”

  徐子青心中一凛,有些赧然,再定一定神,去瞧那蛟目。只见它形似蛇目,瞳色暗金,而外面却泛着一圈血红,更有丝丝黑雾盘旋其上。乍一看并不清楚,细看时却格外诡异,使人心惊胆寒。

  这情形,确是黑蛟为魔气所染之态。

  徐子青虽是修仙,却知晓世上还有修魔、修妖、修鬼等数种修士,所择之道与他很不相同。

  修妖道者混沌不分,修魔道者与修鬼道者则与仙道相对,一者为阴,一者为阳;一者为负,一者为正。众修道人并无好坏之分,皆在天道之下。

  其中鬼修甚少,魔修与仙修就很是对立,经年下来,虽不至你死我活,却也相去不远矣。

  然而勿论哪路修士,都须遵循天道规则,因此徐子青对皇朝中事退避三舍,亦讶异于有魔修掺杂其中。

  除此之外,他仍有一事不解:“云兄,何为邪魔道?”

  云冽淡然看他,冷言道来。

  魔修者七情俱全,修一个随心所欲。除吸引天地灵气之外,功法多需煞气、阴气、血气、死气、秽气等负极之气,又多执着贪、嗔、痴,或嗜酒、嗜色、嗜杀,妄念不断。

  而此中有正魔道与邪魔道之别。

  若同修一本《阴阳和合大道》,修正魔道者风流而不下流,与人合欢你情我愿,绝不强求,双方更互有增益。而修邪魔道者则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将人作鼎炉肆意采补,杀身毁命。

  故而修仙者或看修正魔道者不顺眼,却是眼不见为净,而对修邪魔道者,则是杀之而后快。

  不过因魔道功法特殊,邪魔道远比正魔道更易修行,因此邪魔道中人,便远胜于正魔道中之人了。

  徐子青听得出神,他从前只间或听说魔道与仙道乃是仇敌,却不知还有这些缘由,更有那许多细节之处。如今听说了,也心里若有所思。

  待友人说完,他不由有些好奇:“这两者……云兄如何待之?”

  云冽冷声道:“修正魔道者与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修邪魔道者见之则杀,若门派为恶,当尽诛之。”

  他语气森冷,杀意浓郁几成实质,听得徐子青汗毛倒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知云兄……”杀了几人?

  云冽已知其意,杀机未褪,直言道:“尽诛邪魔道为大恶者九百三十三人。”

  徐子青咋舌,这等杀性,真使人毛骨悚然。不过他却并不惧他,反倒觉得云冽杀性虽重,却不妄杀,着实令人钦佩。

  既然已明白因由,徐子青便说道:“云兄之意,是要我寻出那邪魔道之人,将他除去么?”思及之前与东黎昭所见屠城之事,想来与这邪魔道人必有关联,故而虽有不适,却未反驳,只是有所疑惑,“修士不得干涉人间朝堂大事,我又如何能够……”

  莫说旁的,若是惹了天道憎恶,日后修行步步险阻不说,得罪狠了,更有天谴神雷降下,便是冤枉了。不过云冽绝不会加害于他,徐子青以为,当还有其他缘故才是。

  果然云冽说道:“改朝换代之事,原本是凡俗中事。但既有魔道插手,仙道中人得见,便不得袖手旁观。”

  原来凡俗人理凡俗事,而魔道修士趟这浑水,便失之平衡,仙道中人需得与之对立,将凡俗事变为修士之争。

  云冽神色冰冷,继续言道:“行善功,得善果;行恶事,有孽报。邪魔道倒行逆施,你适逢其会,乃是天意。”

  徐子青一怔:“若我不曾来此……”或是不曾遇着东黎昭,抑或遇着却不救他,此间事又该如何?

  云冽冷然道:“天道规则有所依循,若不是你,自有他人。你既得遇,便是你之机缘。”

  徐子青笑叹:“我明白了,谨遵云兄吩咐。”

  是了,承璜国正宫所出二子,东宫东黎熙身具金黄龙气,乃是天运昌隆之相,而次子东黎昭心思醇厚、对兄长敬重非常,龙气也为金黄,便是天道为此朝留有后路,自东黎熙至东黎昭,福泽绵延。足见此朝分明气运浓厚,不该有如今这般气数将近、要改朝换代的模样。

  且东黎熙神智清明,宽厚仁德,有明主之风,若是亡国之君,当不会如此。因而必定是有外祸乱朝,干扰天数。

  此乃大孽。

  徐子青为仙道中人,既要修行成仙,便得为天道办事才是。若是做得好了,说不得便有嘉奖,做得不好……天道欲以他之手惩戒作乱者,只消他尽力而为、莫唬弄上天,当不至于落个凄惨后果。

  云冽观他神色,淡然道:“你已想得明白。”

  徐子青点了点头:“是,我已想明白了。”又笑道,“多谢云兄指点。”

  当晚,未免邪魔道中人觉出他体内灵力涌动,徐子青并不曾打坐修行,反而以凡人之态睡卧床上,休整一宿。

  次日,东黎昭早早在外叩门:“先生,你可醒了么?”

  徐子青睁眼,翻身而起,到前头打开门来,笑问:“你可来得早。”

  东黎昭不由窘然。他一夜不曾好好入眠,唯恐先生离他而去。这时东方才刚发白,他便迫不及待,急急过来了。

  东宫里伺候的宦人并未觉察,徐子青看他眼下青黑,微微一叹,放他进来:“莫要如此莽撞,且当心给人瞧见。”

  东黎昭“哎”一声,进得屋来,关了门,说道:“我身量小,偷摸墙根而来的。此处也很是偏僻,若无要事,必不会给人发觉。”

  徐子青见他如此依赖,目光不由一软。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感谢大家砸来的雷,抱抱mua~~

  sth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2-12-15 11:11:22

  瓶儿小草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2-12-16 01:54:27

  阿布古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12-16 05:38:35

  然后小云云的87图!牛肉姑娘画的,超v5!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