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之修仙 > 27万木种心大法
  丹田尽复原该欢喜,然而修为突兀大进,却反而让人惊惧了。

  徐子青入定良久,将自个的身子内部反复查验,终是发觉,在丹田深处有一红点,与他方才昏睡前所见相似。及至以灵力相触后,却能从中察觉一股亲近之意。然而那物本身却给人极恶凶煞之感,使人心中难以安定。

  然而下一刻,识海中却再度响起数段文字,极是清晰,徐子青待要细读,又觉得字字珠玑,深奥无比。

  这固然是一篇法诀,为《万木种心**》,前五章竟与《化草诀》一般无二,然而听到 第 028 章 时,徐子青像是骤然福至心灵,也不知为何,心中忽有所悟。

  原来这心法乃是一位大能创就,修成后威力无比,几能翻天覆地。这等法外特殊之法,不在品级中,却有一个雅号,为“传奇功法”,每有一部出世,便要在九千世界里掀起腥风血雨。

  后大能受功法所累,被身边亲近之人背叛,重伤遁逃,终是不能成活。大能恨极之下,以余生之力,耗尽精血,方将功法改头换面,隐藏于不入流的功法之中,便是《化草诀》了。

  然而毕竟是毕生心血,大能自有传承之道,便立下规则,前五层乃是基础中的基础,到第六层时,才能真正触及功法精妙。

  而若要修习这一部功法,要求也极难达到。

  第一自然是需得将《化草诀》修行完满,且其间并不沾惹旁的功法,否则法力不纯,便无机缘。

  第二便是要精心择取一粒种子,将其融入丹田,以其为根本。

  这一要求,便与《万木种心**》特性有关。

  此法乃是将万木之种化入丹田,吸纳万木之气,催生万木之形,将万木收归己用。愈是修为高深,能容种子愈多,而驯服愈多种子,则修炼愈快,彼此双赢。

  只是人是人,木是木,若要使人木合一,便有此功法相助也并非易事。因而要选一木为本,以此木为万木之首,号令群木。若无这一木相助,人便只是人,木便只是木,要想修得这一部功法,就是万万不能。

  而最后一个要求,亦是最难。

  这修习功法之人,需得是木属单灵根,如此吸取天地灵气才不驳杂。不然若有旁的灵气入体,便将被万木所斥,终有一日将走火入魔,自爆而亡!

  故而非单木灵根者,也不能得到这后篇的法诀。

  可《化草诀》既被划在不入流里,又怎会有单木灵根之绝顶天才修习?

  如此三个限制下来,自然千难万难,多年来即便这《化草诀》多有流传,却无一人发现其真正奥秘。

  徐子青能得此机遇,实是难得之极。

  方到此时,徐子青才明了,自己被判为资质下下,必为错判。而他确为单木灵根,只是灵根极细,使得当时法阵反应微弱,才会如此。于百草园中修行如此之快,亦是因单灵根的缘故。

  一一思绪完毕,徐子青松了口气,却有哭笑不得之感。

  他原以为的命中注定不能修仙,竟又是老天将他耍了一把,如此反反复复,一时使他这般以为,一时要他那般以为,难不成真是在考验他修仙之心?

  略想一想,也不无可能。

  徐子青性子随遇而安,若是个普通的凡人,并无不妥,然而若走在仙途,难免失于平和。他没有少年锐气,以至于过分顺应自然,左也可右亦可,反倒成了动摇不定了。如今给这一折腾,将他心意打磨,便比从前坚定许多。

  几经生死,徐子青得来的大路两条,欲为凡人,便要自毁灵根,退去后路,一生于俗世中度日,自万千俗世中,自寻一方自在;若欲为仙人、得永世逍遥,则前路漫漫、险阻万千,他当自此当散去一切动摇之念,心志成罡,百死不悔!

  两条大路皆为徐子青所喜,该如何择取,不禁为难。

  徐子青闭目入定,内视丹田。只见其中生机勃勃,有生气源源不断生发而出,使经脉如流,脉动如雷,五脏如岳,精气如雨,自成一片开朗小世界。这等景象,像是自身一切变化皆在掌中,非凡俗之人所能触碰。

  静思良久,他双眼骤然一睁,两团青光蕴于目中,通体舒畅。

  修仙!

  绝境亦能逢生,可见上天应许,予他鼓励。既是如此,他徐子青也是铮铮男儿,自该顺应天道,修真入境,还有何惧!

  心意已定,再不是如前时那般“顺其自然”,徐子青已是有所决意,从今日起,再无凡俗中人徐子青,而只有修士徐子青了。

  除却修仙,再无他路。

  这一番自问后,徐子青周身顿时生出一丝飘渺脱俗之意,再来看他,红尘俗气便已然尽数消逝了。

  这时他侧过头去,见到在一旁守护自己的雏鹰,笑着一招手:“重华,过来。”

  雏鹰黑豆似的眼中闪过一抹委屈,侧头“啾啾”叫个不住。

  徐子青也知自己方才吓到了它,又见它不离不弃,更不在自己入定时相扰,对它喜爱便更多了几分。伸出一掌,等雏鹰跳将上来,就以手指抚它头顶,轻声说道:“重华莫恼,我如今又重归仙途,你该为我欢喜才是。”

  似是被徐子青语声里安抚之意降住,雏鹰踩了两下爪子,身上的焦躁之气也消减下来。

  徐子青又道:“不过既然我有此造化,日后再不能懈怠,当苦修不缀。你平日里腹饥便自去觅食玩耍,切莫惊扰于我。”

  雏鹰神情亲昵,轻啄他手背,便为应允。

  其实徐子青亦另有想法,他想道,既然重华父母皆为妖兽,其父金鹰更传说身具极微末的一丝大鹏血脉,重华理应也能修行。只是如今重华虽说灵动胜于普通禽兽,却不知是否开了灵智,而禽兽修道远难于修士,若要得到血脉传承,更绝非易事。

  徐子青心中喜爱雏鹰,自然也让它一同修行,可惜非为同类,不能教他。便只愿自己修为早日提升,好寻路出去这林原秘境,为雏鹰寻求修炼之法。

  交代了雏鹰若干事项,徐子青再度打坐入定起来。

  因已有《万木种心**》法诀,徐子青也不矫情,当即修习起来。

  第六篇若能修成,修为自然升至炼气六层,不过此法除却打通穴窍之外,还多了要与那融入丹田中种子沟通之事。于是徐子青就将灵气汇成一股,缓缓探入丹田漩涡深处,轻轻地与那种子接近。

  才一碰到,那种子并不排拒,更有些熟稔之感,徐子青心中一喜,就缓缓将意识融入灵力之中,去与种子意识相触。

  然而刚刚触到,尽管那种子并未有丝毫动作,却有一道大力犹如巨石扑面砸来!徐子青被震得头脑发昏,恍惚间似乎魂魄离体,霎时被吸入到不知名的黑暗之处去了!

  进入后,徐子青便觉熟悉,四处伸手不见五指,然而身体似凝实似虚幻,与他往日里恍若幻梦时一般无二。

  他此番虽被种子那庞大意识震动,却因不是其故意而为,没有晕迷,因而看到他手指上一点微光,随即己身随之而动。便忽然明白,前些时日并非做梦,而是不知是什么缘故,在入睡后意识昏沉、被吸入了储物戒指中了。

  如同从前一般,徐子青踉跄前行,不过这回路途像是近了不少,没过多久,便见到了白衣男子的身影。

  他仍是如同一座冰雪之山,又如寒潭之剑,端坐与这一片虚无天地之间。

  徐子青明了,他自个此时乃是魂魄之体,这气势冰冷无比的白衣男子,应也是魂魄之体。然而他躯壳在外,男子则无,若是他未猜错,男子是鬼,他却是魂。

  想明之后,他心里感激之意更甚。

  即便不曾修仙,徐子青也知人之魂不能长久离体,否则三魂七魄一散,人躯便成死躯,人魂变为孤魂。

  白衣人性情孤冷,本该嫌他碍事,却能屡屡将他魂魄驱出戒指,使他魂魄归体,如此恩情,非普通人情可比,不啻于活命大恩!

  想定,他安静立于一丈之外,于男子动手将他送出前突然开口:“公子屡施援手,徐子青感念在心,不知该如何报答。”

  许是他话中感激之意流溢,那白衣人终是略抬眼,理会了他一次。

  “不必。”白衣人之音极是冷冽,如冰玉相击,无情无波,“既已重修,当稳固魂魄,出去。”便又是扫袖而来。

  徐子青只觉魂体被一韧物卷起,继而整个人犹如腾云驾雾,不断倒退。倏忽间往后栽了数千数万里,便眼前一亮,投身于躯壳之中!

  之后身体一沉,转瞬醒转。

  此时徐子青依然是盘膝而坐,还未及多思那白衣人所言,便神魂一阵激荡,无数来自于妖藤种子的意识碎片纷涌而来!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